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a joins

「像是正在急速下墜,但也可能落在柔軟的地方」——deca joins《鳥鳥鳥》專輯導聆

「像是正在急速下墜,但也可能落在柔軟的地方」——deca joins《鳥鳥鳥》專輯導聆 Photo Credit:吹音樂提供

2020年末,deca joins從《浴室》走向《鳥鳥鳥》,專輯名稱來自鄭敬儒的一幅畫,收錄於實體專輯內頁。

文字:吹音樂 徐韻軒

deca joins約在社子島一間咖啡廳,平日午後沒什麼人,窗外能見一片廣闊濕地,讓人頗舒心。「約這裡真的是太讚了。」主唱鄭敬儒説了才知道,其實他們都蠻容易緊張,特別是在演出前。

雖然這幾年跑了無數趟巡演,腸躁症仍是老症頭,團員笑說,工作人員都知道開演前15分鐘後台廁所禁止使用。隊呼也是舒壓的方法之一,身兼合音的吉他手楊尚樺這時綿綿地道:「我好像不是緊張派,我是很難專心,隊呼的時候,一方面是他們在舒緩緊張,對我來說就是打起精神!要專心!」

的確,後來楊尚樺也常在說著說著就迷失了座標,「他已經渙散了⋯⋯」、「專心啊,剛還講超好欸!」團員見怪不怪,小聲給他加油打氣。想到鄭敬儒在發言前,總會先看向貝斯手謝俊彥,確認一聲:「那我先講嗎?」從他們日常的相處,好像也能明白為什麼deca joins的作品總有股體貼的溫柔。

DSC08629-編輯-1024x683
Photo Credit:吹音樂提供
深夜最適合獨處卻也最危險

2020年末,deca joins從《浴室》走向《鳥鳥鳥》,專輯名稱來自鄭敬儒的一幅畫,收錄於實體專輯內頁。聲響搭建入夜至黎明的情緒消長,從躁動到和解,當太陽升起,無以名狀的思緒被全被消滅,那些折騰你的事或許都沒那麼嚴重了。

深夜最適合獨處卻也最危險。當孤身一人,所有感受被放大、混雜,很容易看不清事物的真相。「孤獨其實是一個很虛幻的東西,」鄭敬儒說,就像心想著要轉念,但很難取得動機:「其實你不必要這樣子,你可以就是『哇,好開闊啊!』但有時候沒有辦法做到。」

剪不斷理還亂的情感,與其言說不如感受。製作專輯時,團員不再只是帶目的性地創造旋律,用音效將聽眾拉入氛圍更重要。

不論是〈漫漫長夜〉開頭似象鳴或汽笛聲的吉他噪音,或〈午夜的消亡〉的雷聲,皆是多方嘗試出的成果,在後者錄音時,謝俊彥甚至放棄傳統踏板,選擇微調3把貝斯的頻率去疊出和聲,只為追求那微妙差異帶來的不同感受。

​​

負責製作統籌的楊尚樺說,與其追求一張標準的錄音作品,他更希望《鳥鳥鳥》的製作過程保持有機:「比如說你聽Lady Gaga好了,她的音樂裡面都是非常正確的,她一定會錄到完美,這也是一個作法,只是我覺得這次會想要去跟自己有一些對話。」

重複性的各自表述

體察每條丟出的旋律線最後如何與自身相連,音樂家便得以進行自我對話。

一開始編〈散去的時候〉,謝俊彥只是單純想做一首貝斯從頭到尾都相同的歌,但後來他想,這或許就是身處變動環境中,自己想保持不變的心情;在〈臥室〉〈多完美的一天〉,楊尚樺選擇彈一樣的旋律,透過彈奏的力道、角度,呈現出不同的音色與聽覺畫面,讓自己更專注感受每個瞬間。

仔細聽能發現,「重複」成了他們不約而同的呈現方式。

不同於以往希望透過多變的細節豐富歌曲,為了扣合創作理念,長期合作的鼓手大爆刻意在〈B1〉打相同的過門,或是讓同樣的節奏出現在專輯不同首歌:「這有點像鬼打牆,像是你困在一個思緒裡,一直在想一件事情,或是不斷旋轉,所以我會讓一些過門在編曲上使人覺得似曾相似、被吸住,不能控制自己的感覺。」

​​

鋪排長達六分半的〈B1〉,的確如同揮之不去的夢魘,糾纏了deca joins幾乎整個製作期,團員嘗試擺脫過去模稜兩可的敘事方式,更銳利地切入核心。不懷好意的顫音琴在開頭便揭示了危機四伏的暗夜,歌曲行進至最後一分多鐘,畫風卻突轉光明開闊,好似那句「山重水複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謝俊彥對這樣的鋪排給了極覆哲思的聆聽解讀:「或許我們都能思考,那危險的東西到底是什麼?那時候想像的畫面是急速下墜,感覺很危險,可是你其實不知道會掉在什麼地方,可能是落在柔軟的地方也說不定。」

據說〈B1〉一開始的設定是武俠小說,大家你一嘴我一嘴地補充:「《神鵰俠侶》!」、「像《龍門鏢局》的守衛,在夜晚的森林裡⋯⋯」最後又笑道,「聽眾知道了以後會不會就覺得很難聽啊!」

一起去上爵士課

前陣子,楊尚樺提議大家一起去報名爵士團班。回憶上課過程,看不懂五線譜的4人時常跟不上指令,找個La都要費一番力氣,現在講起來好似樂趣橫生,其實每次上課都備感壓力,也因此他們一直對老師隱藏身份。

DSC08745-1024x683
Photo Credit:吹音樂提供

「我們說我們是同學,學音樂是興趣啦,大家也會一起出去玩,老師就問去哪裡玩?台北啦,我們通常都在台北玩。」不知情的老師很熱心,常鼓勵他們創作發專輯,「後來好像有點騎虎難下了,就是CD印完不知道怎麼發給他⋯⋯」

儘管《鳥鳥鳥》做的並非爵士樂,但大爆說,這多少能說明這次的音樂轉向:「我們會一起聽老師給的歌,平常其實大家聽的有點不一樣,但是因為上課的關係,我們有共同聽一些東西,可以用一樣的語言去溝通。」

當樂器敘事的比重明顯增加,鄭敬儒寫詞更斟酌用量,也相較過去更重視音韻。〈漫漫長夜〉裡唱「快樂只是短暫的瞬間,逐漸趨向毀滅」,裡頭有許多氣流摩擦構成的發音:「寫的時候,是有點像玩聲音,想加入類似敲擊的感覺在唱歌。」

快樂為什麼是短暫的呢?團員想起曾看過一篇研究報導,內容提及快樂能維持35小時,悲傷卻需要5天才能被消化,那時他們心裡第一個浮出的念頭是〈漫漫長夜〉,沒想到自己竟寫了首有學術根據的歌。

DSC08762-1024x683
Photo Credit:吹音樂提供

一直以來,deca joins的歌詞都為人津津樂道,鄭敬儒擅於在混沌的生活中抓出關鍵字,如同多數唱作人寓情於景,他常在歌裡寫入自然現象,可有趣的是,場景重複書寫的比例卻高出許多,多首歌都能聽見:春天、海浪、太陽⋯⋯。

「我剛騎車過來的時候也在想這些事,為什麼我會這麼常使用這些,或是說幾乎是要以這些事為軸心在創作。很常是在一個沒有干擾的情況下,我會注意到這些東西,把重點放在這些地方,也是想要營造一個沒有人煙的場景。」

是什麼時候開始變成一票難求的樂團?

不排斥都市,但更愛古陌荒阡,鄭敬儒靦腆地說沒有很喜歡處在太多人的地方。就如同玩團至今,他們鮮少出現在社群媒體,大夥也是最近發現轉發限時動態只需兩個步驟,才開始積極經營個人Instagram,大爆甚至完全遠離數位生活,凡事只靠見面談。

這樣低調的deca joins,是什麼時候開始變成現場一票難求的樂團?

謝俊彥印象最深是2018年底《Go Slow》巡迴開賣時,人在外地演出的他們得知台北Legacy開了一千張票,一度擔心真的賣得完嗎?畢竟樂團平日沒什麼在宣傳,5、6天後得知完售,大夥都認為是奇蹟。不只賣票的速度變快,回憶FUBAR時期,場子滿是「熱愛危險的男孩」,和現在演出的氛圍著實不一樣。

DSC08679-1-1024x683
Photo Credit:吹音樂提供

「像我自己就不是很想⋯⋯」謝俊彥還沒説完,主唱鄭敬儒一旁插嘴笑道:「不想成為台灣BTS。」

前陣子,謝俊彥才因為有感樂團越來越偶像化,幽默自嘲好像成了台灣BTS:「我可以說我完全不想要那樣,可是要在這之中找到一個平衡點,又有點難。但後來我就覺得,應該問心無愧就好,因為現在這種情況你是要我再回到60年代嗎,我做不到60年代的事情,我也沒辦法像他們一樣這麼會喝酒,血管這麼厚。」

「不過我覺得真的有改變的可能是我們」鄭敬儒又接著補充,「因為我們喜歡的音樂也有所改變。當然不是說拋棄舊的,但可能遇到新的之後會有一些轉換,新的樣子大家會有些新的投射、新的想像,那也是他們的自由。」

淡泊內斂,貼近本心的新作

當越來越多目光聚在身上, deca joins依舊沒有大破大立的目標設定,反倒更單純地呈現內心。《鳥鳥鳥》不只內斂,甚至能說是淡泊,在後製時為了保持動態,整體音量比串流平台上多數作品都小聲許多。

DSC08699-1024x683
Photo Credit:吹音樂提供

大爆觀察到,這十多年來,不論是樂團或主流音樂圈,大家都把專輯做得太過精緻,常常一首歌請鼓手來錄製,聽起來卻像是電腦編排,而這正是deca joins與他人的不同之處 :「他們其實還是會有一點小小的人味跟瑕疵,我覺得這個東西是很重要的。這張CD聽起來還是很樂團的感覺,你可以在聽的時候,想像我們的人正在play。」

這算是deca joins的小叛逆嗎?謝俊彥說,這些看似反正確的選擇其實並非刻意,就如當初〈海浪〉僅是自然而然生成,沒有主打歌的預設,新專輯的每首歌也只是他們躍入未知大海後捕撈出來的產物,反應了現階段的喜好。

一張完美的錄音作品可能不夠真實,稍有瑕疵的事物或許更觸動人心,對deca joins來說,現階段更傾向成為後者,《鳥鳥鳥》如一杯淡茶不加修飾,不求強烈的香氣,只願更貼近創作者的本質。

本文經Blow吹音樂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陳仲廷
核稿編輯:林君玶


Blow 吹音樂

給獨立音樂輕度愛好者: 所有新鮮有趣、光怪陸離、你應該知道或意想不到的消息都在這裡。 給獨立音樂重度研究生: 那些冷僻的專業知識、產業觀察、流行趨勢希望能滿足您的需求。

更多此作者文章

【享受人生EP.1】腰間最柔軟的一塊:瘦身失敗不代表意志力弱,減肥醫師給棉花糖女孩的建議

【享受人生EP.1】腰間最柔軟的一塊:瘦身失敗不代表意志力弱,減肥醫師給棉花糖女孩的建議

歡迎收聽《享受人生》Podcast,由資深體育主播呂佳宜主持,特邀減肥門診名醫楊名權醫師,帶來長達20年的減肥門診經驗談。

你曾經體會過「減重無效」的困境嗎?在社交媒體影響之下,健身成了一種「生活態度」,但肥胖問題卻不見趨緩。根據體育署去年(2020)在「運動產業發展公聽會」公布的推估數據,台灣「運動服務業」(健身產業)高達6500多家,最終消費共約1775萬人次、產值約600億元。

民眾投入大筆花費健身,但台灣的肥胖問題似乎沒有隨之減輕。根據最新的「國民營養調查2016-2019」,台灣成年人的體位過重或肥胖百分比達到47.97% ,代表每兩位成人就有一個過胖。國際大型研究顯示,有81% 的肥胖症患者認為減重是他們自身的責任,缺乏尋求專業醫療協助的認知。這不禁令人懷疑,有多少人曾經歷減重無效的困境,以及肥胖問題背後是否真的與「運動意志力」有關聯?

本集《享受人生》Podcast,我們邀請減肥門診名醫楊名權與主持人呂佳宜,一同破解有關肥胖問題的迷思,收聽管道如下:

減肥門診醫師也有自己的減重故事:找出你的「肥胖因子」
圖片_2
楊名權醫師。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造成肥胖問題的主因五花八門,其中更不乏一些「不可控因素」,比如遺傳、生理、環境、工作至教育背景及大腦活動等 ;但有許多肥胖患者將減肥無效的原因歸咎於「意志力」不夠,貿然嘗試網路流行減肥法,導致復胖甚至健康問題。擁有超過20年減肥門診經驗的楊名權醫師,在節目中分享從110公斤到76公斤的減重過程,並強調建立正確的知識,才是減重開始的第一步。

《享受人生》節目重點整理:

  • 減肥醫師也曾胖過:楊名權醫師體重破百的心路歷程(02:00)
  • 真的有人天生就會胖:兩種引發肥胖問題的主因(05:37)
  • 慢慢來,比較快:楊醫師漸進有序的「三階段減重法」(10:44)
減重是一時的,控重是一輩子:正確的減重方式與適合族群

事實上,我們看見的肥胖表象可能只是一種病徵,不只成因不同,更伴隨許多複雜的慢性疾病,如心血管疾病、睡眠呼吸暫停、糖尿病等。有些慢性病甚至會與體重交互影響,使患者踏入疾病與發胖的惡性循環。楊醫師建議有減重需求者,應即早尋求專業醫療諮詢,才能依照工作型態與個人生活排定計畫,找出最適合自己的減重方式。

《享受人生》節目重點整理:

  • 減重時勿貿然節食!攝取低於體重15-20倍熱量反而可能失效(15:56)
  • 減肥門診遇過印象最深刻的病患,生活壓力導致體重飆至120公斤(19:57)
  • 論「減重」與「減肥」的差別(23:53)
減重門診流程大公開 :相信專業,瘦得更快樂
圖片_3
資深體育主播呂佳宜。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在節目尾聲,楊醫師為我們詳細揭露減肥門診的看診流程,破除減肥門診一定需要藥理或手術的刻板印象。最後,醫生也為目前正在減重之路努力的你我,提出三個專業建議。

《享受人生》節目重點整理:

  • 吃類固醇可能導致發胖,你知道為什麼嗎?(26:07)
  • 進入減肥門診不可怕!減重門診的檢查SOP (28:15)
  • 楊醫師給正在減肥之路的你三個建議(30:24)


品牌贊助

由every little d《廣編團隊》製作,由品牌贊助,針對某個特定議題進行研究與探討,不使用浮誇字眼,致力用客觀的角度提供讀者以另一個角度了解商業行為背後發生的議題。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