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cohol Comics

「這樣的人生才像話!」從輕鬆療癒的日常番漫畫,挖掘酒鬼們一定會有興趣的飲酒小知識

26 Jun, 2021
「這樣的人生才像話!」從輕鬆療癒的日常番漫畫,挖掘酒鬼們一定會有興趣的飲酒小知識 Photo Credit:GRAND BLUE

回家也好、居酒屋也行,收工後的一杯啤酒,得以直接打散整天身體內緊繃的原子運動,重組後的舒暢是種「啤酒萬歲」的感恩。套一句喝著惠比壽的葛城美里所說:「這樣的人生才像話嘛!」

租書店沒有四處林立以後,漫畫離我愈來愈遠,曾經的翻閱動作多被動畫直接取代。回想與「酒」相關的漫畫,有城安良嬉(城ARAKI)的《王牌酒保》、《侍酒師》,和尾瀨朗《夏子的酒》、《藏人》以及葡萄酒神作亞樹直的《神之雫》

印象中除《王牌酒保》外,其餘皆未被改編為動畫。上述各部漫畫挾帶關於酒的知識含量夠豐富的了,於是,視線想從稀鬆平常的日常番中,挖掘「原來是這樣啊!」的酒鬼聚焦。

幼稚無極限,大學生喝就對了

第一時間想起喝酒喝超兇,什麼酒都不放過的動畫,是輕小說家井上堅二的原創漫畫《碧藍之海》,這部以水肺潛水為題材,帶點科普性質的搞笑番,講述大學生各種荒誕不經的日常生活。喝酒、宿醉、斷片、社團、把妹、聯誼等情景,瞬間把你拉回學生時期,不堪回首卻又令人會心一笑的日子。

正所謂有酒堪喝直須喝,混酒亂喝到裸體是《碧藍之海》的準則,當中具代表性的酒款是加入威士忌、伏特加的可燃性PaB(社團名「Peek a BOO」縮寫)式烏龍茶,瞧那揮發得無比迅速的酒精度數,我是沒有想嘗試。除此之外,裡頭常喝的啤酒Plelades猜測是以Premium為雛形,其他酒款多為威士忌、伏特加、燒酎、Zero以及大夥最愛的波蘭生命之水 。

實際上,以「生命之水」做稱謂的不止一種酒款,不過廣為人知的仍屬波蘭生命之水。波蘭語中的「Spirytus」是指蒸餾烈酒, 「Rektyfikowany」指的是精餾過的烈酒,翻譯成英文再翻譯就是「精餾酒精」,在經過反覆70回以上的蒸餾,達到96%的酒精度數,堪稱世上純度最高的烈酒,基本常識是不會直接喝,因此當《碧海藍天》出現生命之水並採用「御通」來飲用時,再次確認二次元的人有夠會喝。

單打不如全部一起喝的「御通」

《碧藍之海》裡出現的「御通」(オトーリ)是源自沖繩本島西南邊宮古島獨有的飲酒習俗。起源於16世紀琉球王國領土內所流行的中國式乾杯文化(台灣常聽到的打通關飲酒模式亦起源於中國)。當時穀物收穫欠佳,泡盛成為了酒席上非常珍貴的商品,均分給客人們的行徑,被稱作是御通的起源。簡言之,就是一群人圍成一個圈喝泡盛。

其遊戲規則是成員裡被選為「親」的人,先站起來跟大家講幾句感言後,將杯中的酒喝完,再把酒倒入同個杯子,傳給隔壁的人喝完;杯子回到「親」手上,倒滿酒以後再傳給隔壁的人的隔壁......以此類推。當「親」的前一位喝完,需再倒滿酒給「親」,等於「親」一輪得喝兩杯。「親」喝完第二杯,再講完幾句話後,下一步,指定下一輪的「親」。

截圖_2021-06-23_下午1_49_58
Photo Credit:GRAND BLUE

聽來還好,玩起來很地獄的方式是,為了讓大家都當過「親」,每個人都必須乾掉參加人數外加一杯的酒,等於假如有10個人,11杯是基本。而宮古島的規則裡喝的是泡盛,雖說會用水稀釋,但30%酒精濃度左右的泡盛就算稀釋,不斷乾杯的後果亦不容小覷。是的,這是一個讓在座所有人都逃不了的飲酒模式,學起來,解封後玩。

酒是類似冷徹的反義詞

再來是一部個人頗愛的漫改動畫《鬼燈的冷徹》(原作:江口夏實),OP「擠蘑菇」的神曲兩季都很洗腦。故事環繞在地獄職場裡閻羅王手下第一輔佐官——鬼燈大人日常的大小瑣事,把眾多神話、童話、怪談、歷史等人物放在同一個地獄觀裡,並用詼諧諷刺且帶點黑色幽默的敘事方式告誡世人,倘若真有地獄,還請務必留意現世的所做所為啊。

其中一集講到與酒鬼們攸關的「叫喚地獄」,亡者皆因生前醉酒鬧事、作亂而來到此地,某日叫喚地獄的亡者暴動,搶了八岐大蛇的酒......於是,鬼燈大人想出一個讓亡者喝酒喝到怕的提案,解決暴動。若對日本家喻戶曉的神話怪物八岐大蛇稍有印象,會心一笑是正常表現,因為《古事記》裡頭所說的故事「八塩折の酒」正是須佐之男命用來擊退八岐大蛇的酒。突然想到鼬總是屌打大蛇丸,也跟這日本神話有相當淵源。

貴釀酒的原型,八塩折之酒

偏甜且口感較為濃稠的貴釀酒,正正與「八塩折」有關,據了解,八塩折帶有多次反覆釀造的意思,根據平安時代中期《延喜式》的記載,用酒釀酒反覆釀造出來的有「醴酒」、「御酒」,重複釀造的作業,跟八塩折酒非常相似。《日本酒的趣味研究社:酒香四溢雜學65講》則提及之所以重複八次之多,是出自釀酒技術不如現在的年代環境裡,不夠衛生的水加上酒精濃度低的釀造酒,容易使酒壞掉,才發展出以酒釀酒的方式。

然而,貴釀酒並不是全部都用酒來釀造,拿日本酒來說,貴釀酒多是100(米):70(水):60(酒)的比例,且採用以酒釀酒的方式是在最終階段「留添」(Tomezoe)。之所以偏甜正是因為最終階段使用的是酒而非水,因此,原先該被分解的糖分還殘留許多,所以偏甜。

「貴釀酒」體系的誕生,可直接回溯到1973年日本國稅廳釀造試驗所(現為酒類綜合研究所),經研究後,於1974年公開研究成果,視為現代貴釀酒的原點。話說「貴釀酒」三個字其實是一個商標名,等於沒有加入「貴釀酒協會」便不可以用貴釀酒三個字來販售,唯有協會成員才能說自己是「貴釀酒」,但像「再釀仕込み」、「三累醸酒」也都是製程類似的貴釀酒,只是沒有加入協會而已。

對了,《鬼燈的冷徹》裡面的桃源鄉的名勝景點養老瀧,應該會是酒鬼們會想去朝聖瀑布,畢竟它流下的泉水是大吟釀。

男人都是一直喝一直喝

漫畫家空知英秋的《銀魂》沒看過起碼也知道小栗旬演了真人版,雖然我感覺小栗旬演將軍更合適。《銀魂》背景設定為江戶幕府後期的江戶城(現在的東京),統稱大江戶,融合天人、外星人、人造人等未來科幻色彩的要素,共構出一種超現實卻又是現實的日常與各種神展開。

《銀魂》的日常篇是目前我心中第一,吐槽、惡搞、無厘頭的天外飛來一筆,讓銀魂裡面每一個登場的角色,都不討人厭,《銀魂》不是那種需要撐過前幾集才好看的動畫,是如果第一集打動不了你,就,掰掰沒有要再解釋更多的意思。

言歸正傳,阿銀愛喝不是一天兩天,所謂「男人都是一直喝一直喝,喝到不行最後就睡了。」這種坦白與直接是銀魂引人入勝的地方,想當然耳,講起酒豈能不提陪酒女阿妙,她上班的夜總會裡,一瓶開到讓四個男人脫到只剩內褲的酒,正是大名鼎鼎的法國香檳名品——冬佩利(Dom Pérignon)。不過,冬佩利大家自己查都查得到,我只是想推薦《銀魂》。

上述動畫裡,啤酒總會不斷地刷存在感,記得好久好久以前,第一次去到東京居酒屋學會的日文是:「おかわり」,再來一杯的飲酒模式似乎是家常便飯,啤酒彷彿喝水一般自然地存在每個時候,廣志、弘志從小就給了我如此印象。回家也好、居酒屋也行,收工後的一杯啤酒,得以直接打散整天身體內緊繃的原子運動,重組後的舒暢是種「啤酒萬歲」的感恩。套一句喝著惠比壽的葛城美里所說:「這樣的人生才像話嘛!」

講到美里,今年六月初,獺祭銀座店的「獺祭補完計畫」限定店,重現了我所憧憬的葛城美里的房間。順便一提,《進擊的巨人》裡頭軍團愛喝,摻入吉克脊髓液的「瑪雷特產紅酒」正於日本酒類販售網站KURAND販售,還附贈憲兵團標誌的開瓶器,想要。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古家萱
核稿編輯:楊士範

Lig Lin

沒案子的時候,就睡午覺、看電影、打電動、喝啤酒;有案子的時候,就不睡午覺、不看電影、不打電動、啤酒喝。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