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ca Guadagnino

直男演同志不夠政治正確 ?《以你的名字呼喚我》導演顯然不在乎那些批評

12 Oct, 2020
直男演同志不夠政治正確 ?《以你的名字呼喚我》導演顯然不在乎那些批評 Photo Credit:《Call Me by Your Name》,電影神搜提供

「難道霍普金斯先生一定得去成為殺人魔,才能飾演漢尼拔嗎?」

文字:龍貓大王通信

政治正確,這個詞彙在近年默默蔓延到社會中的上下角落,而作為全球最大的文化輸出來源,好萊塢當然也得遵守「政治正確」的法則——事實上,也許好萊塢也許才是最賣力倡導政治正確的地方。

但是,藝術與政治正確時常互相衝突,就拿選角來說,使用非LBGTQ族群演員演出LGBTQ角色,就是經常被社會正義戰士(social justice warrior, SJW)攻擊的議題。但是,也不是所有導演都會屈於輿論,導演盧卡格達戈尼諾(Luca Guadagnino)就是其中一位——他覺得這些「正義批評」,聽聽就好。

矯枉過正的「政治正確」? 

MV5BOTUwNGUzYjctYmZlYi00NjQ0LTg1NDEtOGYz
Photo Credit:《Call me by your name》,來源:IMDb

現在不一定要叫盧卡為奧斯卡導演了,應該叫他「名牌導演」——繼他執導的《以你的名字呼喚我》入圍奧斯卡最佳影片後,他在今年初為時尚名牌Valentino拍攝一部35分鐘的短片電影《踉蹌女孩》(The Staggering Girl),如今又在威尼斯影展又帶來另一部與時尚界有關的作品:他為Salvatore Ferragamo拍攝的紀錄片《Shoemaker of Dreams》(暫譯:夢想製鞋師)。

不過,在宣傳紀錄片同時,他也表達了自己對許多批評《以你的名字呼喚我》的意見發表回應。

怎麼可能會有人討厭《以你的名字呼喚我》?這部電影由提摩西夏勒梅飾演17歲情竇初開的少年主角埃利歐,在炙熱的夏天,他遇上了由艾米漢默飾演的24歲父親弟子奧利佛,奧利佛來此6週,為了協助埃利歐的父親進行考古工作。

也許是因為夏天或其他因素,這6週裡,埃利歐與奧利佛發展了一段短暫但甜蜜的戀情。盧卡格達戈尼諾沒有肆無忌憚地為戀情灑上全糖,但是節制內斂的半糖卻更有滋味。沒有愛得死去活來、或是乾柴烈火逢甘霖的淋漓,淡淡的,悠悠的,《以你的名字呼喚我》就像電影裡南義大利的湛藍青空,有一種純淨的美感。

截圖_2020-10-05_下午12_56_05
Photo Credit:《Call me by your name》,來源:IMDb
單次使用

但有人真的討厭它,還不是那些討厭酷兒電影或是反對同性戀的觀眾,而是……(鼓聲請下)…… 社會正義戰士們!他們批評在這樣一部同性戀電影裡,竟然找了兩位不是同性戀的演員來主演,這樣一點都不政治正確!

LGBTQ族群相關議題這幾年確實在好萊塢發燒,史嘉蕾喬韓森勢必感同身受:2018年她原本要主演改編跨性別傳奇人物「泰克斯」(Dante “Tex” Gill)生平的傳記電影《Rub & Tug》,泰克斯在70年代於匹茲堡開立了以按摩院為幌子的地下妓院,身為跨性別人士,卻能遊走黑白兩道。當警方突襲他的按摩院時,他甚至還拿起蛋糕直接砸向州警。而女演員喬韓森預定飾演原為女兒身的泰克斯的消息,激怒了不少人。

這起爭議一開始,喬韓森的經紀人還努力反擊(據傳是喬韓森本人的意見):

「告訴那些(反對喬韓森演出)的傢伙,他們可以去找傑夫泰爾、傑瑞德雷托還有費莉希蒂霍夫曼的經紀人抗議。」
截圖_2020-07-07_下午5_11_07
Photo Credit:《Lucy》,來源:IMDb

以上提到的這3位演員都曾飾演過跨性別角色:傑夫泰爾因為演出Amazon Prime影集《透明家庭》(Transparent)而拿過好幾次電視獎項(他與這部影集曾經是亞馬遜的搖錢樹);費莉希蒂霍夫曼曾經演出電影《窈窕老爸》(Transamerica),這部電影還入圍了奧斯卡。

傑瑞德雷托因為在《藥命俱樂部》(Dallas Buyers Club)的跨性別演出,而榮獲奧斯卡最佳男配角,但當他與新片到聖塔芭芭拉影展進行宣傳時,他就遇上憤怒的跨性別人士質問,為什麼不由一位真正的跨性別演員,來飾演他演出的跨性別角色——儘管選角根本不是演員能決定的。

喬韓森的反擊看來合理,但無濟於事。很快的,史嘉蕾喬韓森面對了更大的批評聲浪,4個月後,喬韓森在採訪中表示道歉:

「事後諸葛地說,我處理這次事件的方式錯了,我一開始的對應態度顯示我不夠敏銳。我沒有徹底思考跨性別族群如何看待這3位演員的表演──還有他們對其他非跨性別演員飾演跨性別人士的感觸。」

「我沒有意識到在這些對話中我自己的無知,所以,我從過程中學到了不少。我誤判了情勢……讓我陷於痛苦之中,這些爭議就像龍捲風一樣,讓我感覺很糟。自己對某件事一無所知的感覺,真的很糟。」
截圖_2020-10-05_下午12_52_00
Photo Credit:《Dallas Buyers Club》,來源:IMDb

然後,現在輪到講話溫柔的義大利導演了,這次跨性別議題煥成了同志議題,但議題的攻擊重點還是一樣:為什麼不讓同志演員飾演同志角色?提摩西夏勒梅今年春天才公開宣佈,他與莉莉蘿絲戴普已經分手了。夏勒梅是同性戀嗎?顯然不太像。

「我看太多佛洛伊德了,所以不會認真看待這種批評,這代表不管演員性向是異性戀或是同性戀,那都不是我的事。我有什麼資格去知道某個他或她是怎麼看待自己的,沒錯,艾米是異性戀,他還有妻小,而提摩西也是異性戀。但我在選角他們兩位時,難道我有要求他們一定要表明性向、表明他們的自我認同、表明他們的欲望嗎?我可沒有!」

「如果我一定要找到性向與角色性向相符的演員,我根本沒辦法選角。我不能選一位同志演員來飾演奧利佛,我一定要找現在這個奧利佛來演奧利佛,因為同性戀男人的類型就跟這顆地球上的花朵數量一樣多,所以,根本沒有什麼『同志類型』。一個同性戀可以跟另一個同性戀有天差地遠的差別。」
image009-126
Photo Credit:《Call Me by Your Name》,電影神搜提供

「所以,我剛說的無聊補充再精準一點地說,我可以找人來演奧利佛,但問題是奧利佛根本不存在。他是小說家安德列艾席蒙(André Aciman)創作的角色。現在讓我們回到我剛剛要說的觀點——表演之美,在於角色的可能性,以及透過表演藝術讓角色能夠得到新的生命。」

「難道霍普金斯先生一定得去成為殺人魔,才能飾演漢尼拔嗎?」

盧卡格達戈尼諾嘲諷地以安東尼霍普金斯,與他在《沉默的羔羊》裡的角色來比喻。

硬要的「多元化」將會扼殺表演藝術

我們的社會應該更加多元化,好萊塢也是,如同瓦昆菲尼克斯在獲頒「英國奧斯卡」英國影藝學院獎影帝時的致詞,他在台上沒感謝多少人,但卻借倫敦皇家亞伯廳的舞台嘲諷並批評了電影圈的系統性歧視問題:「看到這麼多我的電影圈同仁,無法得到與我一樣的特權,實在令我內心衝突,我想我們給予有色人種演員一個明確的訊息:這裡不歡迎你們。」

MV5BNmEwYmI2NmQtYmQ5MC00MGFiLWI0OWMtY2Jm
Photo Credit:《Her》,來源:IMDb

「我想這是我們送給那些對我們的媒體與產業貢獻良多的人們的訊息,而我們還從中得利……這並不是我在大放厥詞,因為我很羞愧地說,我也是這些問題當中的一份子。因為我並沒有盡其所能地讓我工作的片場包容多元文化,但是另一方面,我也認為,有著比起讓劇組充滿各式不同人種更重要的事。那就是我們必須努力去了解,系統性的種族歧視。」

但是,這不代表「多元化」必須無限上綱與無止盡擴張解釋。許多製片人正在努力選擇更多LGBTQ演員參與演出,而許多LGBTQ人士本身也成為了負責選角的那個人。

這樣的進程也許還不夠快,也許還不夠完善(例如更多幕後工作人員的多元種族或性別比率應該獲得提高),但這不代表,我們應當毋庸置疑地將「多元化」套用在所有選擇上,包括選角、包括劇本內容等等——這種統一「多元化」的思維,本身就不夠多元化,更何況,按照盧卡格達戈尼諾的說法,這反過來是不信任、並且扼殺表演藝術。

Screenshot_2020-07-30_at_13_13_41
Photo Credit:《Call me by your name 》來源:IMDb

表演原本就是「指鹿為馬」,由一個演員去飾演另一個素昧平生、甚至是虛構的人物,透過盧卡格達戈尼諾說的「表演藝術」,讓這個角色活起來像個真人、活出他生前的神采、活出沒有生命的他理應有的生命,這才是表演,這才是導演、編劇、演員、燈光、服裝、梳化等等一群人花上幾個月、擠在一起的目的。

能夠找到真的符合角色性向的族群演員來演出,那是天作之合,但我們無法每次都這麼幸運,而有人憤怒地認為,你應該天天過年才對、天天都這麼幸運地找到最佳人選,否則這就是不公平、不正義。

而盧卡格達戈尼諾說:「我很不客氣的,而且我不說謊的,至少在我拍電影時不說謊。能夠直言相對是很美的一件事,因為人們已經很少對彼此誠實了。」

你也許不需要喜歡《以你的名字呼喚我》或是《窒息》這些電影,但你應該一定程度地欣賞這位直言不諱的導演——他為藝術服務,他不在乎什麼是政治正確。

本文經電影神搜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古家萱
核稿編輯:林君玶

電影神搜

累積了眾多探員的支持能量,在電影內容這塊豐富迷人卻又充滿挑戰的環境下繼續往前破關!提供最新電影情報、新聞、影評、影片等,期望影迷們都能在這個網站找到你想瞭解的電影資訊。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