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ack Pudding

不只是台灣小吃:在西班牙Tapas與英式早餐裡也出現的爭議美食——米血糕

07 Nov, 2020
不只是台灣小吃:在西班牙Tapas與英式早餐裡也出現的爭議美食——米血糕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達志影像

當我們提到台灣夜市和小吃時,台灣豬血糕一出,全班鼓譟聲四起,大家都急著想介紹他們家鄉也有米血,原來這道美食,多國同學都有類似家鄉料理。

多年前在美國念書時,我們每周都有一堂無學分但必須參加的課程——Culture Quest(國際文化交流),每堂課介紹一個國家,介紹人就是班上該國的學生,那一個小時內關於自己國家的大小事、特殊體驗都可以介紹。

我和班上另一位同學(全校唯二台灣人)當然也把握機會將台灣好吃好玩、特色建築和文化都好好說一遍,當我們提到台灣夜市和小吃時,台灣豬血糕一出,全班鼓譟聲四起(我們班感情很好,很多歐洲、拉美、印度同學),大家都急著想介紹他們家鄉也有米血,當下恍然大悟,原來這料理沒有想像中單純,多國同學都有類似家鄉料理。

除了台灣的豬血糕之外,西方國家也能看到這類料理(各國清單連結-維基百科),通常以豬腸包覆,不只使用豬血,馬、羊、牛、雞各式家畜動物的血都有可能,英國稱為blood sausage——血腸或black pudding——黑布丁(未必放米,可以是其他穀類),西班牙稱為Morcilla(米血腸,就是血+米)。

在西班牙幾乎各大小酒吧餐館都點的到,香煎、油炸或燉湯的形式都有,以前在台灣我不敢吃灑花生粉的蒸豬血糕,只愛巷口鹹酥雞攤的炸米血,剛好西班牙的是鹹式,還有一股香草味,頗為特別,搭配香煎或油炸時,還滿對我的胃口的。

shutterstock_1233370006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達志影像

米血腸的料理在西方國家已經流傳至少2000年了,但不像我們賦予豬血中醫食療內涵,他們這道料理的誕生原因非常簡單,就是為了不浪費食材——動物血也是食材之一。

最早關於米血腸的文字記載是在奧德賽註一那本書中,使用羊血做成的快速晚餐。而第一次正式關於米血腸的食譜,則是記錄於古羅馬時期的經典烹飪教科書Apicius,屬於一位名為Aphtonite的希臘廚師的食譜。(Apicius記錄了從1世紀起到5世紀末古羅馬結束的烹飪大小事,為古烹飪聖典之一,米血腸和之前提的法式吐司都被記錄在同一本烹飪聖典。)

註一 奧德賽:The Odyssey 荷馬史詩,西元前8世紀的希臘史詩,奧德賽是設計特洛伊木馬屠城的那位將軍,19世紀發現應該是真實事件而非虛擬史詩。

這項料理在西方國家其實頗具爭議,吃與不吃爭論百年,除了穆斯林統治西班牙期間,在當地消失800年,一直以來基督教與猶太教人認為神是禁止人類嗜動物血的(潔與不潔的觀點)。

幾百年的爭吵,甚至到18世紀時,連不敢吃米血腸的科學家牛頓(Isaac Newton)也被迫發言,但牛頓的回覆是無關宗教,他單純認為嗜血太殘忍,放血對動物是一種痛苦的過程,他於心不忍。

不過,回到這個料理最初衷是為了不浪費食材,所以在各大饑荒時期,米血依舊是餐桌上的要角,現在也是西班牙Tapas與英式鹹式早點常見選擇之一,對葡萄牙、法國也不陌生,甚至我在西班牙吃米血的次數比在台灣還要多,看來吃與不吃,在西方國家已經有了答案。(不過看完牛頓的說法,我也會少吃了~好善良的科學家)

shutterstock_1535854370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達志影像

參考資料

本文經食物。典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吃不吃米血?吵到要請牛頓評評理的食物〉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蔣尚仁
核稿編輯:林君玶

Cynthia

台灣長大的女子,拿過創業箱跑警察,也拿過pipet槍跑電泳,當過上班族也當過小老闆,當過主管也當過家管,歷經美國、台灣、新加坡的磨練後,正開啟我在西班牙的生活,原本以為是我計畫人生,後來才知道,我已被人生計畫,好險,我還喜歡。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