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ld High Club

慵懶聲線配上lo-fi復古混音:令人陷入飄浮狀態的樂團——Mild High Club

16 Nov, 2020
慵懶聲線配上lo-fi復古混音:令人陷入飄浮狀態的樂團——Mild High Club Photo Credit:mild high club

Mild high club曾經引用樂評對他們的形容——一顆身處在洛杉磯迷幻公園內的基石,這個莫名其妙的稱呼卻再適合不過這群崇尚復古的嬉皮男孩。

文字:ActionPie

隨著上世紀6、70年代LSD(麥角二乙胺)等致幻藥的流行,衍生了許多以迷幻色彩為主體的藝術形式,廣為人知的包括視覺上運用大量鮮艷色彩的光譜以及針對人類「錯視覺」或是「視覺暫留」而產生幻像(illusion)的圖片與影像,再者便是聽覺上令人造成感官與自我意識強烈化的迷幻音樂。

早期的Psychedelic pop可以在傳奇the beatles、前衛搖滾Pink Floyd中窺見影子,爾後90年代興起的的新迷幻(Neo-psychedelia)接下前人衣缽繼續發展,從Oasis、Arctic Monkeys到近幾年的Tame ImpalaCigarettes after sexMild high club,持續帶領迷幻音樂迷走進奇幻旅程。

Mild high club的音樂也同時被歸類在Dream Pop的領域之內——以吉他效果器與電子合成器來製造如飄渺於半空的音樂風格。今年由於疫情影響,許多廠牌相繼將現場演出轉為線上串流的live stream形式,其中就包括以亞裔音樂人為主體的88 rising

在這個雲集新生代亞裔獨立音樂翹楚的live stream中可以很輕易地發現Dream pop這種音樂風格被大量採用,若說是乘上近年來的勢頭也絕對不為過。Dream Pop所帶來的鬆弛、模糊與頹靡使其成為多數人chill out放空時的首選音樂類別。

1_UWV5SIkeVAAlohkxVfvZeQ
Photo Credit:mild high club
“Mild high club is like a play-on word, it is like a term for people who have had sex on an airplane—— just being high up in the clouds.”—— Alexander Brettin

Mild High Club這個來自洛城的樂隊所製作的音樂恰如其名,令人陷入一個平緩柔和的漂浮狀態。樂隊的靈魂人物、唱作人兼樂手Alexander Brettin的慵懶聲線,很人容易讓人聯想到Mac DeMarco——說來也情有可原,因為Alex曾經參與後者的樂隊錄製與巡演,Mac DeMarco歌曲中的Jizz Jazz及Funk等風格也在一定程度上嵌入了Mild High Club日後的創作之中。

Mild High Club的第一張專輯《Timeline》及其後許多作品的爵士基底,主要來自於Alex在求學時期的音樂主修背景,以及對於爵士樂的狂熱,精緻複雜的chords和scales編排用十二弦吉他與效果器的融合來演繹,配合鍵盤與Alex懶散隨性的vocal,最後再套上lo-fi的混音風格,呈現復古質感。

Alex一個人完成了《Timeline》所有曲目的製作,同時坦承在家獨立製作音樂讓他可以專注於拓展自己的音樂風格。有趣的是這張專輯的發行方是以Hip-hop音樂為主的獨立唱片公司Stones Throw Records,其2013年的紀錄片《Our Vinyl Weighs a Ton》中提及創辦人Peanut Butter Wolf開始捨棄嘻哈往glam rock以及psychedelic rock等其他類型發展,兩方都有著融合各種音樂風格的實驗心態造就了《Timeline》的發行。

「《Timeline》這張專輯,是對於智慧手機、社群媒體、以及資訊爆炸前的日子的懷舊。」

——Alexander Brettin
1_Q0IInElkkkyzTOjeMpCzrA
Photo Credit:mild high club

爾後的第2張專輯《skiptracing》,得以讓Mild high club在獨立音樂圈打響名號。這張於2016年發行的專輯收錄了Alexander John Brettin作詞、作曲並製作的11首曲目。宛如一台時間機器,《skiptracing》可以輕易地把你拉回那個愜意溫暖的迷幻年代,沉醉在漫無目的的悠閒之中。

Brettin可謂是營造復古感的好手,專輯同名曲《skiptracing》的mv是Brettin使用8毫米膠捲攝影機拍攝的,述說一個古怪可愛的海濱愛情故事。8毫米的低像素與顆粒感,搭配嵌入腦中的vocal旋律與baseline,mv帶來的懷舊感不言而喻;同時不管是主唱的聲線或是solo的編排,都讓人不禁聯想到George Harrison,一切都是浪漫的Mild High Club所帶來的時空幻覺。

專輯除了鬆弛舒適的dream pop曲目,Mild High Club也不忌諱進行大膽的音樂實驗。《Kokopelli》這首曲子的靈感來自於古老的印第安傳說:Kokopelli相傳是霍皮族(Hopi)的精靈Katsina之一,每當他吹起手中的笛子,所經的荒蕪土地開始變得綠意盎然,動物們也開始孕育新生命,是豐收與幸福的象徵。

Alex在歌詞中自喻為住在山洞裡的Kokopelli,讚頌音樂本身的神奇魔力。曲子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大段的樂器solo編排,其中極其刺耳的破音音效闖入耳蝸,讓人皺起眉頭的同時亦感受到獨奏溢出的飽足感。Brettin將他的古靈精怪注入音樂實驗,聽覺與感受的矛盾使《Kokopelli》成為專輯中的另類記憶點。

《Skiptracing》這張專輯是Alexander Brettin與他的樂隊成員合作的產物,成功使Mild high club樹立其獨特的音樂風格。如同Brettin所說,“Collaborating opens the work to new ideas and paths that I might not find on my own,”也令人期待這個宛如來自80年代的迷幻搖滾樂隊帶來更多的chill-out音樂選擇。

1_BmVQVqt5nw9j5yU3SU96mA
Photo Credit:mild high club

被譽為「懷孕系搖滾」的台灣dream pop樂團落日飛車,曾與Mild high club於2017年的巡演台北站同台。落日飛車主唱國國在北美巡演洛杉磯站的採訪中說到: 「我們(落日飛車)與Mild high club是非常好的朋友,我們剛在芝加哥見到他們的鼓手,如果未來有機會我們也許可以一起做音樂,那將會是一件很酷的事情。」 跨越太平洋的兩個迷幻樂團的合作,必定是許多迷幻搖滾歌迷夢寐以求的超鬆組合。

Mild high club的facebook曾經引用樂評對他們的形容——「A stone in the ZEN garden of L.A. slack funk psychedelia (一顆身處在洛杉磯迷幻公園內的基石)」,這個莫名其妙的稱呼卻再適合不過這群崇尚復古的嬉皮男孩。

看著Alex表演時帽子上荒謬的竹蜻蜓,以及台下正吞雲吐霧的陶醉聽眾,似乎沒有一件事情需要正當的理由了。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蔣尚仁
核稿編輯:林君玶


讀者投書

投稿請寄到 [email protected] 來信請附上投稿人真實名字、email和電話,並直接附上投稿內容(Word、純文字皆可)。我們會在收到稿件後24小時內回信,建議勿一稿多投。另外為了國際版翻譯需求,也請附上想要刊登的英文作者名稱。 

更多此作者文章

自療療人的力量 圖文畫家李白的 PS 與 AI 雙流祕技

16 Sep, 2022
自療療人的力量  圖文畫家李白的 PS 與 AI 雙流祕技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街頭故事創辦人、圖文畫家李白,用似顏繪和三千個陌生人交換故事。正如同眾多登門向他傾吐的人們,我們也來到李白的畫桌前,但這次要由他分享自己的故事,以及他這些年陪伴著他不斷蛻變的 AI 與 PS 技巧。

一個內向的大男孩在街頭擺起似顏繪的攤位,用繪畫與陌生人交換故事,從對抗病魔的奮鬥歷程、無法挽回的戀情、來自童年的巨大陰影,甚至是微不足道的小煩惱,全透過他的畫筆轉變成「自療療人」的力量。

在街頭巷尾交換陌生人的故事

剛上大學的李白因為個性極度害羞內向,在新環境裡總感到格格不入,彷彿置身一場華麗的派對,而自己並不屬於這裡,「一開始也沒有想到要當圖文畫家、經營社群,只是在市集擺攤讓自己大量接觸人群,練習跟陌生人聊天。」

這場繪畫行動一做就是七年,從原本在街頭巷尾拉張椅子就開畫的即興模式,慢慢轉型成在咖啡館與人約定好時間碰面的深度對話,李白經歷過與三千多人的交流,仍然保有他內向的特質,但變得更能自在地表達自己,更重要的是成為一個善於傾聽的人。

「平常出現我攤位的多半都是能自由行動的人,但在醫院辦似顏繪聚會遇到很多人是克服萬難才能前來,」李白分享某次農曆新年他沒在家圍爐,反而待在醫院畫畫,「我只是翹掉一次家族聚餐,但對於很多罕見疾病的孩子來說,從小到大沒離開過醫院,從來沒在家度過除夕夜。」那一夜聽那些孩子們說故事讓李白特別有感觸。

☞ ipad 繪圖軟體首選 Adobe Photoshop

陪伴畫家成長的 Photoshop 與 Illustrator

似顏繪不僅讓透過他人的故事體會這個世界,更讓他確信自己的職涯。當大學同學們紛紛投入動畫產業,李白則選擇成為一位全職圖文畫家,並且投入更多心力經營「街頭故事」這個品牌,也因此在 Adobe 系列中,Photoshop 與 Illustrator 成了李白最得力繪圖軟體。

「在 Illustrator 裡面可以同時開很多個工作區域,素材下載好就直接開啟放在工作區域旁邊,也可以一次處理多個版本的圖,比如說紅色調、橘色調或藍色調放在一起比較,或是設定各種輸出尺寸,同時在一個畫面上對照,非常方便!」
_A2A0889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聊到他接觸 PS 繪圖的歷程,「我大概 10 歲就開始學用 Photoshop 了。」李白語出驚人,因為當時哥哥在大學就讀動畫相關的科系,還是小學生的李白耳濡目染之下也踏進了 Adobe 的繪圖宇宙,陪伴他完成高中、大學在設計系的學業直到近年創業,「Adobe 的軟體用起來都很直覺,一旦學會了,就可以一直順順地用下去。」

☞ Adobe 陪你一起學設計、玩排版

我的工作就像一桶洗筆水

李白曾說他的整個似顏繪行動就像一桶洗筆水,面對陌生人沈重的人生難題,自己難免會受到影響,但每一次換上新的畫紙、開啟一次新的對話,都會先將前一桶污濁的洗筆水倒掉,「聽完陌生人的故事我都需要時間消化,時間久了就發現每個人都有各自的人生課題,回頭看自己的生活也變得比較知足一些」。

_A2A0738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在社群上李白也不時會分享自己成為圖文畫家、經營品牌的心路歷程,「以前在市集擺攤我要服務的就是眼前的人,但是社群會觸及到的是可能是 10 萬個讀者。我在分享故事的時候會更謹慎,除了最基本的去識別化,也會思考這則貼文能帶給大家什麼。」這是他在最初從未意料到會有的收穫,「但也有很多不能分享的事,我身上帶著超多秘密。」

用 Photoshop 與 Illustrator 畫出療癒的力量

Photoshop 與 Illustrator 兩者運作邏輯很不一樣,PS 是點陣圖像處理軟體,AI 則是向量繪圖軟體,雖然不同設計師、插畫家們各有偏好其中一個作為工作軟體的主力,但更多時候是兩者並用,追求最佳的效果結合。「Adobe 各個軟體之間的銜接都非常順暢!」李白也是 PS 與 AI 「雙刀流」,他和我們分享自己平時怎麼結合這兩個軟體,畫出一幅幅帶給人們療癒的插畫。

「我通常會在 AI 將圖稿的線條、圖形畫好,因為向量的圖檔在後續使用上比較方便縮放,影像都不會失真。這次示範的這張圖是我新書的封面,全都是用 AI 和 PS 的功能來完成。

圖形與線條都完成後,我會選取所有的物件,然後使用『重新上色』的功能來調整色調。只要在工具列點這個長得像調色盤的按鈕,AI 就會自動幫我把選到物件的所有顏色標出來,有多少個物件,就會有對應數量的色標。

只需要拖曳其中一個色標,其他的點預設都會跟著移動,這樣可以非常快速做出好幾個版本色調的圖。如果只想改變其中一個顏色,也可以解除色標間的連結,去調整個別的色標。

完成配色之後,我會複製所有 AI 裡的物件,切換到 PS 直接貼上,馬上可以接著做進一步的質感和紋路。比如在這張圖上有一些陰影的部分,我都是用 PS 筆刷來繪製,讓畫面看起來更有層次。」

☞ 封面設計、海報設計、名片設計,通通都在 Adobe!

BA
 圖文畫家李白的新書封面,是在 AI 將圖稿的線條、圖形、顏色製作好(左),再到 PS 用筆刷來繪製,讓畫面看起來更有層次(右)。

看完李白的示範是不是也想來試試看呢?Photoshop 與 Illustrator 是你學習與創作的好夥伴,現在就訂閱 Adobe Creative Cloud,試試用 PS 與 AI 蹦出的新火花,學生還享有特別優惠喔!


生活特務

生活特務為合作品牌與eld讀者溝通品牌形象及表達企業社會責任的內容專區,內容全部由合作品牌提供或由業務部品牌內容團隊製作。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