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nonsense Collective

「破青年」是破除,卻又有些軟爛:「無妄合作社」用搖滾與雷鬼,繪出當代青年圖像

02 May, 2021
「破青年」是破除,卻又有些軟爛:「無妄合作社」用搖滾與雷鬼,繪出當代青年圖像 Photo Credit:吹音樂

「烏托邦對於我們來講,像是一顆北極星,只能看到,可是我們又需要它的存在,才會知道方向該往哪走。」謝碩元說。「這首歌其實在描述一個很理想的狀況,理想的地方應該長成什麼樣子。」

文字:吹音樂 王信權

10月9日下午,無妄合作社在The Wall門口,剛拍完專訪用的照片,漫無目的地望著。

主唱郭力瑋與吉他手謝秉男坐在地上,貝斯手謝碩元練唱著歌曲,等著時間一到就進場排練。今晚是他們首張專輯《二十一世紀的破青年》的巡迴首場,同時是台北場的加場。

這支自稱由4個不事生產的懶人所組成的樂團,於2016年成立,啟發自香菸焦油、林間野味與都市廢氣。去年,他們以首張EP《逃脫時間的鎖》獲得金音獎「最佳樂團獎」的殊榮,那次的競爭十分激烈,一同入圍的還有茄子蛋、告五人、落日飛車、LEO37+SOSS及血肉果汁機。

幾個小時後,友團類比梭羅暖場結束,人們的激情尚未冷卻,網紅呱吉就從布幕後面出現,台下不停鼓譟著「呱吉吃大便」。

MG_4455-1024x683
Photo Credit:吹音樂
主唱兼吉他手郭力瑋

呱吉說,他並不認識無妄合作社的成員,但是彼此頗有淵源。去年市議員選舉的那夜,他確認當選台北市議員,立刻在凌晨12點鐘的左右時候,開了勝選直播,當時有3.5萬人同時上線。

但是,那天有一個感傷的意外,他事前選了一首敗選感言專用的歌,就是無妄合作社的〈開店歌〉,卻因為當選就不能放了。

「為什麼我要選〈開店歌〉?因為我覺得這首歌,雖然聽起來有點失望,但並沒有對未來放棄希望的感覺。」

那晚,除了〈開店歌〉,無妄合作社還唱了另一首代表作〈檳榔〉,以及專輯裡的多首新歌。人們一樣合唱開口,樂團一樣沒有安可。最後一首歌是〈團結的人民永遠不被擊潰〉,歌名來自於哥倫比亞政治家的名言、智利社會主義社運戰歌,不斷地被改編成各種語言,傳唱於各種社運場合。

天下無不散的宴席

「我們每次安排的歌都蠻完整,最後一首就是最後一首,如果再加個安可......也有想過,但就會覺得那首歌不適合當結束,」郭力瑋說,也曾被喊安可,但他們沒唱之後,大家就沒起鬨了。

MG_4444-1024x683
Photo Credit:吹音樂
主唱兼貝斯手謝碩元

6天後,完成北、高巡演的無妄合作社,回到台北先暫時喘口氣,趁空檔安排採訪。我們坐在Airhead Records.的工作室,從這趟旅程聊起。

到那時為止,團員都還蠻滿意這3場演出,尤其是台北場的加場,台下的人們多是懶得買預售票的老朋友,台上人們則演唱著跟他們有關的歌,彼此交換著內心的悸動。

那幾天,無妄合作社除了在The Wall與LIVE WAREHOUSE舉辦專場,還參與山羊飯館的告別演出,同台的樂團包含1976、鐵擊、漂流出口、非人物種及放克兄弟......等。

郭力瑋在那晚刻意保持清醒,希望能記下最後的畫面,「不然每次去都是喝個爛醉,忘記自己昨天在幹嘛,那場算是我蠻清醒,講話講到,幹,自己忍不住哭。」

開業9年的山羊飯館,近期因為大環境的艱困而歇業。但,這間恆春唯一的Live House對於無妄合作社的成員而言,不論是人或場景,都有著特別的情感,甚至能對應新專輯所傳達的訊息。

「那天結束之後,主理人山羊喝得很醉,跑來跟我說:『我是不是做了錯的決定?』」謝碩元說,可以懂這種感覺,這跟他們專輯在講的事情有點類似,大家想要創造出一個環境,可以自由地做想做的事,哪怕是沒有意義的事情,但這樣的空間在這幾年間,一個接一個消失。

MG_4435-1024x683
Photo Credit:吹音樂
鼓手邱孝齊

如同《二十一世紀的破青年》紀錄著這幾年來的感受,那樣複雜的情緒,不論在山羊飯館,或是逝去的地下社會、師大公園都可以找到,這些地方吸引來形形色色的人們。他們是歌曲裡面人物的原型,常常沒有什麼目的的坐在地上喝酒聊天,雖然對社會有所不滿,但依然充滿理想。

他們的青春之歌

「烏托邦對於我們來講,像是一顆北極星,只能看到,可是我們又需要它的存在,才會知道方向該往哪走。」謝碩元說。「這首歌其實在描述一個很理想的狀況,理想的地方應該長成什麼樣子。」

他所說的歌曲是〈山頭〉,英文歌名就是烏托邦(Utopia),這是他們在台東所寫下的創作,常會在現場演出此曲,描述著心中的理想之地,並不存在於現實生活。

最近幾年,嘻哈、電音看似當道,常聽到有人說年輕人已經不玩搖滾樂了,無妄合作社的首張專輯《二十一世紀的破青年》,或許可以稍微平反這說法——這是張用搖滾與雷鬼所繪出的當代青年圖像,立足於生命經驗之上。

大抵上,專輯延續著EP《逃脫時間的鎖》的概念,兩張合在一起聽會更完整。值得一提的是,他們在這張專輯嘗試了台語創作〈青春之歌〉,道地的氣口讓不少人直接想到伍佰。

「在練團室裡jam的時候,把原來的歌詞用一兩句唱成台語,那時候就有想要把它做成台語的念頭,有的旋律唱台語比較順。」郭力瑋說。

然而,相較於過往花長時間在練團室,他們的創作模式有了些改變,主要是先詞後曲再一起編曲,有趣的是,一首歌常常有各種風格的版本,從Jazz、Stoner、City pop到Rockabilly,聽起來截然不同。「〈青春之歌〉共錄了4次,」鼓手邱孝齊笑說,「回去說這個段落想要改,又進去再錄一次。」

今年6月,正式開始錄製專輯,希望聲音儘量貼近於現場。原本還有自己蓋錄音室的發想,後來發現太過天真,預算會爆表。所幸,去年在金音獎結識的製作顧問林揮斌指引很多方向:例如錄鼓要去找Andy Baker,這位在台深耕多年的美籍錄音師,所經營的玉成錄音室位於南港,空間特別挑高,鼓組上方的鼓傘(drumbrella)讓能讓聲音變得更乾,錄起來更紮實、顆粒更清楚。

郭力瑋說,過去常聽見別人對Andy Baker的讚譽,這次總算親眼見證,他對於音樂的想像力,「我們在錄〈夢遊少女〉的時候,他就想到很多辛苦的人在挖東西。他沒有看過歌詞就很接近我心裡想的畫面。」

專輯裡最有雷鬼韻味的歌曲〈夢遊少女〉,反映出他們的音樂品味,並非只有搖滾與龐克的轟隆隆音量,或是像嬉皮般的外貌,還兼具緩慢深沉的一面。「之前的歌也很不龐克,」謝秉男說,他們在音樂上比較不會自認為是龐克樂團。「除了我以外,他們3個都會打鼓,grooving上都會比較講究,很多shuffle的節奏。我覺得這是跟之前比較不一樣的地方。」

二十一世紀的破青年

至於音樂上的影響,除了那些西方搖滾樂團,謝秉男特別提到阿強,這位八十八顆芭樂籽的主唱,沒有什麼架子,十分照顧後輩。「高中之前都是覺得國外樂團最好,cover都是在幹Metallica、X Japan,或是聽流行龐克。後來就是看到阿強,雖然是拿木吉他,但是刷破音就覺得很帥,持續這樣子搞這麼久。」

台灣的高中、大學社團孕育了不少獨立樂團,包含無妄合作社——最初原型是由謝碩元與謝秉男在松山高中組成的幹不需要理由,出沒於一些抗爭場合,最有名氣的歌曲應該是〈警察先生請你聽我說〉,光從歌名就可以判斷出,風格相較現在年輕直白很多。

雖然團員年紀上下差約10歲,但私底下的他們就像朋友一樣愛互虧打鬧,被問到為何將專輯名稱取為「二十一世紀的破青年」時,謝碩元快速地表示了想法,破青年有點類似斜槓青年,一個現在年輕人無法避免的處境,但他覺得這名稱不夠帥,所以想重新定義,因此想到「破青年」,「破」有大破大立的正面意義。

「我覺得『破』有一種破除的感覺,又有一種軟爛的感覺,可能做了很多事情,其中有一件事情是真正想做的,當中會出現很多掙扎、矛盾,又陷入一種軟爛的狀況。所以導致大家去一些空間拼命喝酒,講一堆沒有意義的話,」他覺得這些事情難免會感傷,但至少紀錄下所有狀況。「可能跟山羊講的很像,『創造激情,然後又消逝』。當然不要消逝最好,可是又往往會消逝。」

MG_4438-1024x683
Photo Credit:吹音樂
吉他手謝秉男

他們遇過很多人們,為了不得不的理由,離開台灣出外打拼,心卻一直還在這。但心隨地轉,又沒有辦法確定哪一天會變。不過,這支成軍3年多的樂團,發行一張EP與專輯,參與過一些音樂節,跑過幾次巡演,逐漸累積到名氣,同樣處在變化當中。「如果是會做出自己不喜歡的音樂,那不如不要玩了。」謝碩元說,最近跑去找糯米糰的貝斯手余光燿學琴,希望在技巧上能有所精進。

雖然,無妄合作社的產量,相對於音樂產業來說太慢。但對於他們而言,現階段就是把音樂做好,把想法說好,偶爾懷念悠哉的台東,反倒是對於未來沒有太多擔心,跟布萊梅的音樂家一樣,保持樂觀,樂於分享。

「最理想的狀況是,站著把錢掙了,」謝秉男說。「我們身邊很多朋友都會給予嚴正且直接的建議,有事沒事都在照鏡子。」

本文經Blow吹音樂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古家萱
核稿編輯:林君玶

Blow 吹音樂

給獨立音樂輕度愛好者: 所有新鮮有趣、光怪陸離、你應該知道或意想不到的消息都在這裡。 給獨立音樂重度研究生: 那些冷僻的專業知識、產業觀察、流行趨勢希望能滿足您的需求。

更多此作者文章

抓住家人健康,先抓住他的胃 - 蛋白質+益生菌家人健康顧好顧滿

10 May, 2021
抓住家人健康,先抓住他的胃 - 蛋白質+益生菌家人健康顧好顧滿

焦頭爛額又失衡的生活如何喘息?時間就這麼多,忙碌生活中如何兼具家人健康和孩子成長?選擇正確的營養保健食品,幫助體質打底、加乘保護力!

小孩不舒服需要看病,偏偏卡在會議中無法抽身,只好等結束再趕回家照顧小孩...,到了假日,除了抽空陪伴爸媽,回到家中還要面對爆炸的洗衣籃及廚房碗盤。妳是否也過著這種焦頭爛額又失衡的生活呢?

一天24小時,總是被壓榨到最後一分一秒,沒有一刻可以休息,久而久之,生活各方面都壓得令人喘不過氣。當外在環境愈忙碌失衡,妳愈需要「底氣」維持生活平衡!先擁有健康的身體、打造好體質,才能更游刃有餘面對未來更多挑戰,守護全家人的健康!

蛋白質幫妳打底好體質,補充營養好活力
01_完稿_V1_(1)

想要維持充足體力面對生活及工作中的種種任務與挑戰,就靠蛋白質來為妳打底吧!根據衛生福利部健康署文章指出,若三餐飲食攝取的蛋白質營養不足,不只可能影響肌肉生成,也會明顯感到虛弱、體力變差。

補充蛋白質除了透過飲食,也可以透過營養保健品來補充,如何才能挑選到好的蛋白質補充品?注意下列幾點,就可以讓身體獲取更完整的營養:

  1. 植物性蛋白質:蛋白質可分為動物性跟植物性兩大來源,想要聰明攝取充足份量的蛋白質,植物性蛋白質相對來說會是更健康的選擇(註),包含像是大豆、豌豆、小麥這些植物來源。
  2. 零乳糖、零膽固醇、少添加物:現代人三餐多普遍外食,若想攝取足量的蛋白質,往往也攝取進多餘的脂肪、膽固醇與熱量,因此建議選擇蛋白質的同時,也推薦選擇零乳糖、零膽固醇,沒有額外添加物的優質來源。
  3. PDCAAS 達到1:PDCAAS(Protein Digestibility Corrected Amino Acid Score)是國際公認的蛋白質評估標準,PDCAAS 達到1才可稱為「優質」蛋白質,確保蛋白質的功效。
保健身體健康,益生菌是防護力加乘關鍵
02_完稿_V1

打底好體質以外,也需要為身體防禦外來攻擊,這時候就必須照顧好身體的免疫力。而人體的免疫力好壞,有一半以上因素取決於腸道,換言之,平衡腸道菌群中「好菌」與「壞菌」的比例,就是維持腸道健康的關鍵。

該如何增加腸道內的好菌?一般飲食裡,可以透過攝取發酵類食物獲取益生菌,然而經過胃酸消化後,真正能在腸道產生作用的益生菌數量相對減少很多,也無法定時定量補充。忙碌的妳,該選擇最有效率的方式——挑選無添加物、科學研究證實安全有效的益生菌,於日常三餐飲食中添加補充,就能幫助打造健康腸道!

如何挑選優良的益生菌?注意下列幾項要點:

  1. 菌株名稱:有明確標示出菌株名稱,可以顯示產品的安全性,編碼就如同菌株的身分證,被有效記錄在菌種庫裡面。
  2. 實驗研究和科學證據:例如乳雙歧桿菌BL-04TM、嗜酸乳桿菌 La-14TM、嗜酸乳桿菌 NCFM®及副乾酪乳桿菌 Lpc-37TM,這些菌株擁有超過100篇科學論文及實驗證明,更佐證能夠幫助維持腸道內菌叢平衡,全面打造健康防護罩。
  3. 有效通過胃酸,定殖腸道:食物消化時會先經過胃,而胃酸會破壞益生菌,因此應確保菌株存活率,建議90%以上有效通過胃酸,能順利抵達腸道,在腸道內發揮作用。
  4. 益菌生:優良益生菌中需添加像是菊糖、膳食纖維、寡糖等「益菌生」,這些有助於促進益生菌在腸道生長繁殖的營養素,讓吃進肚子的益生菌真正有效留存在腸道,維持健康。
  5. 無香料、甜味劑:無人工香料、甜味劑,對身體更無負擔。
加一點健康:守護全家人健康就從這做起
03_完稿_V1

優質植物性蛋白質提供妳身體活力、而優良益生菌則可為身體的防禦力加分。從今天開始,不妨建立一個健康儀式——養成同時補充益生菌和蛋白質的好習慣,打下健康基礎,就不怕生活中迎面而來的各種挑戰,照顧好自己,幫全家人守護健康!

本文由紐崔萊贊助

(註):蛋白質主要可分為動物性與植物性兩類,根據刊登在《美國醫學期刊:內科醫學(JAMA Internal Medicine)》上的研究指出,飲食中若以植物性蛋白質取代部分動物性蛋白質,可以顯著降低死亡率,例如取代雞蛋能降低22.5%,取代肉類則平均可降低14%;日本國家癌症中心的研究也發現,如果把佔3%熱量的紅肉蛋白替換成植物蛋白,預計可以降低34%的死亡風險。

品牌贊助

由every little d《廣編團隊》製作,由品牌贊助,針對某個特定議題進行研究與探討,不使用浮誇字眼,致力用客觀的角度提供讀者以另一個角度了解商業行為背後發生的議題。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