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eat Teacher Onizuka

《麻辣教師GTO》為什麼成功?因為這個世界仍然不允許你有話直說

《麻辣教師GTO》為什麼成功?因為這個世界仍然不允許你有話直說 Photo Credit:《麻辣教師GTO》,來源:IMDb

至今超過20年,《麻辣教師GTO》一直是富士台的傳家之寶,在電視台的固定重播時段裡,這部日劇永遠是觀眾敲碗希望電視台重播的作品。20年後,這個世界每一個讓妳感受無法直言不諱的鬱悶時刻,可能都會讓你想起那位偉大的暴走教師。

1997年夏天,總是纏綿悱惻的富士台月九劇,暫時停止了播映戀愛劇的傳統,播映了一部幾乎沒有愛情、只有友情的破格作品,這部描寫兩位海灘男孩的日劇,讓出道三年的主角反町隆史,嚐到走紅的滋味——1997 年年初的《處女之路》其實也很受歡迎,不過比起《海灘男孩》還差了一點點。

不過,真正讓反町成為日劇一哥的作品,是1998年的《麻辣教師GTO》,這部日劇一開播便氣勢如虹,最終創下平均收視率28.5%的絕佳成績。不過,《麻辣教師GTO》的豐功偉業還不只如此。

「好歹我也是個老師」

學校劇在日劇史上並不是陌生的題材,甚至像是《麻辣教師GTO》裡鬼塚英吉這樣的破天荒老師,在1997年也不算首創:1990年澤井健的漫畫《搞怪教師瑪丹娜》(イオナ)便是當中傑作。鬼塚英吉是一位前暴走族,因此遣詞用字自然不拘小節,他的決定性台詞「好歹我也是個老師」,就像在為自己落差極大的流氓教師形象說項。

《麻辣教師GTO》改編自熱門漫畫,自然可以預期,有許多卡通式的誇張表現場面,鬼塚會敲破學生家的牆、不處理學生霸凌問題等等。儘管日劇版已經刪除漫畫版許多更獵奇的情節,但是這些內容已經讓觀眾嘖嘖稱奇。

日後《極道鮮師》(ごくせん)等等日劇當中,破天荒老師與破天荒不良學生的諸多形象,多半都參考自反町隆史飾演的鬼塚英吉與《麻辣教師GTO》的學生們,借用典故的數量,甚至比來自這些日劇改編的漫畫更多。例如一定會有個冷酷冷靜的高智商天才、一個漂亮無腦的天真班花、或是叛逆但本性善良的孤僻孩子等等。

編劇遊川和彥的生涯代表作

但是說到底,《麻辣教師GTO》改編自《週刊少年Magazine》的熱門漫畫,在日劇版播映之前,漫畫已經連載了將近1年半,已經是《週刊少年Magazine》的高支持率連載之一。要改編這樣的熱門漫畫似乎一點都不困難——照本宣科就好了。有趣的是,《麻辣教師GTO》的幕後製作過程卻有嚴重的分歧。

製作人安藤和久一開始就決定,《麻辣教師GTO》日劇版必須比漫畫版更接近現實。在漫畫裡許多超現實的描寫,在編寫劇本前就已經決定移除,例如某些過激的描寫——鬼塚的充氣娃娃、未成年開車、性幻想、「人工受精到妳的子宮裡!」這種台詞等等。

但這些還算是小case,《麻辣教師GTO》漫畫裡,有校長內山田大量舞台劇式的內心戲:他有大量長篇的內心獨白、內容毫無尺度可言(畢竟是內心話嘛)。姑且不論他想了什麼歪七扭八的內容,這種「一秒內心千迴百轉」的表現方式,也在改編成真人版作品時被割愛了。

但對於編劇遊川和彥來說,這是他第一次改編別人的作品,所謂的「真實化」,也只是將漫畫裡學生們「國中生」的設定、修改為「高中生」這樣不會太為難演員年紀而已。

對遊川而言,這部漫畫本身已經很有趣了,對於身為編劇的他,不知道自己還能「改編」些什麼:「我並不是不想做,只是讀了漫畫覺得很有趣之後,覺得有原作輔助所以劇本一定能寫得很輕鬆,但是,寫出來之後卻只得到『這不是跟漫畫一模一樣嘛』的評語……這才讓我想到,啊,原來如此,就拍成日劇這件事來說,必須得要想得再廣泛一點……而我其實對鬼塚英吉這個人一點都不了解,所以才會寫不出特別的東西。」

如果只是照本宣科,那麼沒有拍成真人版的意義。一開始沒有意識到這件事的遊川,只寫了第一集的劇本之後就寫不下去了,這對於需要連續拍攝的日劇來說,是致命的危機。過去都寫原創劇本的遊川,習慣先發想一個很棒的故事,之後再從故事延伸出必要的角色。

但是,改編漫畫並不是這樣,漫畫《麻辣教師GTO》當時還沒有完結,遊川不知道鬼塚的故事未來會怎麼發展,導致他無法由一個完整的故事來找出為劇情服務的角色。因此,他現在必須反其道而行。

每一回漫畫大約僅有8~10頁的篇幅,每回漫畫必須在這樣的限制裡交待劇情、交待前集高潮的結果、再交待留給下一集處理的懸疑高潮。但是電視劇不同,漫畫裡跨頁的戰鬥場面,在電視劇裡可能持續不到一分鐘(但這已經佔去漫畫一回1/4的空間)。

日劇有更多的表現方式可以使用,可以透過主角的服裝、音樂、畫面剪輯等等,藉以更完整地描繪故事裡的角色。簡單說,改編類型的影視作品,必須更專注在重塑角色身上。

「如果我不繼續挖掘這些角色的深層內容,這樣劇本是寫不出來的,如果不設身處地站在主角的立場來思考是不行的,體悟到這一點之後,我才能繼續完成《麻辣教師GTO》的劇本。」遊川表示

《麻辣教師GTO》奠定了遊川塑造角色的創作方式,往後遊川和彥的熱門作品,幾乎都有《麻辣教師GTO》的影子:《女王的教室》裡,一樣有位形象非常鮮明的主角,她有著明確不可動搖的行為原則、阻礙人生的心靈傷痕、以及克服傷痕的英雄旅程;《頑固老爹》的老爹田村正和也是。

《女人不妥協》菅野美穗也是;《演歌女王》的天海祐希《家政婦女王》松嶋菜菜子《過度保護的加穗子》與《同期的小櫻》的高畑充希;乃至遊川現在最新的編劇作品《35歲的少女》裡,主演的柴崎幸也是類似的角色。

當然,如今全球瘋狂的漫威電影系列,也是這樣「重視塑造角色」路線的追隨者,但相對的,多年來也有批評遊川和彥塑造角色一流、但劇情卻空洞老套的說法,這就是另一個問題了。

因為反町其實就是鬼塚

角色要塑造成功,除了靠編劇的本領之外,許多時候需要靠演員的方法論演技來完成——例如飾演鋼鐵人的小勞勃道尼,本人個性其實與好大喜功的東尼史塔克完全不同。

但是,有一些很少數的例子,是角色與主演演員本身高度密合,觀眾完全無法分辨他們在電視上看到的角色個性,哪些是劇本上虛構的設定、哪些是演員本人的真情流露。而鬼塚英吉與反町隆史,就是日劇史上最好的這種例子之一。

反町隆史即便在未成名前、仍然在從事雜誌或活動模特兒工作時,仍然非常注重健身。他維持完美體態的努力,在他飾演鬼塚這樣陽光的角色時大有助益。此外,反町隆史為本劇作詞的主題曲《POISON 〜這世上想說但不能說的事情〜》,切中劇情核心的歌詞,就看得出他很清楚自己該如何飾演鬼塚。

「我不想說那些骯髒的謊話/我不想忽視那些真誠的情感/這個世界上,想說的話不能暢意直言/但我不想欺騙自己藉以活下去/正面朝著現實直線前去/想要自豪地活下去/那麼戰鬥就是必要的」

2012年,《麻辣教師GTO》再次重製日劇版,許多設定更加符合漫畫原作——由AKIRA飾演的鬼塚英吉,終於恢復成為金髮。但是,這個更忠實改編的版本,卻無法超越97年版在觀眾心目中的印象,最大的原因,就是因為反町隆史已經在1997年說服了觀眾,他是獨一無二的鬼塚英吉。

用拳頭打飛教養、學習……等等問題,

《麻辣教師GTO》裡有各式各樣的現代學生與學校問題,在原作漫畫裡,這些問題的內容已經夠令人不快了——例如老師遭到學生霸凌而放棄人生、學生遭強拍裸照與性欺凌等等。反過來,沒有人生大道理與各種教學理論的鬼塚英吉,以直爽不囉唆的明快風格,狠狠地突入這些刻意獵奇的陰濕議題。

說到底,鬼塚英吉能夠收服冥頑不靈的2年4班,靠的只有「成為學生的朋友」、以及「永遠不變的處事原則」,如果你想要學鬼塚這一套,藉以成為跟他一樣的Great Teacher或是Great Father,那絕對會生不如死。

但是,《麻辣教師GTO》畢竟只是娛樂作品,不用批評它教壞老師與父母。《麻辣教師GTO》將「老師vs學生問題」化為「太陽vs陰暗」的設計,足以讓在教育現場或是家庭裡苦於學習和教養問題的親師生,大家一同一吐怨氣。

過於耀眼的學生們

一個班上有許多學生,每部日本學園劇都有大量的年輕演員,而這些演員未來都可能是下一個天王天后。對於大家喜愛的《麻辣教師GTO》來說,當然有更多耀眼的學生們。他們包括了飾演天才「菊地」的窪塚洋介、有戀母情結的「村井」池内博之、被霸凌的「吉川」小栗旬、當時還是小配角的玉木宏;電影版裡還有超級年輕的妻夫木聰等等。

其中,飾演鬼塚在學校認識第一個學生的希良梨,日後還成為了台灣媳婦,持續在從事台灣娛樂圈相關的工作,上個月她邀請「同學」窪塚和池內上廣播節目,還談到了疫情對台灣的影響,以及分享為台灣加油打氣的心情。

不只是學生,飾演鬼塚天敵內山田校長的中尾彬,其實本來是日本藝壇的老牌大前輩,因為演出了這齣青春校園劇,讓更多新生代觀眾認識了他搞笑的一面。過去演出許多嚴肅角色的中尾,反而在 50 多歲時「初老轉職」,陸續演出許多綜藝節目或其他喜劇角色,事業再度逢春。

《麻辣教師GTO》完結篇35.7%的驚人收視率,註定必須盡快續攤。該年冬天,《麻辣教師GTO》播出了全季的總集篇,一樣有不錯的收視率。

再隔半年的1999年6月,作為回應觀眾熱情、與宣傳即將播映的《麻辣教師GTO》動畫版的兩個目標,2小時的《麻辣教師GTO》特別篇播映了,收視率同樣達到了27.4%的好成績。而在1999年12月——反町與本劇女主角的松嶋菜菜子正式交往後一個月——集結特別篇與日劇版劇情的最後完結篇《麻辣教師GTO電影版》上映了……為反町版的鬼塚英吉故事,正式劃下句點。

至今超過20年,《麻辣教師GTO》一直是富士台的傳家之寶,在電視台的固定重播時段裡,這部日劇永遠是觀眾敲碗希望電視台重播的作品。20年後,這個世界每一個讓妳感受無法直言不諱的鬱悶時刻,可能都會讓你想起那位偉大的暴走教師。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陳仲廷
核稿編輯:古家萱

龍貓大王通信

龍貓大王報導你從未在意(但很有趣)的小新聞、 報導已經過時(但很有趣)的昔日事物、 報導失敗的、被嘲笑的、瘋狂的、奇怪的人們。 報導日本偶像、好萊塢動作、飛車與劫盜電影、70~90年代物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