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plain To A Tree

在史上最糟的一年,擁抱身邊的那棵樹:行為藝術教母瑪莉娜的心靈修復建議

在史上最糟的一年,擁抱身邊的那棵樹:行為藝術教母瑪莉娜的心靈修復建議 Photo Credit:Marina Abramovic,城市美學新態度提供

在全球受疫情肆虐的2020年,行為藝術教母瑪莉娜也提供了一種方法,去發洩積累的壓抑與苦痛,那就是——「對樹訴苦」。

文字:rippling

我們曾介紹過行為藝術教母瑪莉娜阿布拉莫維奇(Marina Abramovic),並表示她帶有「把眾生的恐懼以藝術的形式接生出來」的能量,像是在她著名行為藝術《節奏零》(Rhythm 0)之中,瑪莉娜就提供了數十種器物,讓人肆意地使用在她的身上,讓人見到了人性得以如何黑暗。

而到了2010年的《藝術家在現場》(The Artist is Present),她又以「我就是你的鏡子」,以自身藝術行為去傳達現代人的心靈渴望。

而在全球受疫情肆虐的2020年,瑪莉娜也提供了一種方法,去發洩在這充滿戲劇性一年所積累的壓抑與苦痛,那就是——「對樹訴苦」。

過往,她結合專注於呼吸、動作、靜止的練習,創造一種探索時空的方法,使她在需要耐力的表演藝術生涯中擁有更高的意識,而現今,她更讓樹做為提升意識力的一部分。

藝術家表示,「樹木就像人類,他們有智慧、他們有感覺、他們彼此交流,並且,做為緘默的聽眾,你可以對他們訴苦。」人們不需要像童話故事《國王長著驢耳朵》一樣得先找個樹洞,往地心深處大吼,然後害怕從樹洞裡長出的植物,會把秘密傳到全天下都知道,因為樹木是靜默的。

人們只要選擇自己喜歡的樹——它可能不大、不那麼完美,但你或許能因為其樹皮的顏色、葉子的形狀、氣味等等激起情感,也可能是說不上為什麼、只是直覺喜歡的樹,而不是去選擇以外觀條件而言被稱作漂亮的那棵。

接著,不要急著去擁抱它。先感受樹的能量。不用去撫摸它、碰觸它,僅只是讓你的手指往它靠近,並且停留在碰觸到之前的距離。

然後,緊緊抱住它,大方向它灌注你心中的抱怨,將整個內在的思緒全部傾倒到樹上,至少維持十五分鐘。或許對許多人而言,這是第一次這樣做,像進入一個未知世界一般,於是要抱持著離開安全領域的心態來做這麼一件事。

瑪莉娜希望人們跑到公園去跟樹訴苦抱怨可以變成一種趨勢,而這也是我們在這個《時代》雜誌評為「史上最糟的一年」裡獲得治癒的方式。當人們敞開心胸,對著沉默的樹抱怨,一切我們釋出的負能量都會被樹皮所吸收,人們藉此療癒自身,恢復青春煥發的色彩,並擁有本有的愉悅。

最後,別忘了感謝那棵使你重獲喜悅的樹木,並且轉換角色,成為一個給予者,思考如何給予它幫助,讓自己再次與這個世界連結在一起。

本文經城市美學新態度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古家萱
核稿編輯:林君玶

Kaiak 城市美學新態度

帶領你發掘城市中的美學事物,建立你的藝術態度,鼓勵你放縱自己的感性在生活中,把世界帶到你眼前。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