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True Underdog Story

滿滿政治不正確的《鐵男躲避球》,為什麼是史上最偉大的運動電影之一?

03 Nov, 2020
滿滿政治不正確的《鐵男躲避球》,為什麼是史上最偉大的運動電影之一? Photo Credit:《鐵男躲避球》,來源:IMDb

《鐵男躲避球》電影裡有太多可以說的故事,包括了懷特古曼到底有多麼政治不正確等等,但是,更值得一提的是,這部電影的影響力甚至超越了電影本身。

文字:龍貓大王通信

勞森馬修托波(Rawson Marshall Thurber)20多歲時正在寫他的第一個劇本,他看到電視上的ESPN2頻道心想,ESPN有一天會轉播更多種類的運動,而以後也會有ESPN3、ESPN4……等等頻道出現。那麼會不會有一天,有一個ESPN頻道會專門直播那些沒那麼正統、趣味成份大過競技成份的運動呢?

他假想了當時仍不存在的「ESPN8」頻道,以西班牙文的「8」(Ocho)為名,寫進了他的劇本。今晚,就在Ocho頻道,一場震撼全美的運動冠軍戰就要開打!如果你躲得過把手,就一定躲得過球!沒錯,這是2004年電影《鐵男躲避球》(Dodgeball: A True Underdog Story)的故事。

《鐵男躲避球》原名取得不好——「躲避球:一個真實魯蛇故事」。因為這個片名,多年來大家詢問第二多的《鐵男躲避球》問題,就是這部運動電影是否改編自真人真事?

電影的故事其實純屬虛構,但它確實是托波以自身家庭生活為題發想的故事:托波的爸爸跟他有一樣的興趣,就是喜歡坐在電視機前看運動比賽。

還沒上小學,托波與爸爸就不放過電視上任何的賽事轉播,父子一起討論、尖叫、痛罵教練的蠢決策、然後輸球時互相安慰。托波自小就是運動迷,而剛好他又是個電影宅,兩種嗜好交融之下,他當然熱愛《火爆教頭草地兵》(Hoosiers)或《小野貓吃大老虎》(Wildcats)這樣的經典運動電影。

而當年26歲的托波,決定寫一部運動電影劇本。儘管他還是沒寫過任何劇本的菜鳥,但他身為運動迷的資歷可是早就超過20年。基本上,托波把自己的運動人生寫進了《鐵男躲避球》,我說的是人生,而這一點都不誇張——托波把職業運動場上的美技與垃圾步寫進去了。

職業球隊的勾心鬥角、觀眾對外國選手的偏見(他們一定長得像怪物)、開賽前兩隊互噴的垃圾話、甚至包括了ESPN主播有時慷慨激昂、有時自己都不知道在說啥的場邊講評。

托波把20多年來耳濡目染的美國職業運動歷史,通通攪和在一起,然後冠上躲避球之名,塞在一份劇本裡。這部虛構的運動電影,每一個細節都跟真實運動世界相關。

躲避球絕對不是美國熱門的職業運動,所以拍一部躲避球運動電影,聽起來就沒有那麼嚴肅。

而托波在寫劇本時,就是照著班史提勒(Ben Stiller)與文斯范恩(Vince Vaughn)的形象來寫這部電影的兩位主角,這當然讓劇本更顯得歡樂——而當電影選角最後也真的選到這兩位諧星加入時,當然讓《鐵男躲避球》的趣味直接升級不少。

文斯范恩本人真的就如同對世事了無興趣的平凡健身房老闆彼得,做人沒啥動力,而班史提勒飾演充滿各種政治不正確的反派懷特古曼,可以放心讓他最糟糕的人格出來喘口氣。

事實上,史提勒本人非常酷愛懷特古曼這個角色——「White Goodman」字面上的意思就是「白種好人」,一個充滿歧視性的名字。電影女主角同時也是史提勒老婆的克莉斯汀泰勒(Christine Taylor)就抱怨,在片場下戲時,她平日含蓄害羞的老公,卻仍然是一副滿嘴性歧視、種族歧視與階級歧視的優越模樣,讓他們從戲裡笑到戲外。

班史提勒幾乎在這部電影所有的宣傳採訪裡,通通都維持著懷特的角色,用著高大上得意洋洋的口吻自吹自擂,可以理解他有多喜歡這個角色。

融會貫通美國運動風氣而成的喜劇電影《鐵男躲避球》,可以說是史上最偉大的運動電影之一,原因在於它不只專注於運動(躲避球運動事實上那時並不在美國風行),它關注的是整個美國的運動文化脈絡。

這讓《鐵男躲避球》裡那些有時顯得荒謬不羈的橋段——例如懷特古曼一邊吃著甜甜圈、一邊用車用電瓶夾住奶頭的畫面——甚至意外地真實。托波表示:

「我們的文化之中有一段嚴肅的愛恨關係,而我認真地從中擷取精華。因為我們是如此在意體重、在意外在形象、我們崇拜年輕人,喜歡看他們穿上緊緊包裹身上巨大肌肉的體育服,喜歡他們那些看起來很酷地邊吃著麥當勞、邊喝著可樂的廣告。

這種注重外貌同時又吃著垃圾食物的社會現象,拉扯著所有美國人……這是為什麼我要懷特吃甜甜圈然後電瓶夾奶頭的原因,這景象關乎於食物、關乎於運動、關乎於我們文化的許多面向。」

躲避球當然也有運動傷害,事實上,拿球砸人的躲避球擺明就是要互相傷害,而《鐵男躲避球》片場裡當然有很多傷害。

舉個例子,我們都知道,夫妻最好不要同框演戲,而《鐵男躲避球》給了我們一個最棒的範例——班史提勒與克莉斯汀泰勒這對夫妻,在劇中的角色身處互相敵對的兩隊,自然要互相砸球。而更糟的是,劇本裡還寫明,史提勒必須狠狠地砸中泰勒。

當然,他們沒有因為《鐵男躲避球》而離婚(他們在2017年才離婚),但被砸的痛苦與怨恨是免不了的。麻煩的是,史提勒還在拍戲時狠狠砸中過泰勒兩次。史提勒表示:

「我們不開心了大概一個多禮拜,因為如果有人拿球砸中你,那無論如何都會讓人很不開心,這些意外讓我們都退化成中二學生了。」

但如果要說到痛苦,沒人能與賈斯汀隆(Justin Long)相比。托波在寫著賈斯汀這個劇本裡總是被暴力霸凌的角色時,想著的就是賈斯汀隆(所以名字才那麼像)。

而他在電影裡被扳手直接強吻正臉;在另一場戲裡,他要被許多球打——這讓他在電影開鏡前所有演員參加的躲避球訓練營裡,被迫接受同時8顆躲避球砸身的訓練,一次又一次,他自稱「自己應該有點輕微腦震盪」。連在海報上,都看得到賈斯汀隆被砸到哀號的表情。

「那一天我真的有點昏倒,所以劇組堅持我不能自己開車回家。下一次,當你們看《鐵男躲避球》笑哈哈的時候,不要忘記,你們笑的是我的痛苦。」

《鐵男躲避球》電影裡有太多可以說的故事,包括了懷特古曼到底有多麼政治不正確等等,但是,更值得一提的是,這部電影的影響力甚至超越了電影本身。《鐵男躲避球》讓躲避球成為了年輕與成年觀眾們感興趣的運動。

就在《鐵男躲避球》上映熱賣不久,就有電視台推出了真實的躲避球競技節目《超級躲避球》。而美國各地更出現了不少躲避球小聯盟、還催生了國家級的躲避球錦標賽事。

跟從小就看卡通《鬥球兒彈平》或玩遊戲《熱血高校躲避球》的你不同,許多美國人對躲避球一竅不通,而這部電影讓他們見識了這是多麼歡樂(與暴力)的運動,反過來,人們開始依照《鐵男躲避球》介紹的方式打球。

南加州成人躲避球聯盟「WeHo Dodgeball」的創辦人傑克梅森(Jake Mason)就表示,如今的躲避球選手都學《鐵男躲避球》裡的角色,穿上花俏華麗的緊身服;把髮型整理成懷特古曼那頭來自90年代的恨天高誇張髮型;然後幫自己球隊取一個超級中二的名字,就跟懷特球隊的「紫色眼鏡蛇」(Purple Cobra) 一樣煞氣——現在WeHo Dodgeball聯盟裡有「威力屁屁」、「她要丟了!」、還有「下一次會更好」等等隊伍。

《鐵男躲避球》裡虛構的「Ocho」運動台,甚至也影響了ESPN,在2017年開立真正的Ocho頻道,專門轉播趣味運動競技比賽,包括光劍對決、頭鎚桌球、飛盤對決、割草機賽車、雜耍排球等你這輩子應該從沒聽過的比賽,當然,一定要轉播熱血躲避球比賽,這都得感謝《鐵男躲避球》的影響力。

  • ESPN Ocho轉播的「滑滑樓梯」世界冠軍賽:

「平凡小人物」隊與「紫色眼鏡蛇」隊還可以繼續爭奪下一年的躲避球冠軍,但是《鐵男躲避球》似乎已經不會再有第二集——這是所有觀眾最喜歡問的《鐵男躲避球》問題。以電影公司的角度來說,2000萬美金的成本,換來了歡樂的美國1億美金票房,所以沒有公司會拒絕《鐵男躲避球》推出續集。

電影公司也曾經找來其他編劇開發劇本,但我不用告訴你這10多年來的歷程——因為答案通通都是無疾而終。當然,關鍵還是在於托波,因為這是他的故事,可惜的是,他已經沒有故事可說了。

「我真的很感謝觀眾們熱愛《鐵男躲避球》,我覺得很貼心也很感動,但我覺得,我已經沒有太多其他故事可說。」托波表示,而在 ESPN 的專訪裡他又提了一次:「我被問到(續集)的次數比你想像中還要多,我想我已經把所有能說的躲避球故事,通通都放在一部電影裡了,我也全拍出來了。但是我還是要說,『沒有什麼事是絕對的』。」

2017年,「平凡小人物」隊與「紫色眼鏡蛇」隊倒是真的再對決了——這次是為了公益慈善而戰。快50歲的大叔大嬸們,再度化身為彼得、凱特與惡名昭彰的懷特古曼,另外包括受氣包賈斯汀、「地表最致命躲避球女人」法蘭史達林諾夫科維奇達維多維赫斯基 (Fran Stalinovskovichdavidovitchsky) 等人,通通上場。

取材於真實世界,然後改變真實世界,《鐵男躲避球》不只有肥妹一屁股坐到賈斯汀隆臉上的低級笑哏,這部充滿各式政治不正確笑話的運動電影,卻為世界帶來了更正面的影響,這是喜劇的魔力,這是電影的力量。我說《鐵男躲避球》是史上最偉大的運動電影之一,而這就是為什麼。

本文經電影神搜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古家萱
核稿編輯:林君玶

電影神搜

累積了眾多探員的支持能量,在電影內容這塊豐富迷人卻又充滿挑戰的環境下繼續往前破關!提供最新電影情報、新聞、影評、影片等,期望影迷們都能在這個網站找到你想瞭解的電影資訊。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