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ue Plaque

約翰藍儂家與梟雄的最後寓所:跟著「藍色小牌子」和歷史來段怦然心動的相遇

23 Nov, 2020
約翰藍儂家與梟雄的最後寓所:跟著「藍色小牌子」和歷史來段怦然心動的相遇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在倫敦市中心撞上名人遺址的機率,興許是比遇上搶劫還高上不少。

作為一個歷史迷,走在那些歷史特別悠久的城市心兒總是砰砰跳,暗忖著是否哪裡能遇上在夢裡千回百轉的場景。

倫敦街道上那一塊塊的「藍色小牌子」,便是為了我等初階歷史迷準備的——我們有點懶散,不像真正的專家對事件地點瞭若指掌,我們有點迷濛,期待著如同轉角遇到愛般,和歷史現場來段怦然心動的命運式相遇。

藍色牌匾(Blue Plaque)目前由「英格蘭遺產協會」(English Heritage)負責運營,早在1866年,這個計畫便在倫敦生根發芽,計畫團隊在一些名人故居和知名歷史事件發生的地點掛上藍色小牌子,微言大義地訴說著發生於城市中的故事。

shutterstock_1442014184

#01:名人的家

第一塊牌匾掛在浪漫主義詩人拜倫勳爵的老家,然而沒過半世紀房子就毀掉,現存最早的牌匾則是流亡逝世英國的拿破崙三世在King Street, St James’s的舊居,如今這一代畫廊林立貴氣異常,首屈一指的拍賣行Christie’s總部便設立於此,人們熙來攘往地走過,絲毫沒注意到這是大刀闊斧建立起現代巴黎的梟雄最後寓所。

人們可能沒注意到,但商人怎麼可能錯過?3號樓鄰居正是300年老酒商「Berry Bros. & Rudd」,他們宣稱自己的地窖可是當年拿破崙三世秘密集會的居所,如今你也可以租借地窖,就著紅酒享受一下英雄等級的招待。

69597957_10157334452709351_2313760193013
Photo Credit:Berry Bros. & Rudd
Berry Bros. & Rudd

倫敦名人何其多,比起在遠離觀光區的艾比路上行走,你更可能一個轉角遇到約翰藍儂和小野洋子在Marylebone的居所,當年藍儂在那寫下經典專輯《The Beatles》,然而就在唱片發行6天後被因非法使用藥物被定罪,倉皇搬離倫敦。

2012年,小野洋子在掛牌儀式上提到,「這棟公寓孕育著藍儂偉大的音樂和藝術」。其實不只藍儂,據查,保羅麥卡尼(Paul McCartney)與吉米·罕醉克斯(Jimi Hendrix)都曾在此短暫居住,當你經過公寓樓下時,不妨對曾開拓我們無限聽覺想像的音樂人致上一番敬意。

shutterstock_1325376284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約翰藍儂和小野洋子在Marylebone的居所

#02:特別的人

並非是超級巨星才享有被掛上藍色小牌子的特權,只要生前對社會所貢獻,在過世20年後便能享有被提名的權利,東倫敦白教堂站附近便有個獻給Mary Hughes的匾額,上面稱呼她為「Friend of all in Need」。

Mary是一名著名的社會工作者,生活於19世紀的她,積極地為勞工權利奮鬥,她曾經幫當地工廠工人爭取到每天兩次的休息時間,向窮人提供免費的法律諮詢與醫療服務外,更在1926年收購了一間酒吧並改建為「the Dewdrop Inn」(露珠客棧),經常收留無家可歸的女性。

直到過世前,她客棧的大門始終為當地窮人打開,英國遺產協會在此掛上匾額紀念這位偉大的女性運動者。


#03:主題企劃

藍牌匾計畫也特別不定期以主題企劃的方式介紹倫敦的歷史名人,例如在配合卓别林居所掛牌活動而推出「貧困的倫敦」專題中,他們從狄更生出發,循著他曾一度因家裡經濟危機被迫輟學的心靈創傷開始,探討狄更生以及其他名人,如何以文學、社會學調查等方式喚起維多利亞時人的惻隱之心,將視野轉向這些生活條件不堪、經常與疫病職災為伍的貧困人群。

而出生倫敦工人階級的卓别林,則是將童年悲傷的經驗幻化為藝術表現,最後以流浪漢的形象在海的另一端大放異彩。

另一方面,藍色牌匾計畫也十分呼應時事,在COVID-19肆虐的此刻,他們推出通訊歷史專題。

在該專題中,我們重新認識了Ada Byron,這位拜倫勳爵唯一的婚生女兒,雖然盛名不若在文學和追求女性這兩個領域有極高表現的父親,然而Ada有著極高的數理才華(傳說是在其母親被拜倫勳爵拋棄後,逼迫女兒發奮學習邏輯來練習理性和節制)。

Ada_Lovelace_child_portrait_Somerville_C
Photo Credit:Public [email protected]
數學家Ada Byron

在17歲那年,她更認識了「計算機之父」Charles Babbage,進而和專業人士共同工作,而她也被認為是寫出世界上第一個電腦程式的人,美國國防部更在1980年代以Ada來為他們新發明的程式語言命名。

而Ada和丈夫的故居,便靜靜地矗立在離拿破崙三世不遠之處,可見在倫敦市中心撞上名人遺址的機率,興許是比遇上搶劫還高上不少。


#04:當代議題

藍色牌匾計畫發展至今超越百年,其餘城市也紛紛模仿、開辦出屬於自己紀念故人的方式。然而,計畫仍在當代遇上不少問題,過去大多數的牌匾都以男性為主,女性在其中屈指可數,近年來,計畫團隊不斷呼籲大家提名更多的女性,目前比例也逐漸提高到14%。

此外,少數族裔的存在也逐漸被突顯出來,2016年,英國媒體曾經抗議為何藍色牌匾中的非白人族群過少,因此在 2020年,印度裔特工Noor Inayat Khan被選上掛牌時,便成為當時媒體關注焦點。

1440px-NOOR_INAYAT_KHAN_GC_-_4_Taviton_S
Photo Credit:Spudgun67@Wikipedia,CC BY-SA 4.0
Noor Inayat Khan故居

2020年初,全球性的「Black Lives Matter」運動,也激發了關於白人至上種族主義者如納爾遜將軍是否該被紀念的問題,藍色牌匾計畫在重新審視後發表聲明,表示他們不會去除牌匾,然而他們會更積極地去豎立更多元的標準,無論是性別、性向還是族裔。

此外,也有屋主對於自己的房子是否要掛上歷史而產生疑慮,如「1 Lexham Gardens Hotel」就曾為了飯店外是否要掛上女特工Christine Granville的牌子而經歷一番波折(默默懷疑可能是不想讓人知道Christine是在該處被情殺身亡)。

19956216_1543289375701691_75277536273662
Photo Credit:1 Lexham Gardens
1 Lexham Gardens Hotel

無論如何,這一個個掛在牆上的藍色小牌子,仍舊為世人指著通往過去的路,引領人們回溯曾發生過的那些似錦榮華。此外,英格蘭遺產協會同時也為藍色牌匾計畫推出紀念品,如別針和瓷盤,是個收藏喜歡人物週邊商品的奇妙機會。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古家萱
核稿編輯:林君玶

Elanor Wang

Felix culpa,拉丁文,愉悅的墮落。曾就讀SOAS藝術史碩士班,現為藝術產業從業者,試圖以偏狹的觀點、醉倒的姿態紀錄城市。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