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kuda Yūichi

關於《新解釋.三國志》,還有福田雄一,這個為一切戴上歡樂面具的創作者

16 Dec, 2020
關於《新解釋.三國志》,還有福田雄一,這個為一切戴上歡樂面具的創作者 Photo Credit:車庫娛樂 提供

在福田雄一的作品裡,就連選角也可能是足以引發討論的重要環節。像是他的最新作品《新解釋.三國志》(新解釈・三國志),便在選角公佈之際,為這部電影帶來了不少話題,甚至是還沒看到本片,便已經讓人噴出聲的笑點。

劇集才開始不久,命案的兇手便被警方逮捕,甚至對犯行坦承不諱。

只是,偵探卻在此時跳了出來,表示時間還很充裕,要是太快破案,會為電視台安排節目時段帶來不少麻煩,因此向其餘角色及觀眾宣示,無論如何,他都會做出各種推理,讓疑犯數量越來越多,將這樁一般人5分鐘就能偵破的簡單案件,給撐足33分鐘的片長為止。

這部於2008年播出,由堂本剛主演的深夜劇,名字叫做《33分偵探》(33分探偵),除了是福田雄一創作生涯中,第二部身兼編導的電視劇以外,也是許多觀眾初次接觸福田作品的開始。

在這部具有後設性質,不時拿各種同類作品、電視節目,甚至是演員經歷來開玩笑的喜劇中,其實已經足以令我們清楚辨識出,福田於日後讓人越來越熟悉的創作風格。

除了他最知名的《勇者義彥》(勇者ヨシヒコ)系列外,就連他改編自漫畫的電影《銀魂》,不管是原著或電影本身,也都同樣擁有許多充滿後設色彩的笑點,因此依舊有著他相當程度的作者印記。

從創作角度看,福田曾公開表示對於宮藤官九郎三谷幸喜等知名同行的尊敬之意,但對於在入行初期曾寫過不少綜藝節目腳本,包括在台灣也頗為知名的《黃金傳說》(いきなり! 黄金伝説)在內的他來說,真正對他影響最大的,應該還是當屬歐美的一些喜劇創作者。

Screen_Shot_2020-12-14_at_11_42_46_AM
Photo Credit:《 勇者義彥》來源:IMDb
《勇者義彥》

事實上,福田過去便曾在一次訪談中表示,他作品中的不少笑點根源,其實均來自美國的喜劇電影製作團隊ZAZ

全名為Zucker, Abrahams and Zucker的ZAZ三人組,於70年代開啟了他們大受歡迎的喜劇片事業,作品往往以擬仿其它電影、視覺產生的誤會,以及打破第四道牆的後設方式作為搞笑手法。

舉例來說,像是以飛機災難片作為主題的《空前絕後滿天飛》(Airplane!)、拿眾多警匪片大開玩笑的《笑彈龍虎榜》(The Naked Gun)三部曲等片,均為ZAZ三人組的作品,其風格也與福田的《33分偵探》或《兒童警察》(コドモ警察)等作品,有著相當程度的互通之處。

至於英國喜劇團體蒙提.派森(Monty Python),則對福田的創作有更為明顯的影響。

他們的喜劇節目《蒙提.派森的飛行馬戲團》(Monty Python's Flying Circus)中,不僅有各式各樣的搞笑短劇,題材更包羅萬象,無論時下新聞、流行文化或歷史事件,均有可能成為他們的創作素材。

而他們於1975年推出的經典喜劇《聖杯傳奇》(Monty Python and the Holy Grail),則更是「勇者義彥」系列主要致敬與借鑑的對象。

Screen_Shot_2020-12-14_at_12_22_04_PM
Photo Credit:《Monty Python and the Holy Grail 》來源:IMDb

如果你有Netflix的話,便能在上頭直接觀看前兩部的《勇者義彥》《聖杯傳奇》,然後從中看見兩者間的明確連結。

舉例來說,《勇者義彥》的巨大怪獸出現時,總會以經費限制為由,刻意用廉價動畫的方式加以呈現。甚至就連每次都出現在天際放送神諭的佛祖,以及看似可愛,但卻凶殘到超乎想像的怪物等等,也都能在《聖杯傳奇》中看見最初的源頭。

事實上,原本便公開表示《勇者義彥》是對《聖杯傳奇》致敬的福田雄一,甚至還在2012年時,將《聖杯傳奇》改編成了音樂舞台劇,除了在2015年曾二度公演以外,目前則預計將在2021年初舉辦本劇的第三次公演,甚至更找來了勇者山田孝之擔任這回的公演主角,因此使兩部作品間的連結,也變得更加鮮明有趣。

在福田雄一的作品裡,就連選角也可能是足以引發討論的重要環節。像是他的最新作品《新解釋.三國志》(新解釈・三國志),便在選角公佈之際,為這部電影帶來了不少話題,甚至是還沒看到本片,便已經讓人噴出聲的笑點。

大泉洋來飾演劉備,雖然不像《三國演義》中那樣正氣凜然,但至少也可以讓人透過想像,與正史中的劉備形象互作連結。至於交由曾扮演織田信長的小栗旬飾演曹操,也是個不難接受的選擇。

只是,當你發現福田選擇總是在螢幕上絮絮叨叨的老班底佐藤二朗,來扮演殘虐的董卓,以及室剛(ムロツヨシ)扮演會說出「Never give up」這種英文台詞的天才軍師諸葛亮時,嘴角便會不禁往上揚起。

除此之外,近年常與福田合作,讓人由衷懷疑他是不是想測試「千年一遇」到底得要不顧形象到什麼地步,才會讓人覺得沒那麼「千年一遇」的橋本環奈,也在片中飾演諸葛亮那名傳說中其貌不揚的妻子黃月英一角。

至於美女貂蟬,則更找來了渡邊直美擔任,就此讓貂蟬的舞姬身分與渡邊直美知名的狂放舞姿合而為一,為傳統審美觀點帶來充滿話題性的印象翻轉。

新解釋三國志_劇照_(5)
Photo Credit:車庫娛樂 提供

不過,若是要談《新解釋.三國志》,我們則得先知道福田2014年的日劇《新解釋.日本史》(新解釈・日本史)才行。

就像是蒙提.派森惡搞亞瑟王傳說的《聖杯傳奇》、大膽以耶穌作為題材的《萬世魔星》(Monty Python's Life of Brian)一樣,福田也透過《新解釋.日本史》這部作品,以每集不同人物的方式,為這部概念式單元劇帶來了彷彿綜藝節目短劇單元的有趣特質,包括織田信長、坂本龍馬與松尾芭蕉等不同時代及領域的名人,都在劇中翻轉了大眾的原有印象,因此展現各式各樣的笑點。

《新解釋.三國志》正是這種概念的延續。本片除了集合許多曾與福田合作過的演員,彷彿「福田組同學會」的存在外,也讓他們在不同的橋段中綻放光芒,許多時刻甚至令人分不清他們究竟是按劇本表演,又或者是完全自由發揮,因此使這部電影充滿了我們所熟悉的福田特質。

事實上,《新解釋.三國志》也確實證明了福田有多麼適合深夜劇的創作形式,使人察覺他擅長的搞笑風格及劇情節奏,還是比較偏向連續短打的綜藝節目型態。

除了《銀魂》、《瘋狂假面》(HK 変態仮面)或《我們的50次初吻》(50回目のファーストキス)這類改編自具有明確故事主線的作品外,在《新解釋.三國志》這樣的作品裡,也還是能讓人看得出他鮮明的創作特質。

以那種校園話劇才會有的歡樂氣息,讓觀眾彷彿成為演員們的同學,就這麼自他們的表演中,體會到比其它喜劇更具親切感,讓你確實成為同樂會一員的奇妙感受。

但有趣的是,在看似歡樂的氣息中,福田的部分作品卻也明顯藏著一些人生的無奈,以及他對這件事的感懷。

就像開頭提及的《33分偵探》。雖然故事不斷強調一切只是為了要撐足33分鐘,但就算結局總是不會翻轉,兇手依舊還是兇手,但在這些過程裡,我們卻也還是能因此得知兇手的動機,察覺到他們同時也是個有著喜怒哀樂的人,使《33分偵探》最後還是以另一種方式成為了正統的推理作品,只是謎底並非誰是兇手或如何行凶,而是他們為何會痛下殺手的原因。

像是這種以搞笑方式傳達內在主題的作法,或許也正是福田的某些作品,之所以如此迷人的潛在關鍵。

就連在「勇者義彥」的完結篇《勇者義彥和被引導的七人》(勇者ヨシヒコと導かれし七人)中,福田也在最後出人意表地翻轉了先前的搞笑風格,就算故事最後依舊有個不算太壞的結局,但那股隱藏的無奈,卻也同樣令人難以忽視。

或許正是因為這個世界有著太多無奈,所以我們才更需要用力及努力地笑著。於是,縱使是那些我們早已熟悉的三國英雄,也在福田的詮釋下,戴上了一種人生如夢,不妨忘情大笑的面具。

而這,或許才真的是福田對他們的「新解釋」吧。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林君玶
核稿編輯:楊士範


出前一廷

本名劉韋廷,曾獲某文學獎,譯有某些小說,曾為某流行媒體總編輯,近日常以「出前一廷」或「Waiting」之名出沒於不同媒體撰寫文章。個人粉絲頁:史蒂芬金銀銅鐵席格(www.facebook.com/StephenWTF)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