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mories of Matsuko

紀錄了30年的愛情史,《令人討厭的松子的一生》也暗藏著12個「昭和社會現象」

紀錄了30年的愛情史,《令人討厭的松子的一生》也暗藏著12個「昭和社會現象」 Photo Credit:前景娛樂 提供

中島哲也鏡頭下的《令人討厭的松子的一生》,紀錄松子30年的愛情史,也是從昭和46年橫跨至平成13年,名為令人討厭的松子的短短56年一生的斷代史,那一幕幕絢麗奪目的歌舞劇,其實也暗藏著松子那令人討厭的一生之外,日本的時代變遷與社會現象。

2006年,你可能只是一個看不太懂《令人討厭的松子的一生》的孩子,15年後的經典重映,坐在電影院內,川尻松子悲愴的戲劇化人生,彷彿讓你理解了些什麼,或者說,你理解了松子些什麼,而片商主打的那句「15年了...你成為理想的自己了嗎?」,可能也成為多數觀眾心中最難以撫平的悸動。

中島哲也鏡頭下的《令人討厭的松子的一生》,紀錄松子30年的愛情史,也是從昭和46年橫跨至平成13年,名為令人討厭的松子的短短56年一生的斷代史,那一幕幕絢麗奪目的歌舞劇,其實也暗藏著松子那令人討厭的一生之外,日本的時代變遷與社會現象:

01_《令人討厭的松子的一生》劇照_-_《令人討厭的松子的一生》重映創佳績好評不
Photo Credit:前景娛樂 提供
平成13年(2001年)

#01:2小時劇場

電影中川尻笙(永山瑛太 飾)總是看的電視節目《午後サスペンス劇場》(午後懸疑劇場)、《火曜サスペンスアワー》(週二懸疑時間)、《土曜ミステリ劇場》(週六神秘劇場),其實是借用1980年代開始,日本在黃金時段播映的「2小時電視劇」(2時間ドラマ),內容多圍繞在金錢、愛情、遺產糾紛的懸疑推理單元劇,其一大特色為,犯人在被逮捕前,會在斷崖殘壁集合所有出場人物作為大結局。此系列也已於2005年結束播映。

而《令人討厭的松子的一生》以劇中劇出場的女偵探,正是曾主演多部《週二懸疑劇場》、有「2小時電視劇女王」之稱的片平渚客串演出,而飾演犯人的本田博太郎同樣也是2小時劇場的常客。

Screenshot_2021-04-14_at_16_25_53ok
Photo Credit:《令人討厭的松子的一生》來源:IMDb
片中飾演川尻笙的永山瑛太

#02:木村KAELA/蒼井空

2001年現實中的木村KAELA,雖然早已在原宿街頭被星探挖掘,但當時的她只是個以歌手為志業,才剛成為《SEVENTEEN》雜誌專屬模特的新人。誰也沒想到接演2006年《令人討厭的松子的一生》,在開場唱著「神啊!只要有夢想一切都不成問題」之後,隔年2007年便以暢銷歌手之姿完成夢想、登上武道館,甚至在2010年與電影男主角永山瑛太結為連理。

反觀另一位同樣是在現實中被星探挖掘,只是想成名、想上電視,結果卻被一句「你要有全裸的覺悟」而被介紹到女優事務所、意外走上AV之路的蒼井空,於《令人討厭的松子的一生》中客串演出在澀谷街頭被星探以花言巧語搭訕的女高中生。一閃即逝的蒼井老師,成為中島哲也鏡頭下那「能夠實現夢想,度過幸福人生卻少之又少」的代名詞。


昭和46年(1971年)——松子23歲

#03:屋頂遊樂園

出生於1947年日本戰後嬰兒潮的松子,是不折不扣的團塊世代,是擁有強烈競爭意識,願意為工作付出一切的一代。但是電影中,影響松子一生的童年回憶,卻是在百貨公司屋頂遊樂園,對父親扮鬼臉的記憶。

昭和30年代~40年代,是日本屋頂遊樂園的鼎盛期,從小動物園、旋轉木馬、小纜車等設施應俱全,甚至是各式表演舞台、簽唱會都會在此舉辦,當時幾乎每個家庭都會在這裡度過一整天。

直到1972年與1973年,2場造成百人葬身火海的火警,使得日本開始注重屋頂遊樂園的防災問題,屋頂遊樂園逐漸走向沒落。截至2019年1月,日本的屋頂遊樂園僅剩下8間。

Screenshot_2021-04-14_at_16_29_40ok
Photo Credit:《令人討厭的松子的一生》來源:IMDb

#04:太陽之塔鑰匙圈

《令人討厭的松子的一生》裡,成年松子的故事從1971年開始說起,或許是別有用意。因為那正是1970年日本成為萬國博覽會的主辦國(又稱大阪萬博)的隔一年。松子的包包上總是掛著太陽之塔的鑰匙圈,從畢業旅行再到之後離家出走、逃離黑道時,鏡頭總是若有事無地帶到太陽之塔鑰匙圈。

由藝術家岡本太郎設計、作為大阪萬博代表的「太陽之塔」,以4張臉孔作為回首過去、專注現在、眺望未來和隱藏在地底的象徵,似乎與《令人討厭的松子的一生》的松子不謀而合,然而在日本經濟高度發展的背景下,開啟的卻是松子是日益悲慘的人生。

#05:太宰治與「生而為人我很抱歉」

人們總說,初戀總是令人難以忘卻,松子的第一任男友,正是自稱太宰治轉世的八女川徹也,這或許也說明為什麼松子許多「下意識」的選擇都圍繞於此。

其中最為明顯的,莫過於松子死前在牆上寫下的那句「生而為人,我很抱歉。」即便這句話是當年太宰治「抄襲」山岸外史的詩句,直接拿來當作《二十世紀旗手》的副標題,使得多數人都誤以為這其實是出自太宰治的金句。

當然,許多人依舊認為這句話是出自太宰治,《令人討厭的松子的一生》或許要負很大的責任。

此外,松子殺人逃亡後坐上「夢的新幹線」驅車前往的地方,正是1948年太宰治與愛人山崎富榮殉情的「玉川上水」,但也一如電影所演,1965年後,上游的淀橋浄水場關閉後,玉川上水已經不再擁有可以投水自盡的水量了。

而後,松子遇到在橋頭上叫住她,這個名叫島津賢治(しまづ けんじ)的理髮師,此讀音正好和太宰治的本名津島修治(つしま しゅうじ)近似。最後我們也都知道,不管是哪個太宰治,都沒有人能帶給松子幸福。

05_《令人討厭的松子的一生》劇照_-_《令人討厭的松子的一生》改編自暢銷作家山
Photo Credit:前景娛樂 提供
昭和48年(1973年)——松子25歲

#06:泡泡浴

連續被兩個男人甩掉後的松子,決定加入白夜從事「泡泡浴女郎」的工作,以透過身體互相摩擦的方式,為客人抹肥皂、洗澡的風俗產業。泡泡浴一開始被稱為土耳其浴(トルコ風呂),電影中松子所應徵的正是「土耳其女郎」一職,直到1984年後土耳其留學生發起抗議活動,才更名為泡泡浴(ソープランド)。

#07:衛生紙騷動(トイレットペーパー騒動)

雖然是令人討厭的松子,但其實他和一般人沒兩樣,一如她在結束泡泡浴工作後努力依舊練習深蹲,鏡頭帶到的是成堆的衛生紙,一旁的電視播報著「衛生紙被搶購一空」的新聞。

1973年第一次石油危機爆發,日本官員向民眾呼籲「請節約用紙」,卻意外導致民眾以為「紙」快要沒了,再加上媒體與廣告商聳動的新聞與促銷的火上加油,日本民眾的紛紛開始搶購衛生紙,導致衛生紙不僅被迅速搶購一空,還有商家趁機牟取暴利。而松子也是深陷「集團心理」的一員。

04_《令人討厭的松子的一生》劇照_-_疫情加速經典電影重映的發展,經典作品重返
Photo Credit:前景娛樂 提供
昭和49年(1974年)——松子26歲

#08:尤里·蓋勒(Uri Geller)

當松子殺害小野寺時,一旁的電視播放著知名魔術師尤里·蓋勒,1974年赴日參加節目《木曜スペシャル》的畫面。70年代,尤里·蓋勒憑藉「彎曲的湯匙」一躍成名,而他的表演也在日本刮起一股超能力炫風。

題外話,尤里·蓋勒曾在2000年,對任天堂提出損害賠償要求,原因是他認為《精靈寶可夢》中一隻名叫「勇基拉」手拿湯匙、會超能力的寶可夢,與自己名字與形象極為酷似,而此案最終被法院駁回,尤里蓋勒也在多年後對於上訴一事表示抱歉。

雖然松子沒有超能力,但她卻也在跳樓後用她的「臂力」為自己撿回一條命。

#09:歌手AI與土屋安娜

松子被警察找到的那天,是長嶋茂雄宣布退役的隔天,電影背景音樂也轉到由AI演唱的〈What Is A Life〉,進入松子入監服刑的8年歲月。《令人討厭的松子的一生》是AI唯一參演過的電影作品,拍攝時期正是她事業最成功的一年,憑藉〈Story〉一曲站上第56回NHK紅白歌合戰。

另一方面,電影中的隱藏配角還有土屋安娜,是沒有任何特寫與台詞的女囚C。或許是因為,早在多年前出演過中島哲也《下妻物語》的土屋安娜,在現場幾乎天天上演「背台詞」攻防戰,就連脾氣火爆的中島哲也導演都對她無可奈何。

Screenshot_2021-04-14_at_16_46_39ok
Photo Credit:《令人討厭的松子的一生》來源:IMDb
昭和58年(1982年)——松子36歲

#10:太空人首次完成無繫繩太空漫步

時間快轉到出獄的8年後,松子與龍的重逢。即便對方身處於危險的黑社會,和八女川徹也ㄧ樣是個家暴男,松子依舊沈浸於愛河之中,甚至幻想她和龍能和新聞播報的宇宙創舉一樣,在太空中游泳、漫步。

1984年,布魯斯·麥克坎德雷斯(Bruce McCandless II)在挑戰者號太空梭STS-41-B任務中,完成人類歷史上首次無繫繩太空出艙活動(又稱太空漫步),在無安全帶安全帶的輔助下,離開太空梭90公尺,其畫面也被記錄下來成為家喻戶曉的太空照。

雖然這看似浪漫與自由,但對於太空人來說艙外活動是極具危險性的。日文的救生索、繫繩寫作「命綱」,之於松子的一生,愛情即是捨棄命綱也在所不惜。

#11:江口德子

《令人討厭的松子的一生》找來非常多配角客串演出,從飾演岡野健夫的諧星劇團一人,與飾演其妻子的大久保佳代子、要求看松子胸部飾演杉下教頭的諧星竹山隆範、型男代表谷原章介與武田真治、日本資深女演員代表木野花、木村綠子,甚至是日本影視常客荒川良良、甲本雅裕、木下鳳華,都是電影中的亮點。

但其中,最讓人為之一亮的,莫過於就連日版DVD都沒有特別標注的江口德子,飾演龍在理髮廳與之交談的黑道女老大,即便出場畫面幾乎不到一秒,且只有半張側臉。

當時的她仍只是個隸屬於在電影中飾演松子父親——柄本明的「東京乾電池」劇團中沒沒無名的小演員。但又有誰想像得到江口德子日後會以《半澤直樹》、《明察小會計》等劇成為超級搶手的綠葉。

Screenshot_2021-04-14_at_16_58_42ok
Photo Credit:《令人討厭的松子的一生》來源:IMDb
平成元年(1989年)——松子41歲

#12:光GENJI

松子在失去一切後,偶然在電視上看到光GENJI的內海光司,讓她燃起「為愛而活」的希望,甚至寫了一封很長的粉絲情書給對方。

1987年出道、1995年解散的光GENJI(光源氏)可說是傑尼斯的大前輩,在1980年代風靡日本大街小巷,而他們穿著溜冰鞋跳舞的表演,也在日本帶起一股模仿風潮,有「最後的超級偶像」之稱。

對於沒有經歷過那個時代的觀眾來說,或許很難理解光內海光司真正吸引松子的魅力是什麼,但曾演出中島哲也的《渴望》,日本新生代最強演技代表的二階堂富美,曾在訪談節目中表示自己是內海光司的大粉絲。

「在聽了〈ガラスの十代〉後就成為光GENJI的粉絲,最喜歡的就是內海光司,因為當其他成員裸上半身時,只有內海一個人穿著衣服;別的成員換髮型時,也只有他總是留著一頭短黑髮。」

節目最後,二階堂富美收到來自內海光司的驚喜禮物,然而在《令人討厭的松子的一生》同為粉絲的松子,最終卻連一封回信都沒有收到。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林君玶
核稿編輯:楊士範


CharMing的投幣式置物櫃

投幣式置物櫃,就只是想致敬伊坂幸太郎。表面上是電影評論,其實就只是個愛看電影的追星族。與其說是影評人,不如說是追星族,追著喜歡的電影和演員,納入自己的後宮,然後用文字記錄下來。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