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e Goes

在此之前,我只是個穿著西裝唱了5年歌的歌手:Sam Smith分享新專輯創作過程

09 Nov, 2020
在此之前,我只是個穿著西裝唱了5年歌的歌手:Sam Smith分享新專輯創作過程 Photo Credit:Sam Smith

「在這張專輯之前,我只是一個穿著西裝襯衫唱了5年歌的歌手。」Sam Smith說。

文字:Eric Hsu

在陸續釋出數首單曲後,Sam Smith終於在10月底推出他的第三張全新專輯《Love Goes》。而在發佈之際,這位英國唱作歌手在Apple Music上與Zane Lowe展開一番對談,分享「心碎」對新專輯的影響,同時,還表達了作為一名酷兒藝術家所需要面臨的挑戰,以及身處娛樂圈中導致的認知偏差。

Q:對於新專輯《Love Goes》的感受?

天啊,我鬆了一口氣,有一種解脫感。即便現在談起這張專輯,我還是會感到非常情緒化,因為過去兩年是一個十分瘋狂的實驗期,也發生了太多事情了,而這一切都被聚集在專輯中。

基本上,我在這張專輯中真正解放了自己,我進到錄音室,試著把自己的能力發揮到極致,並向最優秀的人學習。對我來說,用自己的方式創作流行音樂是一種冒險,在此之前,我只是一個穿著西裝襯衫唱了5年歌的歌手。

Q:為何《Love Goes》是一張「真正意義上的傷心專輯」?

在寫這張專輯的時候,我心都碎了。或者說,那是我第一次真正的心碎。那種他們都離去,你無法入睡的感覺,真的很糟糕,甚至連母親都感到害怕,所以我想說這是一張真正意義上的傷心專輯。

之前的專輯也都是關於傷心,但那只是純粹的單相思,而這張是因為彼此相愛,我也真的愛過他。所以,這確實是真正意義上的一張。

https___cn_hypebeast_com_files_2020_10_s
Photo Credit:HYPEBEAST提供

Q:名聲和成功如何影響他的音樂?

一旦你把名聲、成功、粉絲和所有東西都加進去時,音樂就開始改變。但我的音樂仍然是誠實的,這也是我希望人們聽到的,而不是創作上的跳躍。這張專輯是一首接著一首做成的,完整呈現出了我這一年的狀態。

Q:關於改變身分代詞?

當第一次說出「我」的「代詞」(註1)時,其實想說我一直是非二進制的。我一直都有自己的感覺,只是當我改變代詞時,事情就變得很複雜。我覺得這需要一定的時間讓大家接受。我身邊最親近的人,我的家人、姐妹和其他人,他們很了解我,所以這不會是一個問題。

註1:推特上表示,希望外界要以英文代詞稱呼自己時,請使用「They/Them」,並非傳統的「He/Him」,因為他並非屬於男或女的二元性別。

我今年學到的是,人們並不喜歡有人把事情變得複雜,因此當有人把一個代詞還是其它事情變得難懂時,可能會破壞彼此的對話。所以,我不得不走進自己的世界,試著用一種真正友好和耐心的方式來處理,並且意識到每個人都在努力。

這需要時間,因為我們正在改變一種語言。這麼說聽起來有點老套,但我真的感到自由,我不再害怕失敗和不完美。我現在沒有太多的恐懼,因為我有自己的後盾。這種感覺真好。

https___cn_hypebeast_com_files_2020_10_s
Photo Credit:HYPEBEAST提供

Q:關於在年幼時出櫃的故事?

我在10歲時就出櫃了,家人們對此也非常接受。14歲時我已經畫著妝、穿著女裝在整個學校跑。那段時間其實蠻孤獨的,因為身邊沒有跟我一樣的人、或者公開出櫃的同性戀。我覺得這對所有年輕的孩子來說都不容易,因為我們從小就身處在一個被告知「那不是對的」的社會,這真的很難。

Q:過去的感情關係為這張專輯帶來的影響?

不得不承認,這張專輯是關於某段感情,也是我第一次真正的戀愛。我所有的戀情都只持續4到5個月,但那是我第一次在認真談戀愛。它喚醒了我的性慾,喚醒了我身體的很多部分。這無疑是一場考驗,我在經歷它的同時,腦子裡也在處理很多事情。

新專輯中有首歌叫《Forgive Myself》,放在專輯的末端,但實際上我一開始就寫好了。最重要的是,我們不再需要討論或者承擔任何東西,我現在必須自己解決這一切,要做到這一點,我必須接受,或許我也不是那麼好。

https___cn_hypebeast_com_files_2020_10_s
Photo Credit:HYPEBEAST提供

Q:如何依靠Beyoncé、Christina Aguilera和Robyn這些天后來度過傷心期?

說實話,心碎的時候正好在巡演,當時每隔一晚或者連續幾晚都要進行演出。所以,我向天后們「求助」,只有聽著Beyoncé和Christina Aguilera她們的歌時,我才能讓自己走下床。

Robyn也在這張專輯扮演著重要的角色,我不停聽她的歌,可以一邊跳舞一邊傷心,然後感覺自己充滿力量。我一直有這樣一個音樂盒,每當情緒低落時就會打開,它讓我想起了媽媽和姐妹們這些堅強的女性。當我身處黑暗時,都是這些女性幫我度過難關。

Q:關於自己的夢想?

當我還是孩子的時候,就有成為歌手的夢想。我從小就很孤獨,感到難過,但我意識到可以唱歌。每個人都說我很擅長唱歌,這種感覺很好,後來就這樣繼續下去,我想:「如果我在唱歌這件事上越做越好,那就能填補內心的空缺,一切都會變得美好。」大家的掌聲就想毒品一樣,讓人上癮。

24歲的時候,我想「我可能永遠都不會快樂,除非我能夠做自己,喜歡自己的身分。」當我在創作《The Lonely Hour》時,我夢想著可以到溫布利體育館表演,所以我又開始有了動力,我想成為有史以來最偉大的歌手。我願意把一切都放一邊,包括我的幸福,為了能夠去到那個地方。但事實證明,我無法這樣做。

https___cn_hypebeast_com_files_2020_10_s
Photo Credit:HYPEBEAST提供

Q:想要在35歲前擁有孩子?

我很想要孩子,每天和他們在一起,看著他們成長,我想要成為一個母親。總有一天我會實現這一切,但我還有很多想做的事情,直到安頓和平靜下來。我還是想要唱歌,做好這份美妙的工作。

35歲是我的決定。所以在那之前,我會努力工作並希望找到一個男朋友,雖然這個人不會出現在倫敦的任何地方,我已經把倫敦找了個遍。老實說,我已經不停歇工作了整整3年,真的累了。

Q:《Another One》是你最喜歡的歌曲?

這是我最喜歡的一首歌,我聽的次數比其它任何一首都要多。我在洛杉磯和Linus還有Noonie一起寫了這首歌,在進錄音室的前一天晚上突然有了靈感,這首歌就很快完整地出來了。我坐在他們的陽台上,喝著香檳,在陽光下隨著歌曲跳舞。我喜歡這首歌的真實性,歌詞讓我感覺很好。我也一直在說服自己,我已經放下了。

https___cn_hypebeast_com_files_2020_10_s
Photo Credit:HYPEBEAST提供

Q:關於在洛杉磯錄製新專輯?

就像流行音樂夢一樣,當和Denni拍攝《I’m Ready》的MV,我穿著裙子在一所美國學校裡時,那種感覺太美妙了。如果你來自英國,從小看著像《Bring it On》這些電影長大,你會希望有一天可以過上這種生活。

我很享受在洛杉磯寫這張專輯的時光,那裡的音樂製作和音樂作家都是頂尖的,能成為其中一部分很令人興奮。我很喜歡這張專輯,不過我也很享受回家的感覺,享受在英國的家和工作室。

Q:計劃如何度過今年接下來的日子?

我會繼續唱歌、寫歌,這也是我享受的事情。專輯發行後,我可能要花一個月左右的時間才能離開倫敦,呼吸一下新鮮空氣,放鬆一下。但當我回來時,又要進入下一張專輯的模式。我想繼續寫歌,還有很多話想說。做完這張專輯我感覺自己變老了,但壓力也變得比以前小了。現在的我是純粹的我,這種感覺很好。

本文經HYPEBEAST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古家萱
核稿編輯:林君玶

HYPEBEAST

創立於 2005 年的國際知名線上潮流生活資訊媒體HYPEBEAST,以街頭時裝與球鞋文化為主軸,延伸至藝術、音樂、設計等流行文化領域 。團隊橫跨歐美、日韓與中港台,憑藉獨特觸覺、極具視覺衝擊之影像, 從最新、最多元化的時尚資訊,到專題報導、造型特輯,24 小時無間斷供應,與讀者一同見證著潮流文化之發展。創立於 2005 年的國際知名線上潮流生活資訊媒體HYPEBEAST,以街頭時裝與球鞋文化為主軸,延伸至藝術、音樂、設計等流行文化領域 。團隊橫跨歐美、日韓與中港台,憑藉獨特觸覺、極具視覺衝擊之影像, 從最新、最多元化的時尚資訊,到專題報導、造型特輯,24 小時無間斷供應,與讀者一同見證著潮流文化之發展。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