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Plumasserie

一件短外套就要花費上千小時製作:高級訂製服中,瀕臨失傳的「羽飾工藝」

一件短外套就要花費上千小時製作:高級訂製服中,瀕臨失傳的「羽飾工藝」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時尚設計師可以想出他們要的效果,但只有羽飾工藝師知道該如何安排羽毛,讓它們重獲新生。」

想要顯得招搖又讓人印象深刻,沒什麼比穿戴羽毛更能營造戲劇效果了,自2020春夏時裝月以來,許多觀察者均發現,在經歷數年街頭風的洗禮後,時尚界似乎迎來了一波反彈,許多設計師開始在輪廓上強調量感(volume),Marc Jacobs、Oscar de la Renta、Valentino等品牌也都推出了綴滿羽毛、在行走時搖曳生姿的吸睛服裝。

羽飾工藝(Plumasserie)最初走進西方人的生活,是在16世紀文藝復興時期,當時時髦的商人,為了展現財富與品味,會在帽飾上以醒目的異國羽毛妝點,17、18世紀時,羽飾不論在男女之間都非常受歡迎,但到了19世紀,它逐漸成為女性時尚的專利,並且在1920年代來到流行的高峰,此後便因為一次世界大戰後的經濟蕭條,流行程度一路向下。

在 Instagram 查看這則貼文

Marc Jacobs(@marcjacobs)分享的貼文 張貼

到了千禧年前後,一度擁有超過百間羽飾工坊的巴黎僅剩下寥寥數家,而其中較知名的,有在1996年被Chanel集團收購、並於2002年被併入旗下保存與復興傳統工藝子公司Paraffection的羽飾與人造花工坊Maison Lemarié,以及以戲服設計聞名的Maison Février。

對於獨立羽飾工藝師Nelly Saunier來說,羽飾之所以具有無與倫比的魅力,在於它非常能夠激發人們的想像力。「製作羽飾的藝術在1920年代來到巔峰,當時巴黎有近500間工坊,整個產業圍繞著這項工藝而生。」羽飾工藝師Nelly Saunier表示,「曾有一段時間,上層階級的女性一天會換數次衣服,然後以珍稀羽飾製成的配件來搭配精緻的服飾。」

「羽毛能激發人們無盡的想像,它們本身似乎就有非常精彩的故事可以分享。」Nelly Saunier說,「時尚設計師可以想出他們要的效果,但只有羽飾工藝師知道該如何安排羽毛,讓它們重獲新生。」

提起自己走上羽飾工藝之路的歷程,Nelly Saunier表示,對她而言,羽飾工藝是一生的志業,「我很早就知道,我想用自己的雙手來工作。」她說,「在多間巴黎的工坊實習過後,我發現了羽飾藝術,當下我立刻就知道——這就是我想要的職業。」Nelly Saunier表示,製作羽飾最重要的,是要有無盡的耐心以及精準度,例如她為有「時尚頑童」之稱的Jean Paul Gaultier的1997春夏高級訂總列所製作的鸚鵡羽短外套,光是一件單品,製作時間就長達1100小時。

與製作所有時尚單品一樣,製作羽飾服飾、配件的第一步,是繪製手稿作為創作的依據,然後工藝師會依據想要達成的效果,來安排羽毛的配置。在開始製作單品前,Nelly Saunier首先會先以肥皂與水來清洗羽毛,洗去毛絨上的天然防水層,接著再以化學藥劑消毒,然後再經過染色、硫化處理、風乾、蒸氣定型等程序,將羽毛處理到可以進行加工的狀態。「這項工藝需要大量的耐心與毅力,你必須像雕刻家對待木頭一樣來對待羽毛。」她說。

2010年,由於長期在羽飾工藝上耕耘的成就,Nelly Saunier榮獲法國文化部所授與的「工藝大師」頭銜,這項頭銜自創立以來,僅有100餘人獲得,是法國工藝師的最高成就。目前除了與時尚品牌合作製作具藝術性的單品外,她也致力於把羽飾工藝進一步昇華,將羽毛化為更具表現力的雕塑藝術。

「羽毛讓藝術家能創造大自然詩意般的作品。」Nelly Saunier說,「我對許多具潛力的創作都非常有興趣,目前正在探索訂製服與雕塑之間的領域。過去30年來,我的工作範圍有非常大的改變,從高級訂製服到高級珠寶,我一直在拓展新的領域、新的技巧,讓我能夠製作更多獨特的作品。只有不斷地創新,才能不斷地令人感到驚豔。」她說,「同時,我也必須一直給自己新的驚喜,這樣才能敦促自己持續地挑戰與突破。」

本文經BeautiMode創意生活風格網授權刊登,
原文發表於此:〈捕捉大自然的詩意!高訂風華背後,瀕臨失傳的羽毛工藝〉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古家萱
核稿編輯:林君玶


BeautiMode創意生活風格網

BeautiMode以多元角度報導時尚、娛樂、美妝、品味、人物,關心全球流行脈動,相信你是獨特的,且擁有美的權利,達成美麗的途徑成千上萬,BeautiMode和大家一起發掘「美,不只一種可能」。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