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tish Museum

大英博物館其實是個色色的地方?走進神秘的禁忌收藏室——Secretum

22 Feb, 2021
大英博物館其實是個色色的地方?走進神秘的禁忌收藏室——Secretum Photo Credit: British Museum

說到大英博物館的色色收藏,肯定要從Secretum開始談起。

1753年,大英博物館在人文薈萃的Bloomsbury成立了。

這個歷史最悠久的公眾博物館,比美國成立還早17年。它像個大型珍奇櫃,收羅帝國探險家在世界各地遊走、合法或非法取得的人造物品,而人類對於「性」長期的愛好與偏執,也在收藏中屢見不鮮。這些性相關的物品,不只是文明演進的切片,也反應出這兩個半世紀來,人們對於性的態度轉變。

禁忌收藏室——Secretum

shutterstock_194540072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說到大英博物館的色色收藏,肯定要從Secretum開始談起。

Secretum是大英博物館在1865年開設的特別收藏室,相傳其建立是為了因應1857年英國所發佈的一條法案《淫穢出版物法》,為保護未受過教育的兒童婦女與勞工階級之心靈健康,法官可以簽署令狀,讓警察去扣押或銷毀任何違反善良風俗的物品,即使它與藝術相關也無法倖免。

在這個大門深鎖、民眾無法進入的收藏室中,躺著英國探險家和人類學家在世界各地的發掘,例如印度神廟牆上的各種體位性別物種交配浮雕、刻著陰莖的小戒指(羅馬人的飾品,認為會帶來好運)等等,而被允許進入房間的人只有知書達禮的紳士們,即便面對著成室的猥褻物也堅決不受動搖。

Indian-architectural-fragment
Photo Credit:British Museum

怎麼可能。

Secretum馬上成為紳士們的地下娛樂,他們絞盡腦汁,透過各種方式希望Secretum的管理員認同他們堅毅不屈的心靈,讓他們能夠進入房間中,和這些稀奇古怪的小玩意私下交心。

Secretum的藏品在漫長的歲月中不斷擴張,其中最有名的捐贈者之一是Dr. George Witt。從內科醫師起家的Witt本來就對收藏情有獨鍾,隨著他在澳洲投資事業越來越發達後,他的古代異教徒(特別是希臘神話中的生育之神Priapus)收藏就益發茁壯,其中包含現代仿製的中世紀帶齒貞操帶、打扮成角鬥士的女性照片(當時的色情小卡),以及為數壯觀的434根假陽具!

不過,隨著時代觀念轉變,禁忌收藏室的物品也逐漸移交給其他部門做專門的研究和典藏,如今,Secretum的存在,反而意外成為了大英博物館的另一種對於近代歷史的收藏。

#01:性感到無法展出的多羅菩薩

TaraInSitu
Photo Credit:British Museum

多羅菩薩的傳說有幾個版本,一說是印度教女神被佛教收編、一說是觀音不忍萬物痛苦落下的淚水幻化。當大乘佛教在西元前3世紀隨著孔雀王朝的阿育王抵達斯里蘭卡後,多羅菩薩也跟著進入當地信仰之中。雖然如今,斯里蘭卡已經是個以信奉上部座佛教為主的國家,但透過大英博物館這尊金閃閃的多羅菩薩像,我們仍能窺探大乘佛教在斯里蘭卡的影子。

根據斯里蘭卡的官方說法,此尊雕像是英國殖民斯里蘭卡時,被英國總督Robert Brownrigg從國王手中搶走帶回英國,但英國人卻認為這是識貨的Brownrigg從某個人手上買下帶回英國的。

無論如何,多羅菩薩被迫流浪到英國,卻又因為祂渾圓的乳房、彎曲的腰肢與結實豐滿的臀部,讓維多利亞的紳士們大喊不妙,認為這樣太色情了,一定會引起社會風波,討論了30年未果,最後將祂奉入Secretum中供學者研究。

吃飽太閒嗎你們?菩薩嘴角含笑,無論是當年殖民者的無知與當今殖民者後代們對著她指指點點,皆不入祂的杏仁眼。


#02:為男孩子們的美好戀情乾杯——沃倫杯

WarrenCup
Photo Credit:British Museum

「美麗的男孩子旁邊一定要是男孩子。」重度BL愛好的友人發自靈魂吶喊著,想必希臘羅馬人也是如此穿越時空與其心領神會。

希臘羅馬時代裡,男性同性性行為在一定程度內是被接受的。大英博物館中有不少這般題材的收藏,諸如紀錄4世紀墳墓Tomb of the Chariots中男男背後式壁畫的探險家筆記,以及描繪宙斯幻化成鷹追求美少年Ganymede的人獸雕塑,但最著名的,肯定是沃倫杯(The Warren Cup)了。

推估應該是於西元5-15年間在耶路撒冷附近製作的沃倫杯,隨著時間流轉逐漸氧化,有了沈穩古樸的色彩,但上面捶打出的畫面仍舊讓人臉紅心跳:一名留著鬍子的大叔身上依偎著俊美的年輕男孩,男孩的屁股充滿彈性,大叔的重點部位若隱若現,而一旁門後站著更小男生偷窺著;另一面則是一名發育未成熟的少年趴在床上,性器袒露,而年長男子從背後將少年的腿微微抬起,姿態繾綣愛戀,後方的紡織品與樂器則透露出她們的社會地位。

這個銀杯被認為應該是描繪著希臘時代,成年男子教導少年如何性愛的場景。這種師生關係在希臘時代並非罕見,而崇敬希臘文化的羅馬貴族,或許委託工匠訂製了以這樣的場景為主題的銀杯,在私人晚宴中傳看把玩。

而這個酒杯實在太擬真刺激了,當收藏它的美國富商Edward Perry Warren過世後,無論大英博物館和倫敦的菲茲威廉博物館都無法鼓起勇氣買下來,甚至連美國海關都曾拒絕這個猥褻的杯子入境,直到1999年,才成功入藏大英博物館。


#03:日本浮世繪春畫

Shunga
Photo Credit:British Museum

根據大英博物館的統計,最多人在官方網站上查詢的並非他們的地址或營業時間,而是埃及和,嗯對,春畫。

我不想知道人們拿官網在做什麼。

有賴於木刻版畫技術發展神速,江戶時期不僅僅是有著大量的歌舞伎明星小卡、風景名勝圖繪和美人畫,春畫的傳播也是便利了不少。

儘管德川幕府禁止春畫的發行,但這類繪製露骨性愛與性器的人類(或者人獸、人神)作品仍舊在地下快樂地流通著。武士認為是護身符、商家在倉庫裡壓張春畫避火神作祟,母親在女兒出嫁時塞幾張當作新婚指導,有些富裕人家也會特別委託知名畫師客製春畫私底下賞玩。

截圖_2021-02-19_下午1_35_22
Photo Credit:British Museum

春畫隨著明治維新而黯淡,部分作品飄洋過海來到大英博物館後也深藏在Secretum中,直到1990年代興起的春畫研究熱潮,這股次文化才又再度被重視,而大英博物館曾舉辦的《春畫:日本藝術裏的性與樂》特展,讓春畫一度登上高峰,甚至有許多人因此誤會,將浮世繪與春畫劃上等號,倉庫裡的小秘密,也意外成為大英博物館僅次埃及棺槨最受歡迎的文物。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古家萱
核稿編輯:林君玶

Elanor Wang

Felix culpa,拉丁文,愉悅的墮落。曾就讀SOAS藝術史碩士班,現為藝術產業從業者,試圖以偏狹的觀點、醉倒的姿態紀錄城市。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