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Lightsaber

這就是絕地光劍的起源:只花12塊錢,從廢材裡誕生的銀河優雅奇蹟

09 Jul, 2021
這就是絕地光劍的起源:只花12塊錢,從廢材裡誕生的銀河優雅奇蹟 Photo Credit:《Star Wars:西斯大帝的復仇 》,來源:IMDb

沒關係,道具組的羅傑克里斯汀有在聽,而且聽得很抖:他要如何做出一把「優雅」到能「捍衛和平正義」的光劍?

文字:龍貓大王通信

就像原哲夫看到劇本上寫著「數層樓高的惡魔巨人」時,忍不住黜臭他要如何畫出這個身材不成比例的巨人、而又不會與拳四郎站在一起時很突兀。原哲夫在畫《北斗神拳》時的苦惱,每位電影道具組人員都清楚。

我們已經介紹過他們如何成功製造假白粉;做出誰都能抽的假大麻;甚至還違反天理製造了假嬰兒。現在我們要回到70年代,看看那把影史絕世好劍是如何誕生的:喬治盧卡斯(George Lucas)在劇本上寫的「原力光劍」。

我們老實說,絕地到底是什麼?原力又是什麼?如果我們是美國人,這個問題離我們更遙遠——美國人還沒有「天地有正氣、雜然賦流形」的文化底蘊。《星際大戰》(Star Wars)的成功根源之一,在於盧卡斯引用了大量的東方元素,讓絕地武士混合了中世紀隱者與東方武林大師的內功概念。

絕地武士不用唸咒,只要手掌一揮就能催眠別人;手掌一推就能震飛一排帝國兵,我們知道這叫降龍十八掌,但美國觀眾沒有適合的詞彙,可以用來比擬這種若有似無的神妙力量。

所以,光劍何其重要。一把劍、會發光,哇喔,這已經有夠神了……可以讓路克在沼澤散步時當手電筒了。光劍還可以削鐵如泥、最棒的是還能把人砍不見(其實只有一個倒楣鬼消失了)。這麼偉大的武器,讓觀眾一眼就心生崇拜……而光劍就是透過那說不清講不明的原力所驅動的(事實上後來又被改成人人都能用了)。

絕地武士們打造了光劍、用光劍大殺四方……天行者路克在經典的《星際大戰》海報上,雙手高舉光劍朝天、劍芒撕裂了黑武士的臉……光劍真是太神了。所以,如果光劍做不出來,這部電影就慘了。

盧卡斯在劇本裡第一次寫到「光劍」(Lightsaber)時,是神秘鄰居阿北「班」將光劍交給路克。班一把將光劍塞進路克手中,告訴他:「這是絕地武士的武器、跟笨拙與不穩定的爆能槍不同」。而後路克按下了光劍的開關(所以有個按鈕),光劍「射出一道四呎長光、並且不斷閃爍,亮光甚至能穿越天花板」。老班繼續解釋:

「這是當年更文明時期的優雅武器,在黑暗時代之前、在帝國之前、舊共和國數千個世代以來,絕地武士都是和平正義的守護者。」

很酷對吧?但路克「根本沒在聽」——都怪天行者家的劣根性遺傳。

如何做出稱霸銀河的絕世好劍?

沒關係,道具組的羅傑克里斯汀(Roger Christian)有在聽,而且聽得很抖:他要如何做出一把「優雅」到能「捍衛和平正義」的光劍?盧卡斯的劇本交給了勞夫麥奎里(Ralph Mcquarrie)繪製概念圖——麥奎里是《星際大戰》三部曲的美術概念設計者,也是影史偉大的概念設計師之一。

而麥奎里確實畫得很優雅、很有氣魄,但是,這只是增加克里斯汀的心理壓力罷了:他可得做出好幾把可以讓馬克漢米爾(Mark Hamill)與亞歷堅尼斯(Alec Guinness)等人實際拿在手上的光劍,那靠畫筆與顏料是辦不到的。

「當我看到麥奎里的概念圖與盧卡斯對光劍的註解後,我知道光劍會是《星際大戰》最關鍵的象徵道具。這很明顯,盧卡斯想出了全世界每個人都想要的玩意。」克里斯汀回憶

現在這個壓力落在自己頭上了。特效人員試著用大型手電筒來充數——它可以拿來打人、也很亮。但是效果一見即知不可用,而且喬治嚴厲地批評這些濫竽……他不是脾氣暴躁,而是因為這個道具實在太過重要,沒有它,原力就沒有證明自己很威的證據。

可以用後製特效來讓光劍發出「四呎長光」,但是劍柄的部份,不能直接使用中世紀的長劍劍柄,必須符合《星際大戰》的科技風格,要有金屬味、線條流暢、更重要的是,要讓觀眾一看就信服——他們不需要知道光劍運作的原理,只要他們一眼就喜歡就成。

MCQ_IA_12-1536x864-852552894409
Photo Credit:《Star Wars》,電影神搜提供
麥奎里的《星際大戰》概念圖至今看起來仍然美到冒泡

一直想不到點子的克里斯汀快瘋了,但是某一天,當他在製作路克的望遠鏡時,突然靈機一動:能不能拿鏡片來做出光線聚焦的效果?克里斯汀找到兩塊攝影器材,用3秒膠黏在一起作為劍柄。看起來不完美,但是意思到了。

克里斯汀還需要兩塊鏡片黏在劍柄末端,於是他到平時常去租借攝影鏡頭的倫敦攝影器材店買鏡片,他隨口問了老闆:「我需要做一種武器的握把……你有類似的玩意可以讓我看看嗎?」

老闆指指後頭蒙塵的箱子,要他自己找找。

克里斯汀拉出了第一個箱子,打開後看到了6個格拉菲(Graflex)相機的支架桿——這個「支架桿」事實上是固定相機閃光燈的支桿。突然,克里斯汀發現全世界都進入慢動作模式了:「我聽到身邊有音樂響起——我看著這些格拉菲桿子,就像我找到了聖杯一樣……它們實在是太美了,更棒的是……桿子上竟然還有一個紅色按鈕!」

1920px-Graflex_Pacemaker_Crown_Graphic,_
Photo Credit: Solomon203 @Wikipedia CC BY SA 4.0
製造於1947年的Crown Graflex新聞相機,左邊就是支架桿
光劍的誕生:相機閃光燈桿+LED燈泡

欣喜若狂的克里斯汀找到了劍柄——還是附有「光劍啟動開關」的現成劍柄,他立刻把它們搬回片場。克里斯汀又拆開了一台德州儀器的計算機,將裡頭的LED燈泡串取出,剛好可以貼在劍柄上,當作劍柄上輔助握取的裝飾。現在,這支數百年來捍衛舊共和國和平正義的武器,有了能取代凱伯水晶的鏡片、有了還蠻像樣的握柄。

克里斯汀將其握在手中……

「我想著,就是它了。我打給盧卡斯說,你最好快來看看。他來了……並且實際把玩了一下……然後他笑了。沒有什麼能比喬治的認可更重要,如果有人對你作的東西發出自然的微笑,你就知道,你成功了。」

克里斯汀後續還為劍柄前段加上細木棍,這樣能讓演員在揮舞時感受一把劍該有的重量感,木棍塗上了他們用來塗在反光板上的亮光顏料,這樣能讓「光棍」在每個畫面裡清晰可見,而特效人員就能在一格一格畫面裡,為這根「光棍」塗上光劍該有的綠色或藍色——這種技術稱為「轉描機技術」;克里斯汀再加上一個微型馬達,這樣光劍就能擁有輕微的震動感……這樣,一支能夠說服全世界觀眾、讓和平與正義又回來的絕地光劍,正式誕生了——只花了克里斯汀12塊美金。

現在,你也可以按圖索驥,打造一把1977年電影《星際大戰》的光劍:你需要一根格拉菲相機閃光燈桿;一台70年代製造的德州儀器計算機——Exactra 19 (Ti19) 或Exactra 20 (Ti20) 兩種型號;微型馬達與反光顏料;最後還需要你靈巧的手指。

其實上面的材料,最需要的就是格拉菲相機這台老古董的閃光燈桿,這大概也是最難被取代的部件。如今你google 「Graflex」,搜尋結果裡大半都會出現光劍的身影;網路上也有人開設了光劍網站,名稱就叫「The Graflex Bank」。誰知道這個經典的美國相機品牌,會在遙遠遙遠的銀河裡獲得新生命呢?

在新世代的《星際大戰》三部曲裡,路克的光劍依舊被保留了下來,這代表克里斯汀當年意外的發現與巧思,也一起流傳到了21世紀。如今全世界有許許多多的星戰粉絲,依循絕地古老的傳統自力打造光劍(例如這位真正的台灣之「光」),每支光劍都使用更新的材質、更神奇的設計創意。但是追本溯源,感謝克里斯汀與格拉菲,光劍傳說都始於那根燈桿與計算機搞出的12塊錢奇蹟。

本文經電影神搜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古家萱
核稿編輯:楊士範

電影神搜

累積了眾多探員的支持能量,在電影內容這塊豐富迷人卻又充滿挑戰的環境下繼續往前破關!提供最新電影情報、新聞、影評、影片等,期望影迷們都能在這個網站找到你想瞭解的電影資訊。

更多此作者文章

自療療人的力量 圖文畫家李白的 PS 與 AI 雙流祕技

16 Sep, 2022
自療療人的力量  圖文畫家李白的 PS 與 AI 雙流祕技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街頭故事創辦人、圖文畫家李白,用似顏繪和三千個陌生人交換故事。正如同眾多登門向他傾吐的人們,我們也來到李白的畫桌前,但這次要由他分享自己的故事,以及他這些年陪伴著他不斷蛻變的 AI 與 PS 技巧。

一個內向的大男孩在街頭擺起似顏繪的攤位,用繪畫與陌生人交換故事,從對抗病魔的奮鬥歷程、無法挽回的戀情、來自童年的巨大陰影,甚至是微不足道的小煩惱,全透過他的畫筆轉變成「自療療人」的力量。

在街頭巷尾交換陌生人的故事

剛上大學的李白因為個性極度害羞內向,在新環境裡總感到格格不入,彷彿置身一場華麗的派對,而自己並不屬於這裡,「一開始也沒有想到要當圖文畫家、經營社群,只是在市集擺攤讓自己大量接觸人群,練習跟陌生人聊天。」

這場繪畫行動一做就是七年,從原本在街頭巷尾拉張椅子就開畫的即興模式,慢慢轉型成在咖啡館與人約定好時間碰面的深度對話,李白經歷過與三千多人的交流,仍然保有他內向的特質,但變得更能自在地表達自己,更重要的是成為一個善於傾聽的人。

「平常出現我攤位的多半都是能自由行動的人,但在醫院辦似顏繪聚會遇到很多人是克服萬難才能前來,」李白分享某次農曆新年他沒在家圍爐,反而待在醫院畫畫,「我只是翹掉一次家族聚餐,但對於很多罕見疾病的孩子來說,從小到大沒離開過醫院,從來沒在家度過除夕夜。」那一夜聽那些孩子們說故事讓李白特別有感觸。

☞ ipad 繪圖軟體首選 Adobe Photoshop

陪伴畫家成長的 Photoshop 與 Illustrator

似顏繪不僅讓透過他人的故事體會這個世界,更讓他確信自己的職涯。當大學同學們紛紛投入動畫產業,李白則選擇成為一位全職圖文畫家,並且投入更多心力經營「街頭故事」這個品牌,也因此在 Adobe 系列中,Photoshop 與 Illustrator 成了李白最得力繪圖軟體。

「在 Illustrator 裡面可以同時開很多個工作區域,素材下載好就直接開啟放在工作區域旁邊,也可以一次處理多個版本的圖,比如說紅色調、橘色調或藍色調放在一起比較,或是設定各種輸出尺寸,同時在一個畫面上對照,非常方便!」
_A2A0889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聊到他接觸 PS 繪圖的歷程,「我大概 10 歲就開始學用 Photoshop 了。」李白語出驚人,因為當時哥哥在大學就讀動畫相關的科系,還是小學生的李白耳濡目染之下也踏進了 Adobe 的繪圖宇宙,陪伴他完成高中、大學在設計系的學業直到近年創業,「Adobe 的軟體用起來都很直覺,一旦學會了,就可以一直順順地用下去。」

☞ Adobe 陪你一起學設計、玩排版

我的工作就像一桶洗筆水

李白曾說他的整個似顏繪行動就像一桶洗筆水,面對陌生人沈重的人生難題,自己難免會受到影響,但每一次換上新的畫紙、開啟一次新的對話,都會先將前一桶污濁的洗筆水倒掉,「聽完陌生人的故事我都需要時間消化,時間久了就發現每個人都有各自的人生課題,回頭看自己的生活也變得比較知足一些」。

_A2A0738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在社群上李白也不時會分享自己成為圖文畫家、經營品牌的心路歷程,「以前在市集擺攤我要服務的就是眼前的人,但是社群會觸及到的是可能是 10 萬個讀者。我在分享故事的時候會更謹慎,除了最基本的去識別化,也會思考這則貼文能帶給大家什麼。」這是他在最初從未意料到會有的收穫,「但也有很多不能分享的事,我身上帶著超多秘密。」

用 Photoshop 與 Illustrator 畫出療癒的力量

Photoshop 與 Illustrator 兩者運作邏輯很不一樣,PS 是點陣圖像處理軟體,AI 則是向量繪圖軟體,雖然不同設計師、插畫家們各有偏好其中一個作為工作軟體的主力,但更多時候是兩者並用,追求最佳的效果結合。「Adobe 各個軟體之間的銜接都非常順暢!」李白也是 PS 與 AI 「雙刀流」,他和我們分享自己平時怎麼結合這兩個軟體,畫出一幅幅帶給人們療癒的插畫。

「我通常會在 AI 將圖稿的線條、圖形畫好,因為向量的圖檔在後續使用上比較方便縮放,影像都不會失真。這次示範的這張圖是我新書的封面,全都是用 AI 和 PS 的功能來完成。

圖形與線條都完成後,我會選取所有的物件,然後使用『重新上色』的功能來調整色調。只要在工具列點這個長得像調色盤的按鈕,AI 就會自動幫我把選到物件的所有顏色標出來,有多少個物件,就會有對應數量的色標。

只需要拖曳其中一個色標,其他的點預設都會跟著移動,這樣可以非常快速做出好幾個版本色調的圖。如果只想改變其中一個顏色,也可以解除色標間的連結,去調整個別的色標。

完成配色之後,我會複製所有 AI 裡的物件,切換到 PS 直接貼上,馬上可以接著做進一步的質感和紋路。比如在這張圖上有一些陰影的部分,我都是用 PS 筆刷來繪製,讓畫面看起來更有層次。」

☞ 封面設計、海報設計、名片設計,通通都在 Adobe!

BA
 圖文畫家李白的新書封面,是在 AI 將圖稿的線條、圖形、顏色製作好(左),再到 PS 用筆刷來繪製,讓畫面看起來更有層次(右)。

看完李白的示範是不是也想來試試看呢?Photoshop 與 Illustrator 是你學習與創作的好夥伴,現在就訂閱 Adobe Creative Cloud,試試用 PS 與 AI 蹦出的新火花,學生還享有特別優惠喔!


生活特務

生活特務為合作品牌與eld讀者溝通品牌形象及表達企業社會責任的內容專區,內容全部由合作品牌提供或由業務部品牌內容團隊製作。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