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nch Box

同輩世代共有的集體記憶:值日生抬去加熱的那籃「午餐便當」

21 Apr, 2021
同輩世代共有的集體記憶:值日生抬去加熱的那籃「午餐便當」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現在滿街都可以買到各式各樣的餐盒,每個人在工作場合或多或少不可避免地會吃便當,但是再怎麼美味,也都無法取代記憶中母親曾經特別為自己做的,包容著愛與關心的便當吧。

文字:朱全斌

我成長於50、60年代,在那個公辦營養午餐還不普及的時候,帶便當上學是同輩世代共有的集體記憶。當時在坊間販賣餐盒尚不多見,一般家庭多是由主婦替先生、孩子準備便當,便當中的菜色要如何豐富有變化,讓先生跟孩子有食慾,往往是一大挑戰。

記得小時候的便當多是長方形,少部分是圓形,材質大多是由鋁製或鐵製,現今的紙盒或用塑膠、玻璃、不鏽鋼、保麗龍所製的餐盒,在當時都還沒有。

學生時代的便當回憶

學生上學除了背書包,手上還要提著個便當,一到學校就把便當集中放在四方的木籃裡,由輪值的值日生2人一組抬到蒸飯室去,稱之為「抬便當」。一個木籃約可盛放30個便當,我還記得那沉重的感覺,有時路遠了,中途還要停下來休息。

shutterstock_406232449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到了中午時分,蒸好的便當熱騰騰地再由值日生去抬回來,一到教室,已經飢腸轆轆的同學們一湧而上,因為便當都長得很像,大家就會在便當上繫上寫有自己名字的布條,但雖然如此,還是常常有拿錯的情形。

中午吃便當的時光可以是歡樂的,也可能是充滿壓力的。當幾位好同學圍在一起享用時,互相比較便當裡的菜色,同時交換分享,基本上是件愉快的事。然而每個同學家境不同,比較清寒的同學便當裡乏善可陳,可能只是幾塊豆腐青菜再加少許蘿蔔乾,就不太願意讓別人看見。

我曾經聽朋友說過一個她自己的故事,她說小時候因為父母太忙,又信佛吃齋,自己的便當菜總是簡單得可憐。當時一位跟她要好的同學就跟母親央求多準備一份自己的葷菜,有時是排骨,有時是雞腿,帶到學校裡幫她加菜。

一開始她接受同學的好意,也嚐到了自己過去沒有吃過的肉的滋味,但有一天被家人發現了,把她責罰了一頓,她感到深深的罪咎感,就再也不肯吃同學的食物,兩個好朋友也因此就漸行漸遠,變成不講話了。這無疑是個「便當階級學」的好例子。

母親的便當

母親每天在晚餐打理完畢之後,就會開始準備我們全家人次日的便當,除了父親的公司有包伙可省心之外,我們5個孩子連同身為職業婦女的自己,她一共要準備6份。為了想出可引起我們胃口,而又不會因為蒸便當而變味的菜,她總是絞盡腦汁,料理出可口的食物。

shutterstock_449864446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母親的便當菜基本上是一主菜兩配菜,另外加上一蛋一小菜。

她的主菜主要是肉類,常見的有排骨肉、糖醋排骨、滷雞腿、滷牛肉、醬燜雞、蘿蔔燒肉、梅干菜燒肉、粉蒸肉等。配菜多是快炒類,一葷一素。

葷菜常見的有青椒牛肉絲、回鍋肉、豆干肉絲、客家小炒、酸缸豆炒牛肉等;素菜除了炒青菜之外,也包括豆類、根莖類、菇類等搭配。蛋則會是滷蛋、荷包蛋或番茄炒蛋。

小菜則是小魚乾、雪菜、干絲、蘿蔔乾、油渣、衝菜等。小小飯盒裡的豐富菜色總能引起我的食慾將之一掃而光。

每天晚上,我看到母親站在廚房裡料理次日的便當菜,6個便當盒整齊地排在料理台上,她專注而熟練地煮菜、分菜,從鍋中飄來滷肉的香味,煎排骨的聲音滋滋地響,好比尚未打烊的深夜食堂,這氣味與情景,往往再度刺激我的味蕾,又跟母親再討一碗飯來吃。

排骨肉是經常出現在學生便當裡的菜,並不稀奇,但是母親做的排骨卻讓我覺得特別美味。她做的是上海式排骨肉,先煎後紅燒。

在料理時,我見她總是先會用菜刀的刀面將排骨肉用力拍,讓肉的纖維散開來,然後放入醬汁中醃個十來分鐘,才起油鍋將之煎熟。接下來是紅燒,先處理醬汁,起鍋將醃肉的醬汁倒入,加入薑、蔥、八角及少量水煮,滾開後再將煎熟的排骨放下去燒,並適度地調味。

這樣燒出來的排骨跟油炸的不同,不但比較入味,先煎過的肉排有脆實的口感,紅燒後又以滑潤為本色,不像裹了麵粉的炸排骨放入便當再蒸過之後,就會失去了既有的風味。

shutterstock_1685234770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只帶湯匙的同學

便當菜如果很豐富也同樣會有壓力,因為可能會被別人「霸凌」,搶你的菜吃。我有個哥哥每次吃便當都要離開教室躲到冰果店去,後來還是被凶悍的同學發現了,他的排骨也總是難逃毒手。

我自己班上有位同學,他每天上學不帶便當,只帶一隻湯匙,到了吃飯時,他就從第一排吃到最後一排,每個同學的便當都挖一口,有好料當然不會放過。據說他其實是跟家裡拿了吃飯的錢,結果錢花完了,就用這樣的方式,整整混了一個學期,大家又能奈他何?

吃便當的日子在中學畢業後就告了一個段落,一直到我出國留學,在美國打工時才需要為中午準備便當。那時發現美國人的Lunch Box比起我們的便當實在簡單太多了,不過就是一個三明治,一罐飲料再配一個水果,通常是蘋果或香蕉,再奢侈一點,就加一個巧克力條,準備起來十分簡單,吃起來也花不到5分鐘,但是實在沒有滿足感,那時不禁就懷念起母親的便當來。

隨著社會的工商化以及餐飲業的蓬勃發展,自己做便當是件不符合經濟效益的事,因此漸漸不流行了。現在滿街都可以買到各式各樣的餐盒,每個人在工作場合或多或少不可避免地會吃便當,但是再怎麼美味,也都無法取代記憶中母親曾經特別為自己做的,包容著愛與關心的便當吧。

shutterstock_1086000824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同場加映

本文摘錄自《人生需要酒肉朋友︰一起吃飯,不見不散!》,天下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書籍介紹

i578a0ozsuxwkj116hipnrvt7liyj3

餐桌上的溫度,是愛與被愛。

作者朱全斌之所以寫這本書,源起於知名的美食作家妻子韓良露結束人間的旅程前,放心不下地交代他:「你要有一起吃飯的人。」他在妻子走後,原本覺得失去對食物的味覺,意興闌珊,沒想到不論舊雨新知,從閨蜜、知交、學生、旅伴到老同學,紛紛主動送來食物或邀他聚餐,甚至煮飯給他吃。在大家的熱情催動下,他不僅逐漸恢復對食物的興致,更因濃濃的溫情而撼動內心。

他體會到在人生孤獨的旅程中,尤其到了暮秋之際,必須有三五飯友一起吃喝,加深情感交流,替日常留下暖心的記憶。

他在書中細數從童年、青壯年到成熟大人一幕幕「美好食光」,藉此傳遞因為有食物與人的故事參雜,生命變得更豐厚更有餘韻:孩童時期,母親十八般武藝滿足全家人的家傳菜;留學生時代,已出過幾本小說的學姊李昂親自下廚,年輕學弟妹卻不懂得作客之道;李崗的春宴澎湃專業,甚至還促成作家舒國治的姻緣;邀約好友共聚一堂,在妻子走後為她辦壽宴,遙想既愛吃也喜歡朋友的妻子在天上依然可以感受到愛與思念……

責任編輯:古家萱
核稿編輯:林君玶

精選書摘

TNL精選書籍,讓你站上文字巨人的肩膀,遠眺世界。

更多此作者文章

孩子近視了?眼科醫師說:「控制好;不持續加深才是最重要的!」

29 Apr, 2021
孩子近視了?眼科醫師說:「控制好;不持續加深才是最重要的!」

當兒童有近視症狀,應及早就醫,防止近視度數加深。在眼科醫師的建議下,我們來看看一名小學五年級生嘗試不同方式控制的狀況。

近視要付出的代價,可不僅是戴眼鏡不方便而已;近視年齡愈早,度數增加速度也愈快,視網膜膜剝離、甚至晚年失明等風險也就愈高,因此控制近視的任務刻不容緩。

預防勝於治療,萬一孩子還是近視了怎麼辦?

兒童近視會對生活帶來多少影響?林穎新醫師的五年級小病患品嫻正好是一位輕微近視的國小五年級孩童,品嫻大概在兩年前開始有近視的狀況,除了上課黑板上的字看起來模糊,連最喜歡的踢鍵子運動,也常常因為看不清楚而難以練習。

視力健康不佳,無論是生活習慣或是學習狀態,孩子都倍受影響,且現今網路世代,小孩已經和3C產品密不可分,防止近視惡化似乎成為更加艱鉅的任務。有著50~75度輕微近視的品嫻,先前曾嘗試過每晚配戴角膜塑型片、點散瞳劑等控制法,近期在專業眼科醫師的建議下,決定接受近視控制用的日拋療程,希望能控制近視避免持續惡化。

_E8A7045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林穎新醫師的五年級小病患品嫻,分享療程的感想。
醫師建議:及早治療、正確矯正,視力恢復機率提升

光晶妍眼科診所總院長林穎新醫師表示,「近視控制用日拋」是一種專門針對近視還在增加的兒童與青少年設計的特殊軟式隱形眼鏡,需要經過醫師診斷、驗光師檢測才能配戴,目的是為孩子的日常生活提供清晰視力,並幫助大部份配戴的兒童及青少年減緩近視加深的速度。

林醫師進一步解釋:「這類隱形眼鏡的原理,就是利用周邊離焦設計,讓成像中心落在視網膜上,周邊影像落在視網膜前方。矯正者在能看清楚的同時,又能避免過度矯正造成眼軸拉長,以此控制住近視。」

_E8A7182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光晶妍眼科診所總院長林穎新醫師,說明近視控制用日拋的原理。

醫師表示,這種隱形眼鏡採用的技術,讓輕度近視的兒童有更多選擇,且配戴起來舒適方便,所以家長的詢問度很高。另外也再次呼籲,一旦發現家中小朋友有近視的狀況,家長應及早帶至眼科就診,愈早控制愈好,避免發展成高度近視,且仍要搭配定期回診追蹤以及日常視力保健,才能讓近視控制事半功倍。

養成好習慣,讓孩子自主維持日常清晰視力、控制近視加深

「每天早上起床刷牙洗臉後,五分鐘就可以戴好隱形眼鏡,我覺得很方便,眼睛也不會不舒服。」林穎新醫師的小病患品嫻說,之前她是晚上睡覺時配戴硬式角膜塑型片,覺得有異物感;相較配戴軟式的,不會感到不適。

_E8A7061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班上戴眼鏡的同學,上體育課時很不方便,萬一被球砸到就麻煩了。」品嫻談起校園生活中的近視困擾,更深深體會到視力保健的重要。

林醫師說道,這次讓品嫻採用的療程,天天都是新的一副,不必費心清潔整理,相比硬式的鏡片,異物感較低。許多家長可能會對小孩子戴隱形眼鏡有疑慮,但其實在醫師的輔導下使用,孩童通常很快就能上手。

_E8A7114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定期回診追蹤,依照醫師的指示做好日常保健,現在的品嫻更懂得為自己的眼睛健康負責,也重拾了她最喜愛的踢毽子運動。

最後醫師也強調,視力保健的方法,不外乎是為了提升孩子的生活品質、增加運動參與意願,更重要的是,讓孩子不必依賴厚重的眼鏡,自我認同和社交形象提升,也更有自信。而家長能夠做的,就是與孩子一起改善日常用眼習慣,共同維護良好的視力健康。

生活特務

生活特務為合作品牌與eld讀者溝通品牌形象及表達企業社會責任的內容專區,內容全部由合作品牌提供或由業務部品牌內容團隊製作。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