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o Jiro

嗚嗚我這個月的佛幣零用錢少了好多:用碎碎念迷倒眾生的謎之佛祖——佐藤二朗

16 May, 2021
嗚嗚我這個月的佛幣零用錢少了好多:用碎碎念迷倒眾生的謎之佛祖——佐藤二朗 Photo Credit:《勇者義彥》,來源:IMDb

這個世界就是這樣,帥氣的鈴木一朗只有一位,但是能用碎碎唸來說服觀眾的佐藤二朗也只有一位啊。

文字:重點就在括號裡

去年公佈演員陣容,今年4月開播,讓漫畫迷眾所期待的《抓狂一族》(浦安鉄筋家族)電視劇正式登場,但因為日本疫情的緣故,電視台的拍攝也陷入停擺,整個春季檔日劇無可奈何,尚未播出的先延檔,已經播出的只好向觀眾道歉。

《抓狂一族》進度停在第7集,剩餘幾集只能等到疫情暫緩之際才能繼續製作。因此,劇組派出這位男主角讓向大眾say sorry。

這支好像在跟你說「抱歉啦可能要等一陣子才能看到下一集嚕」,但實際上塞滿了這位大叔佐藤二朗一貫碎唸唸式喜劇風格的精髓,看起來言不及義,東扯一句西拉一句的,好像下一句隨時都會笑場,但他又一臉似笑非笑的,這種日式喜感總是會莫名覺得有趣,謎樣且猜不透的笑點,就是佐藤二朗的魅力。

佐藤二朗:不只是搞笑大頭佛祖,編導演出才華也是嚇嚇叫

很多人知道他,如同會知道室剛這位也是充滿喜感的演員一樣,都是在福田雄一導演的超低成本冒險活劇《勇者義彥》系列作領悟到他的魔力,這位瞇瞇眼下巴很寬的大叔在《勇者義彥》系列作演的角色,正是大名鼎鼎的佛祖,每次出場前必定大喊山田孝之的角色名「油西扣」,在主角們的天空上頭像耀眼的太陽一樣隆重登場。

但雖說是「佛祖」,說到底根本就沒在盡《勇者義彥》系列作在惡搞的RPG遊戲裡,總是會幫主角的NPC義務,就是出來插科打諢,像佐藤二朗在劇裡專屬的脫口秀時間,廢話連連但這種氛圍卻意外搞笑。有時在對佛祖世界外頭(其實就是CG綠幕啦)大喊「好啦等我一下我去開門」

這種突然有宅配送件的搞笑短劇,或是一邊碎碎唸佛祖老婆剛剛是怎麼虐待自己「嗚嗚我這個月的佛幣零用錢少了好多啊」等等日式喜劇。

佐藤二朗太謎了,劇場出身的他,其實是能編劇能導演的優秀創作者,從劇場跨到連續劇表演,從戲份只有一兩幕的龍套演員,逐漸成為存在感越來越強的綠葉演員,在堤幸彥的《二十世紀少年》電影版裡他是殺氣騰騰的殺手,這幾年來他也開始收起搞笑風格,認真主演了自己的電影。

但如同《抓狂一族》這支出來向觀眾說歹勢的隨性影片一樣,佐藤二朗留在大眾面前印象最深刻的,淨是些搞笑時刻。去年山里亮太蒼井優結婚的消息一出來,當時正在接受訪問的佐藤二朗,直接在舞台上震驚「什麼!真的假的!」那種神情完全傳遞出所有人聽到這消息時,內心的那一句「蛤!」。

又或者,像他在福田雄一的《銀魂2:規矩是為了被打破而存在的》串場的夜總會老闆一樣,看過的觀眾應該對他那段看起來好像沒說什麼,但句句吐嘈精準的十分鐘碎碎念戲份印象深刻。

他的推特也充滿碎碎念:喝醉了之後他只有144字篇幅的推文上寫滿了「あああ」,還有他終於理解「www」在日本網路用語是笑的意思,這位大叔就說這是長草了吧,然後藉著長草這個引申典故,串成一長篇充滿吐嘈笑點(再順便宣傳一下新戲《抓狂一族》)的碎碎唸推文。

KinKi Kids節目時看中一台很不錯的電動腳踏車,結果在現場就打電話回家問老婆我能不能買啊因為有點貴捏」,這就是佐藤二朗的隨性,在喜劇表演裡,在自已一邊喝酒一邊亂敲的推文裡,在隨便的任何影片,都能看到他這種碎碎唸的魔力。

這個世界就是這樣,帥氣的鈴木一朗只有一位,但是能用碎碎唸來說服觀眾的佐藤二朗也只有一位啊。

本文經電影神搜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陳仲廷
核稿編輯:林君玶

電影神搜

累積了眾多探員的支持能量,在電影內容這塊豐富迷人卻又充滿挑戰的環境下繼續往前破關!提供最新電影情報、新聞、影評、影片等,期望影迷們都能在這個網站找到你想瞭解的電影資訊。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