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ye Sees No Lashes

《目不見睫》進入最後倒數:回顧瘋狂輸出的創作過程,John Yuyi有些話想說

18 Feb, 2021
《目不見睫》進入最後倒數:回顧瘋狂輸出的創作過程,John Yuyi有些話想說 Photo Credit:江宥儀,HYPEBEAST提供

在這段時間中,小江選擇隔離身邊的大家,希望能在毫無雜念的空間中思考自己究竟該做什麼,依循著內心的指引,屏除外界的任何騷動,她認為相較於3年前的自己,無論是身心靈皆有所轉變。

文字:Noel Lee

2018年5月左右,我們與台灣藝術家江宥儀(John Yuyi)一同夜遊台北中正紀念堂,那時的小江27歲,定居紐約。因應世界疫情的關係,她於去年暫時回到台灣,並與TAO ART一同策劃個人在台首次的實體裝置個人展覽《目不見睫》(Eye Sees No Lashes)。

在面對廣大媒體蒞臨活動的當下,小江過往提及的躁鬱性格彷彿煙消雲散,外顯與內心的狀態猶如風恬浪靜的水面,偶有騷動波紋,但仍然神態自若;看來,在策劃《目不見睫》的過程中,小江也與作品一同調整,更接近更完整的自己。

本次展覽作品包括〈你只看到我〉、〈愛你愛到殺死你〉、〈那一葉,我們眼神交會〉、〈撕撕〉、〈電光火石〉、〈我愛我〉與〈目不見睫〉,將個人想要傳達的故事訊息載入物件,保存著當代正在發生的脈絡,關乎著現實五花八門的產物,也有非單純肉體可扶持的情感、意識與互動,而虛實之間的交融正是本次展覽所體現與形塑的一種看法。

本次,我們交給小江2台即可拍,希望由她親自紀錄《目不見睫》,並在日後與我們分享這些照片的故事,就跟長大後的我們一樣,總愛翻翻舊照片拾起那些塵封回憶。

#01:〈電光火石〉

FotoJet
Photo Credit:江宥儀,HYPEBEAST提供
小江說道很喜歡自然產物與工業加工物的衝擊,藉以了解身邊環境,石頭都是在舊家附近海邊所撿的

「那時的我,正處於瘋狂輸出的狀態,心理狀態比較躁動,一直保持衝刺,不想要有任何愧疚感。」過去小江就曾說道前往紐約就是打算挑戰自己,藉由環境的關係來突破與延續自己;如今回台與TAO ART和策展人岳鴻飛等人一同籌備《目不見睫》,猶如一種歷年成果的驗收。

在這段時間中,小江選擇隔離身邊的大家,希望能在毫無雜念的空間中思考自己究竟該做什麼,依循著內心的指引,屏除外界的任何騷動,她認為相較於3年前的自己,無論是身心靈皆有所轉變。

「或許是回家的關係,生活上有太多捨不得,使得無法保持過往在紐約時的創作步調,雖然紐約的大家看起來超級忙碌,不過大家都是以最高效率處理事情,彼此間的思想與作息相對比較少在拉扯,而那正是我要的。」

這段期間的小江鮮少於Instagram曝光或是於台北街頭走跳,於隔離期間實行真正的與世隔絕,而她也坦承,如果在創作過程中節奏有所變調,焦慮的情緒仍就會找上她。


#02:〈目不見睫〉

展場中花的功夫最大且最個人符號化的作品〈目不見睫〉,是自己對自己的反諷,跟人溝通時,我會顯得自己目中無人,我怕別人覺得我目不見睫和難搞,但是其實是因為自己有對品質的無法妥協的強迫症,那樣的要求感覺在旁人看起來可能目中無人。

裙子的設計也讓自己回到服設系老本行,希望透過布料這個熟悉且可掌握的材質來傳達概念,而藍頭髮是生命中很重要的里程,陪伴我經歷無數,包括紐約時期的我,那今年染回來,代表一個階段的結束,而這個作品就是乘載那些時期記憶的結合。

展覽中,能看見許多小江的專屬符號,過往透過個人身體作為載體大膽地分享故事,今番轉化為實體概念空間,賦予作品更具立體與靈氣的意象,觀賞者與作品的對望之間,實際傳遞的精神和感受比起網絡更加單刀直入;而作品的的諧音命名法,則反應了小江所熱愛的即興幽默。

那在這個充滿「個人」且虛實交錯的世界中,小江可曾迷失過自己?「Everyday,此時此刻也是,我本來就是一個每天都在不斷拉扯的人,之前甚至嚴重到了所謂的醫療等級,但現在沒那麼誇張了,我認為現在的我比較知道共處或是跳脫這種焦慮和解離的的感覺。」

接在「個人」之後,筆者提及展覽中另一舉足輕重的元素——「情人」,例如展覽壓軸作品〈你只看到我〉就在此元素中表現相對強烈。小江表示一直以來她都認為隱形眼鏡很酷,而作品〈你只看到我〉就是單純並霸道地要求情人:「你眼中只能有我。」

關於「情人」這個創作元素,小江認為一切都始於雙魚座的雙極性情感:「我能同時極致理性,也極致感性,十分重視戀愛與感情這段過程,但也能忍痛割捨一切,總是哭著追求自我實現。」為愛而生、柔情似水都是網絡上對於雙魚女的形容,就筆者對小江的了解,再也貼切不過了,而這席話所描繪出的小江性格,其實在〈我愛我〉的作品中就已深刻地體現。

本次採訪原訂於一月底再次回到展覽現場訪問,不過小江因為眼部感染的問題必須待在醫院靜養,因此以電訪形式交談,順便為待在醫院的小江排解無聊。電話中,筆者向她表明上回在展場未能向她說的話:「你感覺變成熟了。」而小江回應:「你也這樣覺得吼?」

小江認為,除了這次在隔離間與策展後的體悟之外,回過頭看以前曾經的各種合作,雖然不能確定自己是否做得完美,但執行面上真的成長不少。「就像是Nike Air Max 270 React合作案中,我向打鐵師傅學習到了關於材質上的運用,或是在台北當代藝術博覽會中的《我樹著打給你》,我看了很多的樹,也花了很多時間挑選也更了解它們;無論是好是壞,無論共鳴如何,重點是我得到了一份名為知識的小行囊,那這樣就夠了。」


#03:〈愛你愛到殺死你〉

https___hk_hypebeast_com_files_2021_02_j
Photo Credit:江宥儀,HYPEBEAST提供
探討社群網絡的消費文化,包括將自身商品化

最後與小江談談近年一直面對到的議題——「抄襲」。過去每當有相關事件發生時,筆者總會與小江聊上一段時間,好讓她舒壓內心抑鬱的情緒,不過隨著多次的經歷之後,她認為自身比起過往更加氣定神閒。

「雖然我看起來ㄎㄧㄤ ㄎㄧㄤ的,但我的每一步都有自己的佈局與想法,我要努力鞏固自身的東西,如果有一天我要去挑戰別的東西,我希望讓大家知道那是屬於我的,那不是潮流,也不會被覆蓋。」

「我也想過,當我要保護自己時,我就該把自身做大和創作連結,無需靠警察或法律保護你,你會自然而然地就在一個保護圈裡,我這幾年都在維護這些事,我想這些事也不會有停止的一天,我自認現在已有足夠的底氣,所以這些『抄襲』,我已開始轉念想成單純單純像在路上發生的擦撞。」


#04:〈我愛我〉

「〈我愛我〉的原意不那麼正面,其實是在反映壓抑的社會,但這次想特別用不同的方式在展場中呈現,因此改用綠色。創作是來自當時是因為有多餘的材料,寫下紅色的我愛我,也因應我的個性,追求完美但容易崩潰,愛用負面來堆疊正面,因此這作品也是對自己的喊話。」

關於這次展覽,小江認為多年前於心中所種下的種子終於萌芽,是一種水到渠成的豁達感:「過去一直覺得對在台灣辦展,我有著比在別的地方更想認真對待的心態,畢竟是故鄉,所以總覺得時機是要到我可以完美呈現之時;但現在的我反而覺得一切不可預期,我在疫情期間回台,卻意外變成了一個完美的時機去做這件事情。回到台灣的我,總有一種在利用台灣給予的溫暖環境,像是相對便宜的成本與觸手可及的資源人力,而這些都是紐約所辦不到的事情。」

最後,小江也為這段時間下了一個結論:「創作的成品和靈感,都代表了生活的軌跡與影子,是由潛意識所堆疊而來的,而作品就像是一種整合。」

江宥儀首檔實體裝置個人展覽《目不見睫》(Eye Sees No Lashes)開展僅到2月20日,有興趣的讀者敬請把握機會。

日期:2021年1月9日至2月20日
地點:台北市內湖區洲子街79-1號8樓

本文經HYPEBEAST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古家萱
核稿編輯:林君玶

HYPEBEAST

創立於 2005 年的國際知名線上潮流生活資訊媒體HYPEBEAST,以街頭時裝與球鞋文化為主軸,延伸至藝術、音樂、設計等流行文化領域 。團隊橫跨歐美、日韓與中港台,憑藉獨特觸覺、極具視覺衝擊之影像, 從最新、最多元化的時尚資訊,到專題報導、造型特輯,24 小時無間斷供應,與讀者一同見證著潮流文化之發展。創立於 2005 年的國際知名線上潮流生活資訊媒體HYPEBEAST,以街頭時裝與球鞋文化為主軸,延伸至藝術、音樂、設計等流行文化領域 。團隊橫跨歐美、日韓與中港台,憑藉獨特觸覺、極具視覺衝擊之影像, 從最新、最多元化的時尚資訊,到專題報導、造型特輯,24 小時無間斷供應,與讀者一同見證著潮流文化之發展。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