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st Letter

同樣的故事,但更「岩井 」:岩井俊二的《最後的情書》

12 Sep, 2020
同樣的故事,但更「岩井」:岩井俊二的《最後的情書》 Photo Credit:双喜電影 提供

《最後的情書》不僅是《你好,之華》的重拍,更像是符合岩井俊二心目中真正模樣的版本,以更為輕盈的姿態,展現出更強的情緒渲染力,使全片飄散著一種美好與傷感並俱的氣息。

岩井俊二的《最後的情書》(Last Letter),其實是2018年由他自己編導,並由陳可辛監製、周迅主演的《你好,之華》的重拍版本。兩者除了劇情主線外,甚至就連許多台詞也相差無幾。

像是這種由同一名導演重拍自己電影的情況,原本就頗為少有,過去比較知名的例子,應該算是麥克.漢內克(Michael Haneke)1997年的《大快人心》與2007年的《大劊人心》(Funny Games),但像是《你好,之華》與《最後的情書》這種僅僅差距2年的情況,則顯然更為罕見。

不過神奇的地方在於,縱使這兩部電影的關係如此密切,但整體氣氛卻像是完全不同的電影似的。與氣氛較為清冷,有時太過認真及用力,因此導致部分橋段陰鬱到有些古怪的《你好,之華》相比,《最後的情書》則顯得一致許多。

劇照_(4)
Photo Credit:双喜電影 提供

透過一些由於中日文化不同的情節調整,讓人覺得《最後的情書》不僅是《你好,之華》的重拍,更像是符合岩井俊二心目中真正模樣的版本。

以更為輕盈的姿態,展現出更強的情緒渲染力,使全片飄散著一種美好與傷感並俱的氣息,在具有生活感的同時,卻也帶著我們回憶往昔時總會折射出的夢幻質地,呈現出一種彷彿日常童話的獨特魅力。

也因為如此,《最後的情書》比起《你好,之華》而言,也確實更容易讓人察覺到這則故事與岩井俊二1995年代表作《情書》(Love Letter)間的對映關係。

兩者除了均以「信」作為推展故事的關鍵元素以外,也讓與逝者有關的回憶成為了電影的情感重心,透過書信往來的方式,讓片中角色因此對逝去的人,甚至是自己的情感,都有了更進一步的了解,讓他們雖然表面上是在與活著的人溝通,但真正在交談與傾訴的,卻是深藏在內心某處,那個仍揣著傷痕的自己。

劇照_(2)
Photo Credit:双喜電影 提供

《最後的情書》透過各式各樣的角色關係,表現出人們各自不同,卻又在細微處有所共通的複雜情感。那些情感不分年齡,在人生的不同階段中,可能均會浮現心頭,只是以不同的方式表現出來,讓我們總是在某個階段回過頭時,才會忽地驚覺,無論你心中想到的那個人是誰,或許在許多地方,我們都比自己以為的,還要與對方更為相似一些。

人生終究是一條往前走的道路,當走到一定的程度時,我們也總是會忍不住回頭望去,重溫那些充滿無奈,卻也有著許多美好的過往。

那些往事共同構成了我們,影響著我們此刻的情感與舉動。甚至,在那之中,也包含著我們從不曾對他人講述過的某些秘密。也因為這樣,或許我們才真的沒有那麼不同,就在某些你意想不到的地方,有著更多的共通之處。

劇照_(1)
Photo Credit:双喜電影 提供

這就是岩井俊二的《最後的情書》。一部比《你好,之華》更岩井,明明是同一個故事,卻顯得更輕盈、更私人,同時也更進入我們心中的電影。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林君玶
核稿編輯:楊士範

出前一廷

本名劉韋廷,曾獲某文學獎,譯有某些小說,曾為某流行媒體總編輯,近日常以「出前一廷」或「Waiting」之名出沒於不同媒體撰寫文章。個人粉絲頁:史蒂芬金銀銅鐵席格(www.facebook.com/StephenWTF)

更多此作者文章