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Handmaiden

音律一如古典美人烤著肥滋滋的五花肉:《下女的誘惑》配樂裡的慾望計中計

11 Mar, 2021
音律一如古典美人烤著肥滋滋的五花肉:《下女的誘惑》配樂裡的慾望計中計 Photo Credit:《The  Handmaiden》,來源:IMDb

曹英玉用鋪天蓋地的配樂填滿了匱乏,也讓我們領悟,神聖與卑瑣的愛畢竟也都難逃佔有。

南韓導演朴贊郁熱衷錯綜複雜的劇情,卻又是如此精通極簡妙門,電影中獨立出來的每個元素都昂揚著引人駐足欣賞的奇姿。

而每當鏡頭移轉,彷彿也看到樂團指揮揚起魔杖掀起飽滿的張力,優雅地滑進另一波暗流之中。樂譜中的每一顆音符,每次出現都以一種全新的姿態宣示自我,也像是輪流站上浪尖,探一探故事到底進行到哪條岔路了。

在2016年情慾驚悚片《下女的誘惑》(The Handmaiden)更是如此,南韓配樂名家曹英玉的音律極其優雅腴美,一如古典美人烤著肥滋滋的五花肉,唇舌與胸膛皆任熱燙的油花飛濺,刺激地撩動一幅活色生香。

騙小姐還是耍女僕?

《下女的誘惑》在不同國家上映時採用不同片名,在韓語版中是「小姐」,英語版中則是「女僕」,藉此凸顯兩人是可以相提並論的要角。本片由備受讚譽的導演朴贊郁執導,並由多位韓國一線演員如金敏喜金泰梨河正宇趙震雄主演。

這部電影的故事原型受到威爾斯作家莎拉華特絲(Sarah Waters)在2002年推出的小說《荊棘之城》(Fingersmith)所啟發(2005年英國BBC迷你影集《指匠情挑》也是改編自這部小說),並將背景從英國維多利亞時代,改為1930年代日本殖民朝鮮時期。

劇情描述一名來自小偷家族的丫頭南淑姬,與冒充日本伯爵的騙子達成協議,她必需被聘為富翁家的女僕,並且哄騙秀子小姐愛上冒牌伯爵,再藉由成親騙取豐厚的遺產。

看似不經世事的富小姐是日本血統的女繼承人,原本她和哀怨的阿姨、霸道的姨父一起住在廣闊僻靜的鄉村豪宅,後來阿姨在園子裡的櫻花樹自縊,姨父因覬覦遺產,起了跟甥女成親的念頭,不料此時又殺出騙子與扒手,自此展開一段詐財騙色與不小心觸動真情的慾望計中計。

跌宕多姿的鏡頭與配樂

配樂家曹英玉是朴贊郁的老戰友,過去,兩人就曾合作過《共同警戒區》(Joint Security Area)、《原罪犯》(Oldboy)、《賽柏格之戀》(I'm a Cyborg, But That's OK)、《親切的金子》(Sympathy for Lady Vengeance)、《蝙蝠:血色情慾》(Thirst)等片,這次再度攜手,曹英玉出動管弦樂團,以弦樂和鋼琴為主秀,演奏情感濃郁大膽的古典樂,靈敏的節奏與豐富的音色都一一滲透進朴贊郁的絕妙傑作。

譬如〈결혼식〉(Wedding)表現小提琴緊湊盤旋的急弦,輔以漩渦般顫抖的單簧管,當然,婚禮訂下終身的堂皇也少不了用鼓催出凜然大氣。

另一首精彩曲目是〈후지산 아래서 온 저 나무〉(The Tree from Mount Fuji),曹英玉的音樂亂流與朴贊郁的俯衝鏡頭都以相同的宿命論急急趕路,這種高深的敘事技巧成為他們獨樹一幟的招牌。這棵「富士山的樹」猶如糾葛於情愛風暴的韋瓦第,它的優雅很高傲,小姐有姿色、有血統,而女僕智勇兼具、野心勃勃。

兩人背後都暗藏秘密的炸彈,只要換個角度,鏡頭洩漏的線索也跟著轉風向。在〈내 이름은 남숙희' 피아노 악보〉(My Name is Nam Sookee)中,即以豎琴和木管樂器為主角鋪展陰險詭計與背叛感。

秀子在高檔餐廳跟假伯爵商討逃跑計劃時,假伯爵向她坦承自己有點愛上她了。秀子問,難道他對被關在精神病院中的淑姬沒有絲毫憐憫嗎?假伯爵說:「我來自一個視天真為違法的地方。」秀子又問:「那麼你出身的地方,難道就認為愛上商業夥伴並不天真嗎?」

假伯爵答:「當然,那也是犯法的。所以,就算我對你的愛導致我的毀滅,也請不要憐憫我。」鏡頭轉回秀子的特寫,她冷冷地說:「當一個騙子是懂什麼愛?」一句話諷刺了厚臉皮的男賊,同時也向觀眾提出難題,更是向電影本身提問。

倘若沒有曹英玉精心製作的配樂,這部電影就像汽水開瓶少了蠢蠢欲動、密密麻麻的小氣泡。全片配樂自述畫面感,驚悚、激情、浪漫與諧趣一爐共融,而繁複的音色組合也是為了捕捉各種複雜又混亂的情緒,每個角色都有鮮明的個性與意圖,也因此影響彼此互動的方式,有些帶過的情節,甚至可以說是配樂完整了人性。

曹英玉用鋪天蓋地的配樂填滿了匱乏,也讓我們領悟,神聖與卑瑣的愛畢竟也都難逃佔有。

  • 《下女的誘惑》Spotify 原聲帶歌單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古家萱
核稿編輯:林君玶

Booksweet Tsai

記者、寫手、編輯,最常聽設計師和音樂人說故事,還可以再勤勞一點。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