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roshi Fujiwara

「我不想開餐廳,這樣才可以抱怨今天的菜做得不好」與藤原浩閒聊他的日常生活

07 Oct, 2020
「我不想開餐廳,這樣才可以抱怨今天的菜做得不好」與藤原浩閒聊他的日常生活 Photo Credit:HYPEBEAST

如果我在當DJ,人們就會說:「哦,這是一個假裝想當DJ的時尚圈人」,而在時裝界,人們又會說:「這個DJ也想裝自己是設計師啊。」當時的我一直都在與那些所謂的公眾形象作鬥爭,也曾感到很難過。

文字:Ben Cheung

藤原浩是一位非常有經驗的「美食家」,不僅對美食有獨特的見解,還經常在社群平台、時尚和生活雜誌中大力推廣旅遊時接觸到的美食文化。本次,藤原浩將與Boris分享他對全球餐飲業的觀察和飲食偏好、生命中遇到的困難,以及其對Pop-Up的熱愛。

Dining

breaking-bread-with-boris-vol-6-fujiwara
Photo Credit:HYPEBEAST 提供
藤原浩在日本專門提供餐廳指南及食評的「食べログ」網站開設的個人帳戶

Boris:Hi Hiroshi,最近好嗎?很高興再次在東京見到你。看來我們的交談總是離不開美食。

Hiroshi:非常好,謝謝!歡迎!我一直喜歡美食,特別的食物。我想美食在過去7-10年變得非常符合潮流,我能夠理解,因為廚師們可以通過網絡認識到大家。

https___cn_hypebeast_com_files_2020_07_b
Photo Credit:HYPEBEAST

Boris:在以往,餐廳的經營模式和廚師的溝通都是非常傳統的。

Hiroshi:沒錯,大概是10年前,各地的廚師會開始互相交流並獲得更多的資訊。在90年或之前,如果想成為一位廚師,你必須在一家餐廳做上10至15年。

Boris:由於團隊的共同努力,他們在某種程度上促進了自己的職業生涯與烹飪技術的發展。也許就是這個原因,與8、90年代相比,我們對美食有更多的選擇,餐飲模式也更多。

Hiroshi:對,這是很好玩的一件事。每個人都能獲得更多的資訊。如果我們去到一個小的地方,我可以打電話問你有什麼好餐廳推薦,我覺得這是很有趣的。這與街頭時尚開始的時候非常相似。

https___cn_hypebeast_com_files_2020_07_b
Photo Credit:HYPEBEAST

Boris:所以你認為這與當今街頭時尚打入高級時裝圈還是高級時裝融入街頭時尚非常相似?以我個人的觀察,無論是時裝、藝術、設計或科技,甚至是食物,在創作過程中,我們似乎都停滯在某點上,見不到任何更加激進的舉動。

Hiroshi:在時尚領域,巴黎一直都是最頂級的,每個人都想參加巴黎時裝週,每人都在追隨,但街頭時尚從未被認真考慮過。對新的時尚媒體和設計師我不太確定,他們都在做自己的事情,但是我覺得整體來說還是按照傳統的方式,每3個月做一個系列。而我熱人比較偏向於做聯名類的東西。


Tastes

https___cn_hypebeast_com_files_2020_07_b
Photo Credit:HYPEBEAST

Boris:我知道你有自己特定的飲食偏好,一直都是這樣的嗎?

Hiroshi:對的,18、19歲開始我就選擇不吃紅肉了。

Boris:什麼事情讓你做這個決定?

Hiroshi:當時我的好朋友之間的集體決定。

Boris:在日本還是英國的時候?

Hiroshi:日本。

https___cn_hypebeast_com_files_2020_07_b
Photo Credit:HYPEBEAST

Boris:你也不喝酒?

Hiroshi:不喝,哈哈!我從不喝酒也不抽煙,我也從來沒有碰過任何毒品,一次都沒有!

Boris:所以你對那個年代(指倫敦的80年代)有最清晰的認知。

Hiroshi:應該是吧。


Experience

https___cn_hypebeast_com_files_2020_07_b
Photo Credit:HYPEBEAST

Boris:你在美國和英國的經歷如何影響你對東京的看法?

Hiroshi:非常多! 我從小就夢想去倫敦,因為1977年我還是青少年的時候龐克在倫敦興起,所以我一直都想去倫敦看看。當時不能像現在一樣很容易獲得資訊,沒有網站,只有雜誌里的照片,所以我18歲的時候就去了倫敦。

當然,我受到很多事情的啓發,但我也同時意識到日本有多好。每次我去完倫敦或是紐約或是米蘭,回到日本我都感到很舒服,意識到東京是最棒的。

截圖_2020-10-06_下午2_17_03
Photo Credit:HYPEBEAST提供

Boris:我非常同意,雖然去那些地方很愉快,但是居住在那裡是完全不一樣的事情。我在英國居住了14年,我懂的。特別是在倫敦,什麼對你更有影響力?當時的音樂,當時的時尚,還是兩者皆是?

Hiroshi:在80年代,時尚與音樂是並存的,我兩個都喜歡,50-50吧。去倫敦前我就已經在當DJ了,也認識了一些DJ朋友。在那個時候,當DJ跟時尚也是有關聯的,是一件很潮的事情。

https___cn_hypebeast_com_files_2020_07_b
Photo Credit:HYPEBEAST

Boris:你什麼時候開始跟Nike合作的?

Hiroshi:1995年開始一直持續到現在。

Boris:開始的時候遇到什麼困難嗎?

Hiroshi:Hmm…...其實也沒有,他們想進入時尚界,Wieden + Kennedy的John C. Jay把我介紹給Mark Parker認識,他當時是Nike的副總裁。我們一起吃了個午飯,聊聊我能為Nike帶來什麼。

Boris:然後就衍生出HTM了。

Hiroshi:「H」是我,「T」是設計了Air Jordan的Tinker Hatfield,「M」是Mark Parker,我們就是這樣開始的,然後突然間就越做越大了。

https___cn_hypebeast_com_files_2020_07_b
Photo Credit:HYPEBEAST提供
HTM的三位締造者

Boris:整個職業生涯,什麼時候令你感到最困難,或最沮喪?

Hiroshi:事實上,我一直都會感到沮喪,早年我還在當DJ,同時也熱衷於時尚的時候。但在80年代,人們沒有認識到這兩樣東西的結合。人們認為設計師就應該是設計師,DJ就應該是DJ。所以如果我在當DJ,人們就會說:「哦,這是一個假裝想當DJ的時尚圈人」,而在時裝界,人們又會說:「這個DJ也想裝自己是設計師啊。」當時的我一直都在與那些所謂的公眾形象作鬥爭,也感到很難過。但是90年代以後,人們的思想就開放了,多重身份也開始被接受。

https___cn_hypebeast_com_files_2020_07_b
Photo Credit:HYPEBEAST

Boris:我認為現在一切都變得更加融合了,你可以融合藝術和設計,一切都結合在一起。如果你專長於某一件事,也許你會非常成功,但如今,很多人都將時尚、藝術、和創作聯繫在一起,例如David Bowie,他也很時尚。

Hiroshi:但他們不是一個時裝設計師。

Boris:不是,但是他知道如何去設計自己的形象。


Food & Fashion

https___cn_hypebeast_com_files_2020_07_b
Photo Credit:HYPEBEAST

Hiroshi:談到這個,在美食界有一種情形,就是主廚們在食物領域都完全清楚自己該幹什麼,但當我要和壽司師傅一起吃晚餐時,我很難想象他們脫去白色廚師制服後,會穿些什麼。因為我從未在美食雜誌上看到過廚師時尚的形象。

Boris:已經在慢慢改變了。

Hiroshi:是正在改變了。

Boris:廚師越來越年輕,他們同時也意識到這是在生活方式上需要注意的一部分。我經常告訴廚師不能單方面看待事情,他們所創造的東西必須反映在他們的個人形象上。

Hiroshi:或許5年後就會完全不同了。因為5年前許多廚師的穿衣品味是相當差的,現在很多廚師看著也很時尚。

https___cn_hypebeast_com_files_2020_07_b
Photo Credit:HYPEBEAST

Boris:特別是我們參加亞洲50佳餐廳頒獎典禮的時候,我們至少會看到他們穿一些三宅一生的衣服,這是很好的。

Hiroshi:有些人只喜歡去高檔餐廳,但我和你也會喜歡當地美食和小吃,這就是我想跟你說的,不只是米其林餐廳,我喜歡所有好吃的。

Boris:對!日本7-11的杏仁豆腐是最好吃的。對食物有成熟的理解是一個持續的過程。就像時尚一樣,價格並不能反映出好的品味,尤其對於年輕人而言,他們需要理解,把昂貴的衣服疊加在身上並非全部。對於美食也是如此,除了米其林,還有其他的。

Hiroshi:是的,我完全同意,美食沒有界限。

https___cn_hypebeast_com_files_2020_07_b
Photo Credit:HYPEBEAST

Boris:Chicken Kitchen是你家鄉菜的風格嗎?

Hiroshi:不完全是,但這種風味的雞肉燒烤的料理就在我老家附近。當初我把Oya(Chicken Kitchen創始人)帶到那邊的餐廳吃飯,他很喜歡這種做法,於是放到他的菜單裡面。Chicken Kitchen跟我一點關係也沒有, 我只是做了一些設計而已,並非由我創辦,也不是我的生意。

https___cn_hypebeast_com_files_2020_07_b
Photo Credit:HYPEBEAST

Boris:所以你不想參與餐飲業?

Hiroshi:不想,我想保持自我。

Boris:當顧客會更好些。

Hiroshi:對的,我可以抱怨今天的菜做得不好。

Boris:對,我之前也有參與香港的一家高級餐廳,每天看著同一個菜單令我感到好無聊。需要一定的自我才能成為廚師和老闆。

Hiroshi:可能跟開店一樣,改變室內裝修會有一定的難度,不可能經常去做。我以前開店的時候,每三個月我就會感到沮喪,我不想進去店裡看到同樣的東西,我想改變它但是不能。

https___cn_hypebeast_com_files_2020_07_b
Photo Credit:HYPEBEAST

Boris:開餐廳很有趣,但是很難持續。

Hiroshi:快閃店更有意思。食物的好處是你一定要親身去體驗,不能從Amazon上買。

Boris:對的,美食一定要親自去體驗。音樂也是如此,現場表演始終是欣賞音樂的最佳方式。從這個角度看,隨著消費者偏好的改變,我相信快閃店未來肯定比實體店更受歡迎。

https___cn_hypebeast_com_files_2020_07_b
Photo Credit:HYPEBEAST

對話結束後,Boris和我們說:「我通過飲食認識了藤原浩多年,後來又將我們的共同愛好美食與時尚結合,我們會經常在這兩個主題上共享知識,可能更多是偏向我們環遊世界的美食體驗。藤原浩不僅是一位很有思想的原創者,而且始終站在時尚與生活方式的最前沿,不僅影響了一代的設計師,而且還獲得了像我這樣的元老(OG)到千禧一代的忠實擁護,他已經超越了迄今為止的知名度,是一位真正的文化偶像!」

本文經HYPEBEAST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古家萱
核稿編輯:林君玶

HYPEBEAST

創立於 2005 年的國際知名線上潮流生活資訊媒體HYPEBEAST,以街頭時裝與球鞋文化為主軸,延伸至藝術、音樂、設計等流行文化領域 。團隊橫跨歐美、日韓與中港台,憑藉獨特觸覺、極具視覺衝擊之影像, 從最新、最多元化的時尚資訊,到專題報導、造型特輯,24 小時無間斷供應,與讀者一同見證著潮流文化之發展。創立於 2005 年的國際知名線上潮流生活資訊媒體HYPEBEAST,以街頭時裝與球鞋文化為主軸,延伸至藝術、音樂、設計等流行文化領域 。團隊橫跨歐美、日韓與中港台,憑藉獨特觸覺、極具視覺衝擊之影像, 從最新、最多元化的時尚資訊,到專題報導、造型特輯,24 小時無間斷供應,與讀者一同見證著潮流文化之發展。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