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ite Rabbit & Red Rabbit

沒有導演、沒有排練,只有站在台上一刻才接獲腳本的舞台劇——《白兔子紅兔子》

Art
19 Mar, 2021
沒有導演、沒有排練,只有站在台上一刻才接獲腳本的舞台劇——《白兔子紅兔子》 Photo Credit:林特

這是一場近似懲罰遊戲或是聯誼活動的有趣表演,《白兔子紅兔子》,是一部沒有導演、沒有排練,沒有舞台佈景的舞台劇,演員只能在燈光亮起、站在台上的那一刻,才從工作人員手中接獲腳本,開始朗讀台詞、依照編劇的指令演出。

文字整理:林君玶

23喜劇俱樂部看這齣劇的時候,有一度我懷疑,這個劇作家是不是意圖要整全世界的劇場演員。

這是一場近似懲罰遊戲或是聯誼活動的有趣表演,《白兔子紅兔子》(White Rabbit & Red Rabbit),是一部沒有導演、沒有排練,沒有舞台佈景的舞台劇,演員只能在燈光亮起、站在台上的那一刻,才從工作人員手中接獲腳本,開始朗讀台詞、依照編劇的指令演出。

演員必須臨場發揮,想辦法將劇本中的故事完整演出,而劇本中有許多橋段是需要現場觀眾一起參與才能完成,在演員揮汗如雨的表演與觀眾突然被指名上台的尷尬氣氛當中,手忙腳亂的氣氛令人捧腹大笑。不過,這齣劇也有許多發人省思之處,劇中一句「人生即是一場漫長的自殺」台詞,讓人著實思考了許久。

IMG_2292ok
Photo Credit:林特
演員Ben McClymont

10年前,伊朗劇作家Nassim Soleimanpour在被政府限制出境期間寫下《白兔子紅兔子》,並將劇本及演出規則寄到世界各地,讓劇本代替他找到自由。神秘的劇本、特殊的觀演互動,充滿未知的戲劇遊戲,10年來該作品已翻譯成30多種語言在各地上演。

Nassim要求劇場在表演現場要為他留下一個空位,讓觀眾更能感覺的編劇的存在,並且在腳本中更要求演員念出他的email,讓有需要表達意見的觀眾可以捎信給他。在某次訪談中,Nassim說他已經收到來自世界各地的電子郵件,這些互動讓他覺得極為有趣。

IMG_2289ok
Photo Credit:林特
劇作家Nassim在演出現場的座位

許多著名演員也曾參與此劇的演出,其中包括著名影集《追愛總動員》(How I met your mother)裡飾演Ted Mosby的Josh Radnor

《白兔子紅兔子》首次在台灣演出已是8年前,2020在疫情肆虐下,全球的藝文產業都受到波及,而2020年3月13日星期五更是許多劇場被迫關閉的一天。原以為這只是短暫的,卻沒想到至今已經1年,許多現場演出依舊無法進行,劇場界面臨了現代歷史中最長的黑暗期。

來自德國的製作公司Aurora Nova和伊朗劇作家Nassim Soleimanpour為此發起了一個運動,他們邀請全球各地的劇場一起參與,在2021年3月13日不同時區的8點整,同步演出《白兔子紅兔子》,並鼓勵將票房所得捐獻,提供給因疫情需要幫助的人。

許多國家在病毒的威脅下,劇場依舊處在封鎖狀態,只能改以Zoom視訊軟體做線上演出,台灣是少數能夠開放觀眾到現場觀看表演的國家,而本回受邀演出的場地是位於台北的23喜劇俱樂部

IMG_2285ok
Photo Credit:林特
劇場導演Stewart Glen

如今,Nassim Soleimanpour意識到全世界正在受困,如同他當年被禁錮一般失去自由,因此透過這個運動的發起,能鼓舞並幫助劇場從業人員。關於更多《白兔子紅兔子》的演出資訊,有興趣的讀者不妨關注23喜劇俱樂部

同場加映

核稿編輯:楊士範


eld editor

每個物件都因為各種細節的差異而有著截然不同的樣貌呈現,我們是一個在意細節的編輯團隊,想好好地說出屬於生活風格的醇厚故事。Every little detail matters.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