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od Stylist

食物造型師Anna:我跑了3天,就為了柯林法洛用香蕉派抹臉的那一秒鏡頭

17 Nov, 2020
食物造型師Anna:我跑了3天,就為了柯林法洛用香蕉派抹臉的那一秒鏡頭 Photo Credit:重版文化 提供

Anna的工作是在洛杉磯擔任食物造型師(Food Stylist),戲劇中出現的所有食物,無論演員有沒有要吃,都要由食物造型師一手包辦,為了同時要配合劇情與演員飲食習慣,製作各種「假食物」更是食物造型師的專業之一。

今天的工作,是一場發生在咖啡廳裡的戲,在陳設組整理好現場之後,食物造型師Anna忙著將咖啡廳裡的吧檯、桌面填滿「合理」的食物,忙了一整天,終於把無論是買來的還是自己做的食物,全部漂亮地放在對的位置,心裡同時盤算著,萬一演員身後帶到的背景點心櫃裡空空的,那怎麼行,就又想辦法用食物填滿了。

開拍,攝影師與導演最終決定在咖啡桌一小角拍攝,點心櫃吧檯什麼的,通通看不到。

「謝囉!」如果是我,一定會這樣說,不過這對於來自北投、在好萊塢的電視電影圈工作近10年的李宛蓉——Anna來說,是再理所當然也不過的工作場景。

Anna的工作是在洛杉磯擔任食物造型師(Food Stylist),戲劇中出現的所有食物,無論演員有沒有要吃,都要由食物造型師一手包辦,為了同時要配合劇情與演員飲食習慣,製作各種「假食物」更是食物造型師的專業之一。

這次,我們就透過《五星級廚餘》的作者,也同時具有食物造型師、私廚身份的Anna,來一窺這個夢幻工作不為人知的內幕。

好萊塢電影工業的能力與預算,能把你訓練成一個奇怪的專家

Anna說,好萊塢的經費,能讓人天馬行空的創作,所以編劇從星際大戰到小家庭的生活,都有可能寫進劇本。有一陣子Anna接到的任務,是做一種辣椒的仿冒品。

「這種辣椒是現在公認辣度最高的一種,叫做Carolina Reaper(卡羅萊納死神)。」Anna說,「至於為什麼要做,當然是因為編劇寫了『演員大挑戰吃了辣椒以後就哭天喊地在地上打滾』,而且不可能給演員吃真的,只好做個假的。」

Anna認真上網找資料,發現這位死神的尺寸與表面質感,要找到替代品有點難度,「一開始試著拿甜椒來把表皮烤皺,再用手調整,但這些其實都無法通過特寫的考驗。不過後來劇組並沒有拍特寫,所以這件事就圓滿落幕。」

「但我還是很耿耿於懷!」Anna激動地說,「這位死神真的是至今我還無法破解的,算是目前遇過最大的挑戰。」

2100f9bc-82ec-4ac3-95f6-48dc6464e4c7
Photo Credit:重版文化 提供
拍片現場演員手裡的食物都由食物造型師一手包辦

聊到一般人覺得很神奇的食物造型技巧,像是常在網路上看到用機油代替楓糖漿,或是用白膠當作牛奶,這些防止因為長時間拍攝而影響造型、曚騙眼睛的小訣竅,Anna說,「這些其實都算是有些老派的做法了,假牛奶我其實會用護髮乳來代替,會比較好清洗。」

食物造型這種專業,在學校裡似乎沒有一個專門的系所,許多食物造型師都是美術或是雕塑出身,再加上自學,可能看書、可能向其他有經驗的造型師們取經,所以食物造型師之間總是流傳著一些小技巧,而且這些小技巧是會與時俱進的。

「以前拍攝漢堡的時候,為了美觀或是Q彈效果,有的人會用橡膠做的假肉,但現在都不能這樣做了,因為會有廣告不實的嫌疑。」

Anna解釋,「漢堡肉排,現在可能會從一百份、一千份裡去找最美的來拍,頂多修整麵包的形狀,補上芝麻等等,或是把保護皮革的噴霧噴在麵包表面,這樣麵包就不會吸收過多的油脂,頂多只能做這種小手腳。」

而至今讓Anna最得意的「發明」,是假牡蠣,甜的假牡蠣。「我用涼圓的皮,加上黑芝麻餡料做成的牡蠣,真的很像!是會讓人吃下去感官混亂的程度。」

P9a8u0eQ
Photo Credit:重版文化 提供
芝麻口味的假牡蠣

劇組是一個分工很細的地方,身為一個食物造型師,Anna說:「我們其實不太有可能去和編劇討論演員要吃什麼或不吃什麼,都是儘可能配合。

有時候也會有很誇張的情況發生,比如說這場戲是講一個咖啡廳裡,演員在聊天,而這個演員其實是吃素的,但編劇就偏偏要寫他在咖啡廳裡吃牛排,這時候我們就只能去做一個演員能吃、又很真的牛排出來。」

Anna說,在劇組中的應變能力要非常強,才有辦法應付瞬息萬變的情況。

「我永遠都要過度準備,但這樣也常常造成浪費,在《五星級廚餘》書裡最後我也寫了,其實這些問題的最終解決方式就是——不要吃就好了!」對,好萊塢就是擁有資金和能力,去讓你變成一個很奇怪的專家。

有時候必須在馬桶旁洗菜,我想這也可能是食物造型師和廚師最大的不同吧

對食物造型師來說,拍片現場的工作環境可以很恐怖,也可以很奢華,有時候可能是高級酒店裡,業界規格又寬敞的廚房,有時候在路邊兩張折疊桌一擺也得工作。「有次現場真的完全沒有可以用的桌子或架子,所以我到隔壁酒吧去借了兩張高腳椅,微波爐放在上面搖搖欲墜的樣子,真的是滿誇張的。」Anna一邊笑一邊說。

《五星級廚餘》書裡提到某次在羅馬尼亞的科幻電影工作,除了找不到沒切頭的紅蘿蔔而崩潰之外,還必須在一個廢棄工廠裡,伴著旁邊特效組焊接道具的電光石火,準備30人份的太空食物。

「這部戲拍的是30個從小在太空艙裡長大的人,所以現場會有人在搭景,食物也有點科幻。這30個演員,每個人不能吃的東西非常多,所以食材選擇變得非常少。但這都不打緊,重點是我洗菜、洗鍋子都只能用女廁的洗手台,這真的是很噁,但我想,這也可能是食物造型師和廚師最大的不同吧。」

書中沒有提到的是,這部戲中其實柯林法洛有客串,而且他登場的那場戲,也讓Anna在羅馬尼亞差點沒忙破頭。

「劇本裡的這場戲,是柯林法洛的角色正在過生日,要用香蕉派抹在臉上和朋友打鬧。但是羅馬尼亞完全沒有派這個東西,至少在一般烘焙的店家裡是沒有的,看來只能自己做了,雖然在那個令人崩潰的廚房裡實在有點為難。後來發現,連烤盤都買不到,所以,我花了3天跑遍羅馬尼亞大小超市,總算是找到了,而這一切就為了一個不是要拿來吃的香蕉派!」

pEdLPLus
Photo Credit:重版文化 提供
Anna的工作現場常常很克難

電影裡的食物通常只要「看起來像」就好了,但這其實就是學問所在

在拍片現場,Anna總會過度準備,那接到任務之後的準備工作,又會如何進行?「通常我大概會花一個下午做research,主要會看場景發生在什麼年代、角色的家庭背景、社經地位等,在網路上用各種相關的關鍵字搜尋食物圖片,把適合的拉進資料夾。」

Anna說,「不過也不是所有食物都適合拿來拍片,湯湯水水或是海鮮等容易腐壞、容易讓現場混亂的食物,就會刪掉,最後再列出適合的食物清單,給導演組確認。」

這些文化背景、食物歷史的研究,也讓Anna非常樂在其中,「有一陣子滿常接到60、80年代的食物造型,會去二手書店搜刮老食譜,而最近又開始接觸到50和40年代,這就是一塊陌生的領域。」Anna說,因為60年代以前的食譜沒什麼照片,都是插畫,所以又要想辦法去解讀,需要很多想像力。

「其實擺盤在每個年代也有不同的流行,你會發現越早的年代的食物越重視對稱,比如蘆筍和花椰菜,都要排成圓圓的一圈,菜餚會有很多顏色,越澎湃越好。越到近代就越極簡,像是法式醬汁的揮灑,或是一小口食物放在大盤子上。」

052da2fa-c96a-45f0-9f2c-370ba2d6e620
Photo Credit:重版文化 提供
Anna工作現場

Anna發現,台灣人吃飯擺盤一直以來相對保守,現在吃的東西其實30年、50年前也都存在,比較崇尚老店,對於創新的料理可能會嚐新,但一吃再吃的傳統美食還是居多,「所以我覺得研究台灣的食物,年代上沒有跨得很遠的話,其實比歐美食物來得簡單很多。」

最近,魏德聖導演的新片——台灣三部曲正在籌備中,Anna也表示了她的興趣:「故事裡面講到台灣的荷蘭、西班牙時代,如果有機會,希望能參與,和在地的廚師合作,把當時的文化融合的部分研究出來,一定很有趣。」

關於拍片現場的隨身工具包裡有什麼,Anna說,「我有一支特別形狀的鑷子,是十年前在台灣買的,雖然包包裡很多鑷子,但每次都只會用那一個,就像是幸運物一樣的存在。如果在拍片現場突然找不到的話,我會放下一切把它找出來。」她笑著說。

「然後我會有一把好用的刀、噴水的噴霧罐、矽膠刷子、台灣小吃常用的醬汁擠罐,還有一小罐刷亮用的植物油、尖頭棉花棒。」Anna接著說,「做電影食物造型有一個好處是,我不需要真的知道食譜,只要看起來像就好了。」

工作都是食物,那不工作呢?

cb8c200e-8155-4e6f-b898-11b94ac96ce9
Photo Credit:重版文化 提供

在電影的食物造型師工作之外,Anna還擔任了導演J.J. 亞伯拉罕的私廚,但令人驚訝的是,他們其實沒有在電影上有過合作。「我目前都還是以私廚的身份跟他交際,我們不太會去聊我食物造型師的另一個身份,所以我會滿期待未來能有與他合作的機會,雖然他比較少拍食物為主的電影,但還是希望能和他一起工作,看看他不在家裡的另外一面。」

Anna目前一週有2天時間擔任私廚,其他時間則是以食物造型師的身份工作,而不工作的時候呢?她說,其實剛搬到美國的時候,多少有些壓力,除了與好友聊天之外,她都是自己做菜,用美食療癒自己,這樣,工作和休息會不會混在一起?

「其實會欸。」Anna說,「以前很享受這種無時無刻都是食物的生活,但有一陣子真是受夠了,發現自己沒有任何一刻是放鬆的,下班回家打開Youtube又在看食物製作的相關影片,突然有一天想要找一個純興趣,而這個興趣就是DJ——刷唱盤可以讓我逃離食物的世界。」

美食結合音樂,這聽起來就是一個party,「我有辦過一次這樣的活動,但食物的部分是食物造型師會做的,比如說麥克雞塊其實是素的饅頭,大麻花其實是炸香草裹南瓜泥,有好幾道這種玩弄感官的菜,上完菜之後,換個衣服再上場DJ。」Anna笑得很開心,「這樣好像滿讚的,以後可以辦個一人Coachella(音樂節)。」

這次Anna回台是為了新書《五星級廚餘》的發行,在作者身份的行程結束之後,又要回到洛杉磯繼續以食物造型師的身份打拼,期待她舉辦的一人音樂祭。而在這之前,如果你對Anna的食物造型大冒險有興趣,不妨去把書找來看看。

同場加映

核稿編輯:楊士範



林特

自從十年前被稱讚有攝影眼後就一直進行著各種用眼過度的工作,同時試著把過盛的觀察力用在說故事上頭。2020年2月始任every little d主編。

更多此作者文章

【餐豐露宿】爸媽必修課:戶外休閒熱門提案,大人與小孩同樂的親子露營

【餐豐露宿】爸媽必修課:戶外休閒熱門提案,大人與小孩同樂的親子露營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親子露營」儼然是時下熱門關鍵字,如何讓大人們不費力、孩子們玩得開心,甚至大朋友小朋友都能同樂在一塊兒?正是許多父母親正在修習的顯學。

露營風潮鼎盛,不只是喜愛冒險的露營玩家會到野外紮營,也有愈來愈多的爸媽利用週末時光,帶著孩子們到戶外體驗大自然中的外宿。

當「親子露營」成為時下熱門關鍵字,如何讓大人們不費力、孩子們玩得開心,甚至大朋友小朋友都能同樂在一塊兒?正是許多父母親正在修習的顯學。

關鍵評論網Brand Studio系列影片【餐豐露宿】第二集,主持人Windy特別帶著可愛的女兒小松果,與知名親子露營部落客——劉太太Sammi、女兒菲菲一起前往「皇后鎮森林金山」露營場。

在孩子們天真爛漫的帶領下,Windy不僅和小松果有了首次的露營體驗,也和Sammi共享悠閒愉悅的親子時光;當然,兩個媽媽碰在一起,也分享了許多與孩子相處的心法,以及如何當一個媽媽、也好好做自己的真實經驗談。


本集節目由 Coway 贊助製作

Coway奈米高效淨水器,戶外飲水免扛水,更不會因為陽光照射或車內高溫,塑膠瓶溶出塑化劑的疑慮。輕巧好安裝,只要一只水龍頭就可以輕鬆濾水達生飲等級,讓大人小孩一起品嚐健康好水質。

品牌贊助

由every little d《廣編團隊》製作,由品牌贊助,針對某個特定議題進行研究與探討,不使用浮誇字眼,致力用客觀的角度提供讀者以另一個角度了解商業行為背後發生的議題。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