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the Realm of the Senses

18禁?一部到30歲都未必能懂的經典電影——《感官世界》

07 Feb, 2021
18禁?一部到30歲都未必能懂的經典電影——《感官世界》 Photo Credit:《感官世界》來源:IMDb

電影結束在定與吉蔵窒息式性愛下,定將吉蔵勒斃,割下吉蔵的生殖器,躺在他身旁,在詭異的寧靜下,愛達到了高峰,停留在最美好的時刻。《感官世界》要講的很簡單,就是愛情與人。

文字:昌昌

 這部曾被列為全球十大禁片的經典電影,4K數位修復版日前重現大螢幕,讓恆久不衰的經典再度成為話題。

《感官世界》的中、英、法片名大同小異,都強調「感官」兩個字,但最能表達《感官世界》原意的還是日文片名《愛のコリーダ》(愛的鬥牛),因為這部片圍繞的是「愛」,而鬥牛是藝術與死亡的表徵,總有一方會聲嘶力竭,有一方會倒下,愛的鬥牛4個字,就是這部片的精髓。

電影改編自1936年震驚日本一時的「阿部定事件」,服務生阿部定與料理店老闆吉田吉蔵偷情,兩人私奔到旅館,日夜沉溺於雲雨之歡,後吉蔵死於與定的窒息式性愛,定並將吉蔵的陰莖割下作結。

1936年是日本帝國主義擴張的極致,也是集體的最放大,40年後Tom Wolfe在《New York》雜誌上發表「我的年代(The Me Decade)」一說,個人覺醒開始,性解放、女權與同性戀文化盛行,LSD迷幻藥盛行,《感官世界》在放蕩的70世道中問世。

以個人慾望為主體,卻刻意穿插象徵帝國主義的日本旗幟。劇中,與阿部定過著放縱生活的吉蔵,難得隻身外出,他與帝國軍隊擦身而過,這畫面將個人與集體的衝擊達到頂峰,面對國家,吉蔵如此渺小,而在國家優先的氛圍下,他與定的個人慾望是可恥的。

越壓抑的社會,反作用力越大,定與吉蔵彷彿用他們的墮落,對彼時的軍國主義做了無聲的抗議,《感官世界》是與過去的對話,也是時代的紀錄。

Screenshot_2021-02-01_at_17_36_44
Photo Credit:《感官世界》來源:IMDb

大島渚除了擅於社會批判,也是最柔情的導演,多年過後看《感官世界》,除了是對那個世代的重審外,就是一部純愛情片。選擇拍阿部定,不是因為當年爭議的割鳥事件,大島渚的動機再簡單不過:每個人都渴望愛情,而且是炙熱、拋開世俗的愛,但現實很難擁有。

《感官世界》可看性就在這裡:那些被世俗壓抑的,都可以在電影裡沉淪;那些只有自己知道的扭曲,在電影裡都能被接納。

說這部片是很純的愛情片,在男女主角初次見到彼此就決定了。松田英子與藤龍也演的就是一見鐘情,愛情是這樣直覺、這樣說不清,它可以很深,同時又是最膚淺的。

吉蔵接住了定的所有貪婪,也深深迷戀定年輕的肉體,好幾次都用看藝術品的方式去稱讚定:「妳的身體真是柔軟啊!」

Screenshot_2021-02-01_at_17_36_32ok
Photo Credit:《感官世界》來源:IMDb

而那些裸露都是必要的,就像是定與吉蔵對性那樣的誠實,毫無遮掩,對於陰部與陰莖的特寫,都呼應了定與吉蔵的愛情。

電影最具爭議的裸露,看懂的人覺得再流暢不過,如果用隱晦的手法描繪定與吉蔵的性,就完全失去意義,如果猥褻的程度不夠,也無法突顯兩人對性的沉溺,他們的世界,沒有世俗的雜質,是再純不過的愛。

電影裡二人私奔到旅館結婚,在他們的「初夜」,定顫抖著,就像一個嬌羞的新娘,在感官世界裡, 兩人是彼此的知己,在不斷的性愛場景中,觀眾感受到的不只是慾望,還有濃烈的愛。

Screenshot_2021-02-01_at_17_37_01ok
Photo Credit:《感官世界》來源:IMDb

年輕時看《感官世界》,可能會感到許多對話很淫穢,30歲之後,再看那些對話,都是愛。

吉蔵對定說:「我有時候覺得我的屌不屬於我,他想要妳勝過全世界。」讓人想到《風塵三俠》裡梁朝偉飾演的陳大文遇到柏安妮以後,也是無法控制自己的「小文」了,以前可以是風流的,遇到妳後,只為妳瘋狂。

而炙熱的愛不會持久,旅館女侍告訴吉蔵:「你快逃吧!你會死在她手裡的。」吉蔵聽了後惱羞成怒,這像跟一個知道自己意志力薄弱的考生說「你要認真!不然一定落榜!」一樣。

因為吉蔵再清楚也不過了,吉蔵早就知道走向毀滅是唯一的路,但他還是無法停止,這是為什麼看《感官世界》總能深深感到身為人的無助。

除了愛情,《感官世界》也講人的慾望,而且是最基本的命題:慾望當前,是駕馭它還是被它吞噬?

《感官世界》開場不久,吉蔵問定:「對性妳感到羞恥嗎?」定從一開始的羞澀到對愛慾無法自拔,最後因為強烈的忌妒殺了吉蔵。

Screenshot_2021-02-01_at_17_37_29ok
Photo Credit:《感官世界》來源:IMDb

好似《西方極樂園》經典角色威廉,在一趟旅程後,他從一個溫文儒雅,安分守己的女婿,到一個連親身女兒都不在乎的劊子手,他無法停止尋找當年的「迪樂芮(Dolores)」,以為那是愛情,被慾望吞噬的威廉變得扭曲不堪。這就是人性,時時與各種慾望拉扯、妥協與共存。

大島渚拍人的慾望,特別是女性的慾望。電影中阿部定無所懼地追求性愛的歡愉,在70年代性解放的氛圍下,好似順水推舟。然而,40年後,女性對於性的追求,還是受到世俗綁架,社會仍有女性享受性愛是羞恥的聲音,從海蒂拉瑪演出史上第一個大螢幕女性高潮,到大島渚的阿部定,這些解放女性情慾的先驅,到了今日都值得激賞。

電影結束在定與吉蔵窒息式性愛下,定將吉蔵勒斃,割下吉蔵的生殖器,躺在他身旁,在詭異的寧靜下,愛達到了高峰,停留在最美好的時刻。

這部片沒什麼動人心弦的配樂,只有偶爾出現的三味線,這就是大島渚要的,因為定與吉蔵的感官世界,是那樣純淨,華麗的配樂只是多餘。

《感官世界》要講的很簡單,就是愛情與人。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林君玶
核稿編輯:楊士範


讀者投書

投稿請寄到 [email protected] 來信請附上投稿人真實名字、email和電話,並直接附上投稿內容(Word、純文字皆可)。我們會在收到稿件後24小時內回信,建議勿一稿多投。另外為了國際版翻譯需求,也請附上想要刊登的英文作者名稱。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