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ZZA HAS A FACE

口味是紐約還是義式,很重要嗎?把吃披薩變得很酷的「披薩有張臉」

17 Sep, 2020
口味是紐約還是義式,很重要嗎?把吃披薩變得很酷的「披薩有張臉」 Photo Credit: Kate Lin

不管在那裡,做什麼,「披薩有張臉」讓吃披薩可以是一件很酷的事。

一邊是老皮鞋店,一邊是老中藥行,在延平北路二段一間間彷彿穿越時空的老店之間,「披薩有張臉」的存在,為這條街增添了極為有趣的反差,有點像是從老台北城一秒掉進紐約市中心的街區。

原以為選擇大稻埕作為披薩店的基地,是因為讀歷史系的老闆Jeff,對老台北的人文氣息情有獨鍾,問起一年前尋找開店地點的細節,他說原本是希望開在Revolver隔壁,「大家喝一喝就會肚子餓,過來吃披薩還能再繼續喝幾杯,感覺會是個完美的行程。」

無奈當時附近沒有適合的空間出租,只好一路向西,「不過現在也不錯,鬧中取靜,背後是人潮洶湧的迪化街商圈,大家逛累了也能來這裡坐坐喝一杯吃披薩。」

2Y7A0454ok
Photo Credit:林特

無論是在英國讀書時期獲得的文化養分,還是曾經在「濕地」的企劃工作,從「披薩有張臉」裡散發的感覺,很快就發現Jeff是一個很會營造氣氛的店主。

簡單的木板、角鋼內裝,牆上則掛著代表著「披薩精神」的照片,還有被貼滿樂團logo和酒標的冰箱,一目瞭然的簡單空間,卻是用「人的故事」來填滿細節,感覺很輕鬆、也很親切,是一家路過也能馬上開門走進的店家。

「我喜歡國外那些不是有錢人、觀光客去的小酒吧或是餐廳,雖然有點龍蛇雜處,但包容性很大、誰都可以輕鬆進來用餐。」Jeff說,他喜歡有點老舊、有故事的事物,也常聽90年代自己熟悉的音樂,對於一個可以喝啤酒的披薩店來說,製造輕鬆氣氛又不打擾客人聊天的背景音樂非常重要。

喜歡英式搖滾,因此店裡經常播放自己喜歡的音樂,頗有倫敦街角pub的氣氛。不過問起老闆最喜歡的樂團,他有點害羞地回答「Nirvana」(美國樂團)。

2Y7A0467ok
Photo Credit:林特
2Y7A0472ok
Photo Credit:林特

問起老闆Jeff是不是一個披薩愛好者,他說還好。「我只是覺得披薩是一種很容易與『歡樂』連結的食物,想到披薩,總是會聯想到朋友聚會之類的場景。披薩也是一個很容易做跨界的食物,連結到服裝、音樂等等其他領域,都不會覺得太衝突。」

於是,一本由「披薩有張臉」發行的小誌「PHAF」誕生了。

2Y7A0481ok
Photo Credit:林特

把「披薩有張臉」的精神——「不管在那裡,做什麼,吃披薩都可以是一件很酷的事。」這句話實踐在小誌裡,Jeff笑說,「我們訪問了好幾個不同職業的人,把他們的工作對應到不同的披薩口味,用街頭攝影的方式來表現,原本是想要做小誌,但印刷不小心太用力,就變成這麼大本。」雖然是一本從披薩店誕生的小誌,不過「PHAF」還是認真地參加了小誌市集的活動,至於什麼時候會有下一本,老闆說:「我真的不知道。」

2Y7A0464ok
Photo Credit:林特

所以,「披薩有張臉」的披薩到底是走紐約style還是傳統的義式呢?問到這個問題時,老闆翻開小誌的其中一頁,上面寫了滿滿一整頁的答案:

「這很重要嗎!」

「披薩有張臉」的餅皮有老麵糰經高溫烤出的香氣,店內的披薩命名標準也頗有意思。有一道披薩叫做「最終幻想」,也就是大家最喜歡的Final Fantasy。問起老闆為何會出現這有點中二的菜名,他說:「因為這道裡面有非常多的肉類配料,是一個肉肉大集合的概念,建議很餓的時候可以點。」而另外一道「綠劍龍」披薩的由來,則是因為配料芝麻葉的形狀很像劍龍。

2Y7A0476ok
Photo Credit:林特

而啤酒的部分,除了一些台灣本地的酉鬼、禾餘之外,老闆挑選啤酒也是根據自己的喜好,收集了許多來自英國、德國的精釀啤酒。像是Samuel Smith就是老闆非常喜歡的英國啤酒品牌,至於哪一種比較好喝,或是和哪個口味的披薩比較合拍,這就要自己到店裡來感受了。

同場加映

核稿編輯:楊士範

林特

自從十年前被稱讚有攝影眼後就一直進行著各種用眼過度的工作,同時試著把過盛的觀察力用在說故事上頭。2020年2月始任every little d主編。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