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dzilla vs. Kong

《哥吉拉大戰金剛》:「我只想看怪獸打架,人類戲份最好砍光」,是這樣嗎?

《哥吉拉大戰金剛》:「我只想看怪獸打架,人類戲份最好砍光」,是這樣嗎? Photo Credit:截圖自《Godzilla vs. Kong》預告

身為看過37部哥吉拉電影的哥老粉絲,我會針對3個議題解析,並提出案例,來解釋《哥吉拉大戰金剛》何以優秀,又何以不足。

文字:沈祐平

如果你是專程來看怪獸互毆,那《哥吉拉大戰金剛》是值得一看的電影。

它的聲光效果極佳,鏡頭特效的操作很高明,直追《環太平洋》的水準,真懷疑以本片的預算分配而言,特效工作人員是怎麼做到的?本片在IMAX表現很好,建議想看的朋友至少選擇IMAX或以上的規格。

有鑑於傳奇影業的合約已到期,東寶有可能自行製作日本版的怪獸宇宙,這意味想看到好萊塢規格的怪獸打架,《哥吉拉大戰金剛》可能是近年的最後機會。

劇情方面,由於《哥吉拉2:怪獸之王》的票房不佳,本片一改風格,不再聚焦環境議題、懸疑感、人類倫理劇,大方地將怪獸扶正為主角,全片力求節奏明快,保持高張力、高爽度、高速食感,這樣的改變相信電影票房將會保住基本盤。

然而,電影上映後在影迷間也產生不少爭議,主要圍繞著3個主題。

「我就是來看哥吉拉,結果牠整個變配角!」
「文戲爛有差嗎?就是要看怪獸打架,誰要看人類?人類戲份最好砍光啦!」
「怪獸的表情、打架動作都過於人格化,失去了威壓感!」

身為看過37部哥吉拉電影(含惑星哥、98年吃魚仔)的哥老粉絲,我會針對以上3個議題解析,並提出案例來解釋本片何以優秀,何處不足。

以下內容有劇透可能,請斟酌閱讀
金剛的英雄旅程

我曾在《哥吉拉2:怪獸之王》的影評中提到,怪獸片不是災難片,更不是人類英雄片,它必須以怪獸為主角,更具體地說,所有劇情都是為了完善怪獸的故事,而不是為了完善人類主角的故事。

傳奇影業的第一部哥吉拉當成災難片拍,第二部則當成人類英雄片(還演了一齣超難看的家庭倫理劇),這完全搞錯方向,所以當《哥吉拉大戰金剛》的開頭,直接讓金剛沐浴在明亮晨光下,起床、洗臉、散步,然後隨著牠擲出的長矛刺破穹頂,風格急轉直下,顯現牠身陷囚禁的不甘——導演終於抓對大方向了!

果不其然,本片就如同1962年版以金剛視角來呈現敘事,更精確地說,這整部片就是屬於金剛的英雄旅程,而哥吉拉則在這段旅程中,擔任試煉、師傅的角色,替金剛提供難關和轉折。

以簡單的3幕劇結構來看,每一幕都伴隨著金剛作為主角的成長,假如作為怪獸很難想像,那麼,你可以把牠想像為一個男人,一個曾經榮耀,如今卻連歸處都沒有的落魄男人:

  • 第一幕:描述男人被迫踏上冒險之旅。
  • 第二幕:被宿敵打敗,行動變得積極,突破試煉、找到寶藏,再度挑戰宿敵卻仍被打敗。
  • 第三幕:死裡逃生,與宿敵一同擊敗真正外敵,最後選擇不再爭鬥,獲得快樂的生活。

所以,這確實是金剛作為主角的電影,而這角色也更適合由牠擔任。因為傳奇版哥吉拉的角色定位更適合保持神祕感,假如把牠的心情日記全掏出來,等於毀了這角色。

反觀金剛動作、容貌更接近人類,更容易讓觀眾產生代入感,也沒有哥吉拉的怪獸偶像包袱(金剛一向都和人類挺親密的),選牠作為主角很合理。

那麼,為什麼這套故事結構會有人不喜歡?

因為台灣人太愛哥吉拉了。

從1989年《哥吉拉大戰碧奧蘭蒂》開始,到2004年系列關機為止,台灣上映11部哥吉拉電影,加上電視、錄影帶可能有13部,其中除了少數以摩斯拉團隊、人類方為主體,其他大多以哥吉拉為視點去對抗各路怪獸,這取決本片哥吉拉是不是「好怪獸」(也就是主角)。而傳奇哥吉拉在前兩部都屬於「好怪獸」,會消滅「壞怪獸」,因此觀影前自然會期待以牠的視角敘事。

但金剛可擔不起「壞怪獸」角色啊,嚴格來說,牠的「好怪獸」指數比哥吉拉更高呢。因此我認為,若要滿足台灣影迷,首先就要讓這次的大反派機械哥吉拉更早出場,讓兩隻「好怪獸」提早開始抵禦強敵,就像1992年《哥吉拉大戰摩斯拉》中,摩斯拉和芭特菈的角色一樣。

那麼人類的戲份呢?

誰要看人類!給我更多怪獸!

是的,壓縮人類戲份確實是安全牌。假如人類劇情寫得好,怪獸電影並不會因而大賣,萬一寫不好可會引起眾怒,就像摩斯拉和經典配樂「登登登」都救不了《哥吉拉2:怪獸之王》的家庭倫理劇。

然而,身為37部哥粉,尤其是平成系列至少5刷以上,又學過寫媒體敘事分析的我,可以相當堅定的告訴你,哥吉拉不是變形金剛、更不是變形蛇王,這系列的文戲很重要,甚至可說是特攝怪獸片和B級片的差異所在。

特攝時代的怪獸是主角,但牠們不會講話,甚至沒有表情,因此牠們需要人類作為代言人,揣摩、感受、誤解和理解牠們,並在合適的情境下解釋牠們、定義牠們。

昭和時期,東寶做了許多類型的嘗試:初代的反核反戰諷刺劇、《哥吉拉大戰黑多拉》的政治驚悚,到昭和後期的兒童勵志故事,最後終於在平成系列找到正確方向,也就是「怪獸是主角,人類角色是為了完善牠們的故事而存在。」

於是,經典的平成系列人物通常分成三類。

  1. 怪獸耳語者:平成6部曲的女主角——三枝未希就是最佳例證,這名超能力少女作為經典女主角,最大的價值就在於她能適時、適量地解說怪獸的意圖,並為故事下註解和總結。
  2. 劇情推進器:通常與怪獸有強烈因緣或執著,這份因緣會呼應本片的核心議題,在不影響娛樂性的情況下增加劇情深度。
  3. 集體主義者:動機、目的一體化,沒有太多個人意志的群眾。

但習慣以人類個人意志為主體來推動劇情的好萊塢,壓根不會寫這種劇本。

人類戲份出了什麼問題?

好萊塢傳統怪獸寫法就是災難片(如2014《哥吉拉》),把怪獸當成天災背景,就像地震、海嘯、鯊魚一樣;《哥吉拉2:怪獸之王》雖然怪獸戲份大增,卻仍未跳脫此窠臼。我認為這是美國人無法理解日式美學的結果,他們太重個人主義,不能理解如何把怪獸當成真正的男主角、女主角。

《哥吉拉大戰金剛》算是做到了一半,它把金剛扶正,設計出手語小女孩擔任詮釋、強化金剛情感的功能性角色,而這也正是摩斯拉的小美人、平成系列的心靈感應少女三枝的工作。

但很可惜,它沒有完全做好。因為綜觀全片,有太多太多不必要的角色,用與怪獸無關的想法在行動,這也許在一般商業片中是公式,在怪獸片卻是敗筆。

解謎線:搞笑大胖、小胖,合併成一個角色都嫌多,而米莉布朗完全只是瞎妹,並沒有展現出跟怪獸的因緣和動機,導致這條線完全無法揭露、側寫、烘托怪獸,僅僅為了解開反派陰謀而存在,顯得太過冗長。

金剛線:反派女根本沒有存在必要,要背叛用遙控機器、一群無臉士兵都能取代;要表達對金剛的不理解、不敬重,男主角已經攬下這工作了。而女主角也沒有存在必要,她唯一的作用是作為小女孩的保母兼代言人,但小女孩已經是金剛代言人了,金剛的代言何須轉到三手之多?大可讓女主角和小女孩應該合併成一個角色,就像平成系列的心靈感應少女一樣。

把這些冗餘角色整理一下,就能在同樣時限內寫出更好的角色,劇情也會更縝密。

而反派APEX老大,則可以給他一點因緣和動機,例如像《哥吉拉大戰太空哥吉拉》裡,好友死在哥吉拉手下的結城,又或者《哥吉拉大戰碧奧蘭蒂》中,想藉由哥吉拉的細胞復活女兒的白神。

將「人類終於有機會再度稱霸,我要打爆哥吉拉。」改一下。變成「那天,我女兒被哥吉拉踩在腳下,我要打爆哥吉拉,告訴牠人類也會憤怒。」

有沒有覺得人物變立體了一點點?

怪獸片的人物戲精髓,就是其動機、行為、結果都要圍繞著怪獸,盡可能不要寫出與怪獸關聯薄弱的人(像本片的怪咖解謎3人組),因為這沒辦法帶來怪獸側寫、揭露,將導致觀眾不耐煩。

與其說觀眾想看怪獸,不如說觀眾想看主角,而怪獸是主角。你可以用隱喻、鋪陳、經各種配角之口來側寫主角,但不能忘記,你的目的不是演出一個古靈精怪的米莉布朗,而是經由她來完善真正的主角——怪獸。

《哥吉拉大戰金剛》並沒有完全學會寫人類的配角位,除了部分金剛攝影組的劇情外,都用壓縮時間來迴避問題,這確實降低了看人類劇碼的煩躁感,但也等於用過短的篇幅,描述一個過長的故事,導致劇情邏輯變得更糟糕,而情感烘托加成更是一丁點也沒有。

關於人類與巨獸的角色定位,傳奇影業若看不懂日本片,好歹參考一下《侏儸紀公園》,都能做得比現在更好。

怪獸的塑造

#01:金剛

這廝越來越有人性,不僅表情豐富、學會手語,還會一些自創格鬥技和戰術,撇除猩猩外表,金剛就是好萊塢最常見的那類硬漢型男主角。正因如此,牠在本片中的3次敗北,也很完整地代表牠作為男子漢的3次成長。

第一敗:在航空母艦上被打倒,不只被人類圈養,連作為怪獸的尊嚴也掃地,促使牠在一無所有的狀態下,踏上歸鄉的冒險,不只是尋找家,也尋找牠失去的自尊,因此在牠找到神殿後,才會有燃起胸心壯志,高舉武器怒吼的橋段。

第二敗:即使變強了,仍再度敗給哥吉拉,雖然不甘但身體站不起來了。在這種情況下被救活的金剛,在他人的勸說下放下恩怨,去幫助哥吉拉打倒強敵,這是作為主角的第二次成長。

第三敗:戰鬥結束後,哥吉拉走向金剛並怒吼,一副打算再戰300回合的樣子,然而這次金剛並沒有吼回去,甚至放下了武器,雖然不知道牠的具體想法,但牠確實表示「不打了」。

這段歷程像極了一個男人的成長:少年志氣,青年學習妥協,到中年已不再在意勝敗榮辱,真正學會放下。金剛確實打輸了,但牠作為主角足夠亮眼,也因此惹得不少哥粉嫉妒。


#02:哥吉拉

日式怪獸可以神格化、妖魔化,但盡可能不要人格化。當你的怪獸神情、意圖過於明顯,牠就不再是怪獸,而是社會化的動物了,金剛可以這樣,但哥吉拉萬萬不可,除非想拍昭和後期那類兒童片。

撇除正宗、初代等「壞哥吉拉」,即使是平成中期的「好哥吉拉」,在劇情表現上依然就像一頭野生猛獸,人們可以揣測牠的心思,但依舊會保持敬畏,因為哥老天威難測,你永遠無法確定牠下一秒會不會突然朝你噴熱線。

哥吉拉是「胖虎理論」的得益者,隨時會霸凌人類、傷害人類,但某天這個壞蛋消滅了更可怕的外來怪獸,間接拯救了人類,就會比起摩斯拉為了人類賣命犧牲讓人更加感激涕零。

但是這一代的傳奇哥吉拉過於人性化、講道理、凡事留一線了。

大家是否看過金光布袋戲的黑白郎君?基本上就是一個到處找強者打架的狂人,假如足夠欣賞你的氣骨,他就不會打死你,會要你認輸,或等你日後精進再戰;假如你低頭認輸,他也不會下手,反而認為你不夠格再當他的敵手,悻悻然離去;假如你是弱者,他就不會為難你,除非你蠢到對他找碴。

《哥吉拉大戰金剛》的哥吉拉,就是黑白郎君的怪獸版。

為什麼哥吉拉這樣一頭高深莫測的怪獸,會整組變成黑白郎君?因為牠身邊沒有三枝未希,沒有人時刻去揣摩、側寫牠的心思,牠只好自己演出來,將「怪獸」的身分剝除,徹底變成簡單易懂的角色。

但人類劇情就是該用在這種時候啊,結果解謎3人組呢?跑去玩莫名其妙的潛入家家酒!你們倒是多關心一下哥吉拉啊!高冷角色沒人去倒貼、去吹捧,牠就高冷不起來啦!

既然說到黑白郎君,正好可以拿他的個人標誌,來談談哥吉拉還少了什麼:辨識度極高的外型、絕招「一氣化九百」,這些哥吉拉都有。但黑白郎君還有經典口白和配樂!而哥吉拉的「登登登」呢?

看了多年電影,總覺得好來塢很排斥使用經典旋律,《環太平洋二》、《哥吉拉》、《魔物獵人》都是如此。即使用類似的樂器與和絃進行,他們都寧可搞一些彆扭的變奏,就是死不把經典的音符催下去。好不容易《哥吉拉2:怪獸之王》使用經典旋律,結果票房不好。我猜傳奇製片方八成開了一場愚蠢的會議,把部分罪過怪到配樂上,於是這回又堅決不給我們「登登登」,而用了音效感十足的好萊塢專業配樂。

拜託!「登登登」從1954年就出現,一直到90年代還能震撼影迷,這足夠代表它的經典程度和實用性,絕對大於《哥吉拉大戰金剛》這種毫無記憶點的變奏配樂。想烘托氣勢?想讓影迷燃起來?經典旋律催下去啦!


#03:機械哥吉拉

這次的機械哥吉拉,網路上的普遍評價是「醜」。雖然打起來很帥,但外型實在醜。但為什麼它醜?我認為並不完全是主觀的,它可以有客觀解釋。

說到設計出栩栩如生,而且會打來打去的巨獸,我立刻想到《魔物獵人》系列遊戲,這款遊戲的怪獸(龍)設計最大的特色就是真。這並非符合實際科學的意思,而是給人一種感覺:「這具軀體就是設計來這樣用的」。遊戲中每一隻巨龍的生理結構、體態、平衡、都有一套嚴謹且自洽的邏輯,當牠們行動時,動作不僅不會突兀,還會讓人感覺到機能美,就像獵豹奔跑、猴子爬樹、老鷹展翅一樣。

回到哥吉拉,早期特攝時代只能用皮套演員,導致怪獸結構受到人體結構限制,只能呈現近似人類的體態,雖然稱不上美,但至少站立行走還不至於太突兀。來到特效時代後,傳奇的哥吉拉、基多拉結構也發生了改變,體態更加自然好看。

然而,本片的機械哥吉拉卻沒顧慮這點,它的頭胸太重且前傾,加上兩隻粗壯的大手,視覺上頭重腳輕,尾部卻沒舉起以達平衡作用。同時它的核心胸粗腰細,那個狗公腰就像四足步行而非直立型獸類,最糟的是作為全身重量槓桿的大腿太細(看看獸腳類恐龍的腿多粗啊)整體看起來就給人一種不平衡、不協調的不適感,一看就覺得要跌倒了、就算沒跌倒骨盆大概走沒幾步就壞掉了。

一旦看得順眼,什麼問題都不是問題,然而只要不適感出現,所有問題都是問題了。

結語

總體而言,個人對這部《哥吉拉大戰金剛》還是相當滿意,畢竟確實打得過癮。如今傳奇影業與日本東寶的合約已結束,以個人而言更希望東寶將版權拿回去自己做怪獸宇宙,因為我對頂級特效已經滿足了,現在更想看到日本式的怪獸電影。

在那之前,就先看看4月將在Netfilx播出的動畫《哥吉拉:奇異點》吧,預告非常吸引人呢!

本文經關鍵評論網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古家萱
核稿編輯:林君玶

編輯精選

TNL 編輯精選好文轉載,感謝作者的熱情分享!

更多此作者文章

新世代野外攝影師周伯謙Paul,與Fjällräven探索秘境感受台灣之美

新世代野外攝影師周伯謙Paul,與Fjällräven探索秘境感受台灣之美 Photo Credit:Fjällräven瑞典北極狐

新世代野外攝影師Paul以「#如何讓台灣看起來很厲害」為創作靈感,打造一系列遺世獨立般的夢幻淨土照片,吸引超過千則用戶追隨標記,成功讓更多人發覺台灣之美。

02
Photo Credit:攝影師周伯謙Paul

今年春夏,Fjällräven瑞典北極狐再次邀請野外攝影師周伯謙Paul與他的女友Emily,穿著一系列春夏新品,並與我們分享平日累積攝影靈感的創作發想及挑選戶外裝備的品味哲學。

這次Paul帶領我們到距離台北市郊僅兩小時車程的戶外秘境。揮別以往登山路線挑戰自我、追求攻頂的印象,我們在兩天一夜舒適的戶外行程中,沈浸於綠意自然與靜謐的流水聲中,愜意享受自然山林的美好。

03
Photo Credit:Fjällräven瑞典北極狐
穿越重重密林Abisko Midsummer Zip-off Trousers提供良好的保護。

漫步福巴越嶺步道蜿蜒的山徑中,千姿百態的原始森林樣貌印入我們眼簾,穿過層層疊疊的蒼鬱枝葉,讓人宛如置身一片靜謐的綠色海洋。

Paul笑著分享:「自然的美好氛圍難以言喻,每當回到戶外,彷彿整個人重新活了過來,感到非常放鬆。」當生命充滿熱情與好奇時,不僅將全然改變我們觀看事物的眼光,甚至觸發全新的視野。

原以拍攝室內空間為主業的他,自工作上就培養出對於細節與獨特視角的捕捉,隨著走入戶外的時間越來越長,他更愛上了沒有制式路徑、不受框架侷限的野外攝影,「我們看待事物常常會有既定的眼光,甚至被周圍環境所影響,我希望打破這個規則,讓更多人感受我眼中不同以往的台灣樣貌,創造連結與共鳴。」

04
Photo Credit:Fjällräven瑞典北極狐
DSC00211
Photo Credit:Fjällräven瑞典北極狐
Abisko Midsummer Zip-off Trousers採用G-1000® Air Stretch與柔軟的彈性布料,擁有極高機能性與耐用度。
#1 探險是永不改變的初心

縱橫交錯的樹枝盤旋而上,每張精彩的照片背後,不僅飽含了攝影者源源不絕的探索熱情,更是願意步入未知、放膽冒險的勇氣。聊起戶外裝備的挑選標準,Paul說道:「常在戶外走跳,裝備的磨損其實非常快,我最在乎耐穿與實用性,喜歡能陪伴我長久探險的衣著、物件。」

這次Paul穿的Fjällräven春夏新品Abisko Midsummer Zip-off Trousers,採用G-1000® Air Stretch與柔軟的彈性布料,以再生聚酯纖維製成,專為溫暖天候設計,結合輕量和透氣的特性,展現輕巧耐用與良好的彈性。在穿梭崎嶇的地形時,立體剪裁設計可展現高度的靈活自由度,擁有極佳的空氣流通表現,「山上的天氣變化相當大,大腿兩側的通風拉鍊讓我在行動時更舒適。」

06
Photo Credit:Fjällräven瑞典北極狐
Abisko Midsummer Zip-off Trousers採輕量化舒適設計,具備絕佳的透氣效能、同時可靈活變換為長褲與短褲,穿梭密林也不怕枝葉刮傷。

既定印象中,攝影師男友總是會幫女生拍各種美照,不過身兼攝影師與網路紅人的Paul則是常常需要女友Emily來拍攝他。Emily補充:「為捕捉迥然不同的角度、風景,時常得離開原有路徑、深入草叢,也很常跌倒摔傷」,此時能提供適當保護的款式顯得更加重要,不僅避免被草枝割傷、昆蟲咬傷,更幫助Paul手腳並用深入茂密叢林之中,捕捉綠意底下不為人知的迷人景緻。

除了單眼,Paul同時會隨手使用手機拍照,正面大口袋幫助他快速拿出手機捕捉瞬間,「口袋拉鍊設計很貼心,不怕物品掉落。」

07-1
Photo Credit:Fjällräven瑞典北極狐
Abisko Midsummer Zip-off Trousers 大腿正面寬敞的收納口袋,一個搭配拉鍊,另一個為壓釦展現多功能與便利性。
07-2
Photo Credit:Fjällräven瑞典北極狐
#2 兼具機能性與設計感的穿搭哲學

取景大膽、不受框架拘束的Paul,在戶外也有一套自己的穿搭風格哲學。在外型設計上偏好簡約、耐看、好搭配的款式,不喜歡太過花俏的裝飾,喜愛柔和舒適、低調沉穩的大地色系。「目前穿過Fjällräven的裝備耐用度都極高,版型上,這次的褲管設計更具修飾性,不那麼古板,合身又不至於太緊,整個人看起來很修身。」這也是為甚麼Paul與Fjällräven持續合作的原因。

Fjällräven向來堅持雋永不退流行的設計,G-1000® Air Stretch為2020年最新研發的高品質機械彈性布,以輕量、透氣、快乾、好收納為訴求,在夏季健行、野營等戶外活動時仍擁有高度舒與靈活度。

08
Photo Credit:Fjällräven瑞典北極狐

我們循著潺潺水聲,越過陽光下清澈的小溪,Abisko Midsummer Zip-off Trousers拉鍊可拆式兩截褲的設計,幫助Paul和Emiy適應戶外多變的地形,於涉水路段輕鬆轉換為短褲。

放下背包與城市的束縛,Paul面露自在說著,「身處大自然中,周圍的一切全是難以預料的,我期望藉由攝影還原當下最原始的感受」。

不刻意修飾,盡量保留眼前的原貌,宛如帶領觀者一同身歷其境,體驗原始、自然所流露的深邃悸動,正是他分享戶外生活的初衷。

09
Photo Credit:Fjällräven瑞典北極狐
Abisko Midsummer Zip-off Trousers 拉鍊可拆式兩截褲設計,輕鬆適應戶外多變環境。
#3 戶外情侶的相處之道
10
Photo Credit:Fjällräven瑞典北極狐
Abisko Lite Trekking Jacket易磨損的部位採用快乾清爽耐耗損的G-1000® Lite,身體主要軀幹則以彈性布拼接,讓整體兼具了耐用度與活動便利性。

接近傍晚時分,涼風吹起,趕緊穿上Abisko Lite Trekking Jacket回到營地,搭起四季皆宜的隧道帳Abisko Shape 3,安頓一天的美好回憶。「大自然為我們帶來純粹的快樂,我偏愛和幾個喜歡的人,安靜享受其中。」對Paul而言,深入戶外是為了創造與自然、與人之間更深刻的互動與連結,「不論眼前的景緻多美,身旁一起相處的人是最重要的」,Emily也分享道:「時常走進自然環境,也使人擁有更大的包容心,珍惜身旁的人事物。」

11
Photo Credit:Fjällräven瑞典北極狐
Abisko Shape 3空間寬敞、結構穩定的四季隧道帳篷,內帳和前庭的空間寬敞,讓戶外野營的生活更加舒適。

用雙腳親身走入自然,透過雙眼去發現與感受,收藏光線於樹蔭間的躍動、草木於風中搖曳的姿態、臥躺落葉鋪成的溫柔懷抱,在寧靜的深夜裡,讓彼此的故事面對面。Fjällräven相信,大地神奇的變化,就藏於眼前的一景一物中,透過多元的形式探索戶外,使我們重拾生活的感官,發現平凡中暗藏的絕美光景,並增添生命絕無僅有的樂趣。

12
Photo Credit:Fjällräven瑞典北極狐
與台灣在地品牌「元泰竹藝社」合作,回收利用台灣在地桂竹製成,圖樣中的山景為台灣第一高峰-玉山,搭配品牌識別的可愛帳篷與Slogan,作為今年春夏的滿額贈好禮,期望帶給每個使用竹杯的人們溫馨的戶外體驗。

▌Fjällräven春夏滿額贈
即日起至2021年5月3日前,凡購買Fjällräven商品,單筆結帳金額滿$6,000即贈送小狐狸凹豆杯乙個。
Fjällräven Taiwan Instagram / Facebook / 全台經銷據點

➤野外攝影師 Paul Instagram / Youtube

本文章內容由「Fjällräven瑞典北極狐」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品牌贊助

由every little d《廣編團隊》製作,由品牌贊助,針對某個特定議題進行研究與探討,不使用浮誇字眼,致力用客觀的角度提供讀者以另一個角度了解商業行為背後發生的議題。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