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apheme synaesthesia

某些顏色就像一段樂曲,也像老饕口中含著一小口美食:康丁斯基的「色彩聯覺」

Art
30 Oct, 2020
某些顏色就像一段樂曲,也像老饕口中含著一小口美食:康丁斯基的「色彩聯覺」 Photo Credit:Wassily Kandinsky,來源:[email protected]Public domain

包浩斯派的藝術家瓦西里‧康丁斯基,他聽到音樂時便會看見色彩,繪畫時耳邊則會響起音樂,而兩者的連結之強烈,每個顏色都會對應到特定的音符。

文字:凱倫・海勒|翻譯:龔嘉華

你看見我所看見的嗎?

有一次,當我與本書的美國出版社會面時,其中一位編輯取出一張色卡與我討論,在我看來是清淡的「水綠色」(light aqua green),她則覺得是「淡藍色」(light blue),而另一位則認為是「綠松色」(turquoise)。

shutterstock_1813021345ok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達志影像

每個人看到的顏色都不盡相同,在同桌人們的口中,我所謂的水綠色也有其他稱呼。每次與人們討論色彩時總有類似的對話,但這沒有所謂的「對」與「錯」。每個人對各種顏色的標籤,取決於個人對於該色的體驗、當時的光照、見到該色的頻率,以及接收到該顏色的分量多寡。

有一次,我在百貨公司被一位女士攔下,她正和先生站在一排衣架旁熱烈討論著。「我和我先生正為了這個顏色爭論不休,他說這是「海軍藍」(navy blue),但我覺得是「長春花藍」(periwinkle blue),誰才是對的?」

當然,她並不知道我是一位色彩專家,她發現我能看出雙方的爭執點時,還嚇了一跳。我表示,自己對兩種說法都同意,的確是藍色,而且是深藍,只是雙方的稱呼不同。

他給這個顏色的標籤是海軍藍,而她則是長春花藍。我合理猜測,她曾看過這種藍色的長春花,因而為這個色調帶來更有巧思的名稱,而他沒有。

每個人看著相同的顏色,描述的方式卻全然不同,這令人驚嘆不已。

shutterstock_1538812904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達志影像

很有趣的是,根據研究顯示,男女看到的顏色確實不同。而且,男性雖然擅長辨識遠方快速移動的物體,女性卻擅於近距離分辨細微的色彩變化,而落於光譜中間位置的顏色特別顯著。

在男性眼中毫無差異的黃色系、綠色系,女性能找出其中的細微變化; 而男性也需要稍長一些的光波,才能看到女性眼中的相同色彩、色度及色調。

為什麼會這樣呢? 原因要回溯到最早的人類起源。根據人類學家研究,男性發展出的能力,就是在遠處便能辨識來者是獵物或攻擊者,而女性的演化讓她們能找出食物,並有辨識是否安全可食的技巧。我們先想想,當初為何會發展出彩色視覺。

彩色視覺讓人得以進行科學家所謂的「對比檢測」,若你具有色彩視覺,便能在背景中辨識出物體,像是樹上的水果、樹叢中的莓果。以採集維生的時代,若你不諳此道,就只能餓肚子了,甚至落入困境。因此,女性對色彩的敏感度,對於人類物種的生存至關重要。

科學家臆測,人類之中有少部分的女性演化出更強大的色彩敏銳度(理論上來說),可以比一般人多看見數百萬種的顏色。

這就要提及上一章所說的「錐狀細胞」,這是位在眼球後方的感光細胞,能將資訊傳達到腦部,以創造色彩這種知覺。多數人的視網膜有三種錐狀細胞(感光細胞),但據說有些女性因為基因突變,而有了第四種錐狀細胞。

我們先來計算一下。別忘了,錐狀細胞會針對特定光波波長或顏色進行反應,而每種錐狀細胞讓人類能辨識大約一百種顏色。具備三種錐狀細胞的人,將一百種顏色乘以三次方,便能看出至少一百萬種不同的顏色。

若你有兩種錐狀細胞,每種顏色都要乘以二次方,便會得出一萬種可能的色相。每增加一個錐狀細胞,該數值就要乘以一百,或許就能讓你看見約一億個顏色。

所謂的四色視者(tetrachromat,即具備四種錐狀細胞的人)看著清澈的藍天時,可以辨識數十種顏色; 他們眼中的彩虹可能涵蓋數百種不同的色相,白光可以細分為藍白、黃藍、紫色、紫羅蘭灰、粉紅,及金色等。他們眼中的色彩宛如萬花筒,充滿許多連名稱也叫不出的各種色彩)。

shutterstock_247522573ok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達志影像

要怎麼知道自己是否是四色視者呢? 我可能是,你也可能是。由於感受顏色是一種主觀體驗,我們很難確知自己在感知顏色上,是否具有比他人更好的感知能力。世界上有多少女性可能具備額外的錐狀細胞,雖然現今有些方法能推算,但要確實證明她們比其他人看見更多的顏色,仍然有點困難。

相對於四色視者,站在天平另一端的就是色彩視覺障礙,也就是「色盲症」。當我們的感光錐狀細胞無法適當回應不同波長的光波時,便會造成色盲。這時的錐狀細胞無法一一針對不同長度的光波加以反應,而是全以相似的方式對待。

多半的色盲人士和一般人一樣有清晰的視覺,但視網膜錐狀細胞傳達的混亂訊息會讓他們難以區別顏色,或讓顏色看起來較為黯淡。這也是紅綠燈的紅燈在最上方,而綠燈在最下方的原因,如此一來,就算受色盲之苦,也能從亮燈的位置判斷是該走或停下。

色盲是人類相當常見的症狀。在英國男性中,每12人就有1人,女性則每200人就有1人受色盲所苦。因此,你很可能就認識一位有色彩視覺障礙的男性,但這位男性也很可能不知道本身有這種症狀。

除了顏色之外,生活中仍有指涉的文字與符號來形容周遭環境,但缺乏完整色彩視覺的人,可能終其一生都不知道自己看到的色相與他人不盡相同。而且,就算他們知道自己看不到他人看得到的顏色,也無法透過經驗得知自己少了什麼,光是靠你口語解釋你眼中的紫色,也無法讓他人獲知關於紫色的視覺體驗。

shutterstock_1570748065ok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達志影像

對一群很特殊的人來說,色彩的接收是一整套多重感官的體驗,涵蓋了味覺、嗅覺、聲音、形狀、詞彙、樂音與質地。這些有聯覺能力的人被稱為「聯覺人」(synaesthetes),源自代表「共同」、「集合」的現代拉丁語「syn」,以及表示「感受」、「感知」的「anæsthesia」。

這些人有高度的敏感體質,讓他們的某種感官(如聽覺)足以觸發另一種感官(如視覺)。據說,約有60種不同的聯覺類型,最常見的兩種是「色彩聯覺」(grapheme synaesthesia),這些人不論是看見字母、數字、字詞或是星期幾時,都會同步看見色彩。

另一種是「音樂色彩聯覺」(chromaesthesia),這些人一聽見音樂時,也會同時看見色彩。許多藝術家與音樂家都宣稱自己是聯覺人,包括人稱「菲董」的音樂家菲瑞‧威廉斯(Pharrell Williams),及歌手兼作曲家史蒂夫‧旺達(Stevie Wonder)。

包浩斯派的藝術家瓦西里‧康丁斯基,他聽到音樂時便會看見色彩,繪畫時耳邊則會響起音樂,而兩者的連結之強烈,每個顏色都會對應到特定的音符。他是最早被發現有聯覺體質的人之一,而他也寫下許多文章,闡述這個經驗帶給他的感受。

對康丁斯基來說,色彩與他的觸覺、嗅覺密不可分。我最愛他說過的一件事,是他描述某些顏色能創造「滿足感、愉悅感,像是老饕口中含著一小口美食」,這是再傳神不過的形容了!

最讓我雀躍的,是他描述不同顏色如何激發不同感受: 顏色如何形容人感到興奮或身處低潮、充滿活力或疲憊、無聊或冷靜、滿足或絕望、煩惱或開心等。事實上,他對色彩的聯覺理解力、形容色彩給人們的感覺,皆與現代色彩心理學相符。

聽說,康丁斯基年輕時曾說:「每個顏色都有著獨特神祕的生活。」

同場加映

本文摘錄自《色彩之書:融合科學、心理學及情感意義,帶領你發現自我的真實色彩》,悅知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書籍介紹

《色彩之書》立體書封

色彩並不只是一種妝點,而是人人手邊最簡便的工具,用來提升正面情緒、改善生活,而且只需要一下子便能完成。

色彩能讓人覺得與自己、身邊的人有所連結。當我們與他人產生連結,便較能感到愉快,便能過著更開心滿足的生活。當你喜歡色彩,色彩也會同樣回饋你。

凱倫・海勒(Karen Haller)是應用色彩心理學界引領國際的專家。在超過20年的經驗中,她手持教鞭並替企業、室內裝潢、健康照護與福利機構提供諮詢服務,更與知名的國際品牌合作,包括馬莎百貨、多芬,以及全球最大的塗料品牌得利塗料。

她曾受到《柯夢波丹》、《造型師》雜誌、《泰晤士報》訪問,更為《赫芬頓郵報》撰文,也曾應邀出現於《倫敦現場》(London Live)和第四台(Channel 4)的《週日早午餐》(Sunday Brunch)等節目。

責任編輯:林君玶
核稿編輯:楊士範

精選書摘

TNL精選書籍,讓你站上文字巨人的肩膀,遠眺世界。

更多此作者文章

自療療人的力量 圖文畫家李白的 PS 與 AI 雙流祕技

16 Sep, 2022
自療療人的力量  圖文畫家李白的 PS 與 AI 雙流祕技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街頭故事創辦人、圖文畫家李白,用似顏繪和三千個陌生人交換故事。正如同眾多登門向他傾吐的人們,我們也來到李白的畫桌前,但這次要由他分享自己的故事,以及他這些年陪伴著他不斷蛻變的 AI 與 PS 技巧。

一個內向的大男孩在街頭擺起似顏繪的攤位,用繪畫與陌生人交換故事,從對抗病魔的奮鬥歷程、無法挽回的戀情、來自童年的巨大陰影,甚至是微不足道的小煩惱,全透過他的畫筆轉變成「自療療人」的力量。

在街頭巷尾交換陌生人的故事

剛上大學的李白因為個性極度害羞內向,在新環境裡總感到格格不入,彷彿置身一場華麗的派對,而自己並不屬於這裡,「一開始也沒有想到要當圖文畫家、經營社群,只是在市集擺攤讓自己大量接觸人群,練習跟陌生人聊天。」

這場繪畫行動一做就是七年,從原本在街頭巷尾拉張椅子就開畫的即興模式,慢慢轉型成在咖啡館與人約定好時間碰面的深度對話,李白經歷過與三千多人的交流,仍然保有他內向的特質,但變得更能自在地表達自己,更重要的是成為一個善於傾聽的人。

「平常出現我攤位的多半都是能自由行動的人,但在醫院辦似顏繪聚會遇到很多人是克服萬難才能前來,」李白分享某次農曆新年他沒在家圍爐,反而待在醫院畫畫,「我只是翹掉一次家族聚餐,但對於很多罕見疾病的孩子來說,從小到大沒離開過醫院,從來沒在家度過除夕夜。」那一夜聽那些孩子們說故事讓李白特別有感觸。

☞ ipad 繪圖軟體首選 Adobe Photoshop

陪伴畫家成長的 Photoshop 與 Illustrator

似顏繪不僅讓透過他人的故事體會這個世界,更讓他確信自己的職涯。當大學同學們紛紛投入動畫產業,李白則選擇成為一位全職圖文畫家,並且投入更多心力經營「街頭故事」這個品牌,也因此在 Adobe 系列中,Photoshop 與 Illustrator 成了李白最得力繪圖軟體。

「在 Illustrator 裡面可以同時開很多個工作區域,素材下載好就直接開啟放在工作區域旁邊,也可以一次處理多個版本的圖,比如說紅色調、橘色調或藍色調放在一起比較,或是設定各種輸出尺寸,同時在一個畫面上對照,非常方便!」
_A2A0889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聊到他接觸 PS 繪圖的歷程,「我大概 10 歲就開始學用 Photoshop 了。」李白語出驚人,因為當時哥哥在大學就讀動畫相關的科系,還是小學生的李白耳濡目染之下也踏進了 Adobe 的繪圖宇宙,陪伴他完成高中、大學在設計系的學業直到近年創業,「Adobe 的軟體用起來都很直覺,一旦學會了,就可以一直順順地用下去。」

☞ Adobe 陪你一起學設計、玩排版

我的工作就像一桶洗筆水

李白曾說他的整個似顏繪行動就像一桶洗筆水,面對陌生人沈重的人生難題,自己難免會受到影響,但每一次換上新的畫紙、開啟一次新的對話,都會先將前一桶污濁的洗筆水倒掉,「聽完陌生人的故事我都需要時間消化,時間久了就發現每個人都有各自的人生課題,回頭看自己的生活也變得比較知足一些」。

_A2A0738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在社群上李白也不時會分享自己成為圖文畫家、經營品牌的心路歷程,「以前在市集擺攤我要服務的就是眼前的人,但是社群會觸及到的是可能是 10 萬個讀者。我在分享故事的時候會更謹慎,除了最基本的去識別化,也會思考這則貼文能帶給大家什麼。」這是他在最初從未意料到會有的收穫,「但也有很多不能分享的事,我身上帶著超多秘密。」

用 Photoshop 與 Illustrator 畫出療癒的力量

Photoshop 與 Illustrator 兩者運作邏輯很不一樣,PS 是點陣圖像處理軟體,AI 則是向量繪圖軟體,雖然不同設計師、插畫家們各有偏好其中一個作為工作軟體的主力,但更多時候是兩者並用,追求最佳的效果結合。「Adobe 各個軟體之間的銜接都非常順暢!」李白也是 PS 與 AI 「雙刀流」,他和我們分享自己平時怎麼結合這兩個軟體,畫出一幅幅帶給人們療癒的插畫。

「我通常會在 AI 將圖稿的線條、圖形畫好,因為向量的圖檔在後續使用上比較方便縮放,影像都不會失真。這次示範的這張圖是我新書的封面,全都是用 AI 和 PS 的功能來完成。

圖形與線條都完成後,我會選取所有的物件,然後使用『重新上色』的功能來調整色調。只要在工具列點這個長得像調色盤的按鈕,AI 就會自動幫我把選到物件的所有顏色標出來,有多少個物件,就會有對應數量的色標。

只需要拖曳其中一個色標,其他的點預設都會跟著移動,這樣可以非常快速做出好幾個版本色調的圖。如果只想改變其中一個顏色,也可以解除色標間的連結,去調整個別的色標。

完成配色之後,我會複製所有 AI 裡的物件,切換到 PS 直接貼上,馬上可以接著做進一步的質感和紋路。比如在這張圖上有一些陰影的部分,我都是用 PS 筆刷來繪製,讓畫面看起來更有層次。」

☞ 封面設計、海報設計、名片設計,通通都在 Adobe!

BA
 圖文畫家李白的新書封面,是在 AI 將圖稿的線條、圖形、顏色製作好(左),再到 PS 用筆刷來繪製,讓畫面看起來更有層次(右)。

看完李白的示範是不是也想來試試看呢?Photoshop 與 Illustrator 是你學習與創作的好夥伴,現在就訂閱 Adobe Creative Cloud,試試用 PS 與 AI 蹦出的新火花,學生還享有特別優惠喔!


生活特務

生活特務為合作品牌與eld讀者溝通品牌形象及表達企業社會責任的內容專區,內容全部由合作品牌提供或由業務部品牌內容團隊製作。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