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AN

北京安縵頤和之旅:穿越時空當慈禧的貴賓,Jaya Ibrahim的謙讓設計

北京安縵頤和之旅:穿越時空當慈禧的貴賓,Jaya Ibrahim的謙讓設計 Photo Credit:北棲男子日常

久違安縵(AMAN)大名,作為全球精品度假旅宿產業隱性龍頭之一,自1988年在普吉島創立後,安縵對於旅行揀選的視角與眾不同、品味獨到,使它成為眾星與富豪們度假的熱門選擇,就連喬治克隆尼都是忠實粉絲,結婚都在安縵威尼斯。​

文字:Leo

與其說安縵是一間旅館,我更傾向將之視為一種藝術品。​

​踏進北京安縵頤和的22個小時,時間流速與外界不同,緩慢地凝結下來,每一件構成旅宿品牌的元素:接待、服務、餐飲、環境…...都在這裡被總體昇華成新的境界。不愧是安縵,這裡果真有著我需要的東西。​

​如果要突破現階段的能力,就不能停留在當下的視野,即便拿上所有資源墊高腳尖,也要傾盡全力眺望更遠的遠方。​

​久違安縵(AMAN)大名,作為全球精品度假旅宿產業隱性龍頭之一,相比悅榕莊、四季等天天打廣告,安縵可說是低調卻難掩鋒芒,自1988年在普吉島創立後,安縵對於旅行揀選的視角與眾不同、品味獨到,使它成為眾星與富豪們度假的熱門選擇,就連喬治克隆尼都是忠實粉絲,結婚都在安縵威尼斯。​

1*ecDgIVf4hikZ4f1idkK0pw
Photo Credit:北棲男子日常

​安縵的選址與建造過程其極獨特,以至於創立至今僅在20個國家、有32處度假酒店,這些選址若不是在世界聞名的地理景觀,比如尼泊爾高山、猶他州的荒漠;就是在世界遺產的隔壁,像是婆羅浮屠、頤和園等,只有非常少數會座落在都會中央,比如東京就是罕見的特例。​

中國目前僅有4間安縵,分別位於上海、杭州、北京、麗江,這次安排大手筆的考察就是北京的安縵頤和,也是中國最初的一家,2008年北京奧運政府大手筆招商引資,由首旅集團出土地、出資,安縵入資代運營管理。​

就如之前所說,安縵的選址策略非常特別,安縵頤和本身主要特點有2個,一是整個旅館園區本身是百年前慈禧迎接外賓、大臣所設立的下榻休息之處,以及慈禧的後花園;其二,則是安縵頤和後方有私人通道,可以直接通往頤和園內部。

​一進門,門衛首先要求我們掃健康碼,還貼心地幫我們拿了行李,大廳的屋簷上有著5隻脊獸,那是皇家與官府的象徵,門廳前一片靜謐,有別外頭旅行團的嘈雜,陽光斜射,讓人不禁好奇:​住在皇宮裡,是什麼樣的體驗?​

打從品牌建立開始,它就沒有改變過自己的思考與定位
1_VWz4olfn_hyaWrkM_psJqg
Photo Credit:北棲男子日常


如果要說安縵最頂級且無法取代的元素是什麼,那毫無疑問是服務以及環境。(仔細想想,或許這是一家高級度假旅館最核心的命脈?設備會不斷汰舊換新,建築會老去,餐點會隨著更換主廚改變,但若是能鞏固服務與環境這兩塊,在某種層面似乎已立於不敗之地。)​

​安縵的服務訓練並不是那種常見的「海底撈式」服務,而是適當保持著距離,但當你需要時就在旁邊的舒適,光是裡面每個工作人員都與你問好微笑就已經極為難得(雖然明列在每家旅館守則上但還真沒見過有一家做到如此全面),有些員工甚至會放下手邊所有工作,馬上為你提供服務。​

「您好,我們想找…,方便告訴我們怎麼走嗎?」​
「噢,那在哪邊哪邊,你們是現在要去嗎?」​
「呃,沒有,我們就想去逛逛。」​
「好的,要不然兩位稍等我一下,我把東西交給我同事,我幫你們導覽一下園區吧。」​

然後隨即那位小姐領我們四處遊逛,一邊解說這棵是玉蘭,那棵是海棠,哪邊是老佛爺以前賓客的下榻之處等,還拿出手機說前幾天花開的正漂亮,那種閒聊不是生硬照搬員工手冊,而是你可以感覺到對方是真心誠意地在導覽。​

1_2HBIvgOmd7_0t-As-5GIjA
Photo Credit:北棲男子日常


​「你們服務這麼好的秘訣是什麼呢?」我嘗試問了3名不同等級的員工。​ ​「我們服務的宗旨就是以客為尊,這是很正常的呀。」對方笑笑著回應我。​

他們難道沒有察覺,自己正在做的事情是大部分旅館都掛在嘴上、但卻也沒做到的嗎?人都會有情緒,只要在上班,友善的氛圍就不可能單靠教條甚至是工資維持(況且調查了一番他們工資並沒有較高),到底是怎麼做到連大半夜我們夜遊去櫃檯問事情,都還能樂意陪我們閒聊、主動拍照,這是我在安縵考察途中感到最奇特的事情。​

旅館是一種被揀選的視角

Jaya Ibrahim的爪哇背景,讓他的設計品味沒有歐美貴族張揚的侵略性,他所負責操刀的北京、杭州兩間安縵,都以最謙卑的方式,將舞台留給中國文化最精粹的部分。​高級度假酒店的概念終究是源自外國,在旅館漫步時常可以看出「西方人眼中的中國文化」這種漢學氣息。

最顯見的尤其是房間裡配備的茶具:使用鐵濾紗網與茉香綠茶,而非傳統中國講究的一套標準茶具,甚至室內擺設為了將雜誌、檯燈這類現代化產物有安身之地,選用了中皮西骨的櫃子、窗稜,大堂的龍椅屏風,餐廳的花藝,呈現的都是「我」(作為一個設計者、旅店視角的呈現者)如何刻意設計的「觀看的方式」。​

1_3OPEfRPt6-S888toqEE7tg
1_x3DKCe00UikudBT54H4Khg
Photo Credit:北棲男子日常

​可惜的是安縵最有名的文化體驗服務與文化廳因為疫情封閉,但你依然可以在房間裡向櫃檯要來宣紙、筆墨,品味中國文化,這顯然便不是針對中國本地遊客所制定的體驗,在這裡所有的東西都是從外來者反視自身的投射。​

​漫步庭院之間,每一個角落都是風景,特意保留下的古老屏風如今已被侵蝕的甚至難以搬移,朱紅褪去,洗盡鉛華,偶有幾隻親人或害羞的小貓遊蕩,整片園區的風景便如活起來似的,小動物的靈動讓度假酒店有了更可親的一面,看來安縵員工也早已習慣這些嬌客存在,牠們在庭院草皮上打滾很是自在。​

毫無疑問,Jaya Ibrahim最為出色的另一點設計在光影。四月初春,北京俐落乾淨的光影在庭院、建築、窗角間拉出一道道濃淡不一的影子,Jaya擅用每道光的收聚與發散,在夜晚尤其令人驚艷,建築與建築間的小徑被低矮的光源切開,如此陰翳的幽微是對百年歷史最佳的詮釋。​多一分則顯庸俗,少一分則過於黯淡。

本文經北棲男子日常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陳仲廷
核稿編輯:古家萱

北棲男子日常生活

張毓中 Leo,現任北京暖山生活市場總監,曾任G.D.Partner Brand北京及第品牌諮詢品牌顧問,初日美學製造所創辦人。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