Easy Weeds

「如果你是喜歡deca joins才喜歡我們,那你只會不斷失望」溫室雜草談《春天有腳》

01 Aug, 2021
「如果你是喜歡deca joins才喜歡我們,那你只會不斷失望」溫室雜草談《春天有腳》 Photo Credit:溫室雜草

「我只能說如果你是喜歡deca joins才喜歡溫室雜草,我們只會不斷地讓你更加失望。雖然不能成為surf rock,但我們正筆直地往某個方向走,反正不會是你們覺得該去的地方。」

文字:阿哼

2021年4月,自台中發跡的溫室雜草發布首張EP《春天有腳》,其中一首〈你迎面走來,卻面無表情地離開〉最早可溯源至主唱阿J於2019年底在自己的個人YouTube頻道發布的demo。儘管歌曲已經隱藏,仍可透過網路平台的相關推文找到。阿J說,那首歌的封面照片是他回家的路,音樂的話,「就是一首臭直男歌,但對象好像可以用季節來譬喻」。

面無表情離開的是季節,忘了有腳的是春天。〈春天有腳〉唱著時光飛逝,不如把握每天只做好一件事。這一年來,溫室雜草透過一場場小表演,以及〈那天我們看著星夜〉、〈在這個年代,我們不浪漫〉兩首歌,在網路上累積可觀的期待值。其頹喪的詞曲演唱及潮濕的吉他搖滾氣質,不免讓人浮想到類似台團;可首張EP誕生,反而能感受他們尋求新的聲響、不甘於等號的野心。

從「綠洲」誕生的雜草

身為新竹人的阿J,創作啟蒙於高一時看了愛爾蘭音樂電影《曾經。愛是唯一》(Once),被主題曲〈Falling Slowly〉深深吸引,於是一股腦地學起吉他來,並加入竹中吉他社。

當期社團學長姐聽廖文強河仁傑Jason Mraz,或把「樂人 session」頻道當精神糧食;唯他獨愛李宗盛,陸續表演過〈山丘〉、〈給自己的歌〉、〈生命中的精靈〉及自創曲。那是2015年,台灣獨立音樂風靡高校社團前夕,那我懂你意思了、草東沒有派對都是稍晚一屆的事了。

阿J自稱「重考仔」,高中畢業後在台中重考兩年上了牙醫系,預計要在學6年。2018年剛考上的暑假是成團的關鍵年份,他在家裡當音樂宅男,並用logic pro完成〈那天我們看著星夜〉的demo;同年10月某日,他的琴弦生鏽,本來要背吉他去家旁邊的「綠洲264號」求助,沒想到趕上開幕演出。

「一到門口發現煙霧瀰漫,裡面似乎是樂團在表演。我緩緩開門,當時表演的是宋德鶴樂團,當票口的是老破麻的吉他手阿發。我和他說明來意,結果大家都大笑!幹,笑三小!然後他說要不要看完表演,票錢才200。」

延伸閱讀:【專訪】一封獻給這個社群世代的雲端手作情書:守夜人《使者》

​​

「綠洲264號」前身為「比比王樂器行」,創辦初衷不服台中被說成「文化沙漠」,於是要用這間包含音樂展演、教學的空間灌溉它。阿J回憶開幕那夜,他背著吉他走進擁擠又喧鬧的綠洲264號,只見宋德鶴交接老破麻上台時,幾位「路人」拿起樂器setting:

「我還以為是樂器行老師們組的團(老破麻的大家真的長的太不明星了),結果他們樂器一下我整個被震懾住,心裡開始沸騰,雖然沒有和在場的瘋子們一起搖擺,但我可以確定當時我覺得這個東西實在是太酷了,結束後我和那裡的老師比比王說我想組樂團,也給他聽我的demo,他聽完說我是應該要寫歌的人,就介紹了他的學生愷廷給我。」

與愷廷組成初代溫室雜草,參加「H.O.T.原創音樂大賽」後又從4人調整為3人,當階陣容包含愷廷的朋友鼓手小康,以及到綠洲246號表演時認識的貝斯手正約。

尋找「衝浪感」的《春天有腳》

透過網路,溫室雜草的〈那天我們看著星夜〉與〈在這個年代,我們不浪漫〉的demo版累積到不少聽眾。在YouTube有不少留言感謝演算法把他們帶到這,在StreetVoice則頻頻攀上即時熱門榜。

起初聽這兩首歌,引用羅青的名詩〈答案〉、提及王菲的歌〈你快樂所以我快樂〉,不免認為他喜歡挖掘老經典。阿J卻說,一切都只是偶然而已:「會讓我惦記著的東西或話語或道理,都有可能被我寫成歌。」譬如〈那天我們看著星夜〉,是當重考生的時候聽補習班英文老師說,有學生引用〈答案〉的詩句考了高分,從此惦記詩句用木吉他寫了好幾個月。代表作〈在這個年代,我們不浪漫〉則是因為他「某任個性雞歪的前女友」喜歡王菲,於是抱著一點點憤恨寫的。

​​

2021年4月,溫室雜草發行了首張EP《春天有腳》,找來曾與緩緩廢埕樂團合作,並於2020年與「完美聲音」團隊共同入圍金鐘獎的湯瑪士(莊鈞智),以及Indoor Trip主唱兼吉他手宥盛,共同製作、編曲。

湯瑪士和初代團員愷廷一樣是比比王的學生,宥盛則是湯瑪士的朋友,曾參與過持修的演出,並以Everydaze名義發行過一張個人EP,年輕也負有熱情。阿J說,:「製作上,湯瑪士比較把我們做成modern sound,畢竟台灣團最近都在復古,聽起來怕太像。」

《春天有腳》的編曲加入合成器、強化吉他riff與特色單音、配唱口氣也更流暢。製作人之一的宥盛解釋,他們聽完demo後覺得能加入些許indie pop元素,「像是No Vacation的〈Yam Yam〉那種吉他。因為感覺可以讓阿J的吉他講更多的話,精緻一些,定位也比較明確。」

對於聽慣溫室雜草demo的人來說可能有點不習慣,但這正是他們在製作期間所找到,自己想嘗試的曲風。阿J時常強調,他們想在每首歌裡尋找「衝浪感」,那些連結另類搖滾養分的當代衝浪之聲:「不知道從哪時候愛上Peach PitSummer Salt這些樂團,當時看樂評大家說是modern surf,於是我往回聽發現和60年代的surf rock有很大的區別,然後就把自己喜歡的手法學起來。這些當然不能叫做surf rock,所以只好稱作衝浪感了!可以參考我的愛歌:Peach Pit的〈Dennis’s Garage〉橘子海〈夏日漱石〉、還有Day Wave〈Potions〉。」

延伸閱讀:【吹專訪】無所畏懼的歌后——魏如萱:拿獎後你們可以大聲說,我喜歡的是魏如萱!

甚至想改名重組

如今看來,綠洲246號的比比王老師確實有遠見,阿J的確是一位「應該要寫歌的人」。他的詞曲寫作、嗓音特質皆動聽,放上網路很快便能聚眾。然而,網路放大了音樂人在摸索期的草稿作,也很容易讓音樂人被這些草稿「定型」,乃至面對風格近似者「先來後到」的比較與歸類。

這或許是這時代,擁有天賦的創作人要共同面對的祝福與詛咒吧?

阿J說,他對於樂團的聽眾成長沒什麼特別觀察,只覺得這個「品牌」可能會因為太快受注目而被討厭,甚至動了改名重組的念頭。他的複雜情緒也不難理解,這一年來,因為曲風、唱腔甚至團名,溫室雜草常被外界拿來和deca joins溫蒂漫步類比。

過去歌數不足,於是在現場翻唱〈浴室〉的他,對相關討論回覆道:「我只能說如果你是喜歡deca joins才喜歡溫室雜草,我們只會不斷地讓你更加失望。雖然不能成為surf rock,但我們正筆直地往某個方向走,反正不會是你們覺得該去的地方。」

首張專輯在聲音與概念上,也將延續EP的啟發,預計在2022年底推出。面對一瞬的網路樂評雜音,創作者或許只能透過長期的創作自證;關於這題,他們早已擁有問題的解答,那就是《春天有腳》的核心概念——每天做好一件事就夠了。

本文經Blow吹音樂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古家萱
核稿編輯:楊士範

Blow 吹音樂

給獨立音樂輕度愛好者: 所有新鮮有趣、光怪陸離、你應該知道或意想不到的消息都在這裡。 給獨立音樂重度研究生: 那些冷僻的專業知識、產業觀察、流行趨勢希望能滿足您的需求。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