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lan

朝堂中的雕刻全由手工製作:讓劇組幾乎蓋了一座宮殿的電影場景——花木蘭

朝堂中的雕刻全由手工製作:讓劇組幾乎蓋了一座宮殿的電影場景——花木蘭 Photo Credit:《Mulan》,來源:IMDb

《花木蘭》導演妮琪卡羅說:「我們在中國境內四處旅行,拍攝真實的地貌風景,盡量避免使用綠屏的人工環境。」

改編自1998年動畫電影的迪士尼(Disney)真人版《花木蘭》(Mulan),在經歷2019年主角劉奕菲發言支持香港警察鎮壓「反送中」示威而引發的網路抵制串連,以及2020年三度因新冠肺炎疫情而延後上映後,終於在日前於台灣亮相,儘管各方批評聲浪不斷,電影上映首週仍然奪得新片票房冠軍,足見《花木蘭》故事的魅力以及觀眾對迪士尼製作品質的肯定。

真實外景營造宏大史詩感

作為一部講述女性追尋自我旅程的電影,曾執導過《鯨騎士》(Whale Rider)的紐西蘭導演妮琪卡羅(Niki Caro),在製作初期即決定要盡可能在外景,而不是攝影棚內拍攝。

「我們希望這部電影能夠充滿史詩感,同時具備真實感,所以毫無疑問,我們會盡可能多在真實環境中拍攝。」妮琪卡羅說,「我們在中國境內四處旅行,拍攝真實的地貌風景,盡量避免使用綠屏的人工環境。」

《花木蘭》的故事源自《木蘭詩》,數世紀來以各種形式被重新詮釋,並且融合了不同朝代與不同中國北方地點的故事。在挑選場景時,妮琪卡羅希望能在電影充分體現中國的美與文化多樣性,希望木蘭的旅程能從南方開始,然後來到北方保衛皇帝。

IMG_2850
Photo Credit:《Mulan》,來源:IMDb

電影在中國拍攝了約20個場景,拍攝地遍及湖北、新疆鳴沙山沙漠、甘肅張掖丹霞地質公園與麻扎村、敦煌、酒泉、北方的火焰山,以及浙江的片廠等。

中國的廣大讓電影拍攝變得困難,所以電影團隊選擇在紐西蘭進行基本製作。因此紐西蘭是一個相對較小的國家,團隊可以花更少的時間與資源前往外景,同時,紐西蘭也是知名的電影製作中心,擁有一流的團隊和完善的基礎設施,過去曾藉《魔戒》(Lord of the Rings)3部曲、《哈比人》(The Hobbits)等知名國際大片廣受好評。

「雖然我們在中國拍攝了許多具有標誌性的場景與風貌,但我們也在紐西蘭也找到了許多關鍵的地點,來讓故事更加生動。」妮琪卡羅說。

在 Instagram 查看這則貼文

@nikicaro 分享的貼文 張貼

柔和光線反映木蘭內在力量

與妮琪卡羅合作的攝影師,是來自澳洲的曼蒂沃克(Mandy Walker),過去曾參與《關鍵少數》(Hidden Figures)、《澳大利亞》(Australia)等大片的拍攝,在與劇組前往中國勘查外景和歷史遺跡時,她留意到中國的光線與紐西蘭有很大的不同。

「光線在中國十分柔和。」曼蒂沃克說,「這很大程度影響我們曝光影片的方式。」

作為一部講述女性尋找自身力量的電影,攝影師曼蒂沃克表示,重要的是要如何在銀幕上呈現花木蘭內在的覺醒,但又不讓觀眾覺得突兀,「我們希望以木蘭的角度來拍攝,她是一位優雅,具有控制力,並且重視精神的戰士。」她說,「我們花了很多時間在前置製作上,找出要使用的鏡頭,以及如何在她身邊移動攝影機,讓她成為畫面的中心。」

IMG_2849
Photo Credit:《Mulan》,來源:IMDb

美術團隊另一位非常重要的成員,是曾參與過《魔戒》三部曲的美術總監葛蘭特梅傑(Grant Major),他自妮琪卡羅的首部作品,1997年的《記憶與欲望》(Memory & Desire)就與她合作至今。

「我熱愛葛蘭特的美學,」妮斯卡羅說。「我愛他的眼光,他的品味。而我最愛的是他的遠見,我知道我把這部電影的美術設計託付給他,他帶給我的會遠遠超過我所夢想與渴望的程度。」

在拍攝過程中,葛蘭特梅傑與攝影師曼蒂沃克密切合作,嘗試了不同的色彩組合,奠定電影的色調基礎。

「我們做了好幾次攝影測試,來確認顏色與質感,特別是夜間的室內佈置。」葛蘭特梅傑說,「我們盡其所能地替她打造了出色的作品。當然,這表示她的燈光可以輕鬆地藏進布景中。」

手工製作的場景細節

葛蘭特梅傑最驕傲的電影場景,是皇帝所在的朝堂,「我們經常向我們的中國專家諮詢。」他說,「這個朝堂的設計,參考中國現存的古代建築,我們將它放大,藉此反映皇帝的權勢,並且與周圍的環境形成對比。」

朝堂中的龍形雕刻,全數由劇組手工製作。「我們從研究資料中找出唐朝的龍形,並放大來雕刻。」葛蘭特梅傑說,「除了燈籠來自中國外,所有的物品都是我們的團隊在工坊中製作,我們的團隊成員中有畫家、家具工藝師、細木工藝師、木匠與雕刻家。」

IMG_2847
Photo Credit:《Mulan》,來源:IMDb

「身處於朝堂之中,讓我們感受到皇帝的重要性、他在中國的地位,以及木蘭要挽救他的責任感與熱情。」導演妮琪卡羅說。

與皇帝所在朝堂相對的,是李截(Jason Scott Lee)飾演的步利可汗所在的蒙古包,《花木蘭》中蒙古包的設計參考西元8世紀真實的蒙古包,但在其中加入了許多屬於這個角色的細節,例如牆上的狼圖騰代表步利可汗是狼部族的領袖。狼圖騰還出現在他的軍隊旗幟上。

此外,蒙古包中有許多來自各方,特別是中戰的裝飾、手工藝品,代表絲路上眾多的民族,同時也讓人聯想到步利可汗征途中的掠奪,以及他的軍事實力。

「我們加入了很多珠寶和反光物品,讓它跟蒙古包本身的昏暗環境形成對比。」葛蘭特梅傑說,「我們也在蒙古包中加入盾牌,強調步利可汗的權威。」

IMG_2853
Photo Credit:《Mulan》,來源:IMDb

製片傑森李德(Jason Reed)對葛蘭特梅傑及其團隊所達到的成就驚嘆不已。「有太多令人印象深刻的場景,」他讚美道。「很少有人能在一部電影中看到這樣的場景,我們幾乎建造了一座宮殿,有巨大的王座廳,我們位在遼闊山脈中建造訓練營,所有的一切都經過精心設計與製作。」

《花木蘭》改編自中國古代詩歌,講述一位年輕女子為了代替年老體衰的父親上戰場,女扮男裝從軍,最後立下大功的故事。

本文經BeautiMode創意生活風格網授權刊登,
原文發表於此:〈手工雕刻輝煌場景細節!《花木蘭》製片:我們幾乎建造一座宮殿〉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蔣尚仁
核稿編輯:林君玶

BeautiMode創意生活風格網

BeautiMode以多元角度報導時尚、娛樂、美妝、品味、人物,關心全球流行脈動,相信你是獨特的,且擁有美的權利,達成美麗的途徑成千上萬,BeautiMode和大家一起發掘「美,不只一種可能」。

更多此作者文章

潔淨智慧設計-SWOL雙水箱旋轉拖把:分離淨水和污水,才是真的乾淨

潔淨智慧設計-SWOL雙水箱旋轉拖把:分離淨水和污水,才是真的乾淨

好神拖的發明或許讓你再也不需用手擰乾拖把,但SWOL拖把不僅外觀更具質感,自動分離汙水的設計,遠比單純甩乾拖把還來得乾淨。

又到了歲末年終大掃除的時候,相信每個人的家中都有拖把,可是你知道一般市售拖把只有一個水箱其實是不夠的嗎?

如果只有一個水箱,在反覆浸泡、沖洗的過程中,拖把會重複接觸到使用過的髒水,使細菌快速孳生,地板也會因此越拖越髒。

最近在 flyingV 有一款正在進行募資的《SWOL雙水箱旋轉拖把》,因為擁有多項貼心設計,恰好能解決一般拖把不夠乾淨的問題,讓你做起家事能更優雅便利。

#1 雙水箱設計,髒水、淨水分開裝

《SWOL雙水箱旋轉拖把》獨創兩個水箱的設計,其中一個水箱可以裝置淨水,使用後的汙水則會排至另一個水箱,如此一來便可以輕鬆分離使用前後的用水,確保拖地時的每一次沾水只會用到淨水,解決傳統拖把反覆在髒水中浸泡的問題。

1
#2 不只甩乾!更能刷洗

除了雙水箱以外,《SWOL雙水箱旋轉拖把》還打造了「獨家高壓噴頭」,噴頭上更配有「清潔毛刷」的設計。高壓水柱噴頭可以強力沖刷大型髒汙,如毛髮、食物碎屑,清潔毛刷則如同為拖把刷牙一般,能夠進行更仔細與深層的刷洗,除去肉眼不可見的細菌與微塵。

2
#3 用水只需一罐寶特瓶!省水又省力

《SWOL雙水箱旋轉拖把》在整體容量設計上為2公升左右,約為一瓶大罐礦泉水的水量,即便是單手也能輕鬆提起,比起傳統拖把需要5至7公升的用水來得環保許多。《SWOL雙水箱旋轉拖把》雖說小巧,在使用上卻不需要擔心水量不足而產生不斷更換用水的問題,因為《SWOL雙水箱旋轉拖把》的水磊系統是採用「水車帶水系統」原理設計而成的,所以拖把能均勻沾附等量淨水,解決傳統拖把因為過濕而無法有效用水的問題。

3
#4 外觀簡約時尚,點綴家居佈置

最後,在外觀方面,《SWOL雙水箱旋轉拖把》採用白色簡潔設計,比多數市售拖把都來得好看,而且整體造型小巧輕盈,拖把桿也可以自由伸縮,十分好收納,沒有使用的時候,放在家中一隅也不會顯得突兀。

4

綜觀上述而言,《SWOL雙水箱旋轉拖把》的獨樹一格的聰穎設計以及簡潔美型的外觀都遠勝於一般拖把,非常值得入手,從此與惱人難用的舊拖把說掰掰。

《SWOL雙水箱旋轉拖把》現在正於flyingV熱烈募資中,加入SWOL社團參與10入組的揪團方案,可以省下超過300元,比一般募資價更優惠,歡迎點此加入社團

>前往購買頁面:​https://pse.is/SWOL

>SWOL揪團社團: https://pse.is/SWOLGROUP

品牌贊助

由every little d《廣編團隊》製作,由品牌贊助,針對某個特定議題進行研究與探討,不使用浮誇字眼,致力用客觀的角度提供讀者以另一個角度了解商業行為背後發生的議題。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