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Eclipse of Moths

如同擷取了電影的某個瞬間:耗時數月才拍下一張的「編導式攝影」

如同擷取了電影的某個瞬間:耗時數月才拍下一張的「編導式攝影」 Photo Credit:Gregory Crewdson,城市美學新態度提供

Gregory Crewdson在此時推出的新作品《The Eclipse of Moths》,暗示著世界的脆弱性、破碎性,以及人們對於尋求救贖和超越的集體渴望,為當下的美國社會帶來富含情感和批判性的反思。

文字:粼粼

乍看之下,你可能會以為這些氛圍陰鬱的圖像,是想像中的反烏托邦美國人,使用壓克力和油畫顏料繪製而成。事實上,它們是由著名的美國編導式攝影大家Gregory Crewdson,耗時2年,以複雜而靈巧的方式拍攝出的全景照片。

今年,受到新冠肺炎疫與總統大選的影響,多數的美國人民都曾感到惶惑。而Gregory Crewdson在此時推出的新作品《The Eclipse of Moths》,就呈現了後工業化後,一個新英格蘭荒涼小鎮的戶外景象——這也許暗示著世界的脆弱性、破碎性,以及人們對於尋求救贖和超越的集體渴望,為當下的美國社會帶來富含情感和批判性的反思。

「編導式攝影」拍攝出來的圖像成果,就像是擷取了電影播放的某個瞬間,無論是燈光角度、背景氛圍、角色服裝、人物的動作與眼神等各式各樣的細節,都要經過細密的安排。而出動的工作人員眾多,完全不若平時眾所熟知的攝影師那樣——只要一個人,帶著一台相機,按下快門就能拍攝。

Gregory Crewdson花了數個月的時間在他選擇的城市旅行,而後才找到適合創作的地方。這次,我們看到一個停車場、一個廢棄工廠、一條寬大的馬路,以及一個空無一人的後院。過去,他其實比較常選擇隱蔽的室內,而此次他卻做了很大的改變,將城市景觀作為背景,既宏偉又令人不安。

圖片中的人物舉動,似乎增加了幾個重點和模棱兩可的場景:騎著單車的人們望向失火的貨櫃;在荒涼庭院裡赤裸上身的兩人似乎各具心思;一名駕駛員被傾倒的交通信號燈擋住,路邊的男子卻只是盯著嬰兒奶瓶;一個無家可歸的人俯視倒映著玫瑰色的水坑,而閒散的年輕人則在容器前徘徊……

每個細節、文字或道具,看來都非常熟悉寫實,然而人物舉止和背景色調呈現的隱隱不安感,似乎又訴說著遙遠而孤獨的怪異感。如此開放式的敘事,正是Gregory Crewdson作品的精華所在。

認真想來,這些動也不動,迷失方向的主角,火許正是在呼應Gregory Crewdson新系列作品《The Eclipse of Moths》中的「飛蛾」,而對此,巴黎的Templon畫廊解釋:「受到城市人造光吸引的昆蟲,將會聚集在一起而失去方位,以此隱喻現代社會中迷失方向的我們、人類的脆弱性和美國夢的悖論。這些角色從來沒有說過話,他們讓觀眾自由想像背後的故事情節,並且推測任何可能。」

本文經城市美學新態度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古家萱
核稿編輯:林君玶

Kaiak 城市美學新態度

帶領你發掘城市中的美學事物,建立你的藝術態度,鼓勵你放縱自己的感性在生活中,把世界帶到你眼前。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