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vid Bowie

在成為雌雄同體的Ziggy Stardust之前,真實生活中的大衛鮑伊又是什麼模樣?

在成為雌雄同體的Ziggy Stardust之前,真實生活中的大衛鮑伊又是什麼模樣? Photo Credit:《Stardust》,來源:IMDb

眾所周知,David Bowie是有著「搖滾變色龍」之稱的傳奇歌手,在成名初期就以Ziggy Stardust這個來自外星世界、雌雄同體的舞台人格享譽世界,但在為自己塑造這個身份之前,真實生活中的大衛鮑伊又是什麼模樣呢?

大衛鮑伊(David Bowie)是誰?為什麼這個世界需要這位搖滾明星?這個看似簡單,但卻難以一言道盡的問題,對於成名前的大衛鮑伊而言,是個答案呼之欲出,但卻又難以坦然面對的問題。

眾所周知,這位有「搖滾變色龍」之稱的傳奇歌手,在成名初期就以Ziggy Stardust這個來自外星世界、雌雄同體的舞台人格享譽世界,但在為自己塑造這個身份之前,真實生活中的大衛鮑伊又是什麼模樣呢?

由蓋布瑞蘭吉(Gabriel Range)執導,強尼佛林(Johnny Flynn)飾演大衛鮑伊的電影《搖滾變色龍:大衛鮑伊》(Stardust)。

186846002_364005188421260_29663278998580
Photo Credit:David Bowie

講述的正是這位巨星在1971年成名前,首次踏上美國土地,與水星唱片(Mercury Records)的發行公關羅恩奧伯曼(Ron Oberman)共同迎戰這個尚未準備與他相遇世界的故事,導演蓋布瑞蘭吉透過刻畫這段時間大衛鮑伊的個人經歷,探索這位一代巨星鮮為人知的一面。

「我們想拍攝的電影,是去探索大衛鮑伊未曾被人看過的一面,那段讓他成為藝術家的內在旅程。」蓋布瑞蘭吉說,「從小就對鮑伊著迷,我收集每張專輯、看過每篇專訪和每本傳記,但當我籌備本片時,我震驚地發現非常少人了解他的家庭背景,以及他初享名氣之前的那段日子。」

拍攝大家不認識的大衛鮑伊

《搖滾變色龍:大衛鮑伊》的故事始於1971年,首次踏上美國的大衛鮑伊當時還是無名小卒,雄心勃勃卻又缺乏安全感,累積的作品只有一張被多數唱片公司視為新奇但卻不值得投資的專輯,同時他也極度恐懼自己會步上同母異父兄長泰瑞(Terry)的後塵,人生被精神疾病主宰。

泰瑞比大衛年長十歲,從小就對他疼愛有加,他帶大衛去看生平第一場音樂表演,為他買了人生第一張專輯。1967年泰瑞因思覺失調症(舊名精神分裂)崩潰住進療養院,當時大衛鮑伊只有20歲,在泰瑞之前,他們的外婆與三位姨媽也同樣患有精神疾病。

大衛鮑伊對思覺失調症的恐懼,反映在〈出賣世界的人〉(The Man Who Sold the World)這首歌裡,可惜的是,唱出內在的破碎雖然讓他外在的世界得以維持完整,卻沒有為他帶來渴望的名聲和認同。

1971年,在唱片公司的安排上,大衛鮑伊首次前往美國,但這場旅程某方面來說完全是場災難。在沒有簽證及音樂公會證件的情況下,他完全無法藉由現場演出來宣傳唱片,然而這一年卻也成為他事業的轉捩點,在美國的經歷成為他創造出舞台人格Ziggy Stardust的重要養分,讓他成為世人所認識的大衛鮑伊。

「我將Ziggy形容為,大衛努力以安全的方式去感受憤怒的極致表現,這讓他發展多種性格,卻又不會產生精神分裂,並且將他渴望成為全球搖滾巨星的幻想化為真實。」蓋布瑞蘭吉說。

為了呈現這個正在崛起中的一代巨星,導演蓋布瑞蘭吉找來事業同樣正在起飛的英國演員強尼佛林,飾演成名前的大衛鮑伊,有趣的是,製作初期蓋布瑞蘭吉並不知道強尼佛林也是大衛鮑伊的忠實粉絲,因此在發現這個有趣的小細節時,「真的感覺這一切都是註定好的。」

飾演自己的偶像宛如有「毒的聖杯」?

「身為鐵粉,我飾演大衛鮑伊,一開始我覺得真是可笑至極。」強尼佛林說,「我當時認為,這對任何人而言都是個有毒的聖杯,也很懷疑自己是否有能力詮釋大衛鮑伊的藝術經典」,不過,在深入研究劇本後,強尼佛林很快就被故事吸引,因為對同樣身為藝人的他來說,大衛鮑伊在成名前的那段經歷,令覺得感同身受。

「這個故事最巧妙的,是只著墨於他生命中數個月的時光,對他來說非常重要的一趟美國之旅。」強尼佛林說,「你將會看見他將那段日子中所受到的影響和收集到的素材集結在一起,進而創作出Ziggy Stardust這個角色,成就他藝術家生涯中最重要的轉捩點。」

提起大衛鮑伊最吸引人的地方,強尼佛林表示,他認為大衛鮑伊的演出最具魅力的,是他可以在舞台上完全擺脫原本的形象,為自己塑造完美不同的舞台人格,是個在視覺與聽覺兩方面都極具天賦的表演者。

「他像是一塊海綿,不停吸收各種不同的音樂風格,更酷的是,即使到了晚年,他都從未停止支持新的音樂人。我曾經看過一些專訪是關於他談及某些近期他喜歡的樂團。我曾經喜歡過小精靈樂團(The Pixies),當我知道他也喜歡小精靈樂團時,覺得真是太酷了,因為他們是完全不同於大衛鮑伊的音樂風格。」強尼佛林說。

不過,即使對大衛鮑伊充滿崇拜,在詮釋偶像,裝上假牙與鏡片時後,強林佛林並不想成為大衛鮑伊的翻版,因為「那看起來會很無聊。」

「我認為關鍵是感受到自己掌握一切。」他說。事業初期的大衛鮑伊,翻唱過許多歌曲,包括地下絲絨樂團(The Velvet Underground)、雅克布瑞爾(Jacques Brel)、奶油樂團(Cream)、何許人樂團(The Who)和雛鳥樂團(The Yardbirds)。

強尼佛林也為本片演唱了布瑞爾和雛鳥樂團的作品,以及他為電影所寫的歌曲〈Good Ol’ Jane〉,並以大衛鮑伊當時翻唱地下絲絨歌曲的方式來表演。

「表演藝術家的身份讓我在上戲時樂趣倍增,也被一種真實感圍繞,因為我知道組團是怎麼一回事。我了解那有多麼可怕,當你要嘗試新的表演,站在舞台上演出新歌、新唱法或新專輯,我也了解用音樂和群眾交流的意義所在。」強尼佛林表示。

本文經BeautiMode創意生活風格網授權刊登,
原文發表於此:〈是什麼契機,讓大衛鮑伊變身《搖滾變色龍》?傳記電影一窺巨星私密內在〉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陳仲廷
核稿編輯:古家萱

BeautiMode創意生活風格網

BeautiMode以多元角度報導時尚、娛樂、美妝、品味、人物,關心全球流行脈動,相信你是獨特的,且擁有美的權利,達成美麗的途徑成千上萬,BeautiMode和大家一起發掘「美,不只一種可能」。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