イルカポリス

關於音樂,你是柏拉圖派還是亞里斯多德派?專訪不按牌理出牌的——海豚刑警

03 Oct, 2020
關於音樂,你是柏拉圖派還是亞里斯多德派?專訪不按牌理出牌的——海豚刑警 Photo Credit:イルカポリス 海豚刑警

淑芬說,即便是現在,她有時也會擔心自己一直在台上扮醜到底會不會嫁不出去,「但我後來想想又覺得,那些因為我裝模作樣而喜歡我的人,其實也不是真的愛我。」

今年的秋天好像來得特別突然,明明上週還是豔陽高照的好天氣,這幾天卻突然飄起雨來,氣溫也毫無預警地降了下來。在這樣一個陰雨綿綿的下午,我拿著還沾滿水珠的傘,在迷宮一樣的台北車站徹底迷路,兜兜轉轉了老半天,終於找到Google Map上面寫的那個出口。

我隔著玻璃門,看到坐在櫃檯的大姐邊看手機邊做著謎樣的體操,拿起手機撥了經紀人提供的一組號碼。不久後,鼓手寶珠推開教室的門帶我進去。

剛結束練團的海豚刑警看起來有點疲憊,大家或坐在牆邊滑著手機、或安靜地收拾著器材,凝結的氣氛,讓我瞬間有些不知所措,只能先找個角落坐下,拿出電腦裝個忙。所幸,在稍作休息後,他們又開始七嘴八舌地瞎聊,明亮的歡笑聲趕跑了外面的陰雨天,擠擠的小教室被快樂分子塞得滿滿的。

5dt0nfop66yawbzk4zfofi5m2i5a2i
Photo Credit:古家萱

完全被遺忘了——公布金曲入圍的日子

我們在地上圍成一個不太圓的圈,在稍作自我介紹後,我先恭喜海豚刑警入圍了最佳樂團獎,「首先恭喜你們入圍金曲,想請問在得知入圍的當下,大家都在做些什麼呢?」

寶珠思考了一下說:「我其實正在開車啦,那時候手機一直響,然後看到大家一直跟我說恭喜,想說到底是在恭喜什麼?結果點進去看才發現是入圍了!」

寶珠說,會那麼驚訝,是因為他們根本就不知道那天是公布入圍名單的日子,而貝斯手陳金發也接著表示,當天他正在跟DSPS一起練團,團員們正在看直播,而他在一旁整理器材,突然間,看直播的團員大聲說出——最佳樂團獎,海豚刑警!

「然後我才突然把頭抬起來看他們,雖然大概知道這是什麼意思,但我還是直覺說出『屁啦!』」金發補充道,畢竟跟大家一路一起走來,在得知入圍的當下,其實感觸蠻深的,但他還是選擇先壓抑自己的情緒、把手邊的事情做好:「因為DSPS也有報名啦!」

在不久前才剛加入的吉他泡泡說,那天他其實睡到蠻晚的,醒來之後才看到手機裡全都是恭喜的訊息。此時,坐在一旁的主唱楊淑芬故意小聲地說:「好好喔~都不用錄音就有獎~」接著,現場突然陷入一片爆笑,大家也紛紛開始嘴砲——「乾你屁事!」「你不要再蹭了啦!」「很爽齁?」

而泡泡也趕忙表示,雖然沒加入上張專輯的製作,但身為海豚刑警的一員還是覺得非常開心:「雖然來不及參與你的過去,但希望能參與到你們的未來~」

淑芬則說,當天她睡到全世界都以為她死了。

一直到鬧鐘響起的時候,她才半夢半醒的點開手機,花了點時間才搞清楚,原來自己入圍了:「我整個大爆淚!幾乎哭了一整天!連起床去吃晚餐都在哭!還打給身邊一堆朋友哭!」

她說,之所以會這麼激動,一方面是因為這張專輯真的做得很辛苦,另一方面則是因為覺得自己只是在做自己喜歡的事,而這樣的事竟然可以得到那麼多人的支持、甚至得到殿堂級的肯定,即便到了現在還是讓人覺得非常不可思議。

這就是我平常的樣子

說起海豚刑警,大多數人腦中浮現的第一個印象,要不就是淑芬用力擠出雙下巴的樣子、要不就是用「海豚文」寫出的歌名與歌詞——〈當ㄋ沉睡ㄉ時候告訴婐ㄋ夢到ㄌ婐〉、〈大家都唾棄ㄉ低能婐爱ㄋ〉。

問起為何會想要用這樣的「文體」創作,淑芬皺起眉頭解釋說:「其實那也不是一個文啦!就只是每個人小時候都會用的火星文,我覺得只是因為沒有人真的在用這種文寫歌,所以大家才會覺得我們是什麼火星文系樂團。」

寶珠也說,其實淑芬平時傳訊息給大家,真的就是這樣打字的,「海豚的樣子其實就是我們平常生活中的樣子,我們沒有要刻意做什麼去打造樂團的形象。」

的確,不僅是在表現的方式上,深究海豚刑警的創作靈感,也都與生活息息相關。

「大家應該會發現,我們的歌其實都蠻赤裸的,也常常沒什麼邏輯,那是因為我常常一想到什麼,就會把它記在我的備忘錄上。可能是一個和弦、也有可能是一句話,等累積到一個程度後,我會再把這些很破碎的東西,拼拼湊湊起來變成一首歌。」

淑芬說,「當然整首歌最後,還是會有一個邏輯或者故事架構在,但裡面的每個部分,其實都是取自我生活的片段。」

​​

柏拉圖與亞里斯多德

聊起最初是如何開始接觸到音樂,寶珠說,她原本是音樂系的學生,主修的是打擊樂,雖然高中時期曾經加入過吉他社,主要負責的工作都是打鼓。「我高中在屏東唸,雖然加入的是音樂類的社團,但當時沒什麼同學在聽團,上大學之後才發現,原來有那麼多這種以前沒接觸過的、聽起來跟主流音樂很不一樣的團。」

後來,她在一場演出中認識了金發,不過兩人當時玩的其實比較偏向爵士樂,真的開始接觸到創作,其實已經是很後來的事了。

金發說,他家裡本身是開樂器行,雖然對這些東西從小看到大,但一直也都沒有很認真在學,是一直到大學之後開始練吉他,才開始想嘗試創作。「欸......怎麼說......我覺得對音樂的了解有分成兩種,一種是柏拉圖式、一種是亞里斯多德式。」

講到這裡,全部的人都一臉不可置信地抬頭望向他,其中幾個人還忍不住發出了低低的竊笑聲。

「就是......柏拉圖他認為音樂是來自大自然的,人只是在模仿自然的聲音,然後亞里斯多德覺得音樂其實是來自人的內心,你要更了解自己才有辦法用音樂去說話。」

雖然金發講得很正經,但這時的團員們終於受不了地爆笑出來,「什麼意思啦!」「柏拉圖勒!」「三小?」「你是誰啦!」

在一陣不給面子的狂笑中,金發繼續說:「吼等一下!你們先聽我說完啦!我是要說他們雖然是師徒,但兩人的想法是完全不同的,啊我自己是比較偏向亞里斯多德這派,一開始只是想要用音樂去說話,所以才開始練習創作,後來因為想說得更好,我就去重考了音樂系,然後就變成寶珠的學弟。」

淑芬:「欸你是怎麼知道這些事的啊?」
金發:「因為我有修西洋音樂史啊,像是莎士比亞他也有說過......」
淑芬:「我不在乎啊,我只在乎黑松沙士哪時候打折而已啊。」
金發:「他說當你......」
淑芬:「當你孤單你會想起誰?」

練團室再度陷入一片爆笑。

我以為會是那種很酷的男生

對熟悉海豚刑警的歌迷來說,淑芬本來是厭世少年的歌迷,後來因DSPS的邀請而開始嘗試創作,最後組成樂團的過程——已是大家都知道的故事,無需在此贅述,但大多數人對留著一頭長髮、被戲稱為「張小姐」的新團員泡泡到底是從哪冒出來的,卻好像還不太熟悉。

「我開始接觸音樂喔......就是小時候看同學都有補一些才藝,我媽就問我說要不要也學個什麼,所以我就開始學鋼琴,一直到國中開始練吉他。然後在高中的時候,金發剛好來我家的音樂教室教課,我就跟著他學,學了大概半年左右吧,他離職了,我也陸續換了幾個老師,但就覺得好像沒有他那麼厲害......所以在大學的時候,我就跑去問他還有沒有教課,想繼續跟著他學。」

「欸我好像記得耶,」剛去外面拿Ubereats回來的淑芬突然說,「那天我跟金發在搭捷運,他突然跟我說『欸!超感動的!我很久之前有教過一個學生,他是我覺得最強、最有才華的學生,然後他現在竟然跑回來找我耶!』」

面對突如其來的讚美,泡泡看起來好像有點害羞,不過淑芬繼續說:「但那時候聽他講,我腦中拼湊的形象,就覺得應該是那種超級酷、看起來很帥的男生,結果......」

「結果來了一個張小姐!」

在音量開到MAX的笑聲中,泡泡臉上剛被讚美的害羞,突然變成不知所措的害羞,貼心的寶珠怕我聽不懂大家在說什麼,開始示範「張小姐」平常經過鏡子前的三八行徑,還有在演出前用手機的自拍功能當鏡子綁雙馬尾的畫面。

「張小姐看起來就很奇怪啊!」雖然從採訪的最初就一直被大家拿來取笑,但在言談間,還是能感覺出其他3人對這位年輕團員的偏愛,「好啦說真的,他超級有才華的,而且現在才21歲,很年輕。」「真的,海豚刑警未來之星!」

因為我裝模作樣而喜歡我的人,其實也不是真的愛我

其實,為了更暸解海豚刑警,在採訪正式開始前,我曾經在Instagram上搜尋觀眾看海豚刑警演出的心得,也問了許多身邊的聽團之友,對這組樂團的印象。

其中,「如果能像他們一樣那麼做自己就好了」,是我最常聽到的感慨。

所以這次,我也想問問4人平常究竟是如何看待「做自己」這件事情?在他們眼中,所謂的「做自己」又是什麼樣子?

大家沉默了半會,寶珠打破沉默說,「我覺得我還沒辦法像淑芬那麼做自己,也還有一些自己也過不去的關卡,所以我也很想知道她會怎麼回答。」淑芬一邊苦笑,一邊低頭想了想說:

「我覺得......第一個、也是最重要的,就是要接受全部的自己。

包括我也會有很糟的時候、我也會有事情過不去的時候,所以要接受每一個面向的自己。」

她補充道,「其實在很多時候,可能因為一些社會的刻板印象跟規則、或是一些自己曾發生過的事,我也會覺得沒辦法完全做自己,我的個性就是『完全不跟你假裝』的人,喜怒哀樂全都寫在臉上。但事實上,做自己跟逃避問題、或是人家說的沒禮貌,其實也都只有一線之隔,這也是我長大後才意識到的事,也都還在學習要怎麼去抓到平衡點。」

淑芬說,即便是現在,她有時也會擔心自己一直在台上扮醜到底會不會嫁不出去,

「但我後來想想又覺得,那些因為我裝模作樣而喜歡我的人,其實也不是真的愛我。」

她舉例,「像是在Tinder上,大家都會用一些美照、辣照吸引別人,但我也都是用一些很醜的照片,畢竟如果照片看起來很漂亮,結果約出去之後,人家發現我本人根本就是個白痴,那不是很多此一舉嗎?」

泡泡則表示,其實在加入海豚刑警後,身邊很多朋友也都會問他說,淑芬私底下的個性跟台上看起來的,到底有沒有落差。「我跟妳說,真的就是同一個人。」寶珠也補充說,「其實我覺得她很勇敢,通常大家在受到委屈,或是不高興的時候可能會隱藏、會假裝,但她真的是一個不藏的人,這樣我們就會發現哪裡不對勁,然後就會溝通、去真正解決那些沒被注意的問題。」

的確,人與人的溝通,最簡單也最誠懇的方式,就是放下所有假裝、坦誠地說出自己的想法與感受,互相了解才有同理與被同理的機會,也才能找出大家都滿意的解決策略。不過這樣直白的把情緒攤開,難道不會造成更多不愉快嗎?問到這裡,淑芬大笑,「一定會吵啊!但其實樂團本來就是一個家啊,家人之間本來就難免都會吵架。」

而一直安靜坐在一旁聆聽的金發為這個話題留下了一個直搗核心的結論——「哎其實,真正的朋友、真正把你當家人的人,是怎麼吵都吵不散的。」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古家萱
核稿編輯:林君玶

古家萱

寫字的菜鳥

更多此作者文章

與法國人口中「白色少女」之峰同名的冬季限定甜點——蒙布朗

與法國人口中「白色少女」之峰同名的冬季限定甜點——蒙布朗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巴黎濕冷的天氣和吹起東北季風的島國有幾分相似,不難想像為何需要法式甜點那股治癒人心的力量。但說到冬季限定的法式甜點,與歐洲「白色少女」同名的蒙布朗,可是最實至名歸的。

身為甜點控,應該能了解冬季限定甜點的重要地位。在冷冽的空氣中感受柔軟如雪、香甜如蜜的糕點在口中逐漸化開,還有什麼比這感受更治癒人心?

而要說冬季限定甜點中最實至名歸的,就屬經典法式甜點「蒙布朗」(Mont Blanc)了。

RNC01620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誕生於19世紀巴黎,取名自歐洲「白色少女峰」的浪漫甜點

「蒙布朗」源自19世紀巴黎,它的製作靈感來自位於法國的歐洲最高峰「白朗峰」。這項以栗子泥為主題的甜點,不僅與法文中的白朗峰同名,連外型也是參照白朗峰著名的圓潤山頭。白朗峰位於法國東邊與義大利之間的界線,屬於阿爾卑斯山的第一高峰。因為山頂終年被純潔且耀眼的白雪覆蓋,有如少女一席純白的裙擺,也讓它享有「白色少女」的美名。

michiel-annaert-ZtaqmqC3Ekg-unsplash
Photo Credit:Unsplash

那麼蒙布朗使用褐色栗子泥和白朗峰又有什麼相似之處?其實秋季時的白朗峰是會變色的。入秋之時,山中群木枯萎、展露栗褐色的土地,整片山峰被撒上溫潤的秋色。而秋季正巧也是蒙布朗的靈魂原料——栗子的產季。也就是說當白朗峰開始轉黃時,便代表與之同名的蒙布朗出現在甜點櫥窗的時節到了。

RNC01636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蒙布朗的作法通常是以酥脆的杏仁奶油餅作為底座,放上中間含有萊姆酒奶油(或香草奶油)的海綿蛋糕,並在上頭擠上一層層宛如山峰的綿密栗子泥,直至形成圓圓胖胖的栗子奶油峰頂。最後放置一顆香綿的糖炒栗子點綴,再撒上白雪般的糖粉;有如剛由秋入冬的白朗峰被白雪覆蓋的夢幻景象,撫慰人心的浪漫甜點就此誕生。

栗子、奶香、黑糖共譜的法式圓舞曲——蒙布朗歐蕾

說到蒙布朗的口感,那又像是另一種童話故事。外層冰冰涼涼的栗子奶油入口即化,栗子清甜的香味更激起品嚐者的少女心。再往這褐色山峰裡頭探究則是另一番風景,柔軟的海綿蛋糕之間包含的濃厚奶油,美味得像是山間悠長的民謠,兩者在嘴裡完美融合,令人感到舒心愉快。

如果看到這邊你已經開始上網搜尋哪裡買得到蒙布朗,先別急。在這個陰暗溼冷的冬天裡,光泉推出新品「蒙布朗歐蕾」,將這股遠自歐洲的療癒甜點帶到我們身邊。

RNC01702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光泉蒙布朗歐蕾使用真實栗子泥製作,帶有60%香醇牛乳含量,再加上台灣黑糖點綴。除了冷飲,微波後熱熱的喝,更好品嚐其中滋味。剛入口時會帶點栗子泥的細膩口感,因為沒有添加奶精,喝得出栗子的清甜與奶香兩者巧妙融合,就像蒙布朗初入口時外層的栗子奶油,而後續的黑糖味引出另一個甜蜜層次,使這股溫暖人心的滋味綿延不斷。

RNC01769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由蒙布朗歐蕾展開你的19世紀法國巡禮

即使是在灰暗且引人陰鬱的低溫中,手裡一杯溫潤的蒙布朗歐蕾也能讓心房再上升幾度。而在疫情依舊於國際肆虐的今日,以香濃甜蜜的蒙布朗歐蕾作為旅行想像的起點,未嘗不可。

彷彿喝下就能穿梭於冬季的巴黎小巷甜點店,感受栗子泥與奶油的純粹與濃郁、實在與親和。不論遇上加班後的疲勞還是一人度過冬日的孤寂,都有手中這杯溫熱的蒙布朗歐蕾,釋放我們對世界的想像,帶我們一探那白雪靄靄的純潔少女峰。

RNC01724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品牌贊助

由every little d《廣編團隊》製作,由品牌贊助,針對某個特定議題進行研究與探討,不使用浮誇字眼,致力用客觀的角度提供讀者以另一個角度了解商業行為背後發生的議題。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