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iwanese Accent

南北腔調大不同,買單的台語你怎麼念?

Art
07 Nov, 2020
南北腔調大不同,買單的台語你怎麼念? Photo Credit:裏路出版 提供

同樣一件事,不同的說法,這是台語用詞差異的巧妙處。方音差異就像人的個性和興趣,沒有對錯也沒有好壞,一說再說,說了幾十年,臭酸(tshàu-sng)是臭酸,依然是死忠兼換帖的好朋友。

文字:鄭順聰|插畫:Hui

斌仔是我的死忠兼換帖(sí-tiong kiam uānn-thiap),日日在網路上聊天打屁,交流垃圾訊息。傷心的時候互相安慰,且不需要理由、想到就相招(sio-tsio)去逛大街吃大餐。

如此深厚的情誼,奠基於大學同班,更是寢室室友。讀中文系的我們,華語發音都不標準,整天膩在寢室用台語聊天,不小心還會徹夜到天亮。

升學的過程,我讀好班順順利利升上去;斌仔就坎坷多了,當兵後重考才上大學,因此,青春期曾歷經一段體制外的遊蕩。這就是我們聊到天亮的原因,斌仔社會經驗多,故事超精彩,在基隆港畔當飆仔,看到不順眼的,就會眼神兇厲的tshinn——

Tshinn?我們嘉義人都說gîn咧!動作都是「瞪」,南北有差!

口味無仝的青菜

過去,台灣各地腔調的大碰撞,多在當兵時。山濱海涯鄉村城市的小鮮肉,被捉到軍營剃光頭——除了四大族群的語言分別,台語少年一見面,才知道各地腔調有差,比出國的文化衝擊,更為深入細膩。

而到我六年級這一輩,大學逐漸廣設,各地青年的學歷也越來越高,反而是在學校宿舍內,衝擊出新一波的南腔北調大集合。每次和斌仔講台語,就是覺得不順,因其偏泉州腔,我乃漳州腔,頻率最對不上的,就是變調。

舉個例子:台北的松山(siông-san),我「松」的變調是平平滑過去,斌仔會微微下坡……某次搭火車經松山車站,真的耶!廣播傳來的就是斌仔那種微下坡的變調。

還有青菜的「青」斌仔說tshinn,我是tshenn,此乃一北一南,一泉一漳之殊異。他嗜吃的tshinn菜到我口中,就像改換烹調法,吃是可以吃,但難以下嚥,我還是喜歡吃tshenn菜啦!

頂港下港大捙拚

和斌仔的差異,到外頭吃飯時更為明顯。湯麵端上來,他總要拿起胡椒罐撒一撒,鼻子敏感的我隨即打噴嚏,敬謝不敏。

基隆人愛喝湯愛得要死,我嘉義人則要帶肉帶油帶鹹——口味不合就互相取笑,我說詼(khue)來詼來,他習慣說詼(ge)來詼來,同樣的嘲笑戲謔,他ge我khue,我khue他ge,好朋友才會互相黜臭(thuh-tshàu)啦!

好了好了,飽食後我要去納(la̍p)錢,斌仔說不對啦,台語要說付(hù)錢,這怎麼對呢?從小在嘉義都是納(la̍p)錢咧!問老闆回答說納(la̍p)錢,斌仔不服氣,說這是高雄,不準不準。

等到下次我們在基隆吃大餐,雨都說付(hù)錢,換我吃鱉了大聲抗議,卻引來基隆人回應:

彼恁下港腔啦!

腔口微微-2小吃攤結帳
Photo Credit:裏路出版 提供

一般大眾劃分台語腔調,多用北部腔與南部腔識別,就像火車與公路未普遍前,台灣的運輸主力靠水路,是以用頂港(tíng-káng)、下港(ē-káng)位居南北的港口水路來劃分

註:頂(tíng)、下(ē)在台語中意思多樣,除了上下、優劣、方位之關係,還有發展先後次序之分,得據語言脈絡與歷史發展來判定。

頂港以泉州腔較為通行,下港漳州腔佔優勢,但非決然的劃分,其中誤差頗大。例如大台北的士林北投地區以漳州腔為主,至若中南部海口腔通行處,其實是泉州腔的地盤。

靠差異來發友情的電

過去台語比較弱的我,常被斌仔的腔調打亂,尤其是變調。但有趣的是,用詞就相當堅定,不會被牽著走。

某次我車子沒電發不動,攔下計程車,拉出接電線、兩台車頭對頭接上,在嘉義普遍的說法是焐電(ù-tiān),焐是靠一下枕一下碰觸一下的意思,如焐冰(ù-ping)是冰敷,取其通電的瞬間過程。但斌仔卻說插電(tshah-tiān),描述夾子立於電瓶上的樣態。(還有一說叫pha電)

腔口微微-3汽車接電
Photo Credit:裏路出版 提供

同樣一件事,不同的說法,這是台語用詞差異的巧妙處。

因為差異,才有聊不完的話題,我南部人愛讀書耽溺於音樂,他北部人對車子與地理形勢相當透澈。方音差異就像人的個性和興趣,沒有對錯也沒有好壞,但都是好朋友,就像我和斌仔常一起出遊,漫無目的遊蕩,我慣說四界拋拋走(sì-kè pha-pha-tsáu)。

劇情就開始重複了,每次我言及此詞,斌仔總是會回憶起阿媽,口角生風出口成章,看孫子蹦蹦跳跳要出門晃蕩,總認不住詼一下:

莫佇遐一八溜溜去(it-pat liu-liu-khì)。

這就是南腔北調的趣味,一說再說,說了幾十年,臭酸(tshàu-sng)是臭酸,依然是死忠兼換帖的好朋友。

同場加映

本文摘錄自《地味手帖NO.02:風土技藝─留住文化留住人》,裏路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書籍介紹

9789869898027_bc1

當人長久居住在土地,想要有更好的生活條件、更豐厚的文化內涵,自然會產生技藝。技藝依著所在地的地理環境、產物業、生活習慣,有各式延伸,世代承襲下來就形成集體記憶。因此,技藝關乎的不只是技術手藝,而是生活其上的文化和人。人在,文化和技藝就在;人離開,文化和技藝就消失。

不管是為了生存、為了祭儀、為了產業而生的技藝,只存在於當地的風土環境中,就是本期特輯想要探看的主題。這次,將分別以藤編技藝,談到花蓮卓溪鄉太平部落的布農族傳統文化;以漁旗技藝,了解高雄旗津傳統漁業文化的符號;以釀酒技藝,一探花蓮豐濱鄉靜浦部落的獻酒儀式,讓我們一起以技藝為媒介,深入認識一地的紋理脈絡。

責任編輯:林君玶
核稿編輯:楊士範

精選書摘

TNL精選書籍,讓你站上文字巨人的肩膀,遠眺世界。

更多此作者文章

孩子近視了?眼科醫師說:「控制好;不持續加深才是最重要的!」

29 Apr, 2021
孩子近視了?眼科醫師說:「控制好;不持續加深才是最重要的!」

當兒童有近視症狀,應及早就醫,防止近視度數加深。在眼科醫師的建議下,我們來看看一名小學五年級生嘗試不同方式控制的狀況。

近視要付出的代價,可不僅是戴眼鏡不方便而已;近視年齡愈早,度數增加速度也愈快,視網膜膜剝離、甚至晚年失明等風險也就愈高,因此控制近視的任務刻不容緩。

預防勝於治療,萬一孩子還是近視了怎麼辦?

兒童近視會對生活帶來多少影響?林穎新醫師的五年級小病患品嫻正好是一位輕微近視的國小五年級孩童,品嫻大概在兩年前開始有近視的狀況,除了上課黑板上的字看起來模糊,連最喜歡的踢鍵子運動,也常常因為看不清楚而難以練習。

視力健康不佳,無論是生活習慣或是學習狀態,孩子都倍受影響,且現今網路世代,小孩已經和3C產品密不可分,防止近視惡化似乎成為更加艱鉅的任務。有著50~75度輕微近視的品嫻,先前曾嘗試過每晚配戴角膜塑型片、點散瞳劑等控制法,近期在專業眼科醫師的建議下,決定接受近視控制用的日拋療程,希望能控制近視避免持續惡化。

_E8A7045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林穎新醫師的五年級小病患品嫻,分享療程的感想。
醫師建議:及早治療、正確矯正,視力恢復機率提升

光晶妍眼科診所總院長林穎新醫師表示,「近視控制用日拋」是一種專門針對近視還在增加的兒童與青少年設計的特殊軟式隱形眼鏡,需要經過醫師診斷、驗光師檢測才能配戴,目的是為孩子的日常生活提供清晰視力,並幫助大部份配戴的兒童及青少年減緩近視加深的速度。

林醫師進一步解釋:「這類隱形眼鏡的原理,就是利用周邊離焦設計,讓成像中心落在視網膜上,周邊影像落在視網膜前方。矯正者在能看清楚的同時,又能避免過度矯正造成眼軸拉長,以此控制住近視。」

_E8A7182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光晶妍眼科診所總院長林穎新醫師,說明近視控制用日拋的原理。

醫師表示,這種隱形眼鏡採用的技術,讓輕度近視的兒童有更多選擇,且配戴起來舒適方便,所以家長的詢問度很高。另外也再次呼籲,一旦發現家中小朋友有近視的狀況,家長應及早帶至眼科就診,愈早控制愈好,避免發展成高度近視,且仍要搭配定期回診追蹤以及日常視力保健,才能讓近視控制事半功倍。

養成好習慣,讓孩子自主維持日常清晰視力、控制近視加深

「每天早上起床刷牙洗臉後,五分鐘就可以戴好隱形眼鏡,我覺得很方便,眼睛也不會不舒服。」林穎新醫師的小病患品嫻說,之前她是晚上睡覺時配戴硬式角膜塑型片,覺得有異物感;相較配戴軟式的,不會感到不適。

_E8A7061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班上戴眼鏡的同學,上體育課時很不方便,萬一被球砸到就麻煩了。」品嫻談起校園生活中的近視困擾,更深深體會到視力保健的重要。

林醫師說道,這次讓品嫻採用的療程,天天都是新的一副,不必費心清潔整理,相比硬式的鏡片,異物感較低。許多家長可能會對小孩子戴隱形眼鏡有疑慮,但其實在醫師的輔導下使用,孩童通常很快就能上手。

_E8A7114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定期回診追蹤,依照醫師的指示做好日常保健,現在的品嫻更懂得為自己的眼睛健康負責,也重拾了她最喜愛的踢毽子運動。

最後醫師也強調,視力保健的方法,不外乎是為了提升孩子的生活品質、增加運動參與意願,更重要的是,讓孩子不必依賴厚重的眼鏡,自我認同和社交形象提升,也更有自信。而家長能夠做的,就是與孩子一起改善日常用眼習慣,共同維護良好的視力健康。

生活特務

生活特務為合作品牌與eld讀者溝通品牌形象及表達企業社會責任的內容專區,內容全部由合作品牌提供或由業務部品牌內容團隊製作。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