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lomé

女性影展|砍下愛人的頭,放在銀盤裡談情說愛:為愛無所顧忌的《莎樂美》

25 Sep, 2020
女性影展|砍下愛人的頭,放在銀盤裡談情說愛:為愛無所顧忌的《莎樂美》 Photo Credit:女性影展提供

在過去的歷史形象上,世人總認為她是淫邪與放蕩的化身,但在王爾德的筆鋒及電影版的影像呈現之下,莎樂美呈現出她勇於打破男性替女性戴上的文化枷鎖,無所顧忌地主導包括希律王與納拉博特等男性的命運,更將自己的生命置之度外。

文字:劉文翼

對很多影迷而言,能透過影展一覽過去曾被視為經典,或是已被世人遺忘的電影作品,是一件幸福的事情。而本次的女性影展便放映了難得一見的默劇《莎樂美》(Salome)。

《莎樂美》的故事源自於《聖經》馬太福音第十四章及馬可福音第六章中,描述希律王(Herod)娶自己兄弟腓力之妻希羅底(Herodias),而遭到施洗者約翰(John the Baptist)非議,於是,希律王決定將施洗者約翰關押囚禁。然而,希羅底之女莎樂美卻深深迷戀著施洗者約翰。

1893年愛爾蘭作家奧斯卡王爾德(Oscar Wilde)將這段故事重新改編為戲劇劇本,而莎樂美勇敢向施洗者約翰表達戀慕之心,並勇於表達身為女性的情感慾求,則被認為是女性主義之先聲。

莎樂美Salome(1)
Photo Credit:女性影展提供

1923年,愛拉娜茲默娃(Alla Nazimova)和其丈夫查爾斯布萊恩(Charles Bryant)聯手將王爾德的《莎樂美》翻拍成電影,並且親自主演片中的莎樂美一角。

電影《莎樂美》的故事完全聚焦在希律王的一場餐會,以及餐會外莎樂美與施洗者約翰的故事之上。亦即此片的呈現方式,和舞台劇的表演形式十分相像。不過,得注意的是,本片的角色造型與服裝非常前衛,並不以時代背景為設計依歸,反而以大膽誇張的「敢曝風格」(Camp),凸顯片中角色的性格。

以莎樂美為例,她的髮型如同一根根叉在針包上的針,隨著她的頭部動作一同擺盪,其服裝造型也顯得誇大而不真實。不過,由於展現出有違時代背景的開放,凸顯出世人透過《聖經》或是王爾德戲劇裡,對該角放蕩形象的呈現。而服裝設計師娜塔哈娜姆波娃(Natacha Rambowa)更透過服裝造型凸顯莎樂美的性格與形象,尤其在電影末段,莎樂美跳起七重紗舞的鏡頭當中,愛拉娜茲默娃完全將其能夠迷惑希律王的性感與嫵媚的身段展露出來。

本片對莎樂美一角的影像塑造,看似是為了迎合希律王的男性肉慾凝視的觀點,實際上卻又展現出莎樂美性格上的「真」。在電影開場的餐會上,莎樂美勇於拒絕希律王充滿無禮的肉慾渴求,堅決邁步走出餐會現場,那是作為一名女性,勇敢反抗男性霸權的堅定。且她深知男性被她的肉體及美貌所迷惑,所以以女性魅力降伏迷戀她的納拉博特(Narraboth),藉此達到放出施洗者約翰的目的。

莎樂美Salome(3)
Photo Credit:女性影展提供

此外,本片也以餐會現場與餐會外的對比,象徵莎樂美遭到囚禁及女性追尋精神自由的象徵。在走出餐會現場後,她不斷在接下來的故事裡展現了主導地位。在餐會現場,她只能盡量避開希律王淫邪的要求,抗拒取悅男性。但當她走出餐會現場後,她不但降伏了納拉博特,還不顧男性獄卒的懇求、違抗希律王的命令、放出施洗者約翰,並勇於向施洗者約翰表訴對他俊美外貌的迷戀。

只是孤高的施洗者約翰不為所動。他的高冷姿態,宛如世間道德律法的化身。對他而言,莎樂美是淫邪與放蕩的女性,是引誘他墮落的邪惡化身。畢竟他大肆批評了希律王有違綱常的荒淫,若他接受了莎樂美,無疑是墮落成他所鄙視的對象。因此他寧可獻出生命,企圖以寧死不屈之姿,延續難以撼動的道德精神,象徵世間道德律法的難以擊破。

當希律王以為能以半壁江山、白孔雀、綠寶石換取莎樂美的取悅而遭拒時,羅希底對希律王的訕笑姿態,又彰顯傳統婦道遭致挑戰的一面。可笑的是,希律王在男性自尊不斷的受挫之下,最終只能以下令殺死莎樂美,以彌補其對自尊的創傷,又是對男性傲慢姿態的極盡嘲諷。

此外,片中不斷出現的紫色月亮,在映照出生命的尊貴不凡與莎樂美情感激烈奔放之餘,似乎也隱約地預知了莎樂美為愛不顧一切的恐怖癲狂,及生命凋零的死亡預言。

莎樂美Salome(2)
Photo Credit:女性影展提供

在過去的歷史形象上,世人總認為她是淫邪與放蕩的化身,這層認知凸顯出過去西方歷史是以男性霸權作為主導的文化事實。但在王爾德的筆鋒及電影版的影像呈現之下,莎樂美呈現出她勇於打破男性替女性戴上的文化枷鎖,她無所顧忌地主導包括希律王與納拉博特等男性的命運,更將自己的生命置之度外。她以鮮血嘲諷男性自以為能掌控女性命運的驕矜之態,更寫下她為愛赴死的瘋狂決心。

片中最令我驚豔的安排,是納拉博特的侍從朋友不斷地制止、警告納拉博特對莎樂美的迷戀,從他對納拉博特的義正嚴詞與肢體互動,大約可推測該角是拍攝本片當時已出櫃的愛拉娜茲默娃,有意識的隱藏於影像深櫃中的同志形象。替電影文本裡添加些許有趣的性別意識元素,讓這部片長僅72分鐘的電影有了更豐富的層次。

作為一部1923年的電影,愛拉娜茲默娃在古典文學裡汲取了莎樂美的故事精華,反映出其不畏社會譴責的勇氣,也讓本片被後世視為女性主義的前驅之作。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古家萱
核稿編輯:林君玶

讀者投書

投稿請寄到 [email protected] 來信請附上投稿人真實名字、email和電話,並直接附上投稿內容(Word、純文字皆可)。我們會在收到稿件後24小時內回信,建議勿一稿多投。另外為了國際版翻譯需求,也請附上想要刊登的英文作者名稱。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