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NET

無論順播或倒轉,聽起來其實都一樣:《天能》配樂裡,你沒發現的幾個彩蛋

無論順播或倒轉,聽起來其實都一樣:《天能》配樂裡,你沒發現的幾個彩蛋 Photo Credit:《TENET》,來源:IMDb

疫情爆發時,《天能》的配樂大概完成了8成,原本預定4月進行管弦樂團錄音,但最後只能請音樂家們,在家中錄好自己的片段。懂音樂的人應該無法想像,收到的音質會是何等慘烈的狀況,但路易奇戈朗森反而覺得這種方式很有趣。

細膩,不需要整齊,也能像朝四面八方洄游的魚群一樣,每個微細的生命體,都在壅塞的小單元裡奮力搖鰭擺尾,呼吸、前進不必靠自覺,只需要存在,自然懂得因應。

克里斯多福諾蘭(Christopher Nolan)的信徒,都是擅長抽絲剝繭的偵探,這次名導直接在《天能》對白中提醒觀眾放棄理性——不要試圖理解,而是去感受。新挑戰也包括體驗非漢斯季默(Hans Zimmer)操刀的電影配樂,因為大配樂家已答應與電影《沙丘》合作,諾蘭只好放手老班底,首度找上聲勢如日中天的路易奇戈朗森(Ludwig Göransson)合作。

面對如此扭曲的時序與前衛的邏輯,這位瑞典音樂人自問:「當觀眾體驗到概念上雄心壯志、技術上前所未有的作品時,我該怎麼劃定情感路線圖,好讓觀眾繼續堅持下去?」

在諾蘭的電影中,音樂是獨立的角色

MV5BMmZjZmY1ZTEtNTkwZC00ZGNmLTllMmEtMDcy
Photo Credit:《TENET》,來源:IMDb

諾蘭和漢斯季默是史上最知名也最多產的導演、配樂雙拍檔,他們攜手完成的鉅製包括《全面啟動》、《蝙蝠俠黑暗騎士三部曲》、《星際效應》、《敦克爾克大行動》等,並且一再改變整個世代對電影視聽體驗的想像。

不過路易奇戈朗森也不是省油的燈,今年36歲的他以洛杉磯為基地,配樂作品諸如捧回奧斯卡和葛萊美獎的《黑豹》《奧斯卡的一天》《金牌拳手》,以及剛奪下艾美獎的星際大戰影集版《曼達洛人》,於流行音樂也曾以和Childish Gambino合作的〈This Is America〉獲頒葛萊美獎,亮眼的成績證實絕非泛泛之輩。

路易奇戈朗森的諾蘭初體驗是20歲住在斯德哥爾摩時看的《蝙蝠俠:開戰時刻》,他深受諾蘭和漢斯季默革命性的創作啟發,也燃起窺視巨人內心的興致,試圖理解他思考音樂的模式:「在諾蘭的電影中,音樂彷彿是獨立的角色。身為一名作曲家,我認為他使用音樂的方式非常獨特。」

MV5BZmYzODA5NmMtYjRmNS00ZDAwLWFmMjktYTEy
Photo Credit:《TENET》,來源:IMDb

諾蘭是《天能》的編劇兼導演,第一次到導演家中開會時,雙方一談就連續聊了6個小時,但路易奇戈朗森還是不知道故事是什麼,這些時間只用來仔細研究諾蘭收藏的唱片。「他播了大量的音樂給我聽,彷彿是他生命的原聲帶。我也分享啟發我和我的職業的音樂。」

一直到最後,導演才邀請他隔週再去讀劇本,了解拍攝想法。一個禮拜後,他被丟進漆黑的房間全神貫注地讀本,花了5個小時才終於讀完,緊接著和諾蘭開另一場會議。

腦袋轉著各式各樣關於這部片的問題和想法,路易奇戈朗森意識到自己的任務是用配樂輔佐《天能》的世界觀,同時也要幫助觀眾不要因迷失而放棄。「讀完劇本後我馬上回錄音室開始創作,每週再固定回去他的辦公室,讓他聽新想法。我們花了3個月時間剖析他發現的每個小點子、每個瑣碎有趣的小聲響。」

幸運的是,配樂動工時,諾蘭才剛完成劇本編寫,他有充裕的時間構思。拍攝期間,他持續收到導演寄信,講解片中的世界觀,在剪接階段也每週更新對角色的理解,所以配樂可以說是到最後一秒都還在做。

無論順播或倒轉,聽起來都是一樣的

p1qkv8hrgvb96xbxzdt4xwg0qtsseg_(1)
Photo Credit:《TENET》,來源:IMDb

觀眾應該慶幸《天能》缺少敘事理解的內容,大部分用動作戲推展劇情,速度與力量像按摩般為混沌的腦袋舒壓,同時也反映出諾蘭越來越流暢的電影語言。

種種令人難忘的鏡頭如從摩天樓外牆高空彈跳退場、飆水翼帆船、機場倉庫裡的近距打鬥、偷天換日的組合車陣與汽車追逐戰,尤其是埋入「倒轉」設定的場景,讓後半段劇情有了重新複習的機會,結局也加倍高潮起伏。

路易奇戈朗森表示,反轉與反轉導致的衝突,在片中佔極大比重,因此配樂的思考面向涵蓋反轉樂器、反轉樂團,以及如何操縱聲音,好讓聲音聽起來是反轉的。「部分配樂是倒轉的,可以順播,也可以倒著播放,聽起來都是一樣的。我曾經實驗讓一個管弦樂團現場演奏我的音樂,再反轉樂譜,好讓他們演奏倒轉版。接著再將錄音重新反轉一次,結果聽起來就像管弦樂團在真實的時間倒著演奏。」

融入疫情亂象的《天能》聲景

截圖_2020-09-28_下午5_02_31
Photo Credit:《TENET》,來源:IMDb

2020年,全世界的節奏都被COVID-19打亂,《天能》則把這個劫數切碎炒進配樂中當佐料。疫情爆發時,配樂大概完成了8成,原本預定4月進行管弦樂團錄音,但最後只能請音樂家們,在家中錄好自己的片段。

懂音樂的人應該無法想像,收到的音質會是何等慘烈的狀況,但路易奇戈朗森反而覺得這種方式很有趣,能夠融入所有音樂的不同面向,恰好完美契合《天能》的聲景。

最後一個任務是創作片尾曲,路易奇戈朗森發覺諾蘭每次都期待新的聲音,因此提議找藝人合作,他心目中的首選是「聲音很有趣」的饒舌歌手崔維斯史考特(Travis Scott)。

在安排一次試映後,史考特馬上能用讓諾蘭有共鳴的方式回應,於是團隊用一個禮拜,共同創作出非常強調重音和低音的〈The Plan〉,這首歌不僅讓片尾披上完美的外衣,事實上也穿插在整部片中,路易奇戈朗森說:「他的聲音如此獨特,所以我們摘錄了一小部分放到配樂的不同片段。」

好玩的是,觀眾也能在配樂中實際聽見諾蘭的聲音,這個創意來自導演本人,他希望用自己的聲音當作電影的對手。這批聲音取樣包括諾蘭的呼吸聲,路易奇戈朗森讓諾蘭在他控制的麥克風前呼吸,再轉化為不舒服的刺耳聲。

整體而言,《天能》配樂個性強烈,磅礴重音與刮刺顆粒感時常讓人感到心律不整,譬如片頭的烏克蘭國家歌劇院爆炸危機,每當喇叭轟出吉他扭曲的震顫,整間IMAX影廳也會隨之天搖地動,但比起令人消化不良的劇情餵食,那根本算不上什麼負擔。

那麼,該說是導演太過任性放肆嗎?諾蘭並非傲慢的導演故意打翻飯菜,要看倌自己看著辦。路易奇戈朗森說:「看他的電影就知道他精通音樂,以及對音樂的理解程度。但我沒料到諾蘭竟然可以像受過訓練的音樂人那樣談論,所以我相當驚艷,也正是這種開放實驗的態度,激勵我實際去嘗試新東西,還有一些我認為大家會想日後再說的事物。這真是一次大開眼界的經驗。」

原來天能的新世界一如天衣,奧妙不在無縫,而是穿上。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古家萱
核稿編輯:林君玶

Booksweet Tsai

記者、寫手、編輯,最常聽設計師和音樂人說故事,還可以再勤勞一點。

更多此作者文章

自古以來從未有人攻破的真實金庫、超有邏輯劫盜計畫——《馬德里金庫盜數90分鐘》預約今年最佳劫盜電影寶座

自古以來從未有人攻破的真實金庫、超有邏輯劫盜計畫——《馬德里金庫盜數90分鐘》預約今年最佳劫盜電影寶座 Photo Credit: 双喜電影《馬德里金庫盜數90分鐘》

大膽以從未有人攻破的真實金庫作為背景,合乎邏輯的解謎過程,如果你喜歡鬥智的貓鼠遊戲、緊張刺激的倒數計時,《馬德里金庫盜數90分鐘》絕對會讓你滿意。

1976年,西班牙電影《誰能殺了孩子》(Who Can Kill a Child ?)讓我們重新想起魔童類型恐怖電影有多麼令人不安。事實上,直到2000年代,全世界觀眾才又重新想起西班牙電影可以有多麼恐怖。吉列爾莫莫拉萊斯、納丘維格倫多等等西班牙導演,紛紛用他們的創意驚嚇觀眾的眼界,其中,《錄到鬼》系列算是這批2000年代西班牙恐怖潮之中的領跑者,而這個系列的編導豪梅巴拿蓋魯(Jaume Balagueró),最近推出了最新作品:《馬德里金庫盜數90分鐘》(Way Down),這次他不搞鬼,反倒挑戰另一個經典類型電影種類:劫盜電影(Heist movie)。轉換跑道不是件容易的事,但令人驚喜的是,豪梅巴拿蓋魯確實交出了精彩的成績單。

馬德里金庫盜數90分鐘_01
Photo Credit: 双喜電影《馬德里金庫盜數90分鐘》

《錄到鬼》([REC])這部殭屍電影,在2007年推出,那時殭屍在大銀幕上已經誕生將近40年,而觀眾對這條老狗的所有把戲知之甚詳。但是豪梅巴拿蓋魯就是能玩出全新的高度,在這個經典類型裡創出全新滋味。但《錄到鬼》最難得之處,不在於它創造了一個全新的殭屍起源可能性,還在於基於天馬行空的想像上,劇中角色的行為與動機仍然能具備邏輯性,而且劇情沒有一廂情願的便宜行事。

《馬德里金庫盜數90分鐘》預告:

2011年豪梅巴拿蓋魯執導的《你快樂,所以我不快樂》為驚悚犯罪電影,大廈管理員每晚躲在美女住戶床下的變態劇情,宛若B級電影的淺顯套路,卻能被他玩得更瘋更殘,把任何光明的可能全都泯滅。這不是豪梅巴拿蓋魯的人格有問題,是他塑造的角色性格太嚴謹,而如果這個管理員就是這麼變態,那麼他會做出這些令人髮指的行為,就是合情合理的必要結論。

馬德里金庫盜數90分鐘_02
Photo Credit: 双喜電影《馬德里金庫盜數90分鐘》

如同《錄到鬼》,《馬德里金庫盜數90分鐘》身為老掉牙的劫盜電影類型,一樣有難以想像的創新謎題,合乎邏輯的解謎過程,讓這部攻破銀行金庫的娛樂電影,不但能提供觀眾視聽娛樂享受,還能確實說服觀眾,帶給觀眾極大的滿足感。

馬德里金庫盜數90分鐘_03
Photo Credit: 双喜電影《馬德里金庫盜數90分鐘》
《馬德里金庫盜數90分鐘》導演(中)與演員們。

劫盜電影類型的謎題,通常就是角色們千方百計想要解開的寶藏機關,在《馬德里金庫盜數90分鐘》裡,謎題主軸就是大名鼎鼎的西班牙銀行(Bank of Spain)。如果你看過網飛(Netflix)的西班牙影集《紙房子》第三季(又是一部風靡全球的西班牙作品),對它的芳容就不陌生。而如果你懷疑《紙房子》裡西班牙銀行「水淹金庫」的機關設計,只不過是戲劇效果,那麼你猜錯了,這是真的:西班牙銀行的金庫真的會淹水,不只如此,它還有很多機關,讓保存其中的12世紀金幣,可以安穩無憂。

身處馬德里最熱鬧的西貝萊斯廣場(Plaza de Cibeles),除了能看到西班牙銀行之外,導遊一定會帶你參觀廣場中最著名的西貝萊斯噴水池(La Cibeles),這個豪華的噴水池與西班牙銀行密切相關:噴水池有一條注水管道,直接通往西班牙銀行地底。在銀行地下38公尺處,有一個被稱為「金之寶庫」(Chamber of Gold)的密室,那就是西班牙銀行最機密的金庫,存放著西班牙的黃金儲藏,包括了古代金幣與金條等等。

馬德里金庫盜數90分鐘_04
Photo Credit: 双喜電影《馬德里金庫盜數90分鐘》

西班牙自大航海時代掠奪了許多黃金,金之寶庫就像是抱著發財夢者的的天堂,但是如果你沒有辦法像《馬德里金庫盜數90分鐘》主角們擁有縝密的計畫,那麼當觸發金庫警報時,即將面對的就是:16噸重的鋼門會立即封閉,來自西貝萊斯噴水池的愛會立刻朝你湧來——大量的水從噴水池透過水管注入被厚門封閉的金庫。不過,別擔心金庫裡的鈔票會被弄濕……這裡是金之寶庫,沒有鈔票,而海盜船劫掠的金幣可一點都不怕水。倒楣的小賊可不是被關在裡面而已,不管你會不會水之呼吸,西班牙金庫都會讓你體驗溺死的懲罰。

馬德里金庫盜數90分鐘_05
Photo Credit: 双喜電影《馬德里金庫盜數90分鐘》

回到現實,西班牙銀行宣稱自古以來這個金庫從未有人攻破、也從未有人試圖攻破,儘管如此,來自西貝萊斯噴水池的機關仍隨時都準備著等待啟動。當你有機會造訪這座建於18世紀、上有大理石雕刻而成的女神駕獅車雕像的西貝萊斯噴水池時,不妨想想,想對西班牙銀行金庫下手的傢伙們,將會受到女神多麼嚴酷的制裁。

馬德里金庫盜數90分鐘_06
Photo Credit: 双喜電影《馬德里金庫盜數90分鐘》

這麼困難的機關,需要一個足夠聰明的天才來破解,男主角佛萊迪海默(Freddie Highmore)是好萊塢罕見沒長歪的童星,28歲的他現在還能在《馬德里金庫盜數90分鐘》裡演劍橋大學生,歸功於他還帶點稚氣的娃娃臉,剛好可以在這部電影裡發揮作用:一般人想破頭的難題,對擁有孩子外表的他來說,卻能用最簡單又最合理的方式輕鬆破解。如果劫盜電影要讓少年天才當主角,通常都會瀰漫濃濃中二病,但別忘了這是重邏輯的豪梅巴拿蓋魯電影,佛萊迪海默可不會馬上頭頂亮出燈泡,找到打開金庫的方法。

馬德里金庫盜數90分鐘_07
Photo Credit: 双喜電影《馬德里金庫盜數90分鐘》
佛萊迪海默。

他需要一個團隊,需要兩屆西班牙哥雅奬影帝、也就是《你快樂,所以我不快樂》裡的死變態管理員路易斯托薩(Luis Tosar);來自英國的山姆萊利(Sam Riley)飾演戰技一流的潛水高手;在《亞瑟:王者之劍》(King Arthur: Legend of the Sword)飾演控獸女巫的阿斯特麗德伯格斯弗瑞斯貝(Àstrid Bergès-Frisbey);還有《冰與火之歌:權力遊戲》(Game of Thrones)裡的「洋蔥騎士」連恩康寧漢(Liam Cunningham)飾演犯罪團隊的首領,這個五人小組有錢、有計畫、有後援、有膽識,他們只欠東風:如何解除金庫的機關?我們得到戲院裡找答案。

馬德里金庫盜數90分鐘_08
Photo Credit: 双喜電影《馬德里金庫盜數90分鐘》
山姆萊利。

劫盜電影至少有70年的歷史了,如今已經很少人願意思考劫盜的細節與精巧的機關了,《馬德里金庫盜數90分鐘》大膽地以真實的西班牙銀行作為最終難題,這種挑戰現實的勇氣值得鼓勵,而《馬德里金庫盜數90分鐘》不只光有勇氣,還確實找出了破解之道。如果你喜歡鬥智的貓鼠遊戲、緊張刺激的倒數計時,《馬德里金庫盜數90分鐘》絕對會讓你滿意。

《馬德里金庫盜數90分鐘》將在台灣於1月15日上映。

品牌贊助

由every little d《廣編團隊》製作,由品牌贊助,針對某個特定議題進行研究與探討,不使用浮誇字眼,致力用客觀的角度提供讀者以另一個角度了解商業行為背後發生的議題。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