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Shawshank Redemption

一場牆邊對話,暴露了友誼、犯罪計畫與真誠的美感——《刺激1995》最偉大的一幕

01 Jun, 2021
一場牆邊對話,暴露了友誼、犯罪計畫與真誠的美感——《刺激1995》最偉大的一幕 Photo Credit:《The Shawshank Redemption》,來源:IMDb

這場戲之後,安迪與瑞德再也沒有說過任何一句話、他們有眼神交會過……但在電影剩下的將近40分鐘片長裡,這兩位主要角色再也沒有像這樣交流過了,直到最後的一個微笑,甚至也沒有兩人對手的台詞。

文字:龍貓大王通信

一部電影的組成極其複雜,導演的運鏡手法、劇本、演員的演出、美術設計與音樂等等元素,交織成給觀眾的一頓饗宴。在這頓2個小時的大餐中,往往有一個最精華之處存在。這個片段讓這部電影從此不同、也讓它從其他電影之間明確地與眾不同,它可以改變一切。

而當我們討論許多偉大的電影時,當然不能忽略這樣的關鍵片段。這是最偉大的一幕,是我們永遠記得這些電影傑作的關鍵。這次,我們要來談談1994年的《刺激1995》(The Shawshank Redemption),其中1小時40分鐘時的「牆邊對話」戲:

前情提要一下,這一幕戲之前,主角安迪的徒弟湯米發現,自己可能知道安迪入獄的真相:他在其他監獄服刑時,聽到了有人吹噓自己犯下的案情經過,這些內容正好與安迪被控殺妻的過程相似。得知此事的安迪,向典獄長要求重新上訴。但典獄長不願意長期為他洗錢的安迪離開,封殺了他可能重見天日的機會。

整部電影裡一直堅信自己無罪的安迪,在情緒激動之下被關禁閉;而代表著安迪出獄希望的湯米,遭到典獄長暗殺。原本幾乎放棄自由希望的安迪,在獲得一線生機後又被殘酷地剝奪可能性。離開禁閉房的他,與好友瑞德坐在監獄牆角下,有了一場對話。

「我老婆曾經說過,她很難了解我,她說我就像一本闔上了的書,她整天抱怨這件事。她很美,我多麼愛她啊,我只是不擅長表達而已。」劇情設計下,已經生無可戀的安迪這樣說著。他原本是行事正當的銀行家,卻因外遇妻子遭到謀殺,被誤判為兇手而入監。他失去了事業、自由、以及妻子。

整部電影裡他一直堅持自己無罪,《刺激1995》裡有許多小段落諷刺這件事,包括當他剛進入這間鯊堡監獄、以及第一次認識莽撞的湯米時,都有一句相同的台詞:「鯊堡裡的所有人都是清白的。」

第一次別人用這句話諷刺他的清白;第二次他用這句話諷刺湯米——與自己(不只兩次,其實還有好幾次)。但這幕戲裡,安迪第一次轉變角色……他承認自己「殺了人」。「瑞德,害死她的是我,」這句話讓長期認識他的瑞德,也忍不住把頭轉向他,

「扣扳機的人不是我,但逼她走上這條路的人就是我。她就是這麼死的,都是我這個樣子才造成的……」

這是提姆羅賓斯 (Tim Robbins) 飾演的安迪,在這部漫長的電影裡,第一次坦露、並承認自己的「罪行」——他沒有犯下讓他入監的罪行,但他卻真的傷害了他最愛的人,而這種傷害與冤罪相同,一樣導致了他今日的下場。

在電影前100分鐘絕口不提自己的安迪,在這幕戲裡首度自白。這讓摩根費里曼 (Morgan Freeman) 飾演的瑞德,原本站著的他也蹲了下來——意味著他從旁觀角色要轉化為一起交心的夥伴了。

「你不是殺人犯,頂多算是爛老公而已,」瑞德仍然站在客觀的角度,嘗試安慰低落的安迪——你可以看到他是蹲下來的,並不像安迪一樣坐著。「你要懺悔隨便你,但是開槍的兇手不是你。」「確實不是,是其他人動的手,結果我卻坐牢了。」安迪回應,露出嘲諷的笑容。「我想我就是這麼衰。」

安迪的角色繼續低落,這使得瑞德必須「更親近」,才能安慰這個傷心人:蹲著的瑞德坐了下來。

安迪接著說:「這種事哪裡都有,無論是誰都可能遇上,只是這次被我碰上了,就是這樣。我就像剛好擋住了龍捲風的前頭路……」安迪繼續笑著,「我只是沒想到,我會困在這場暴風裡這麼久。你覺得你還能出去嗎?」安迪轉頭問瑞德。

「時間」,是《刺激1995》裡比死亡、典獄長、以及情緒控管很差的獄卒更為恐怖的事物。這部電影提醒我們,為什麼終身監禁比死刑更恐怖。而在關鍵的這幕戲之前,電影透過年老的囚犯遭遇,提醒了觀眾這件事;同時我們也能看到瑞德在好幾次的假釋面談中,努力讓自己符合資格得以離開監獄。而這場戲裡,瑞德再次告訴我們,長期囚禁的恐怖會如何改變一個人,最終連自己都不認識自己。

事實上,前段劇情裡一直被否決假釋的瑞德,在這幕戲裡,也已經放棄了自由的可能了。瑞德這樣說:「我會出去啊,等到哪天我長出了長長的白鬍子、老到神智不清,他們就會放我出去了。」

來安慰人的人,自己卻變得也需要被安慰了,這幕戲到此,已經了無生機的《刺激1995》,連兩個主角都無欲無求了,相信觀眾的情緒,也已經被提姆羅賓斯與摩根費里曼拉到最低點了。但是,安迪在這裡埋下了神秘的伏筆。

「我跟你說我要去哪裡,」安迪從這裡開始轉換角色,原本沈重的他,開始進入了一種更加疏離、甚至不可理喻的瘋魔狀態——你可以看到提姆羅賓斯自此到電影結束前,大量出現兩眼無明的定定眼神。彷彿安迪就此中邪了……他並沒有回應或反過來安慰吐出軟弱的瑞德,反而開始幻想自己出獄後的生活。「芝華塔尼歐 (Zihuatanejo)。」

這是史蒂芬金神妙的一筆,在這部電影之前,全世界知道這個墨西哥邊陲小鎮的人並不多——甚至很少美國人能正確地拼出這個地名。而如今只要你 google「Zihuatanejo」,《刺激1995》的名字立刻就會出現在自動完成建議名單裡。

這是個長到不像真實地名的名字,同時讓這個名字成為一個充滿奇幻氣氛的名詞。你可以想像開始露出入神笑容的安迪說著,「我要去紐約」或是「我要去緬因州」,這幕戲的衝擊力都會瞬間歸零,但是,「芝華塔尼歐」,這個地名連中譯聽起來都如此美好虛幻。

「芝華塔尼歐,在墨西哥,太平洋畔的小鎮。知道墨西哥人怎麼說太平洋的嗎?沒有回憶的海洋。」

安迪彷彿在談論他的養老計畫——請注意,湯瑪斯紐曼 (Thomas Newman) 扣人心弦的配樂主題,此時偷偷用幾個鋼琴鍵音偷渡進來了……「我要在那度此餘生,那是沒有回憶的溫暖地方。我要在海灘上開間小旅館……買條不值錢的破船整修一新,載客出海、包船海釣。」

你可以看到瑞德也露出了微笑(但是是聽到幹話的微笑),「芝華塔尼歐?」而安迪繼續作夢——這是《刺激 1995》需要提姆羅賓斯的最主要原因,因為你會需要一個「扮豬吃老虎」的演員,一個能半路發乩、進入自己幻想世界的演員。

妳能想像湯姆克魯斯、湯姆漢克斯與凱文科斯納做出這麼瘋魔般的演出嗎?他們有可能,但是提姆羅賓斯瘋得更為純粹。這反過來成為他在日後的招牌演技之一,你可以在《世界大戰》或是《無懈可擊》(Arlington Road)或他的更多主流電影裡看到這種表演:他時常扮演神智不清的瘋子,自以為是,而且深信不疑。

「到了那種地方……我還是會需要一個知道怎麼搞到東西的人。」安迪向瑞德伸出友誼之手,但是,瑞德是現實的人——況且他已經向現實鬥爭過好幾次了(假釋)卻仍然失敗。因此安迪的邀約對瑞德來說,更像是一種現實的諷刺。你以為我沒想過嗎,我想過、我嘗試了,但我想我會老死在這裡了。可是,《刺激1995》沒有讓瑞德以自怨自艾方式繼續沉淪,反過來,劇本讓瑞德去呼應先前老布假釋出獄後無法適應現代社會的悲劇。

摩根弗里曼皺起眉抬起頭——你日後可以觀察他在許多電影裡都有類似的表情,這是他要開始表演的訊號。「我大半輩子都耗在鯊堡,早已經被體制化了,就跟老布一樣。」

「別小看自己。」安迪的安慰聽起來無足輕重,瑞德繼續說著:「我可不覺得,在牢裡,我能讓你有求必應。到了外面,你翻翻電話簿就能把事辦成了……唉,那玩意我都不知道該怎麼查。太平洋?狗屁,那麼大的東西我會嚇死。」

「我不會。我沒開槍殺我老婆,也沒射殺她情夫。我犯下的錯已經償清。一間旅館、一條小船,這種要求並不過份。」瑞德生氣了,「你不應該自己想這些五四三的,安迪。這些根本就是癡人作夢 。我要說,墨西哥他媽的在那裡,而你現在在這裡,就是這樣。」

「對,沒錯,天涯海角。」安迪似乎也下定了決心,「說到底,只是一個簡單的選擇。是忙著去活,還是忙著去死。」安迪起身,回到他的現實世界,他已經決定要忙著去……去做什麼呢?以《刺激 1995》的鋪陳來看,他現在積極一心求死。他已經被湯米與典獄長的事情徹底擊潰了,而他幻想中的芝華塔尼歐,又被瑞德以現實考量一腳踩碎。人不是生,就是去死,而觀眾沒有看到安迪任何求生的慾望。

起身的安迪好像想到了什麼,仍然義憤填膺的他告訴瑞德有關巴克斯頓草地的事……那裡有顆大橡樹……他要他去找到一塊黑色火山玻璃……在這場戲的結尾,埋下了這部電影最後的關鍵謎底。

這場戲之後,安迪與瑞德再也沒有說過任何一句話、他們有眼神交會過……但在電影剩下的將近40分鐘片長裡,這兩位主要角色再也沒有像這樣交流過了,直到最後的一個微笑,甚至也沒有兩人對手的台詞。

所以,從形式上可以理解,這場牆邊對話戲已經是最後的「文戲」。這是唯一一次安迪吐露心底真心、吐露他意識到自己真正的罪惡感是什麼;也是他唯一一次大膽地說出計畫、邀請瑞德成為共犯;同時也是瑞德第一次說出他對牢友老布事件的想法、囚禁帶給他最深的恐懼、以及他面對這種恐懼時的態度是什麼。

我要說這是《刺激1995》最偉大的一幕,不是因為這幕說出了每個「電影金句粉絲頁」都要貼的「汲汲於生或汲汲於死」台詞,而是因為這一幕是整部含蓄的電影《刺激1995》最大膽的一段。

你可以看到兩個角色分處在信念與現實兩邊的定位,以及不幸事件衝擊他們之後,兩人的心境轉變。這幕戲暗喻了某些事已經做出了決定……但觀眾無法理解發生了什麼,這讓往後的幾幕戲充滿了不安與躁動——儘管後頭這幾場戲都刻意安排地平淡乏味。

可以說這幕戲的轉變力量,讓《刺激1995》在迎向結局時充滿了動能,讓觀眾做好了接受驚人結局的準備。而驚嚇既然已經提前預告,《刺激1995》還高明地藏了一手——觀眾將會親眼見到芝華塔尼歐,見到「跟我夢裡一樣藍」的太平洋。

劇本寫得出這偉大的一幕,但這一幕需要演員配合才會完美。而對於導演法蘭克戴瑞邦(Frank Darabont)來說,提姆羅賓斯與摩根費里曼讓這一幕臻於完美。他回憶當年:「這只是一場兩個朋友之間大約5、6分鐘的戲,但拍攝這場戲真是最純粹的幸福。我想我們大概拍了3個take就完成了,因為這兩個傢伙在這場戲裡圓滿了這部電影。」

「這場戲沒有複雜之處,你只要安排好攝影機,然後讓演員們做他們的工作就好。我還記得當時我坐在那什麼也沒做,只是選擇直接享受那段演出,他們的表演就是該死的完美。我坐在那想著,『OK,這部電影成了』。這場戲是整部電影的關鍵,真的,他們已經對彼此坦露了所有事實,如此誠懇、而友誼流露在彼此之間——只是安迪還有個小祕密而已……以這段對話的情感高度而言,這是一場非常誠懇又美麗的戲,我以他們兩位為榮。」

這就是《刺激1995》最關鍵的一幕,同時,這也是影史裡最偉大的一幕。現在,你可以去重播這一幕了。

本文經電影神搜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古家萱
核稿編輯:林君玶


電影神搜

累積了眾多探員的支持能量,在電影內容這塊豐富迷人卻又充滿挑戰的環境下繼續往前破關!提供最新電影情報、新聞、影評、影片等,期望影迷們都能在這個網站找到你想瞭解的電影資訊。

更多此作者文章

以「琉海美粉晶珊瑚」施作的牆,據說可以防黴抗菌、無毒除臭、還能調節濕度

06 Dec, 2021
以「琉海美粉晶珊瑚」施作的牆,據說可以防黴抗菌、無毒除臭、還能調節濕度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伸達公司獨家代理的日本琉海美粉晶珊瑚塗料,兼具綠色環保機能,天然無甲醛、無異味、還能吸附及分解甲醛、防黴抗菌調節濕度。撐起家的設計靈魂,就從居家牆面開始。

台灣地處亞熱帶,夏季濕黏悶熱,冬季因為季風帶來雨量,往往也是溼冷天氣。潮濕氣候不只影響了室內空間的濕度,讓房屋容易孳生黴菌、壁癌,也可能威脅到人體健康。尤其現代人每天有2/3的時間都在室內空間,比起室外空氣污染,室內空污對人體的影響更大;若長期悶在潮濕環境裡,一旦塵蟎、黴菌增生,極有可能誘發過敏或氣喘症狀。

其實,如果能為空間牆面添上良好的塗料,達到濕度調節、防黴抗菌的功能,便能享有安心健康的居住品質。日本沖繩有一種傳統塗料,使用自然死亡風化的珊瑚砂殘餘骨材作為原料,其應用於建築塗料在當地已有久遠的歷史,而致力於採用永續環保材料的伸達公司,便獨家代理了日本沖繩「琉海美粉晶珊瑚」,將取自海洋、友善環境的珊瑚塗料引進台灣,為在地無毒住宅、綠建築帶來兼具美觀與實用性的解決方案。

藝術療育者的家:為了學生的健康,採用防黴抗菌綠建材「琉海美粉晶珊瑚」

因應住宅樣式和氣候風土,為牆面加上裝飾塗材,以達到調節濕度、防黴抗菌、隔熱等效果的建築智慧,在日本稱作「漆喰塗料文化」。自從發現珊瑚死亡後仍有高度機能與淨化價值後,日本室內建築便採用琉海美粉晶珊瑚作為漆喰塗料,為居住者奠定幸福健康的基石。

住在台北市的陳老師與太太,約一年前買到夢寐以求的公寓,半年前完成裝潢與喬遷,家中的幾塊大牆面,便是採用這種珊瑚塗料。夫妻倆都是重視生活質感的人,且由於陳老師從事藝術療癒與教學,工作室就設在家中,平時有許多身心障礙的學生與家長來此上課,因此對於牆面塗料裝潢,不只講究美學,更堅持乾淨無毒。

「為了裝潢看過很多素材,會注意到琉海美粉晶珊瑚,主要是我太太對『琉球』感興趣,後來發現原來有源自琉球珊瑚的塗料,材質特殊且富有多種機能,像是天然無甲醛、無異味,吸附及分解甲醛又能乾濕調節,非常符合我們家的需求。」陳老師說。

image6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一進到陳老師家,具有大樹造型的牆面映入眼簾,溫暖木質與和煦的牆色,烘托出溫暖明亮的空間氛圍。呼應陳老師的志業,大樹造型象徵「樹人」的教育理念。背後的牆面,採用琉海美粉晶珊瑚塗料做出仿洞石表面的質感,並參照阿育吠陀的色彩療法,調和出溫柔的自然淺綠色,呈現穩定、堅實、和緩的空間調性。

首先,琉海美粉晶珊瑚塗料使用源自日本沖繩的風化造礁珊瑚,也就是珊瑚死亡後被海浪擊碎、沈積在海底形成的天然物質。由於細密孔洞的數量是炭的5000~6000倍,因此能有效吸附空氣中的異味、有毒化學物質。

此外,伸達晶珊瑚塗料通過日本檢驗吸附水氣報告,潮濕時能吸附水氣,乾燥時則釋放水氣,調節最宜人的濕度。由於琉海美粉晶珊瑚主要成分為碳酸鈣,是純鹼性物質,而黴菌無法在鹼性環境中生長,因此晶珊瑚塗料也能有效避免黴菌滋生,甚至舉凡大腸桿菌、肺炎克雷柏士菌、金黃色葡萄球菌、綠膿桿菌、流感嗜血桿菌等生活空間常見菌種,都能99.99%有效抑制生長。

image5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陳老師家中客廳與房間之間的玄關處。採大面牆留白設計,讓視覺延伸擴充。牆面採用琉海美粉晶珊瑚塗料做出漩渦流動感,增添空間質感。
image8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本業從事音樂療育的陳老師,家中另設有瑜伽空間與空中瑜伽設備,期望能為學生帶來更多元的療育方式。為了打造有助身心療癒的空間,天花板牆面特別選用琉海美粉晶珊瑚塗料。
image7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瑜伽室的天花板,利用琉海美粉晶珊瑚的機能特性,以噴砂表面做出視覺質感之餘,亦兼備防潮效果。
當海底森林成為陸地上的無毒塗料,琉海美粉晶珊瑚的其他好處
image2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為陳老師家施作牆面裝潢的盧小姐,今年才二十歲出頭,曾獲得全國技能競賽(漆作裝潢)第四名。伸達公司與盧小姐的玖峰工班合作,除了看重專業技術,也支持年輕人發展技職。接觸過多種漆作塗料的盧小姐認為:「與一般塗料相比,琉海美粉晶珊瑚塗料的可塑性佳,能輕鬆做出立體感,設計上更有多元彈性。更重要的是,它是對人體健康有益的綠建材。」

除了調節濕度、防黴抗菌,採用伸達的琉海美粉晶珊瑚還有其他優點。陳老師表示:「伸達的服務用心,工班配合度也很高。不管是上牆的設計或是調和顏色,都能切中需求,沒有妥協。」而在執行現場第一線、帶領工班親自施作漆作裝潢的盧小姐,也從專業角度提到珊瑚塗料的諸多好處。

由於琉海美粉晶珊瑚塗料本身不含甲醛或石棉等致癌成分,甚至能在24小時內有效吸附空間內99%以上甲醛,且因為具備良好吸附性,能降低阿摩尼亞等異味。因此,一般塗料通常要等數星期以上才能稍微散去濃厚異味,晶珊瑚塗料約一天即可恢復良好空氣品質,迎接屋主入住。而天然材料的質地,更讓牆面本身呈現的質感,不必多加點綴,就能成為一面藝術品,來自日本的材料,調色上也帶有日式灰階、柔和的平靜美學,不論是從健康、機能、環保,到視覺的享受上,都是居家建材的好選擇。

任何一面牆,都能變身為琉海美粉晶珊瑚無毒牆面

如果想要改造室內空間,運用琉海美粉晶珊瑚塗料,打造一面健康無毒的牆,基本上大部分既有的居家牆面都可適用。伸達公司能提供專業諮詢,確認室內空間牆面是否能施作;此外,施工過程迅速而簡便,專業工班能到府服務,以嚴謹工法與塗料堅持,確保珊瑚的海洋價值與永續精神能深植空間之內。當然,如果想要自行DIY也是沒問題的,向伸達購買塗料時,可順便諮詢詳細的施作準備、工法順序、養護方式等。

image1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陳老師家中設有擺滿樂器的琴房。未來也將安排漆作裝潢,採用琉海美粉晶珊瑚塗料,利用其絕佳的防潮機能保養樂器。此外,細密的晶珊瑚塗料也有隔音良好的特性,且耐燃一級(非防火材)隔熱效果佳,也就是不會因為火熱引起燃燒、熔化、破裂、變形及產生有害氣體。

將死亡珊瑚回收利用,在陸地建築上持續發揮海洋價值,伸達公司獨家代理的日本琉海美粉晶珊瑚塗料,兼具綠色環保機能,以及多元美學可塑性。值得一提的還有,伸達公司每年固定撥出經費從事珊瑚復育,為環境保育與永續經營盡一份心力。

善與美的海洋能量,透過漆作工藝進入人們的家中,誠如陳老師所說: 「來我家上課的許多學生大多是身心障礙、或是敏感體質的孩子,因此一定要慎選友善健康的牆面塗料。」畢竟這個家是他身心安頓的場域,也是孩子們在此接受教育與療癒、找到生命其他可能性的地方。因此,即使只是粉刷一面牆,也要融入主人愛好藝術、關注身心健康的思維,在家中每一個細節,展現有溫度的靈魂。

截圖_2021-11-18_下午5_17_39
【2021台北國際建築建材暨產品展】伸達展區
  • 時間:12/9(四)~12/12(日)
  • 地點:台北南港展覽館1館1樓 綠建材區J1110

若想了解更多琉海美粉晶珊瑚,親自感受珊瑚砂的魅力,進一步聯繫伸達:

  • 官方網站 http://www.ssunion.com.tw/web/index/index.jsp
  • 展間資訊:伸達健康住宅概念館
  • 電話:02-2507-8806
  • 地址:台北市中山區建國北路二段96號1樓
  • 營業時間:平日:09:00~18:30、週六、日及國定假日:店休


品牌贊助

由every little d《廣編團隊》製作,由品牌贊助,針對某個特定議題進行研究與探討,不使用浮誇字眼,致力用客觀的角度提供讀者以另一個角度了解商業行為背後發生的議題。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