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yoto City KYOCERA Museum

以優美柔軟的玻璃曲線,模糊室內外的空間風景——京都市京瓷美術館

以優美柔軟的玻璃曲線,模糊室內外的空間風景——京都市京瓷美術館 Photo Credit:東京建築女子

老人們沿著階梯散步、孩子們開心的跑跳、媽媽們坐在樹下的階梯聊天,而遠道而來的我們跟其他旅人一樣,深怕遺漏了任何精彩的角落,在京瓷美術館中來回繞著,感受生活中難得寧靜的午後。

被病毒肆虐的2020年,各種計劃、活動都被迫取消、暫停又或是延期,但時間久了,人們也慢慢地找到與病毒共生的方式:小心翼翼地生活,小心翼翼地吃飯,小心翼翼地旅行。

京都市美術館改建計畫的開幕也是一樣,再經過幾次的延長與調整後,依舊希望能夠在這個辛苦的時代傳遞美的訊息給大家,在2020年4月,以「京都市京瓷美術館」(京都市京セラ美術館)之名,優雅地重新開幕了。同年的秋天,我們也在各種防備與注意下,小心謹慎地踏上旅程。

新館02
Photo Credit:東京建築女子
曲面量體03
Photo Credit:東京建築女子

1933年開館的京都市美術館,是當時繼東京上野的東京都美術館後,日本第二座公立美術館,更是當時流行的建築形式——「和洋折衷的帝冠樣式」的代表建築物之一。

2017年,京瓷美術館開始進行大改修,找來了日本建築師青木淳擔當設計。他重新整理了建築正面的廣場,保留建築物原有的正面姿態,將既有廣場下挖,並設置比原本低一層樓的新入口,利用和緩的坡度與優美的曲線參訪的人們自然的帶進美術館裡,簡練清透的玻璃量體成了新的門面。

柔軟的線條與既有歷史建築那細膩複雜的雕塑、垂直水平的線條雖然有著很大的差異,但卻又相輔相成,恰到好處。這個廣場重新被定義為「休憩之所」,讓參訪者可以稍事休息,又或是提供美術館作品展示、舉辦活動之場所,更提高了親鄰性,讓美術館與參訪者之間更沒有距離。

中央大廳06
Photo Credit:東京建築女子

穿越新設的入口,穿過米色的大階梯後,映入眼簾的是有著16公尺高的「中央大廳」,過去這裡是美術館裡的大陳列室,再經由重新規劃與整修後,成了新美術館裡最主要的聚集所,也是連結各展間的主要節點。

新的空間以白色為基調,青木淳在空間裡加上了通往二樓的電梯與白色曲線旋轉梯,不但成了空間的焦點,也賦予了中央大廳新的個性,嶄新的型態完全融合在這個舊有空間裡。柔和的光線從上層的窗戶落下,打在柔美的線條與淨白的牆面,溫柔的空間令人不捨離去。我跟旅伴也來回的在空間裡走了好幾回,一下順著旋轉梯上到二樓倚在曲面扶手上發呆,一下坐在一樓的椅子上看著人們來來去去。

新設空間01
Photo Credit:東京建築女子

中央大廳除了連結著幾個展間外,還連結了過去未曾公開的本館中庭空間,青木淳將原本是戶外的中庭搭上了玻璃罩子,有如大英博物館改修案的手法一般,將室外變成了室內,讓我們更能舒適的在這個「光之廣間」欣賞歷史建築的各種細膩收邊。

繞了後方新館一圈後,來到美術館後的日本庭園,庭園的水池上正好展示著杉本博司的「玻璃茶室 聞鳥庵」。傳統日式風景裡的現代玻璃茶室所創造出來的衝突美,就如同新的京都市京瓷美術館一般,沒有一絲違和的新舊融合,在我們的心裡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在青木淳改修的「曲面玻璃入口」、「本館」與「新館」中,最喜歡的依舊是戶外的緩坡廣場與新的玻璃量體,現代玻璃與過去磚瓦的反差,優雅曲線與剛硬的直線之對比,新的量體溫柔地崁進舊建築裡,是我在過去的歷史建築物改建案例中不曾經驗的空間感受。

日式庭院01
Photo Credit:東京建築女子
FotoJet
Photo Credit:東京建築女子

老人們沿著階梯散步、孩子們開心的跑跳、媽媽們坐在樹下的階梯聊天,而遠道而來的我們跟其他旅人一樣,深怕遺漏了任何精彩的角落,來回繞著,感受生活中難得寧靜的午後。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古家萱
核稿編輯:楊士範

東京建築女子。

台灣高雄人,建築專攻。居住與工作於東京。喜歡建築旅行,走訪藝術展覽,觀察東京日常,寫下所感受到的事物。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