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rror and Comedy

恐怖與爆笑一線間:為何楳圖一雄與伊藤潤二的漫畫,能把人嚇到笑?

11 Nov, 2020
恐怖與爆笑一線間:為何楳圖一雄與伊藤潤二的漫畫,能把人嚇到笑? Photo Credit:株式会社小学館

廣為人知的恐怖大師——伊藤潤二,雖然大家對他的搞笑作品並不陌生,但仔細回想的話,他筆下所謂的「恐怖」漫畫,確實也常會出現刻意置入的黑色幽默,令「無法理解」的畫面變成某種「魔性十足」的趣味。

把「恐怖」和「喜劇」放在一起討論,是不是弄錯什麼了呢?事實上,如果從心理感受的角度來看,它們之間的關係,或許遠比想像中靠近。

包括無法理解、難以對抗的情況在內,人類的恐懼情緒主要來自對未知事物的無力感。

這份體驗往往引導當事人一再發現自身的渺小,直到形成敵強我弱、萬策既盡的絕望感。更有甚者,還可能進一步誘發受壓對象的恐慌反應,使其陷入自我暗示的狀態。

例如看完恐怖片後,總不免盯著暗處,臆想床底下、門縫外、水溝蓋後是不是真的潛伏著什麼;抑或爭分奪秒地在洗頭時睜開雙眼,深怕一旦中斷視線,身邊就會發生什麼不可控的意外——沒辦法,因為那些一面構成情境,一面勾起邏輯和聯想的光影、旋律、聲效、情節還在腦海中迴盪,還嚷嚷著「很多東西你根本不知道,包括它們的惡意」。

有趣的是,除了通往恐怖,「未知」帶來的「無法理解」感,其實也有一條通往離譜、荒謬和莫名其妙的知覺軸線。

類似當下網路族群、年輕世代口中的「ㄎ一ㄤ」,只要不會對旁觀者構成外溢化、直接化的傷害,令他們產生「難以對抗」的危機感,這段不至於觸發恐懼效應的心理轉折,多數時候會因為錯愕、不解、跟不上節奏等停頓效果,令當事人在Lag完畢、重新登入情境的同時,被心裡各種腦補卻又一言難盡的對照、代入、聯想、解譯、超譯給撞出忍俊不禁的噴笑反應。

一如冷笑話在尷尬過後的尾勁,或是惡搞配音隨畫面反差出的跳tone樂趣,甚至看人突然摔跤、突然耍帥被打臉時的發噱等等,所有被概括成滑稽、逗趣、戳笑點的感受歷程,其實多與觀看者遭遇未知、消化未知的體驗有關。

那麼,這些和漫畫,尤其是大家相對熟悉,早已大量處理恐怖及搞笑題材的日本漫畫、黑白漫畫有關係嗎?

shutterstock_32070226ok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達志影像

因為沒有影像形式下的音樂、音效、動態、彩度、光影可以協助營造恐怖情境,以視覺、圖像為敘事途徑的黑白漫畫家們,得出了從「量感」著手的技術解答。

就如同「粗體字」會引導讀者相對集中注意力,進而停留更久、識讀更多一般,應用相同原理,創作者們一面加重黑線、粗線甚至紋理(網點)、色塊等視覺物件的使用,令讀者不斷目睹畫面資訊量的加乘,從而延長知覺歷程,反覆意識其人、物、景、象的「重量」。

另一方面,則結合扭曲、詭譎、怪奇等設計概念,為視覺內容嵌入勾連恐懼的緯線。從結果來說,這套手法不僅放大了黑白漫畫的表現優勢,以重黑、漸黑、濃線、漬線、霧紋、殘紋構成迫力十足的筆觸,更塑造了強烈的陰暗聯想,配合靈異、神秘、驚悚的故事劇情,帶出讀者眼中具像化、深邃化的「未知」。

儘管廣義上看,像《來自深淵》(メイドインアビス)般「以可愛/討喜畫風展示過激畫面、殘酷情節,強制觀看者承受負面體驗」也算是一種創傷式的恐怖。

但更多時候,恐怖漫畫經典的演出樣貌,還是像滋養了無數迷因材料的業內巨匠——楳圖一雄(1955年出道)那樣,是一種以白處襯托黑處,以量感擾動情感的用圖策略。

這種翻變自劇畫系統,講究綜合寫實體驗的視覺風格,不僅不吝惜投入筆線及墨水,也不害怕氛圍過份沉鬱,更不擔心人物情緒過滿、表情層次過剩。於是隨著瞳孔、眼圈、法令紋、皮膚皺折等部位的特化描繪,黏稠的黑暈、輪廓的陰影、瞠盡的圓眼、咧嘴的驚恐……越發成為恐怖漫畫的印象符號,也影響後來諸多恐怖作者的筆調。

有趣的是,一如《漂流教室》裡小學生們的驚愕表情至今仍不斷成為動漫畫、哏圖的惡搞/致敬元素,楳圖一雄自己也早在1970年代,便以搞笑漫畫《阿誠》(まことちゃん)跨去了看似和「恐怖」南轅北轍的詼諧領域。

不難想像,儘管刻意控制了人臉、場景間的陰森線條,但筆觸、畫面、視效裡依然健在的「量感」,卻勢必會和邏輯跳躍、插科打諢的內容組合得極其反差,極富「ㄎ一ㄤ」趣。

在 Instagram 查看這則貼文

Daisy Lam(@misshkdaisy)分享的貼文 張貼

如果狹義地把「恐怖」,理解成一種以情境效果變相運用寫實畫法、細節畫法的誇張敘事手段,那麼把鬼戲/鬼系視覺元素拿來表現喜劇,藉以衍生反差紅利的漫畫家也就不算少見。

例如創作出浮誇諷刺校園系荒謬政治喜劇《帝一之國》、成人向偽特攝哲學系青春純愛喜劇《π圓周率》的古屋兔丸(1994年出道),其實同時也是擅長獵奇、暗黑題材,改編了《荔枝☆光俱樂部》、《人間失格》的敘事者。

也例如因《富江》系列、《至死不渝的愛》、《漩渦》而廣為人知的恐怖大師——伊藤潤二(1986年出道),雖然大家相對熟悉的是他在搞笑漫畫《伊藤潤二的貓日記:小四與小六》(伊藤潤二の猫日記:よん&むー)中「把未婚妻畫成白眼又詭笑的愛貓女」、「把互動著的自己和貓咪都畫成妖物」等鮮明操作。

但仔細回想的話,他筆下所謂「恐怖」的作品,確實也常會出現刻意置入的黑色幽默,或因為過於唐突的劇情展開、過於莫名的視覺衝突,反倒搭上讀者心裡那條不通往恐懼的知覺神經,令「無法理解」的畫面變成某種「魔性十足」的趣味。

更貼切的案例是《抓狂一族》(浦安鉄筋家族)系列。濱岡賢次(1986年出道)雖然是搞笑漫畫家,但即使暫不討論「仁媽」、「鬼母」、「稻川淳」這些本就內嵌鬼怪、靈異要素的人物設定,作品裡任一幅角色迸發情緒、承受物理傷害(即衝撞、碾壓、摔倒、墜落、扭擠、拗折……)的畫面,也都能因為線條、網點、墨漬、色塊和人物形變的應用方式,無縫接軌其他肢體系、肌骸系的獵奇作品。

當然,懂得以「未知」製造情境體驗、誘導知覺節奏,不代表就能成功用Lag感襯出笑點。

畢竟誇張、跳tone都是為了召喚後勁,如果給不回足以令人「見山不是山」的邏輯,反而容易讓讀者不知道「該笑哪裡」,甚至加倍意識到視覺帶來的突兀及不適。

這種有趣的雙向性,其實也恰如日本網民討論影視綜藝、內容創作時的說法 ──「ホラーとギャグは紙一重」── 在「僅有一紙之隔」的語意裡,披露了「恐怖」、「搞笑」之間,彼此相互接壤、似遠還近的領域關係。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林君玶
核稿編輯:楊士範

周文鵬

文學博士,大學教員。曾任創意工作室負責人、數位平台副主編。熱愛圖像及書寫,探討動漫故事與文化創意分析,研究多元載體的敘事和接受議題。三十歲前,每天最少看五本漫畫;結婚後,每天最多看五本漫畫。

更多此作者文章

在安溥的歌裡漫遊、讓雅婷不只打逐字稿還做音樂——看見TCCF上的未來創意內容

在安溥的歌裡漫遊、讓雅婷不只打逐字稿還做音樂——看見TCCF上的未來創意內容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TCCF創意內容大會,以未來內容展示體驗、始多利交易所兩大展區,呈現故事文本轉譯、未來內容想像、跨域能量整合,展演台灣蓄勢待發的文化軟實力。

美國哈佛大學教授約瑟夫・奈伊(Joseph Samuel Nye, Jr.)在70年代提出「軟實力」的概念,他認為一個國家除了經濟及軍事的「硬實力」之外,文化、價值觀、意識形態也具有極高的影響力。

由文策院主辦的「創意內容大會」(TCCF),除了舉辦國際論壇、建立內容交易媒合平台,也組成專業策展團隊,共同思考、論述並解構文化內容故事力核心理念,分別透過故事文本轉譯、未來內容想像、跨域能量整合等多重角度,結合台灣科技技術能量,創造多元展場空間,將台灣的文化軟實力一一展演,並在其中激發產官學研界的文化夥伴思考,希望注入產業能量在台灣文化內容的發展上。

本文從TCCF兩大室內展覽精選案例,一窺台灣飽滿的創作能量。其一為未來內容展示體驗區,以「RE:眾感未來Human Touch-A Closer Future」為主軸,展示台灣創意內容產業的當代輪廓;其二為「始多利交易所」,以台灣原創故事為基底,激盪出有別於影音媒介的創意故事呈現。

image3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以「RE:眾感未來Human Touch-A Closer Future」為題的未來內容展示體驗區
#01 未來內容|雅婷音樂人機互動體驗

有時腦袋會浮現意外靈感,而信手捻來的音樂旋律,往往只有片段,且如流星閃爍一般,稍縱即逝。在未來內容展示體驗展區,有一款「雅婷音樂人機互動體驗」,能幫助音樂創作人自動生成音樂,讓靈光乍現延伸為完整的音樂。

是的,雅婷不只會生成逐字稿,如今也可以創作音樂了。這款由Taiwan AI Labs研究製作的雅婷音樂,採用了人工智慧技術,現場觀眾只要在鋼琴上彈奏四小節(16拍)的音符,AI就能即時生成圖像和人聲,讓體驗者與雅婷共譜出一小段樂章。運用多元科技而成的音樂體驗模式,也將突破音樂創作思維,帶來更多創新可能性。

試聽一小段筆者與雅婷的創作

image2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02 未來內容|與優人同步

5G時代到來,零延遲的跨域連線技術,也將帶來更多異地共感體驗,讓人與人之間的連結不只無遠弗屆,還可以達到視聽完美同步的零時差。

「與優人同步」的展區,便如此呈現了跨域共時性的概念。透過360度環景大屏幕,將位於信義區現場的優人神鼓團員,與遠在文山區山上的團員連線,零時差串起老泉山劇場——同時也是優人之家的豐富能量,讓逛展觀眾能一起同步打坐、修行、擊鼓的禪意日常。

image5
Photo Credit:TCCF
image4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03 未來內容|聲歷奇境KTVR

VR、AR可以說是新媒體時代的熱門關鍵字,尤其虛擬實境帶來的沈浸式體驗,讓娛樂內容有更多創新可能。蕪花菓創意有限公司在TCCF的展場上,便推出結合KTV與VR的新興娛樂——KTVR。

結合傳統KTV歡歌形式與VR虛擬實境技術,運用用音場設計、3D動畫、即時連線技術等,讓體驗者在虛擬境內舉辦個人演唱會,甚至可以和喜愛的歌手與樂團一同站上舞台,與台下的虛擬觀眾一同舉手歌舞、盡情大喊「後面的朋友讓我聽到你們的尖叫聲」;只不過拿下VR眼鏡時發現前面站了一群圍觀者,可能會有點害羞就是了。

image7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04 未來內容|安溥-蘚的歌唱:音境漫遊

全球首部結合VR虛擬實境與體感設備的音樂體驗,在這次的展區中也能感受到。體驗者坐上體感椅,穿戴好VR裝置後,即可在安溥的最新創作歌曲〈蘚的歌唱〉中,實現「用身體聽歌」的超沉浸絕對體感,並切身體悟到什麼叫做「跟著音浪一起流動」。

安溥的這首歌本身已彷彿是一場冥想,在虛擬實境的視覺場景中,體驗者更得以超現實的視角穿越太陽、深水、巨石陣,並且讓靈魂乘著音樂漂浮、遨遊,探索一座現代版的太虛幻境。

image6
Photo Credit:TCCF
安溥〈蘚的歌唱〉視覺內容
image9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可呈現漂浮、移動、搖晃等體驗的體感椅
#05 始多利交易所——說故事的100種可能性

正如其名,「始多利交易所」做的就是Story Exchange,是一個故事交換的實驗場域,目的是將內容文本轉譯成各式各樣的媒材,打破一般大眾習以為常的影音戲劇改編,玩出更多意想不到的呈現方式,總之就是要告訴觀眾:故事彷彿一支支潛力股,就等有眼光的伯樂前來掏金。

  • 泡泡展區

首先,「始多利交易所」的展區充滿奇幻泡泡感,不知是寓示一個泡泡即一個大千世界,或是所有精彩故事都在共感著人生的夢幻泡影。這些泡泡裡包裹著遊戲機台,一半是經典懷舊遊戲,一半是展覽限定的故事體驗。投下TCCF大會的紀念代幣,就能獲得台灣原創故事內容的多元潛力樣貌。

image8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image12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 刮刮樂

使用一枚代幣可獲得一張刮刮樂,除了可能刮到兌換更多代幣或酒水,還能獲得更多故事創意提案。「如果研發出『用九柑仔店』專屬古早味零食,將會是你最棒的賭注」、「如果把『向光植物』做成戀愛手遊,將會是你最棒的賭注」⋯⋯這裡的刮刮樂沒有銘謝惠顧,只有一個個值得豪賭一把的台灣原創。

image10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 始多利撲克牌

始多利交易所還有一張大賭桌,據說賴清德副總統在TCCF開幕這天也來此試試手氣,不過很快的輸光籌碼,顯然賭運普普,還是務實從政為佳。不過賭牌不是重點,魔鬼藏在細節裡,始多利交易所出品的撲克牌,每一張都有故事文案,精選《老派約會之必要》、《做工的人》、《用九的柑仔店》、《向光植物》等文本字句,讓玩家不再只是關注符號數字的賭客,也能當一回文藝人。

image11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在策展人黃偉倫、江家華的天馬行空下,「始多利交易所」遊戲化了文本故事,而出版內容被賦予更多異業結合的可能性。這裡充斥著創意的排列組合,也是激發買賣雙方提案想像的奇妙所在。


品牌贊助

由every little d《廣編團隊》製作,由品牌贊助,針對某個特定議題進行研究與探討,不使用浮誇字眼,致力用客觀的角度提供讀者以另一個角度了解商業行為背後發生的議題。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