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nsient Sculptures

在永恆寂靜的山間,留下僅能維持片刻的作品——英國攝影師的「瞬態雕塑」

在永恆寂靜的山間,留下僅能維持片刻的作品——英國攝影師的「瞬態雕塑」 Photo Credit:Neal Crundy,城市美學新態度提供

格倫迪表示,這看似堅固的雕塑存在的時間很短,在拍照後就永遠遺失,而且永遠無法再現,這種環境的持久性與織布的運動形式的短暫性,形成鮮明對比

文字:rippling

雕塑,是以物質材料做成的造型藝術,是一種占據三度空間的實體。但在英國自由攝影師尼爾格倫迪(Neal Grundy)的作品中,「雕塑」是飄浮在空中的織物、是自然造就的形式,而他的快門為那一秒的模樣,賦予了永恆的雕塑之名——《Transient Sculptures》。

格倫迪擁有15年的攝影經歷,擅長靜物及凍結動態攝影,他認為,以攝影凍結動態圖像,是將爆炸性能量注入靜物的好方法。在這個過飽和的媒體環境中,在簡單背景裡,於畫面中顯出的動態物品,更能吸引人們的關注,於是,他常在各種商業廣告案中運用了這樣的手法。

不同於許多藝術家在商業與創作上有極大區別,格倫迪在自己的藝術攝影上也使用同樣的概念呈現。然而,他挑選的攝影主體並非被定了型的物體,而是如水般柔軟無骨的織布。

他使用泛有鮮亮光澤的單色緞面織布,讓它們飄舞在素樸的建築之中,或者廣闊莽綠的自然之中。色布與廣告物一樣,置中並在畫面前方,由於其光滑亮面而得在背景中顯得出彩。並且,長形大布被拋飛在空中的瞬間,遠看像舞者一般,以極為自由奔放的方式現身,讓無生命的織布攝影擁有舞蹈攝影般的動態美感與神態表情。

除此,緞布也宛如雕塑一般擁有自然流暢的造型線條,曼妙如舞的型態在陽光之下,在永恆寂靜的建築與山間留下了長長陰影,更像是靜止不動、鑿刻得自然滑順的雕塑,讓人想起了希臘那些帶著優雅褶紋衣裙與緊張爆發力的古典雕像。

格倫迪表示,這看似堅固的雕塑存在的時間很短,在拍照後就永遠遺失,而且永遠無法再現,這種環境的持久性與織布的運動形式的短暫性,形成鮮明對比。毫無疑問的是,這系列靜止與運動共存的作品與他的理論一致,十足奪人目光。

本文經城市美學新態度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古家萱
核稿編輯:林君玶

Kaiak 城市美學新態度

帶領你發掘城市中的美學事物,建立你的藝術態度,鼓勵你放縱自己的感性在生活中,把世界帶到你眼前。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