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ther

「即便是這樣的母親,她仍是我的全世界」顛覆長澤雅美形象的《母子情劫》

「即便是這樣的母親,她仍是我的全世界」顛覆長澤雅美形象的《母子情劫》 Photo Credit:NETFLIX

即便是這樣的母親,她仍是我的全世界。在這個偶爾會有善意伸出援手的社會,「我們」仍注定墜入這名為親情的深淵,互相依存著。

在熱衷於影視題材中談論親情的日本,母親所犯下的「罪」往往都是為了孩子,不管是《第八日的蟬》還是《那一夜》,最終都回歸「母愛之偉大」的真理。而提到「母親的在與不在」,是枝裕和的《無人知曉的夏日清晨》《小偷家族》,至今仍是無可取代的箇中翹楚。

而《母子情劫》改編自2014年真實發生的「川口高齡夫婦殺害事件」。在該起事件中,一對夫婦被發現陳屍在家,而兇手正是他們的孫子,以及疑似教唆自己兒子殺人的親生女兒。因此,本片可說是一部真正的「事件重現」,像是拍紀錄片般一步步告訴觀眾,這齣人倫悲劇發生的前因後果。

過度的疏離導致故事過於分散
_DSC8449
Photo Credit:NETFLIX

同樣描述母子間的依存關係,你很難不把《母子情劫》和是枝裕和的電影相比。想當然爾,《母子情劫》可直接宣告不戰而敗。全片刻意強調「疏離感」,不管是敘事還是鏡頭語言,以第三者視線的遠觀,讓事件改以在「遠處」發生的固定鏡頭,讓暴力成為鏡頭以外的真實。

然而,過度的疏離卻也導致視角與故事過於分散,這樣的問題也同樣發生在導演大森立嗣的前作《壞仨小》上,不僅是「情感」上無法認同主角的行為,也難以投入「情感」至電影中,雖然不至於到沈悶,但最終仍成為一部議題大於電影感的作品。

不過,換個角度來看,Netflix的確是最適合《母子情劫》的平台,一如前面所說,這是一部將人倫悲劇「重現」的電影。面對剪不斷理還亂的母子親情,我們究竟該如何看待那底層下難以看見的暗處?

劇情與真實事件的異同之處
_DSD0344
Photo Credit:NETFLIX

在「川口高齡夫婦殺害事件」中,沈迷於牛郎店與小鋼珠的母親,曾把當時只有十歲多的兒子少年A,一個人丟在家裡長達一個月,之後多次搬家,從愛情旅館再到路邊搭帳篷。少年A也曾遭到母親牛郎男友的暴力相向,數十年被當作母親利用的工具,向親戚不斷地借錢,根據母親妹妹的證詞,「四年間借款高達4-500萬日圓。」

此外,不工作的母親也逼迫16歲的少年A向公司預支薪水,2014年母親那句:「即便殺了對方也要拿到錢」,導致少年A借錢不成而拿刀殺死祖父母,最終少年A以強盜傷人罪判刑、母親則判竊盜與偷竊罪。

對此,《母子情劫》可說是一五一十地重現真實事件,只加入現實中沒有出現的「外力」與「善意」作為戲劇化的提味。雖然也刻意將片中母親(秋子)塑造成會不斷「勾引」男人的狠角色,利用身體與美貌讓社福人員、旅館員工、工廠老闆成為自身的囊中物,加強「毒母」的形象。

_DSD1003
Photo Credit:NETFLIX
社會機構的介入,真的能改變這場悲劇嗎?

其實導演大森立嗣早在《母親過世時,我想吃掉她的骨灰》與《壞仨小》就多次拍攝母子關係,但不管是與母親抗癌的正能量,還是放棄育兒導致兒子走偏的負能量,都有過於片段的敘事手法、不夠細膩的時間流動等問題。但是《母子情劫》最重要的母子互動,卻又不像《壞仨小》來得具有衝擊性。

此外,根據新聞報導,少年A曾在事件發生前幾天,抄下了「自殺防治專線」的電話,心想只要相談或許就能得到「社會扶助」,但是一想到母親討厭「生活保護」便放棄,「如果我當時打了電話,結果或許會有所改變。所以沒有打電話,這件事就是我的責任。」

《母子情劫》並無演出此橋段,而是加入原本現實中,大眾所關注的焦點——為什麼社會機構不曾介入或是幫助他們?並試圖探討,「外力」與「善意」的介入,真的能改變這場悲劇嗎?《母子情劫》的自問自答,反而為電影增添更深一層的悲傷。

_DSC2278_2
Photo Credit:NETFLIX

男社福人員、女社福人員、工廠老闆,這是電影中曾經對秋子與周平伸出的「援手」。他們都曾相信,只要提供他們好的吃住環境,就能夠拯救這個家庭,但事實上卻一次又一次地被無視與利用。

不然我還能怎麼辦

當周平發現大人不再值得相信時,他仍舊跳不出小時候被母親丟下的陰影,是不幫母親借錢就很有可能要繼續活在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中。

秋子總是在自家旁的「神社」,等著周平去外婆家借錢。曾經,她是願意給周平一個擁抱的聖母,多年後卻是看著滿身是血的兒子,說聲「你做到了」的怪物。這樣的共依存關係,成為電影與現實中的悲劇。

_DSC4765
Photo Credit:NETFLIX
秋子:「我想怎麼養他是我這個母親的事,是我生下他的。他是我的分身,你懂嗎?」

在現實事件中,面對記者詢問:「你認為這件事是誰的錯?」時,少年A表示:「是我。如果我能好好應對母親的心情,就能阻止她去和別人借錢。」而到了電影中,則成了周平那句:「不然我還能怎麼辦,她自己一個人是生存不下去的。」

《母子情劫》看似否定「母愛」的存在,卻仍在最後以「愛」收尾。沒有一絲說教與煽情,將電影所要「表達」的東西,全部交給觀眾「自我省思」,在可能沒有一絲共鳴的情況下。

本文經CharMing的投幣式置物櫃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古家萱
核稿編輯:林君玶



CharMing的投幣式置物櫃

投幣式置物櫃,就只是想致敬伊坂幸太郎。表面上是電影評論,其實就只是個愛看電影的追星族。與其說是影評人,不如說是追星族,追著喜歡的電影和演員,納入自己的後宮,然後用文字記錄下來。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