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 Hair New Man

將泳池獨有的瀲灩色彩搬上陸地:Maria Svarbova鏡頭下的「超現實髮廊」

將泳池獨有的瀲灩色彩搬上陸地:Maria Svarbova鏡頭下的「超現實髮廊」 Photo Credit:Maria Svarbova,城市美學新態度提供

在《New Hair New Man》這組攝影作品中,Maria Svarbova將人們的內在焦慮,在一些細微的肢體與擺設中隱現,而新的髮型帶來的那個「新的人」,或許仍滯留在斯拉波娃創造的冷冽泳池裡頭。

文字:rippling

延續自身對社會主義時期空間的喜好,斯洛伐克攝影師瑪麗亞斯拉波娃(Maria Svarbova),這回將目光轉向了理髮廳。在名為《New Hair New Man》的攝影系列中,她標誌性的泳池系列冷冽色調、藍與紅的搶眼組合,以及面無表情的模特兒,為復古理髮廳帶來了詭譎平靜的超現實感。

在《New Hair New Man》中,最一開始出現的是一組母女。窗外透來強烈白光,帶出醫療空間那與現實分離的潔淨,畫面中的兩人穿著白襪白鞋、踏上有著藍色隔線的復古地板,出現在兩排紅色理髮椅中間。

女孩的紅領巾與藍衣裙制服,與室內座椅相呼應,水平對稱的構圖中展現了Maria Svarbova的平衡風格。

在這張照片中,女孩的手拉著母親的手臂,但也只是木然直立站著,似乎這只是表現彼此之間關係的一個動作,兩人之間並沒有過多的親暱感,與攝影師在鏡頭下表現人的疏離冷淡一致。

而在其他照片中,無論是顧客還是店員,身處在這個空間中的人似乎都沒有更多的互動——無論剪髮燙髮,都像是一種夢遊式的情境,沒有半點情緒。

穿著紅領巾藍童軍服的女孩,面無表情看向前方,乖巧地讓人為她梳髮。然而,當她收縮著瞳孔的大眼、僵直的軀體、攀著扶手的雙手出現在同在那帶著醫療場所暗示的白衣人、水藍牆面下時,卻又呈現了一種超現實的疏離與驚駭。

另外,獨自一人坐在理髮椅上的男子,望著前方鏡子中的自己身影時,那冷淡的神情在光潔鏡面上給予了更有距離的空間感受。寬鬆的藍衣、白色洗手台、紅十字、偏綠的黃色液體,也同樣讓人聯想到了醫院的藥水味。

在心理諮商師蘇絢慧的《療癒孤寂》中提及,「我們要和人熱絡地互動,重點就在表情。與人互動時的表情代表著情緒,藉著面容地變化,就能把許多內在的情緒感受傳遞、反應給外界。」

然而,「孤寂的人,會讓人感覺到一種無法跨越的距離感。他們不太有臉部表情,總是以一張無感的面容面對外界。」

以疏離做為自我保護色,源自於對「人是可怕的且失控的」信念。在《New Hair New Man》這組攝影作品中,Maria Svarbova將人們的內在焦慮,在一些細微的肢體與擺設中隱現,而新的髮型帶來的那個「新的人」,或許仍滯留在斯拉波娃創造的冷冽泳池裡頭。

本文經城市美學新態度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古家萱
核稿編輯:林君玶

Kaiak 城市美學新態度

帶領你發掘城市中的美學事物,建立你的藝術態度,鼓勵你放縱自己的感性在生活中,把世界帶到你眼前。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