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d Design

「設計費是這兩隻雞一輩子生的蛋!」讓養雞場起死回生的品牌設計

24 Jun, 2021
「設計費是這兩隻雞一輩子生的蛋!」讓養雞場起死回生的品牌設計 Photo Credit:行人出版提供

幾天之後,收到一封他寄來的電子郵件。附加檔案裡的照片有兩隻雞,脖子上掛著寫了「梅鮮」的牌子。「這兩隻雞的產卵率是65%,所以每天總有其中一隻雞會生蛋。設計費是這兩隻雞一輩子生的蛋,不會生蛋之後就把雞肉寄給你。」

文字:梅原真

我很驚訝雞蛋的價格從昭和20年代(1945~1954年)以來幾乎不曾漲價。物價在這60年之間發生了劇烈的變化,雞蛋卻一直維持一個日幣15~20元。

這不是很奇怪嗎?

池田司也是對此現象感到懷疑的一人。他於是向國營農場承租位於四萬十川河口丘陵上的土地,從2011年2月開始飼養蛋雞。土地面積1萬5000平方米,一年的租金是20萬元。

不使用基改作物製造的飼料,飼料不添加防黴殺菌劑,不施打抗生素和疫苗,採用功效率低的少量生產方式。日本的蛋雞約95%都住在雞籠中,像是工業產品的生產線。池田養的蛋雞卻是放山雞,在養雞場昂首闊步。這種養雞方式和志向很偉大。

然而養雞場經營不到4個月就瀕臨破產。本來委託池田契作的業主拒絕收購,加上養殖的成本高昂,一顆雞蛋要價100元以上,根本賣不出去。就在他陷入窮途末路之際,我們相遇了。

9_雞蛋p_105
Photo Credit:行人出版提供

池田的公司名稱是「涅槃之鄉」。這實在太不吉利了。

本來要拒絕卻接受了

雞蛋價格長久以來不變是因為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出現了養雞業,雞蛋成為大量生產的商品。以前原本住在農家院子的雞隻搬到像是大型公寓的雞籠裡,飼料也從原本的碎米換成進口飼料。蛋雞業者追求降低成本,以製造工業產品的思維有效生產大量雞蛋。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的日本成為連對蛋雞都追求效率的社會。

池田對這種養雞型態感到質疑,於是挑戰效率低的少量生產。他個人的經歷十分有意思。

我之所以認識他是因為所謂「大人世界的人脈」,過程有點複雜。

設計雜誌《AXIS》刊登了我的報導。通常上了雜誌,下一步就是去雜誌社的總公司演講。我當然也不例外。演講之後,一個設計事務所在東京的設計師對我說:「我認識一個在高知養雞的人,你能不能跟他見一面呢?」「好啊好啊,有空再說吧!」我嘴巴上是這麼說,心裡卻是:「怎麼可能會見上一面呢!」

半年之後,有人打電話到我的事務所。

電話的另一頭是當時東京的設計師介紹的養雞業者。對方說想找我商量,和我約好了時間。我想見面之後再拒絕對方就得了。

當天一輛輕型卡車停在事務所前,一名男子走進事務所。當下我看到一張罕見的凜然臉孔。我大吃一驚,仔細端詳對方的面孔。見面之前,我滿腦子想的都是如何拒絕對方。等到對方即將踏上歸途之際,我已經決定要接受這份工作了。

不換名字就不做

池田的經歷很有趣。就讀弘前大學時主修基因工程,從奈良尖端科學技術大學研究所畢業之後,先以生技科學家的身分進入基因工學研究所工作,之後轉行到便利商店羅森(LAWSON),一路當到督導員。後來他因為不知人生該何去何從,前來四國進行88個聖地朝聖之旅時,發現四萬十川河口的國營農場。從2010年蓋起小屋,立起網子,在2011年2月22日正式以「涅槃之鄉」的名稱開始飼養蛋雞。

咦?涅槃之鄉?聽到這個詞,我想到的是有個藝人自殺時留下的遺言是「我在涅槃等你」。

我打開公司網站,映入眼簾的是雞舍的黑白照和「涅槃之鄉」的文字,沒有一絲一毫開朗愉快的氣氛。從公司名稱就陷入窮途末路。我認為這樣不行,當事人卻堅持「涅槃是桃花源的意思」。

我強烈表示「不改公司名稱,我就不接這個案子」,對方最後接受了我的要求。

更名為「雞的院子」
9_雞蛋p_96
Photo Credit:行人出版提供

更換公司名稱必須多聽聽當事人的心聲。然而池田一手包辦所有養雞作業,連起居都是在雞舍旁的小屋,以免500隻蛋雞遭到白鼻心或是狸貓攻擊。

事務所到位於四萬十河口的養雞場有點距離,當天來回太趕。於是我訂了距離涅槃之鄉車程10分鐘的旅館,帶著兩名工作人員一起去,謊稱是「員工旅行」,把他約出來。當時我身邊還跟著《Professional:行家作風》的採訪團隊。

池田拎著燒酒跟烤魷魚前來,我和他東南西北地聊天,尋找公司新名稱的靈感。然而聊來聊去,想不出什麼好點子。約莫一小時之後,其中一名工作人員脇坂千夏提出「雞的院子」這個名稱。我當下沒有採用這個提案,事後卻莫名忘不了,最後決定選用這個名字。

過去雞都是放養在農家的院子裡,我有過小時候被雞追趕的恐怖經驗。農家尚未因為政府的減產政策而陷入困境之前,高知一年可收成二次稻米。用舊米或碎米當作雞飼料,飼主跟雞吃的是一樣的東西——這是當時在每個農村家庭都會看到的景象。

池田的目標是效率差的少量生產,我認為這個名字正適合他和他的蛋雞——養雞人家的院子裡養了兩隻雞。

輸入設計

我和池田合作的過程成為《Professional:行家作風》的主線,帶動他的雞蛋熱銷。過去涅槃之鄉沒有洗手間,現在雞的院子設置了移動式廁所,也有錢雇用人手了。

當設計進入養雞場,養雞場與消費者便開始溝通,情況逐漸轉變。如果當初不是設計幫池田一把,他的養雞場恐怕早就倒閉了。順帶一提,包裝上的「池田生鮮」是「雞的院子」的商品名稱,意指「可以生吃的新鮮雞蛋」。他經常以「生鮮」簡稱這種雞蛋。我在雞蛋前方加上他的名字,釐清商品是由誰負責。

他所生產的受精生雞蛋不使用任何藥劑,蛋黃顏色鮮豔,味道濃郁,蛋白也沒有怪味。包裝上公開飼料成分一覽表等養殖相關資訊。飼料有八成是來自日本產的農產品與漁獲,例如黑潮町種植的越光米和土佐清水捕獲的花鰹等等。

我的主張是當商品名稱和文案能逗得消費者會心一笑,雙方就開始溝通了。

9_雞蛋p_99
Photo Credit:行人出版提供
設計費是兩隻雞一輩子生的蛋

池田後來和我失去聯絡,一年之後又跑來找我商量開發新商品。

等一下!我突然想起一件重要的事:池田還沒付我一年前的設計費。

上一次的設計費還欠著就開始新的工作,對彼此都不是件好事。我告訴他之前的工作要先告一段落,他的回答卻是「請提出請款單」。我明白他還沒寬裕到可以支付設計費,於是對他發了脾氣:「我要是跟你認真請款,你哪付得起!」

幾天之後,收到一封他寄來的電子郵件。附加檔案裡的照片有兩隻雞,脖子上掛著寫了「梅鮮」的牌子。

「這兩隻雞的產卵率是65%,所以每天總有其中一隻雞會生蛋。設計費是這兩隻雞一輩子生的蛋,不會生蛋之後就把雞肉寄給你。」

對我而言,遇上客戶用商品抵設計費並不稀奇。我收到的設計費包括米、魚乾、岩牡蠣、蘑菇、毛豆,現在還多了雞蛋。

他想開發的新商品是在保鮮盒裡裝滿醬油,放入蛋黃靜置一星期。一星期之後,蛋黃變得像起士一樣,非常美味。不過我覺得直接以這種型態販賣很難推銷,於是建議他改成「雞的雞蛋醬」,以類似蛋黃醬的方式銷售。

設計沒多久就完成了。然而這項商品卻因為產卵率低,以及和委託製造的工廠談不攏而只得暫停。

好滋味設計

「涅槃之鄉」以溝通設計來說是個糟糕的名字。對於用言語溝通的人類而言,用字遣詞占了溝通很大的比例。設計使用的當然不僅是用字遣詞,還有顏色、商標與圖案等等。商品名稱占據了包裝設計的絕大部分,如何表達商品名稱是好滋味設計的重要課題。「設計概念最重要,其他部分不需要做太多」,周遭的人總是說「你說得太誇張了」。

同場加映

本文摘錄自《設計好味道》,行人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書籍介紹

getImage

如何讓產量縮減 98% 的荒廢栗子山重新找到價值?
用免洗筷、麥克筆畫出來的設計,竟能發揮在地食材的特色,翻轉地方沒落產業?
只要一點小巧思就能打造最土氣卻也最美味的設計,從窮途末路開創新生機!

從「食物」開展地方創生之道——地方價值如何思考?
透過書中 26 個案例分享,將普通思維轉換為設計思維,
就能深入本質,解決問題,挖掘新價值。
有些地方比得過,有些地方贏不了,
從相反的角度思考,就能創造溝通的管道。

一切都始於⋯⋯
日本地方設計始祖級大師——梅原真
以家鄉高知為工作據點,設計概念是「一級產業X設計=光景」。
一級產業與地方的風景息息相關,梅原真用設計守護住那些生產者努力生產的工作模樣、大自然的景色,如黑潮町的鰹竿釣、島根的黃豆田、室戶採撈的天然石花菜等等,以設計之力讓產業得以延續,保留地方珍貴且美好的光景。

責任編輯:古家萱
核稿編輯:楊士範


精選書摘

TNL精選書籍,讓你站上文字巨人的肩膀,遠眺世界。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