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ght Club 2

你熱愛這部電影或小說,但可能不知道它有續集——《鬥陣俱樂部2》

17 Jan, 2021
你熱愛這部電影或小說,但可能不知道它有續集——《鬥陣俱樂部2》 Photo Credit:《鬥陣俱樂部》來源:IMDb

在你或許不知道的情況下,《鬥陣俱樂部》推出了續作,不是小說,也不是電影,而是一部漫畫。

2004年,恰克.帕拉尼克(Chuck Palahniuk)在他最有名的小說《鬥陣俱樂部》(Fight Club)的新版序言中提及,這本小說其實只是稍微調整了一下《大亨小傳》(The Great Gatsby)的內容,基本上就是那種倖存下來的使徒,描述他心中偉大英雄的典型故事。

就連故事裡的主要角色,也同樣是兩男一女,其中一個男的,也就是那個英雄,最後被人給槍殺了。

雖然《鬥陣俱樂部》已成經典,但正如我們所知,無論是小說,或大衛.芬奇(David Fincher)執導,愛德華.諾頓(Edward Norton)、布萊德.彼特(Brad Pitt)與海倫娜.寶漢.卡特(Helena Bonham Carter)主演的電影,在剛問世的時候,其實都並未引起太多矚目,一直到電影推出DVD後,才慢慢使這部片出現不少死忠簇擁者,連帶讓小說及帕拉尼克的名聲因此水漲船高。

照理說,只要你曾看過《鬥陣俱樂部》的小說、電影或兩者兼具,應該都會有個類似看法,就是認為這部作品最好到此為止,不要狗尾續貂。

Screen_Shot_2021-01-13_at_3_51_30_PM
Photo Credit:《鬥陣俱樂部》來源:IMDb

但偏偏,這則故事就是在你或許不知道的情況下,於2015年推出了續作《鬥陣俱樂部2》(Fight Club 2),而且還不是那種由電影公司發起,無視於原著作者與首集導演的欠缺敬意之作,而是確實由帕拉尼克所撰寫的作品。更有甚者的是——

《鬥陣俱樂部2》不是小說,也不是電影,而是一部漫畫。

在提及為什麼要以漫畫形式推出《鬥陣俱樂部2》時,帕拉尼克表示,這部作品過於抽象,難以將其化為書頁上的文字,因此他堅信唯有妥善排序的畫格,才是唯一能承載《鬥陣俱樂部2》的媒介。

但在此同時,帕拉尼克也表示自己想破壞所有規則,就像芬奇在《鬥陣俱樂部》電影版中打破第四道牆,直接把電影的播映方式,與剪接手法呈現在觀眾面前那樣,打算讓故事自畫格中流洩而出,藉由破壞漫畫本身的規則,來呈現出這則故事的一團混沌。

Screen_Shot_2021-01-13_at_3_58_02_PM
Photo Credit:Dark Horse

也因為如此,在這部作品中,我們會不時看到藥丸、膠囊或玫瑰花瓣這類物品,就這麼散佈在頁面之中,有時甚至遮住了對話框或角色臉孔,彷彿讀者就是那個灑落了這些物品的人。

到了故事後面,隨著某些角色及劇情元素的出現,更讓現實與虛構的屏障被一拳擊穿,使一切彷彿沾滿了血污,就這麼變得模糊不清。

Screen_Shot_2021-01-13_at_4_04_01_PM
Photo Credit:Dark Horse

接下來,我們即將要聊聊《鬥陣俱樂部2》包含結局在內的主要情節。由於這部漫畫目前並沒有要改編為影視作品,或發行繁體中文版的消息傳出,因此是否要看下去,則由你自行判斷

但補充一下,我個人認為就算要改編成電影,本作也絕對得經過極大幅度的改編,甚至是故事完全另起爐灶,才比較有可能實現就是了。

好了,如果你決定要繼續看下去,那麼在此則提醒一下,《鬥陣俱樂部》的小說與電影結局並不相同。

在原著中,由於主角另一個人格泰勒.德頓(Tyler Durden)準備的炸藥出了問題,因此其破壞社會秩序的計畫並未完成。而主角以開槍自殘的方式解決泰勒以後,則被送進精神病院,並透過醫院員工得知,那些參與計畫的成員們,仍等著主角回去率領他們。

而《鬥陣俱樂部2》的情節,正是延續小說的結局發展而成。

Screen_Shot_2021-01-13_at_4_08_13_PM
Photo Credit:《鬥陣俱樂部》來源:IMDb

準備好了嗎?那就開始吧。

《鬥陣俱樂部》的敘事觀點,全部出自從頭到尾均未曾提及姓名的主角,但在《鬥陣俱樂部2》中,主要敘事者則變成了泰勒.德頓,甚至就連無名氏主角也總算有了名字──賽巴斯汀(Sebastian)。

在經過前集事件的10年以後,賽巴斯汀已與女主角瑪拉.辛格(Marla Singer)結婚並育有一子,並且固定每週前往精神科回診3次,就這麼過著安穩樸實的生活。

但賽巴斯汀不知道的是,其實他的醫生也是泰勒的手下之一。

在這十年來,醫生一直透過催眠療法,讓泰勒在每次一小時的看診時間裡甦醒過來,透過電話指揮的方式,就這麼建立起一個勢力更為龐大,甚至還與ISIS有所合作,於世界各地不斷掀起戰火,希望達成全球無政府狀態的恐怖組織。

在此同時,由於瑪拉已經厭倦了無趣的郊區生活,因此也開始故態復萌,再度假裝自己患有各種疾病,混入不同的互助會中尋求安慰,甚至更偷偷將賽巴斯汀服用的藥物,換成安慰劑,藉此與不時復甦的泰勒發生微妙的外遇關係,最終導致泰勒就此獲得真正的解放,使賽巴斯汀回到了第一集的狀態,隨時有可能被泰勒控制住身體。

泰勒復活後,隨即帶走了賽巴斯汀的兒子,打算培育他成為恐怖組織的領導者,而瑪拉則藉機從泰勒身邊逃脫,與一名患有早衰症的互助會成員一同踏上旅程。

Screen_Shot_2021-01-13_at_4_13_55_PM
Photo Credit:Dark Horse

在過程中,瑪拉發現「鬥陣俱樂部」的影響已遍佈整個社會,因此出現了各式各樣的類似團體,讓她決定前去拜訪作者帕拉尼克本人,並向他要求劇透,以便知道自己該如何才能找到兒子的下落,接著則在指引下,前往中東調查與泰勒組織有關的事。

至於賽巴斯汀,則是再度重返鬥陣俱樂部並加入組織,並在一連串的任務後,決定自己要假扮成泰勒,藉此救出兒子。

然而,就在賽巴斯汀好不容易才進入那座由堅固掩體構成的秘密基地後,卻被泰勒告知,其實泰勒並非只是他的另一個人格,而是一種精神式的遺傳病毒,從賽巴斯汀的祖先開始便存在至今,現在泰勒已經可以透過他兒子的身體出現,因此則不再需要賽巴斯汀。

另一方面,原本打算率領各種疾病互助會成員進攻秘密基地的瑪拉,也被組織成員抓進了秘密基地,使他們一家三口總算得以團聚。但這時,泰勒的計畫也總算實現,透過先前在各地收集而來的核子武器,一口氣摧毀了全世界,而整座基地其實是個避難所,就這麼因為爆炸而被掩埋了起來。

然而,就在故事看似結束之際,劇情又突然切回了作者帕拉尼克身上。他的朋友紛紛表示對這個結局的不滿之情,使帕拉尼克說出了故事的真正結局。

原來,世界末日根本不曾發生,那些核武全是帕拉尼克安排的假貨,而那場爆炸只不過是將基地埋了起來,透過讓泰勒誤以為自己的宿願已成,因而就此消逝的刻意安排。

Screen_Shot_2021-01-13_at_4_17_50_PM
Photo Credit:Dark Horse

然而,一群憤怒的《鬥陣俱樂部》支持者來到帕拉尼克的家門前大聲抗議,宣稱他們對這樣的結局也不買單,並表示他們對於泰勒的熱愛之情,使帕拉尼克只得解釋他們熱愛的情節其實是經過電影改編的內容,與原著結局原本便有不同之處。

接著,支持者們押著帕拉尼克前往基地的位置,並續寫了故事結局。在上集中,由於罹患睪丸癌而有男性女乳症,後來在行動中被槍殺身亡的鬥陣俱樂部成員鮑勃(Bob),在這個結局中被眾人召喚現身,就這麼挖開了被掩埋的基地,與《鬥陣俱樂部》的支持者們一同救出了受困在裡頭的角色們,使故事變成了一個大團圓式的結局。

漫畫的最後,是帕拉尼克與泰勒一同在沙灘上聊天。

泰勒詢問故事接下來會怎麼發展,而帕拉尼克則表示,其實瑪拉已經懷有泰勒之子,而在他還沒撰寫的《鬥陣俱樂部3》裡頭,劇情則會像原著第一集中提及,但在電影版裡卻為了避免引發爭議,因此被改掉的那句「我想為你墮胎」的台詞一樣,讓瑪拉將泰勒的兒子給拿掉。

但話才說完不久,帕拉尼克的腦袋便被一槍打爆。至於開槍的泰勒,則滿懷興奮之情,期待自己成為爸爸的那天到來。

Screen_Shot_2021-01-13_at_4_20_18_PM
Photo Credit:《鬥陣俱樂部》來源:IMDb

由於《鬥陣俱樂部2》的情節頗為繁雜,帕拉尼克透過漫畫呈現故事的手法,也強化了整體劇情的瘋狂及混亂,因此仍有許多細節難以一一說明,但就整體來說,《鬥陣俱樂部2》的故事主線則大致如同以上所言。

甚至到了2019年時,帕拉尼克也確實按照了《鬥陣俱樂部2》的結局,再度推出了同樣以漫畫形式呈現的《鬥陣俱樂部3》(Fight Club 3)。

不過,在此還是讓我們先將焦點集中在《鬥陣俱樂部2》上頭。就整體來看,這本漫畫確實是一部頗為特別的作品,如果你只看過《鬥陣俱樂部》的電影,又或者讀過原著,但卻沒看過帕拉尼克的其它小說,都有可能會難以接受這部情節更為暴走,相當程度地破壞了上一集世界觀的續集漫畫。

然而,要是你讀過他的其它作品,或許便會覺得《鬥陣俱樂部2》是一部有趣的作品,確實如同帕拉尼克對於電影版的致意那樣,具有更激烈的後設性質,同時也更加狂妄、更無視邏輯、更政治不正確,以及更難理清故事脈絡。

這部作品透過漫畫的形式,藉由畫格的快速穿插及轉場,呈現出更為跳躍與混亂的效果。

它比上一集的小說或電影都還要難以看懂,但也更貼近這則故事的本質,讓我們以更直覺的方式,看見了角色們一團混沌的心理狀態,許多地方在我們甚至還來不及理解之際,便已與他們接上了線,被狠狠扯進那個毫無邏輯與規則的世界之中。

有趣的是,帕拉尼克透過這部作品,表現出了他對《鬥陣俱樂部》支持者的感激之情,因此放進了一些曾在上一集出現的角色,甚至是刻意相同的台詞及相關細節。

但在此同時,他卻也毫不留情地嘲諷了相同的這群人,甚至是帕拉尼克自己,最後則以一種惡作劇性質濃厚的手法,展現出所謂的「作者已死」這回事。

Screen_Shot_2021-01-13_at_4_24_11_PM
Photo Credit:《鬥陣俱樂部》來源:IMDb

這部作品充滿了高度的諷刺意味,看起來既如同前作那樣的反社會,但同時卻也是一部更「反」反社會的作品。畢竟,當反社會成為一種流行以後,它本身也就變成了另一種社會現象,因此成為了自己所要反抗的一份子。而這樣的情況正包含了《鬥陣俱樂部》本身,甚至是從寂寂無名,後來變得功成名就的作者自己。

於是,這使得《鬥陣俱樂部2》成為了一部既自大又自卑的作品,而且兩者均以毫不掩飾的方式加以呈現,最終成為了一場愛與惡意並俱的獨特惡作劇。

鬥陣俱樂部的第一條與第二條規則,是我們不准提起鬥陣俱樂部。而《鬥陣俱樂部2》則提醒了我們:

你不正是從書頁/銀幕/電視上,看到了這個以公開方式提及的規則嗎?

再次舉起拳頭,毫不留情地痛毆自己。歡迎回來,泰勒。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林君玶
核稿編輯:楊士範

出前一廷

本名劉韋廷,曾獲某文學獎,譯有某些小說,曾為某流行媒體總編輯,近日常以「出前一廷」或「Waiting」之名出沒於不同媒體撰寫文章。個人粉絲頁:史蒂芬金銀銅鐵席格(www.facebook.com/StephenWTF)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