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tsuko Deluxe

許多人都樂意被她罵句「混蛋傢伙」:毒舌中藏著智慧的厭世主持人——松子Deluxe

許多人都樂意被她罵句「混蛋傢伙」:毒舌中藏著智慧的厭世主持人——松子Deluxe Photo Credit:TTTNIS,來源:Wikipedia @CC0

在講究輩分禮儀的傳統日本演藝圈,松子為何能在近幾年快速地成為當紅節目主持人,那可不是因為毒舌而已。讓我們來看看,這位超重量級藝人的獨特魅力。

松子Deluxe(マツコ‧デラックス)很難不引人注意,不只是因為她的巨大身材,更是因為她的毒舌。當她瞇起眼睛、嘴角下垂、在來賓面前不客氣地擺起臭臉,你知道她下一句話又要令全場打起冷顫。

在講究輩分禮儀的傳統日本演藝圈,松子為何能在近幾年快速地成為當紅節目主持人,那可不是因為毒舌而已。讓我們來看看,這位超重量級藝人的獨特魅力。

日本藝人手上能有一個主持節目,基本上你的地位就已經高人一等。而松子手上不只有好幾個節目,而且更重要的是,這些節目的調性都各自不同。

這不但證明了松子不只一招打天下,更證明了她在毒舌之外的實力,而且,這些節目裡松子並非總是獨占鰲頭:某些節目裡她擔任的是副手主持人、某些節目裡她又是訪問型角色。這代表了她在主持領域可以自由變換自己的定位,與過去總是擔任單一類型主持人的大腕藝人不同,顯示了她的靈活性。

就拿台灣觀眾最熟悉的《有的沒的調查局》(月曜から夜ふかし)來說好了,這個深夜綜藝節目在尚未由緯來日本台引進之前,早已由各大字幕組翻譯並剪輯成短片,在社群平台上擴散。這也難怪,這個節目在日本,就一度被稱為「最有趣的深夜節目」。

Screenshot_2021-01-15_at_16_06_31
Photo Credit:日本電視台

大家喜歡節目裡訪問各地路人的真實反應、與比藝人更誇張的個人小故事。但是本質上,這是一個日本近年常見的「錄影帶綜藝節目」:主持人與觀眾一起觀賞由製作單位事先錄製的片段。而既然主持人只是看影片,沒有機會滔滔不絕,可以說,主持人與電視前的觀眾站在相同的立場一起欣賞,那麼,這樣的節目主持人又有何用武之地呢?

確實,日本許多的錄影帶綜藝節目,連主持人都在節目進行到一半時才現身,而且講沒幾句話,馬上就退場「讓我們看看VCR!」。

從這點而言,《有的沒的調查局》似乎不需要松子也一樣會紅……如同另一個著名的錄影帶綜藝節目《跟拍到你家》(家、ついて行ってイイですか?),許多觀眾甚至不知道主持人是誰(事實也不要緊)。

但是,松子卻確實讓《有的沒的調查局》更加好看——當影帶結束後,到下一段影帶播出前,松子總是會輕描淡寫地狠狠黜臭影帶內容,就像你那個總是厭世的室友、或是觀察力敏銳的老媽,冷不防地說出你從沒想過的黜臭。

松子並沒有改變自己在這類型綜藝節目裡的定位,相反地,她站在跟觀眾一起黜臭的角度,而講出更加一針見血的評論——在《有的沒的調查局》裡,她是「評論員」類型的主持人。

Screenshot_2021-01-15_at_16_13_57
Photo Credit:日本電視台

相似的狀況,發生在同樣以訪問路人為主的錄影帶綜藝節目《松子會議》(マツコ会議)或是《徘徊在深夜巷裡》(夜の巷を徘徊する)。節目的主角不是主持人與藝人來賓,而是這些影帶中的平凡人。

松子的評論員角色代替觀眾與這些路人交流,松子不只是代替觀眾做出獨特的黜臭,相反地,她還會代替觀眾關心、問候、甚至體貼。

如果你看這些錄影帶綜藝節目,會發現松子大罵「你是在衝三小!」「不要開玩笑了!」甚至「混蛋!」的次數,明顯比別的主持人多很多,但這只不過是她毒舌的一面,而這種毒舌事實上不是批評:更像我們與好友見面時總是用髒話當作問候語一樣。

統計黜臭的次數在松子身上並不適用,因為有趣的是,她也是在路人來賓面前姿態擺得最低的主持人:她幾乎在與每位路人對談前後,都會加上「在這麼忙的時候打擾你不好意思」、「麻煩你了」、「不知道能不能方便問妳一個問題呢」這樣的問候。

不要忘了,松子是大腕主持人,不是街頭外景記者,但她仍然會使用這些只會在記者身上使用的敬語,不管對方是拾荒老伯或是企業老闆、不管對方是爛醉上班族或是幼兒園小妹,這種開場的尊敬、與交談中適時加進表示親暱的不客氣用語,能夠快速地與對方打成一片。

Screenshot_2021-01-15_at_16_15_55
Photo Credit:朝日電視台

你在字幕組剪輯的片段裡,未必能從簡單行事的翻譯裡看到這種溝通技巧。但是對日本民眾來說,當他們知道現在面前的鏡頭另一端是松子,他們都很樂意被她罵句「混蛋傢伙!」,因為那不是真的在批評你,相反地,那是一種外貶內褒的手法:

「混蛋傢伙!妳這傢伙也過太爽了吧!」松子對在外商公司上班、因此年假可以從聖誕節一路放到元旦後的OL怒吼,但妳能從OL笑得花枝亂顫的臉上看得出來,這傢伙自己知道她真的過太爽了。

而這只不過是「主持人松子」的其中一面,在評論員類型之外,她還是優秀的記者:看看《松子不知道的世界》(マツコの知らない世界)吧。

這個節目會邀請各行各業的傑出人士,他們會介紹「松子不知道」(事實上觀眾也不知道)的事物,是一個知識型對談綜藝節目。節目上只有松子與介紹來賓兩個人,因此,松子也是擔任觀眾的角色——但是更貼近觀眾一點,她必須站在「不知道」的立場,以一個學生求教的姿勢,發問觀眾會疑惑或好奇的問題。

這些節目內容,有的是從觀眾熟悉的世界出發(例如《山葵的世界》、《地圖的世界》、《味噌湯的世界》),這些內容是要從「知之中求未知」,讓來賓告訴你日常平凡無奇的物品裡也有大智慧,妳能看到松子會先擺出百無聊賴的架式,代替觀眾對這種介紹翻白眼。

之後再姿態一百八十度轉變,代替觀眾「恍然大悟」,原來我們對這些事物的理解這麼少;有的節目內容則是需要專業知識才看得懂(例如《約會app的世界》或《蜜袋鼯的世界》),那麼松子便會以不同的姿勢應對:

這樣的東西有什麼有趣之處呢?有什麼值得沈迷之處呢?它有更深的內涵值得研究嗎?松子變成了好奇的形狀,代替我們虛心求教,挖出這些專業知識背後,真正值得讓妳記在腦中的資訊。

而在此同時,松子一樣會使用上述拉近距離的手法,讓這些各界達人或甚至是學術人士,放下專業的架子,讓他們說出更多的真心話——這樣的節目放不上專業的DISCOVERY頻道,但對觀眾來說,卻悄悄地讓他們願意跨越了知識的門檻,感覺與這些陌生領域更親近了一點。

這樣說來,「評論員型」或是「求教型」的松子,算是非常懂得如何引人開口的引導型主持人,但這仍然只是她的一面而已。

在像是與同樣被尊為毒舌天皇的有吉一起主持節目時,更能看出她的真本事:想想兩位都非常會黜臭的大牌主持人,坐在一起共同發揮毒舌功力,那麼有很大的機會,節目會像雙頭馬車一樣方向混亂,因為兩個人都想抓到最難得的「殺球點」,盡力往死裡殺。但是,《松子&有吉的憤怒新黨》(マツコ&有吉の怒り新党)裡看不到各行其事。

cast
Photo Credit:朝日電視台

這是高手論劍的地步:松子與有吉兩人不分貴賤,沒有誰主導誰跟上的問題,兩個人各自出招,而主副地位隨時變換。兩位主持人有時共同黜臭、有時你來我往,但是兩邊都維持在相同的運劍範圍——不會有哪一方持續退縮、或是哪一方持續天馬行空。

松子與有吉就像一起跳著探戈,妳能看到他倆貌似「肢體交纏」,但身體之間,卻永遠保持一個看不到的距離,兩個人共同維持之間的「空」,藉此來消耗談話中不必要的情緒反應。

有時松子講到怒氣衝天,有吉便擺出他似笑非笑的表情沉默等候;有時有吉佔了上風,松子就在旁以貴婦貌冷言冷語刺上幾句回應。這種君子論劍形式,在對談型綜藝節目裡並不多見,原因很簡單,你必須找到兩個功力相近、又能以禮相待的主持人才行。

以耍笨與黜臭兩人搭檔為主的日本諧星界,很難出現這種不相上下的人選,更遑論屬於相似風格的大牌主持人們,會願意與另一個王分享王位。而今年就要開播進入十年的《松子&有吉的憤怒新黨》偏偏就辦到了,這是有吉厲害之處,卻也是松子的本領——而她的路線比起他還要更加寬廣。

松子實現了這些過去大牌主持人少見的風格,但這不代表她對於一般正統派主持人風格感到陌生,相反地,她一樣能遵循正統派那種挖掘來賓趣味、配合節目效果大叫大笑的路線。這證明松子Deluxe可以劍走偏鋒、也可以撐起名門正派、同時還能令觀眾與來賓喜愛她不同風格的轉變。

Screenshot_2021-01-15_at_16_22_26
Photo Credit:東京電視台

這些不同變化的背後,都看得出她並不是透過情緒驅動氣勢的藝人,她盡力在螢幕前表現「誠實」,而從誠實之中,自然地產生疑惑、黜臭、或是關懷。她也許很懂這些主持技巧,但是她的心態也許才是真正讓她走紅的原因。

明石家秋刀魚就像永遠長不大的頑皮老爸;塔摩利就像有品味又幽默的紳士;北野武就像你不敢接近但其實聰明蓋世的壞同學。

如今當紅的松子也在觀眾心中建立了成功的形象,她厭世臭臉,但當你有難,她會第一個鼓起義氣(與擺著臭臉)來救駕。從不批評你、而在你面前把醜話說清楚。我們人生中多少有像這樣的正直損友,當妳一帆風順時不會想起她,當妳跌落谷底時卻不免想起,她那時那句「混蛋傢伙」真是罵得太好了。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林君玶
核稿編輯:古家萱

龍貓大王通信

龍貓大王報導你從未在意(但很有趣)的小新聞、 報導已經過時(但很有趣)的昔日事物、 報導失敗的、被嘲笑的、瘋狂的、奇怪的人們。 報導日本偶像、好萊塢動作、飛車與劫盜電影、70~90年代物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