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gs Don't Wear Pants

調教室裡的慾望開關,開啟的不只是性虐妄想:有血有肉的SM電影《窒愛診療室》

25 Apr, 2021
調教室裡的慾望開關,開啟的不只是性虐妄想:有血有肉的SM電影《窒愛診療室》 Photo Credit:《窒愛診療室》,來源:IMDb

在時光流動的生命光影裡,人們為了撫平生命裡的某些缺憾,會以各種不同的形式外求填補,但是當你細細審視周遭,才會發現真正能讓自己快樂的,其實是已經握在手中的情感。

文字:劉文翼

雖然《窒愛診療室》從海報、預告到宣傳,都充滿了滿滿的SM意味,但是編導J.-P.瓦爾科帕(J.-P. Valkeapää)並非選擇以露骨的方式,拍攝一部關於SM的性變態電影。而是以男主角尤赫(Juha)的視角為中心,對性喜窒息式性愛之人的生命軌跡進行觀照,並對這群曾受過傷、遭受扭曲的靈魂投以悲憫之情。

在電影開場的幾個鏡頭裡,J.-P.瓦爾科帕便展現出他擅長用鏡頭與構圖敘事的才華。尤赫的妻子出場時,導演給予幾種專屬於她的鏡頭,一種是遠景,顯得無助渺小,另一種只能看到她身體的左後側,顯得沉靜且孤獨。

僅用數個安靜、簡約鏡頭的敘事手法,就將妻子鬱鬱寡歡與家庭和樂的反差凸顯出來,並為她步入水中的決定作出略為隱晦的暗示。

從此,水底風光不但成為尤赫回憶裡的念想。

每當尤赫思念起妻子時,水底的死亡氣息與小屋裡靜默孤獨的身影,都成為尤赫難以割捨的情感連結。彷彿死去的妻子仍在記憶中的小屋裡遊走,等待傷心欲絕的尤赫歸來。

直到尤赫在霓虹燈充滿性暗示的刺青店一角,發現了莫娜(Mona)的調教密室,並在精神彌留之際,瞥見水底翩翩起舞的妻子後,這份潛藏在心底的情感記憶,從此又與「性」畫上了等號。

莫娜的調教室潛藏在刺青店秘而不宣的角落。她在隱密的小房間裡,滿足客戶的各種性虐妄想。她是調教室裡的女王,具有絕對的主導權,所有人在這裡都必須無條件臣服於她,才能獲得相應的「報償」。

有意思的是,這間調教室在設計上藏有諸多巧思,不只是它隱密的位置,像是潛藏在所有客戶道貌岸然的外表之下,內心肆意橫流的情感慾望。房間的入口放滿了鏡子,映照出到訪者衣冠之下的獸性。

室內的紅色光芒,在色彩學上具有情慾的意義。由此可知,尤赫無意間闖進莫娜的調教室,像是無意間啟動了隱藏在他外科醫師身分下的慾望開關,從此便渴望能在彌留之際,抓住已然逝去的美好。

白天為物理治療師的莫娜也一樣。當黑夜鋪天蓋地籠罩整個城市後,褪去工作袍的她,透過一身皮衣勁裝展現出真實的自己:霸道蠻橫、渴求以權力決定他人能否獲得滿足的過程。

當尤赫第3次拜訪時,他在恍惚之間伸出手撫觸妻子的臉龐,實際上卻讓手指溫柔又纏綿的滑過莫娜的臉龐。這舉動挑戰了莫娜在調教室裡的主導地位,卻也讓她體會到前所未有的愛與溫暖,並觸動了她的心。

調教室的階級關係與權力結構,在尤赫的輕觸之下,產生了特殊的質變。

只是,尤赫與莫娜的認知處在兩個不同世界。尤赫一心只想在彌留之際再次感受愛妻的體溫,莫娜卻希望在滿足尤赫願望的同時,有天也能夠獲得專屬於她的情感關懷。這也是為何當莫娜救回斷氣的尤赫後,莫娜先給他充滿愛戀的一吻,又給了他一掌的部分原因。

保全尤赫的性命,並讓尤赫遠離自己,是莫娜對尤赫的溫柔。而尤赫在電影裡幾近於癲狂的行為,包括渴求延長窒息時間、跟蹤莫娜等,反而全出於他想再見妻子一次的渴望。為此,他甚至可以將女兒艾莉(Elli)難得的演出機會擺到心裡的第二順位,而非先去參加演奏會。

直到他躺在病床上的那一刻,他才產生對女兒的愧疚感。甚至直到他躺在莫娜家的地板上,莫娜哭著救他,他才發現原來一直有另一個關懷他的女性在身邊。那是尤赫第一次看到女王脆弱的一面,大概也是莫娜第一次在客戶面前展現她柔弱的一面。他們在充滿情感的擁抱與親吻後,完成了心靈上的交流,並確定了彼此。

其實,無論是尤赫、莫娜或是艾莉,他們的生命都不完整。

尤赫本來以為要在瀕死時重新擁抱亡妻,才能再次讓自己的生命回歸完整,卻不知艾莉與莫娜才是他的生命拼圖。莫娜以為成為調教室的主宰者,就能夠填補內心的缺乏,卻發現原來愛情與溫柔才能填滿內心的空虛。

艾莉以為穿上舌環的叛逆因子,能讓她在學校裡獲取認同感,卻在父親缺席演出與父親送醫後,發現她真正想要的其實只是父親的眼裡,能夠真的映照出關懷她的影子。

J.-P.瓦爾科帕讓片中3位角色在生命裡兜兜轉轉,卻在身邊最親近的人身上找尋到真正的情感認同,完成了生命重塑的可能性。

雖然J.-P. 瓦爾科帕在角色心境的塑造上,有點過度偏向尤赫,導致莫娜何以發現自己的與眾不同,甚至對艾莉如何調適喪母之痛的脈絡有些闕如,但是J.-P. 瓦爾科帕也讓一部本來可能會流於低俗題材的電影,透過精簡的敘事筆觸,讓《窒愛診療室》有了豐富的敘事層次和情感文理,仍舊是一部有血有肉的通俗電影。

在時光流動的生命光影裡,人們為了撫平生命裡的某些缺憾,會以各種不同的形式外求填補,但是當你細細審視周遭,才會發現真正能讓自己快樂的,其實是已經握在手中的情感。我想這大概是J.-P.瓦爾科帕想藉由《窒愛診療室》告訴觀眾的事吧。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古家萱
核稿編輯:林君玶

讀者投書

投稿請寄到 [email protected] 來信請附上投稿人真實名字、email和電話,並直接附上投稿內容(Word、純文字皆可)。我們會在收到稿件後24小時內回信,建議勿一稿多投。另外為了國際版翻譯需求,也請附上想要刊登的英文作者名稱。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