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m Burton

提姆・波頓:在片場每個人都對我說不,想如願拍片根本是人性和戰略的挑戰

18 May, 2021
提姆・波頓:在片場每個人都對我說不,想如願拍片根本是人性和戰略的挑戰 Photo Credit:《科學怪犬》來源:IMDb

在波頓這一代的導演中,很少人有他那般狂野的想像力,同時又能如此收放自如。他體內有個華特・迪士尼,但是華特・迪士尼的世界是個歡樂之地,他的世界卻是個蝙蝠洞。

文字:勞倫.帝拉德|翻譯:但唐謨

我遇過許多有著兒童天真氣質的成年人,但是我從未見過像提姆・波頓(Tim Burton)這樣的人。令人欣慰的是,一個在訪談時把自己手指關節畫成骷髏頭的人,也有辦法讓好萊塢主管求他拍片。

不過,他們願意這樣做,是因為在波頓這一代的導演中,很少人有他那般狂野的想像力,同時又能如此收放自如。他體內有個華特・迪士尼(Walt Disney),但是華特・迪士尼的世界是個歡樂之地,他的世界卻是個蝙蝠洞。

在他的第一部短片《文森》(Vincent)中,波頓描述一個年輕人的故事,他夢想成為黑暗王子,卻被困在陽光普照的加州郊區家中。波頓就像這部電影中的那個孩子,他在成長的過程中,深深地著迷於吸血鬼、殭屍和廉價恐怖片。結果,他變成了怪胎的完美代言人,體現了各種怪異邊緣生物。

透過單純的視覺詩歌,他的作品極力呈現野獸的內在美感。然而,就像魔術一樣,詩歌也不是淺顯易懂的。

然而提姆・波頓非常盡力地解釋他的工作,他的回答中夾雜了手勢,表情,音效,以及咯咯笑聲,很可惜我無法用文字呈現這一切。希望大家可以閱讀出字裡行間的喜悅和熱情。

AP_100220162471ok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提姆・波頓大師班

我會進入電影這一行,真的純屬偶然。我本來想做動畫,當過了幾次實習生之後,我進入迪士尼動畫團隊。但是我很快就發現自己很難適應迪士尼的風格。

而且,當時電影公司正處在非常黑暗的時期:迪士尼剛完成了《狐狸與獵犬》(The Fox and the Hound)和《黑神鍋傳奇》(The Black Cauldron),兩部片都在商業上大敗,每個人都覺得電影公司馬上就要永久關閉動畫部門了。它就像一艘沉船;沒什麼人在管。因此,我整整一年都自己一個人埋頭苦幹,於是我開始發展自己的東西。

其中一個案子就是《文森》的故事。我最初把這個故事當作童書的材料,但是既然我在迪士尼,我就想,為什麼不利用這裡的設備資源,把這故事做成一部動畫短片呢?

我做出來了,這部短片的成功激勵我拍了下一部實景短片,《科學怪犬》(Frankenweenie),有人非常喜歡這部片,於是他們提出企劃,請我執導《皮威歷險記》(Pee-wee's Big Adventure)。直到今天,我還是不敢相信這一切就這麼簡單地發生了。

我覺得,跟當導演相比,如果我跑去當餐廳服務生,可能問題更多!

Screenshot_2021-05-10_at_17_40_42ok
Photo Credit:《科學怪犬》來源:IMDb

所有人都對我說不 EVERYBODY SAYS NO TO ME

動畫是學習拍電影很好的一個訓練。可以這麼說,動畫的一切都得親自下去做。你得做構圖,得設計燈光,得去表演,得去剪接……這是一套非常完整的過程。此外,我覺得動畫讓我以一種特別的方式去了解拍電影。或許它讓我的電影在色調和氛圍方面,更具原創性。

我之所以喜歡實景拍攝,是因為做動畫是個非常內在而孤獨的工作。

我不善溝通,當我獨自工作時,我發現工作會引導出我人格中消極的一面,而且,我滋生出來的想法,有點太黑暗了。拍電影最棒的地方就是,這是個企業團隊。

其實,我第一次拍電影時,最讓我驚訝之處——除了必須早起之外——就是參與這整個過程的人數。做這件事需要真正的溝通,而導演的工作經常變得更加政治性,甚至超越了藝術的部分,因為你得花時間精力說服每個人,讓他們知道你的想法是對的。

在片場的每一天,我都不斷聽到「不」這個字,次數多到連我自己都被嚇到了。「不,你不能那樣做。不,你不能這樣做。不,不,不……」如果想依照你的意願完成這任務,根本就是一項人性和戰略的挑戰。

我的意思是,如果我希望演員做某件事,我不可能跑去對他們說:「去這樣做!」我必須解釋為什麼,我必須說服他們這是一個好點子。

跟電影公司主管周旋也是如此。我無法對他們宣戰。這太危險,搞成那樣也太辛苦。我很欣賞某些人為伸張正義對抗電影公司。但是我覺得,這樣做造成的破壞性更大。因為要不電影拍不成,要不就是得在巨大的壓力和緊張下拍攝,後果都不堪設想。

我覺得你得找到一個解決問題的方法,所以有時候,你得對某些事情說「是」,並且希望電影公司可以忘掉它,讓你依自己的方式做事。聽起來有些小孬孬,但我覺得,這只是個務實的生存技巧。當然,有些時候你還是得抗爭。但是優秀的導演能夠分辨哪些仗值得打,哪些只是你的自尊問題。

AP_071205039424ok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拍片之前,你一無所知 YOU DON'T KNOW BEFORE YOU SHOOT

在片場,甚至在好萊塢的大片場,你面對的風險如此之大,壓力如此迫人,所以你得盡力做好前置作業。但是,隨著我電影越拍越多,我就越來越感覺到,自然發生其實才是最好的,因為——這絕對是目前從經驗中學到最寶貴的教訓——在真正進片場之前,你什麼都不知道。

你可以盡量排練,為每個鏡頭畫分鏡表,這樣做或許會讓你心安,但是一旦到了實地,這一切都不是很重要了。分鏡表永遠不會比實際發生的來得有趣,因為分鏡表是二度平面,而片場是三度空間。因此,我傾向避免過度依賴分鏡表。

那會是一種阻礙;我們看分鏡表都會太過僵化。演員也是一樣。當他們穿上戲服化好妝出現在實際片場時,絕對不可能表演得一模一樣。因此,當我到了片場,我盡量避免讓自己有先入為主的想法。我保留了一大部分給現場可能變出來的魔術。從某個角度來看,每部電影的本身就是一場實驗。

當然,電影公司不想知道這些。他們寧可相信你完全知道自己在幹嘛。然而事實是,拍電影最重要的決定,總是在最後一刻發生的,而機會是很重要的因素。這是最好的工作方式,我甚至願意這麼說:這是拍一部有趣的電影唯一的方法。

我愛廣角鏡 I LIKE WIDE LENSES

當我說一切憑直覺,我的意思並不是你什麼事都可以做。其實剛好相反,因為只有當你事先嚴格確定所有決定因素,你才能從事即興創作。否則,你會陷入一片混亂。首先,你必須慎重挑選你的工作團隊。你必須確保每個人的頻率相當,他們都有意願拍同一部電影,而他們也都會理解你想嘗試的所有東西。

然後,你需要在工作過程中找到某個方法。我個人喜歡在開拍一場戲時,先讓演員置身場景之中,這樣做可以讓我找到角色與他們周邊空間的正確關係。這就是我尋找場景中心的方式,以及我如何決定攝影機是要從 某個角色的觀點,還是從某個外部角度,來決定場景的中心。

一旦找到了這東西,我就讓演員去梳化著裝,我和攝影指導則開始設計構圖和打光。我對廣角鏡情有獨鍾,例如21mm鏡頭(可能是受動畫使用的寬畫框所影響),所以我們都從這個點開始發展……如果不成功,我們就逐漸朝向更長焦的鏡頭發展,直到我們找到有效可行的方法。

但是我永遠不會用超過50mm的鏡頭。當我使用遠攝鏡頭(telephoto lenses)時,我只把它當作一種標點符號。我會在某場戲的中間使用它,就像一個句子中的逗點。

AP_98070715226ok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至於攝影機位置,我非常仰賴直覺。比方說,當我拍對話戲時,我不會用傳統方式——你知道的,就是先拍主鏡頭,再拍反向鏡頭——來拍演員,我會試著為這場戲找到最有趣的鏡頭來進行拍攝,然後我會思考在剪接時可能搭配的其他鏡頭。

我從來不會想太遠;我真的會拍完一個鏡頭後就直接拍下一個。而且我很少用多角度拍攝。事實上,如果我不確定某個東西會出現在終剪,我就盡量不去拍。首先,這樣做很浪費時間,而時間是你所消耗不起的。

同時也因為,無論你是否自覺,你不免會對你所創造的每個畫面懷抱著情緒。而且,如果你在初剪後拍太多東西,顯然你就得把片子拿掉一小時,這可能會非常痛苦。你在片場越嚴謹處理,日後在剪接室面對的痛苦就越小。

運用演員的內在 USE WHAT'S INSIDE THE ACTOR

我從來不要求演員參加試鏡,因為那真的很沒意義。我不需要知道演員是否可以演——他們一般來說都有能力演。我需要知道的是,他或她是否適合這個角色,這件事其實與表演無關。

例如,大家總認為我和強尼・戴普(Johnny Depp)合作是因為我們非常相似。但是,我最初選他來演《剪刀手愛德華》,是因為他當時正困在一個他難以應付的形象當中。他曾經是青少年電視劇集的明星,但是他渴望嘗試完全不同的東西。因此,他就是愛德華這角色的完美人選。

《艾德伍德》(Ed Wood)的馬丁・蘭道(Martin Landau)也是如此。我當時在想,「這是個曾與希區考克合作並就此開啟演藝生命,20年之後卻在電視劇中扮演小角色的演員。他可以完全體會貝拉・洛戈西(Bela Lugosi)經歷過的一切。

他會在人性層面上理解詮釋,而不會過度戲劇化這個角色。」此外,我當初選擇米高・基頓(Michael Keaton)扮演蝙蝠俠時,大部分的人都不懂。但是我一直對米高相當著迷,因為他有雙重個性,半開玩笑,半精神病。我真的認為這角色需要有一點如此的精神分裂症,才有資格穿著蝙蝠俠的套裝飛來飛去。

Screenshot_2021-05-10_at_17_35_29ok
Photo Credit:《Batman Returns》來源:IMDb

提姆・波頓 Tim Burton

b. 1958∣美國加州柏本克(Burbank)

1989∣《陰間大法師》–美國土星獎最佳恐怖電影
1990∣《蝙蝠俠》–奧斯卡最佳美術設計
1992∣《剪刀手艾德華》–美國土星獎最佳奇幻電影
1995∣《艾德伍德》–坎城影展金棕櫚獎提名
2000∣《斷頭谷》–奧斯卡最佳美術設計
2008∣《瘋狂理髮師》–奧斯卡最佳美術設計

同場加映

本文摘錄自《當代名導的電影大師課:20位神級導演的第一手訪談,談盡拍電影的正經事和鳥事》,原點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書籍介紹

原點出版FB0220_當代名導的電影大師課_立體書封

作者進入紐約大學電影系,以為學校的著名校友──馬丁・史柯西斯,奧立佛・史東,喬和伊森・科恩,會過來教些東西,或至少開個講座。但這件事從沒發生過。既然學校沒安排,作者決定「親自」找這些大師問清楚:電影,究竟該怎麼拍!

這份不可能的任務,最難的不是列名單,而是如何讓這些大師從他們超荷的工作量中騰出時間!唯一能讓大師們坐下來好好接受訪談的機會,就是宣傳電影的時刻。

作者做足功課、列好問題、交叉比對各個導演的宣傳行程,殺到面前,趁著導演們新作甫成、餘熱未盡,一次問個夠!導演中,誰最惜話如金?誰的說話速度,讓作者也招架不住?誰的回答,無敵快狠準?

責任編輯:林君玶
核稿編輯:楊士範

精選書摘

TNL精選書籍,讓你站上文字巨人的肩膀,遠眺世界。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