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Moon Song

愛情是被社會認可的精神錯亂:史嘉蕾喬韓森為《雲端情人》唱的〈月亮之歌〉

愛情是被社會認可的精神錯亂:史嘉蕾喬韓森為《雲端情人》唱的〈月亮之歌〉 Photo Credit:《Her》,來源:IMDb

幽靜的小歌如同剔透的冰層,主角在其上不停地旋轉,你可以瞧見愛情、親情與各種複雜情感背後極其純粹的渴望,但是呢,那股唯恐出錯的小心翼翼在乾淨的人聲上又益發明顯,彷彿他們心知肚明完美難以永恆,而和諧近乎不堪一擊。

電台司令(Radiohead)的吉他英雄強尼格林伍德(Jonny Greenwood)熱衷鑽研各種新舊技術,他曾說:「現在的樂團經常演奏他們祖父母那一代的樂器,而且風格通常一樣。」就像808鼓機的音色很舊了,但仍然無所不在。

他建議最好把所有事物都視為當下的或是復古的,這種概念與2013年上映的《雲端情人》(Her)有志一同,該片配樂由加拿大樂團拱廊之火(Arcade Fire)的Will Butler和加拿大音樂人Owen Pallett聯手製作,既用聲響串連現實和數位世界,同時也強化視覺效果。

奇妙的是,那種極度純淨、原始的歌聲,以及刺刺扎扎的電波爆破聲,都創造出極大的共鳴,並且全然不受時空限制。只要一個鬆懈,你鏈鎖的記憶隨即被拖出瀝血。

平衡時空感、現實感與科技感

《雲端情人》由史派克瓊斯(Spike Jonze)編劇、執導和製作。2000年初期,他讀到一篇文章介紹有網站提供和人工智慧即時傳訊的程式,於是開始發展這個概念。

2010年,他先是執導主題類似的《我在這兒》(I'm Here Jonze),之後又繼續鋪寫,最後花了5個月時間寫出《雲端情人》的劇本初稿,2012年在洛杉磯和上海正式開拍。

6d1t4j7uj0tcd2k149d0sngsu12dyn
Photo Credit:《Her》,來源:IMDb

他將故事時空設定在10年之後,主角西奧多湯布里由瓦昆菲尼克斯(Joaquin Phoenix)主演,人工智慧操作系統莎曼珊原本選定由Samantha Morton配音,但在最後一刻改由史嘉蕾喬韓森(Scarlett Johansson)擔任聲優。

不同於一般語音(如iPhone的Siri、Google翻譯)的字正腔圓、理性端莊,史嘉蕾性感的酒嗓充分顯現「莎曼珊」的人性化——她有喜怒哀樂,有追求,也會失落,並能敏銳地判斷出用戶的語氣,更懂得傾聽和進一步提問、關懷。另一方面,正因為沒有那些聲音表情的提示,西奧多代筆的手寫信才不會被拆穿,做得下這門超過10年的生意。

入圍第86屆奧斯卡的原創配樂,集結Will Butler和Owen Pallett的新作和少數舊作,拱廊之火創作的主題曲〈Supersymmetry〉收錄在他們的《Reflektor》專輯中,同專輯曲目〈Porno〉的旋律元素也散入電影中。

Will Butler說:「這部片比較沒有深奧的概念,更多圍繞在兩個人之間的事情,音樂也做同樣的事。它始於《銀翼殺手》世界,後來逐漸變得更加以鋼琴為中心,並減少史詩感,表現弦樂器和溫暖的合成器音色。」那麼如何保持現實與科技感的微妙平衡?他謙遜地說:「我們只是搖滾音樂人,不知道怎麼辦到。」

飯桌上的隨寫挺進奧斯卡

影片中最動人的歌曲非〈月亮之歌〉(The Moon Song)莫屬,通話過程中,人工智慧助理莎曼珊幾次提到自己正在寫歌,並與西奧多分享作品,兩人甜蜜地哼唱也成為「共譜戀曲」的象徵。

這首歌共有3種版本,電影版由瓦昆菲尼克斯和史嘉蕾喬韓森演唱,錄音室版由Yeah Yeah Yeahs主唱Karen O與Vampire Weekend主唱Ezra Koenig詮釋,尤其是史嘉蕾喬韓森的獨唱版,更令天下無數情種魂牽夢縈。

這首〈月亮之歌〉由Karen O譜曲,歌詞由她和史派克瓊斯共同創作,作品入圍第57屆葛萊美獎最佳影視媒體作品歌曲、第86屆奧斯卡最佳原創歌曲獎(但都輸給了《冰雪奇緣》的〈Let It Go〉)。

得知這首簡配的歌獲得奧斯卡提名時,Karen O感到受寵若驚,她說:「覺得瘋狂是因為〈月亮之歌〉是在最簡陋的方式下創作和錄製完成的,在我的餐廳桌子上;而幾步之外的沙發就是我第一次讀《雲端情人》劇本的地方。」「我把這首歌寫成二重唱,很興奮能和男歌手一起錄製這首歌,Ezra超級酷和開放,他輕而易舉地溜進角色之中,而且該死得很有一套。」

和製作人J. Ralph一起進錄音室時,Karen O與Ezra Koenig盡可能保持〈月亮之歌〉那精簡的親密感,樂器僅用原聲吉他伴奏,混音後製時才加入鋼琴,並在切換男女聲音色時凸顯人聲。Karen O表示,和Ezra合唱這首歌感覺就像實現她國中時的浪漫夢想,「這是一首夢幻的曲調,史派克的《雲端情人》是不斷給予的禮物。」

如今回頭聽〈月亮之歌〉,很難不聯想到法蘭為《親愛的房客》創作的〈在夢裏〉,旋律與樂器配置同樣樸拙、真摯,也同樣設定由故事角色共譜。

幽靜的小歌如同剔透的冰層,主角在其上不停地旋轉,你可以瞧見愛情、親情與各種複雜情感背後極其純粹的渴望,但是呢,那股唯恐出錯的小心翼翼在乾淨的人聲上又益發明顯,彷彿他們心知肚明完美難以永恆,而和諧近乎不堪一擊。

當人工智慧在不斷蒐集數據與除錯中高速進化,史派克瓊斯透過金句連連的台詞喃喃:「愛情是被社會認可的精神錯亂」、「過去只是我們告訴自己的故事」,一再對比出人的執迷不悔,以及輪迴在無盡的愛錯與療傷。

終究需要肉身傳遞溫度,且有時你也只求一個並肩而坐,不是嗎?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古家萱
核稿編輯:林君玶

Booksweet Tsai

記者、寫手、編輯,最常聽設計師和音樂人說故事,還可以再勤勞一點。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