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KKOMAN

若要追溯起「龜甲萬醬油」的起源,還得從日本戰國時代的豐臣秀吉開始講起

28 Apr, 2021
若要追溯起「龜甲萬醬油」的起源,還得從日本戰國時代的豐臣秀吉開始講起 Photo Credit:龜甲萬

1917年,茂木、高梨家族中的8個家庭從協會中分離出來,正式組建自己的「野田醬油株式會社」,同時推出主打品牌「龜甲萬」,「龜」意指長壽,「甲」代表甲級,也就是醬油中的最高等級,「萬」則內含品牌精神能夠長長久久的期許。

文字:張越評

「龜甲萬~甘醇醬油!」耳熟能詳的一句廣告旋律,強力清晰地注入台灣民眾共同記憶中,配上龜甲萬醬油瓶的透明瓶身展現醬油色澤,再加上經典的紅色圓形塑膠蓋,人們對它的熟悉程度,儼然已有未聞其味、腦中先嚐其香的畫面。

台灣人最早與龜甲萬醬油的接觸是在二戰前,日本龜甲萬就已短暫來台,並間接促成了萬家香醬油的誕生,直至1990年日本龜甲萬株式會社(キッコーマン株式会社)與統一企業合資設立「統萬股份有限公司」(President Kikkoman Inc.),這一味傳承好幾世紀的甘醇香正式進入台灣的醬油市場。

iStock-1251249285
Photo Credit: iStock

為何說是好幾世紀?因為若要追溯起龜甲萬醬油的起源,還得從日本戰國時代開始講起。

豐臣政權甫要繼承之際,群臣奪取天下的欲望燃起,1598年豐臣秀吉與手下武士賴德於大阪陷落,賴德為留下香火而命其妻子真木茂攜子逃亡,最後真木茂落腳千葉縣野田,並改姓茂木。

從當時的文獻來看,1661年時野田區已有茂木家製造味噌的記載,直到18世紀末和19世紀初期,當時上百家釀造商仍處於家庭工廠的規模而未進入量產,隨著人口漸增,江戶成為當時世界最大城市之一,是當地釀造商轉型大規模生產醬油的契機。

螢幕快照_2021-04-23_下午12_47_44
Photo Credit:龜甲萬

1887年當地12家釀造廠便共同組成了「野田醬油釀造協會」,藉整合資源來提升競爭力,並在1911年建造了一條連接東京與野田的鐵路,將原本區域性的市場擴大為全國性市場,然而市場有了,同時要如何達到大量又低成本的生產才符合市場需求,還得仰賴釀造商之間更緊密的合作。

1917年的12月7日,茂木、高梨家族中的8個家庭從協會中分離出來,正式組建自己的「野田醬油株式會社」,同時推出主打品牌「龜甲萬」,「龜」意指長壽,「甲」代表甲級,也就是醬油中的最高等級,「萬」則內含品牌精神能夠長長久久的期許。

1940年代野田醬油股票上市,同時期也正值二次大戰步入尾聲,開闢海外市場的可能性逐漸受到野田醬油的重視,社長茂木佐平治便以「六角形中寫上萬字」的標記,正式向日本幕府登記商標, 成為全世界許多人都認識的標誌,1964年也將公司更名「龜甲萬醬油株式會社」。

20200909182603_3s_2
Photo Credit:龜甲萬

1961年家族年輕世代的茂木友三郎(現任執行長)成為戰後首位取得哥倫比亞大學企管學碩士的日本人,茂木友三郎畢業後開始努力說服家族企業前進北美設廠,帶領龜甲萬於全球市場開疆闢土,直到如今龜甲萬已擁有3個日本國內的生產據點;在海外亦有7個據點,其醬油的愛用者遍佈世界100多個國家。

1990年龜甲萬進入台灣,與統一合資成立了統萬股份有限公司,並採用「龜甲萬」與「四季」雙品牌經營策略,至今該二品牌在台灣醬油市場市佔率已高達4成多,可說是目前台灣市佔率第一的代表性品牌,除了持續塑造「龜甲萬醬油專業品牌」的形象之外,四季品牌則多強化在調味品品類開發,有四季「調味品專家」之願景。

iStock-844504296
Photo Credit: iStock

微生物的作用中,最重要的就是讓黃豆發酵的「麴菌」,龜甲萬製造醬油時所使用的麴菌,便是此品牌長久傳承下來的關鍵,其菌種甚至直接被稱為「龜甲萬菌」。製成醬油麴後,加入食鹽水,再放入發酵槽中,經長時間發酵、熟成轉化為濃稠的醬醪,醬油獨特的色、香、味正在此過程中生成。

濃稠的醬醪均勻舖平不斷重覆堆疊,醬油就會自然垂落,之後再慢慢加重壓力,醬油就慢慢地被壓榨出來了,這些即是生醬油。要取得澄清的醬油需要慢工細活,靜置3到4天使生醬油與沉澱物分離,據說在明治時代大約需要花上一週的時間。

說了這麼多,到底何為好又專業的醬油呢?龜甲萬的官方網站也一併教您挑選秘訣了。

首先,將醬油倒入白色碟子中,透著光觀察色澤,要有光亮、透明、漂亮的琥珀色,即使深呼吸也感覺不到異味,且擁有能引起食慾的特有香味,不可有黴臭、焦臭、酸臭等等刺鼻味,少量滴入水中,則會先沉降後才慢慢散開,搖晃瓶身則會冒起細微泡沫,漸漸體積會擴張也不會消失。最後,可以用13倍的水稀釋後試嚐味道,稀釋前後的味道不改變,你就可以知道:它是好醬油!

參考資料

本文經食力foodNEXT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陳仲廷
核稿編輯:林君玶


食力foodNEXT

「我們想做一個值得信賴與對的媒體」 「報真導正」,我們所寫,我們負責,更希望你們看到。 食力於2015年10月正式開台。創辦團隊是一群媒體工作以及對食品科學與知識推廣有熱情的人。 我們要重新建構民眾對食的信任,把過去被恐嚇、被誤解、被斷章取義的食品安全事件,用正確、知識與理性的角度,提供給閱聽大眾,讓「事實」能真正被看見。讓人們清楚食品產業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讓食品業在媒體的監督下,使民眾免除對於食的擔心受怕。

更多此作者文章

孩子近視了?眼科醫師說:「控制好;不持續加深才是最重要的!」

29 Apr, 2021
孩子近視了?眼科醫師說:「控制好;不持續加深才是最重要的!」

當兒童有近視症狀,應及早就醫,防止近視度數加深。在眼科醫師的建議下,我們來看看一名小學五年級生嘗試不同方式控制的狀況。

近視要付出的代價,可不僅是戴眼鏡不方便而已;近視年齡愈早,度數增加速度也愈快,視網膜膜剝離、甚至晚年失明等風險也就愈高,因此控制近視的任務刻不容緩。

預防勝於治療,萬一孩子還是近視了怎麼辦?

兒童近視會對生活帶來多少影響?林穎新醫師的五年級小病患品嫻正好是一位輕微近視的國小五年級孩童,品嫻大概在兩年前開始有近視的狀況,除了上課黑板上的字看起來模糊,連最喜歡的踢鍵子運動,也常常因為看不清楚而難以練習。

視力健康不佳,無論是生活習慣或是學習狀態,孩子都倍受影響,且現今網路世代,小孩已經和3C產品密不可分,防止近視惡化似乎成為更加艱鉅的任務。有著50~75度輕微近視的品嫻,先前曾嘗試過每晚配戴角膜塑型片、點散瞳劑等控制法,近期在專業眼科醫師的建議下,決定接受近視控制用的日拋療程,希望能控制近視避免持續惡化。

_E8A7045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林穎新醫師的五年級小病患品嫻,分享療程的感想。
醫師建議:及早治療、正確矯正,視力恢復機率提升

光晶妍眼科診所總院長林穎新醫師表示,「近視控制用日拋」是一種專門針對近視還在增加的兒童與青少年設計的特殊軟式隱形眼鏡,需要經過醫師診斷、驗光師檢測才能配戴,目的是為孩子的日常生活提供清晰視力,並幫助大部份配戴的兒童及青少年減緩近視加深的速度。

林醫師進一步解釋:「這類隱形眼鏡的原理,就是利用周邊離焦設計,讓成像中心落在視網膜上,周邊影像落在視網膜前方。矯正者在能看清楚的同時,又能避免過度矯正造成眼軸拉長,以此控制住近視。」

_E8A7182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光晶妍眼科診所總院長林穎新醫師,說明近視控制用日拋的原理。

醫師表示,這種隱形眼鏡採用的技術,讓輕度近視的兒童有更多選擇,且配戴起來舒適方便,所以家長的詢問度很高。另外也再次呼籲,一旦發現家中小朋友有近視的狀況,家長應及早帶至眼科就診,愈早控制愈好,避免發展成高度近視,且仍要搭配定期回診追蹤以及日常視力保健,才能讓近視控制事半功倍。

養成好習慣,讓孩子自主維持日常清晰視力、控制近視加深

「每天早上起床刷牙洗臉後,五分鐘就可以戴好隱形眼鏡,我覺得很方便,眼睛也不會不舒服。」林穎新醫師的小病患品嫻說,之前她是晚上睡覺時配戴硬式角膜塑型片,覺得有異物感;相較配戴軟式的,不會感到不適。

_E8A7061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班上戴眼鏡的同學,上體育課時很不方便,萬一被球砸到就麻煩了。」品嫻談起校園生活中的近視困擾,更深深體會到視力保健的重要。

林醫師說道,這次讓品嫻採用的療程,天天都是新的一副,不必費心清潔整理,相比硬式的鏡片,異物感較低。許多家長可能會對小孩子戴隱形眼鏡有疑慮,但其實在醫師的輔導下使用,孩童通常很快就能上手。

_E8A7114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定期回診追蹤,依照醫師的指示做好日常保健,現在的品嫻更懂得為自己的眼睛健康負責,也重拾了她最喜愛的踢毽子運動。

最後醫師也強調,視力保健的方法,不外乎是為了提升孩子的生活品質、增加運動參與意願,更重要的是,讓孩子不必依賴厚重的眼鏡,自我認同和社交形象提升,也更有自信。而家長能夠做的,就是與孩子一起改善日常用眼習慣,共同維護良好的視力健康。

生活特務

生活特務為合作品牌與eld讀者溝通品牌形象及表達企業社會責任的內容專區,內容全部由合作品牌提供或由業務部品牌內容團隊製作。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